<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零八章 人走我留 观察跟踪
    人在当地,当地发生的很多事能做出及时反应,相关各方也会考虑到这一点,如果不在地的话,且不提及时反应,就连被事后追究的顾忌都少了很多,毕竟可以编造,可以查无实证。

    如果朱达和周青云是寻常顽劣少年,只是打架斗殴,甚至偷鸡摸狗,都还罢了,可他们做的是猎杀贼匪,杀人越货的血腥勾当,而且牵扯到了大同地面上的绿林和江湖,甚至背后还有豪强、边军和官府,这真是稍有不慎就酿成大祸,有秦秀才这个身具功名的士人,而且是读书人稀少的边镇,就会起很大作用,如果不在,那很多事都是不可测的。

    “我不在家这几个月,你们要做的就是老实待在家里,看好生意,看好秦琴,不要生什么是非,等我回来再从长计议!”

    “请义父放心,袁师傅这一走,我们也要修身养性一段。”

    把因为担心和隐忧积攒的情绪发泄出去之后,要交代的事情倒是很简单,看好家,别乱动,这也和朱达与周青云的打算差不多,至于袁师傅临终的交代,朱达和周青云当然不会去说。

    当听从朱达的建议之后,秦秀才面对科举的态度就没那么洒脱了,和朱达他们交代清楚之后,就开始准备去往太原府的事宜,衣食住行倒是不用担心,达川号可不缺银子,连护送和伺候的人手都是齐备,跟着去了三个伺候起居的,还有两名护卫,会跟着大商队共同前往。

    在秦秀才出发的那天,一直跟随杨雄的许三哥和几名骑兵来到了达川号这边,他们现在都是官兵打扮,那许三哥居然还是个把总的服色,他们来到之后,只是给袁标的骨灰盒磕头,每个人脸色很严肃,但没有人哭,他们磕头之后也没有耽搁太久,和朱达还有周青云说了几句话,大体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他们,然后就快马离开。

    许三哥他们来到后,就再也没有人拜祭过袁标,老人生前交代过,死后只通知许三哥他们,其他人不用理会。

    尽管秦川离开,可达川号的生意依旧正常运转,因为这摊生意本身就是秦秀才和朱达共同操持壮大的,在郑家集的掌柜、账房和伙计们早就意识到了这个十几岁的练武少年很精明,很难糊弄,几个暗地里做手脚的没了手脚之后,大家就更不敢含糊和做小动作了,而且大家也心里有数,在这商号上下,明里暗里都有眼线在,还是谨慎小心做事的好,再说了,秦川和这位小爷出手都很大方,从不亏待做事的人。

    胳膊有些不利索的李和如今在达川号里做得不错,他性格圆滑,但从不偷懒,方方面面的人都很喜欢他,加上和朱达的关系,现在已经有了个管事的身份。

    一切顺利,一切正常,只有秦家大小姐秦琴不怎么高兴,她本以为要过几个月快活日子,因为管着她的父亲去外地赶考了,朱达和周青云算是她的兄弟,怎么也会顺着她来,没曾想秦川一走,朱达和周青云直接把她禁足了。

    秦琴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气,立刻在家里大哭大闹,不过,秦秀才临走的时候说得很明白,他走后的生意和家里一切事是朱达做主,更让秦大小姐生气的是,那些疼爱她的下人们对禁足的命令居然很支持,絮叨着“闺女抛头露面不好”什么的混账理由,把她看得死死的。

    不甘心的秦琴当然要找朱达和周青云发作,只是聪明的女孩一开始就发现不对,原本很让着她的朱达直接就冷了脸,眼神很可怕,而平时无可无不可的周青云同样目光森然,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秦琴意识到还是发生了什么,委委屈屈的不做声了。

    “现在每天就是在院子里数烽烟,这日子过得真没趣!”秦琴除了埋怨这个,没有做别的。

    “这女孩是真聪明,很懂得轻重。”朱达对周青云说道。

    实际上连秦家的下人仆役也不理解朱达的做法,秦琴内院要时刻有人陪着,那位程姨就担当此任,外面要有两名男丁看守,时刻有人围着外院走动,据说连商号的护卫也有任务,一旦内院出事,要立刻赶过来,大家纳闷归纳闷,但吩咐总要听的,何况朱达这边还给他们临时加了工钱和月例。

    在外人看来,朱达和周青云要留下看家,又没有那相貌可怖的老人带着,所以最近他们很是老实收敛,整日里在郑家集内乱转,偶尔骑马出去走走,也不过是在郑家集方圆几里打转。

    “郑勇每隔五天会去郑家周围的产业看看,有的是收租,有的是运货,有的就是去走走。”

    “郑勇身边常年跟着三个人,都是弓马娴熟的人物,应该暗处还有两个人跟着,在郑家集内外还能掩人耳目,一旦出去了,五骑奔驰,拉开距离也显眼的很,就是不知暗处还有没有护卫。”

    “应该没有,郑家一共才多少得用的人手,他郑勇能带着这五位精强之士,已经很了不起了。”

    “他应该对秦琴没什么兴趣,就是单纯的调笑,毕竟秦琴在这郑家集是头一号明艳美丽的女孩。”

    “真要动手,只能是跟着他一起出去,看看在外面有没有机会。”

    “这郑勇在郑家集内倒是只带着一个人,可在这郑家集内,一旦出事,很多事没办法撇清,甚至当场都跑不开。”

    “本路截杀吗?我和你两张弓,能杀几个人?”

    “我有把握开弓两次杀两人,你的射术做不到,有把握伤到人,可射杀不好说。”

    “我射术的确不如你,但近战我们也没太多把握,说起来,这些次猎杀,都是把天时地利做足了,被杀的贼匪心胆俱裂,十成本事用不出五成来,可对上郑勇他们,咱们二对一才有万全把握,一对一,那是冒险。”

    “那还杀不杀了?”

    “要杀!”

    朱达和周青云或轮班或共同,他们两个人尽可能的观察这郑勇的行踪规律,这倒不是太难的活计,郑巡检父子本就是这郑家集的主人,想要维护管理就必须要时刻出现,照顾到方方面面。

    郑巡检这几年来很少在日常事务中看到,一来是年纪大了,资历又深,能和他打交道的也只有千户这一级朝上和县衙里几位体面大爷,二来想要栽培自家儿子郑勇,有意让他在人前多露面,也是为了日后打算。

    在这样的情形下,想找不被人注意的观察郑勇并不难,在郑家集内外的各色人等,只要你是常驻,只要你有心留意,那就能看到该看的东西。

    朱达和周青云看出来了很多规律,所用的都是袁标传授,尽管老人只是单纯的传授他们本领,教授他们经验,有些事没有和他们说,可到了现在,朱达和周青云愈发觉得私下里的判断没错,袁标当年在军中的经历的确传奇,可离开军中之后,恐怕那经历更丰富多彩,自家两个人所知道的仅仅是一小部分,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在跟踪观察郑勇的时候,发现袁标的传授当真好用。

    当下了除掉郑勇的决心之后,朱达和周青云才发现有更多的困难等着他们,尽管这些年杀了很多独行盗匪,落单的亡命之徒,可他们两个对自己的实力有很清晰的估量,真和这些刀马精熟的厮杀汉正面放对,还真没什么必胜的把握,更何况是以少打多。

    关键是这场杀局只能他们两个去完成,说郑勇是这些年残害女人的妖魔,根本没有人会相信,因为没什么证据,这等事万一走漏了风声,郑家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杀人灭口,到那时候是真挡不住的。

    “这个畜生一定要杀,我们考虑好后果了吗?先不要说连累家人,如果动手不成,我们死伤怎么办?”

    “袁师傅临死时说杀了郑勇,我们可以不动手,我们可以等那郑勇老了,可我心里过不去这一关!”

    “你是说不怕死伤,一定要杀了他!”

    “不能放过郑勇,我们耽搁的时间越久,还会有女人被他残害,别忘了,白堡村离这边也不是太远。”

    朱达发现自己的心境毕竟不是十几岁,事到临头他想得还很多,反倒是周青云有自己的坚持和坚定,朱达独处的时候也自我反省,这次下定决心,倒不如说是周青云的坚定让他也决定了。

    七月的大同最是炎热,怀仁县和大同左卫一切如常,郑家集也一切如常,天际烽烟渐渐少了,大家不耐烦的心思跟着安静下来,说起来有些讽刺,代表着灾祸来临的烽烟现在看着让人心烦了。

    自从郑家集闹过几次人命案子之后,郑家的乡勇民壮加强了对土围子内外的巡逻,而且做得颇为用心,随着壮勇们的巡视,案子就没有再发生了,上上下下都说这是郑老太爷和郑老爷庇护乡里,只不过这种传闻到朱达和周青云耳中,听起来却有别样的意味,唯有冷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