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零七章 止杀勒马 或有私心
    秦秀才身为长辈,哪有出迎的道理,而且还是在“城外”相迎,这个礼数可就大了,朱达和周青云都觉得不对,急忙上前。

    “荒唐,真真是荒唐!”两人刚翻身下马,才将秦琴抱下来,秦秀才就指着二人怒叱。

    这土围大门前都是知道秦川身份的,看到他在这边发作,连忙走远些避开,甚至还帮着驱赶想过来看热闹的。

    秦川是读书人,又有秀才功名,平日里很讲究做派和气度,今日里真是失态了,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真连体面都不在意。

    在秦秀才面前,朱达和周青云也没有解释的立场,只能乖乖低头听训,秦川呵斥了两句之后,指着朱达还要说话,却被秦琴拽了拽衣角,这才把要出口的话强忍下来,阴沉着脸说道:“先跟我回家!”

    转身要走之前,秦川才注意到袁标的坐骑,还有坐骑一侧装着的瓦罐,秦秀才聪明过人,刚才怒气上头的时候不必说,现在冷静下来,立刻注意到朱达和周青云脸上的哀恸神色,一切也就串联了起来。

    “袁师傅走了?什么时候走的?”秦川立刻问道。

    “昨日走的,按照他生前吩咐,不办后事,焚化之后将骨灰带回。”朱达涩声回答说道。

    秦秀才脸上的怒色渐渐消退,末了只是摇摇头,怅然叹气,想要说话又是停住,只是摆摆手说道:“回家说吧!”

    四人三马就这么进了郑家集,门前的乡勇没有什么盘查,反倒很恭敬的上前招呼问好,从外面进到里面,一路上都是如此,上前打招呼问好的往往是看着有些身份的体面人,更多人则是敬畏的站在路边等他们过去。

    和秦秀才打招呼的人,多少也要对朱达客气示意,秦秀才和朱达都是点头回应,大家也看出他们脸色不对,没人会在意失礼与否。

    朱达心里明白,在如今的郑家集,也没什么人有资格指责秦秀才失礼,这三年来迅速膨胀的财富,还有这秀才功名,已经有无限可能的年轻年龄,秦川的地位权势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已经很高很高。

    一行人闷闷的进了门,秦琴倒是警醒,知道接下来要训人,一进门就跑回自己屋子了,等进了秦秀才书房,仆役送上茶水和果子,屋子只剩下他们三人之后,秦川盯着朱达他们说道:“你知不知道,每次你们跟着袁师傅出去,说是四天就回,可每晚回来一次,我就提心吊胆的睡不着觉。”

    朱达和周青云知道对方不需要回答,只站在那里听着,秦秀才又是说道:“我现在就后悔给你们请了袁标做教头,他出生入死惯了,不知道珍惜自身,你们两个才多大年纪,又有父母长辈要奉养,怎么就敢不管不顾的这么折腾!”

    “猎杀贼匪,去猎山上豺狼熊豹都有风险,何况是这些穷凶极恶的亡命,你们大好年华,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

    “这次足足晚回来了三天,你知道我担心成什么样子,偏生你们做的又不能对人说,这真是......”

    秦秀才怒声说了几句之后才停住,他长吁了一口气,拿起茶碗喝了口,这次冷静了许多“朱达,你有勇有谋,胸有韬略,不该在这等鸡鸣狗盗的琐事上下功夫,你要读兵法韬略,你要做万人敌,封候拜将才是你的前程所在,青云也是这般,你们两个人都有军户身份,就该去参加武举,走武人的正途,怎么就自甘堕落行这等绿林之事。”

    “义父,袁师傅是带我们去历练,是为了见血练胆。”说到这里,朱达忍不住解释了句,秦秀才话里的讥刺和鄙视意味太重,平时秦川和袁标彼此间就有些看不顺眼,私下里在朱达和周青云面前都没说对方好话,那时候大家听听笑笑也就罢了,但昨日里袁标刚去世,今日里就被这么说,朱达有些受不了。

    没曾想这句反驳让秦川脸上怒色突现,他重重的一拍桌子,却听到外面有人轻“啊”了声,不用看就知道是秦琴在外面,被这突然的发作吓到了,大家也只当作不知,低头继续听训。

    “见血练胆,经历实战,谁会拦着你们,难道我就是这般不通情理的人物吗?可你们两个已经沉溺其中,你们已经嗜杀嗜血,当我看不出吗?杨家也有,郑家也有,就有这等不好钱财女色的武人,只是喜欢杀戮,你们就要变成这般,你们自家不知,现在听到告诫,难道不知警醒吗?”

    那边周青云还有几分懵懂,朱达却悚然而惊,秦川说得没差,自己的确有些沉溺其中了,第一次杀人和第二杀人都是紧张和恐惧,但被袁标领着出去猎杀贼匪,施展自己的武艺和所学斩杀目标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是兴奋,极为美好的兴奋,在这之后,每次杀人都让朱达觉得兴奋甚至是快乐,他能感觉到周青云也是如此,他能感觉到两个人都盼着出去猎杀,从某种意义上,秦秀才说得没错。

    “袁师傅去了,你们两个也收收心,走走正途,博取个功名富贵,现在很多事不是不能经营,你也别觉得自己出身太低,在军中就无法上进。”秦川摇头叹气,语重心长的说道。

    大明官军中阶级森严,武将几乎都是卫所出身,而且和卫所里的阶级相似,普通军户出身的军丁根本没有什么机会,靠着武勇和功劳,或许有可能到把总、千总这一级,但再向上就要看出身了,而到了参将、副将和总兵这一级,没有卫所千户的出身,那就根本没可能,即便你侥幸立大功,肯定也会被排挤。

    不过事在人为,九边重镇也有种种变通的法子,毕竟需要人去真刀真枪的拼命,没真本事也不行,怎么把外人变成自家人,收义子是一个法子,结亲也是一个法子,认祖归宗用的也不少,秦秀才脑子活,人脉又很广,对这等事自然熟络。

    醉心于功名利禄,这等事说起来很是俗气,可朱达没什么能辩驳的,一来这道理没差,如今这条路的确是最好的一条路,或许没那么快,二来,同样的话他对秦秀才说过,没可能打自己的脸。

    看着朱达和周青云低头听讲的态度,秦秀才的情绪缓和了不少,继续语重心长的说道:“袁师傅武艺高强,鬼蜮伎俩懂得很多,对这周围的地面熟悉,人脉又广,所以才能领着你们有惊无险的历练,现如今他走了,你们再去那凶险可就大了许多,万一有个闪失,如何对得起自己,如何对得起你们爹娘长辈,如何对得起我!”

    说着说着又是激动起来,秦川端起茶碗喝了口茶,这才压住自家火气,三年前的秦秀才还有几分张扬肆意,看着更像是个年轻人,而现在的秦川则是老成许多,甚至有些刻意的留了胡须。

    秦秀才在朱达面前一方面很放得开,某种意义将朱达当成同辈人看待,一方面则是有些敏感,知道双方并不是单纯的义父义子长辈晚辈关系,所以不能太过失态,免得被看低。

    这次回来后,激动失态已经不止一次,秦秀才也沉默了下来,他知道不能继续下去,其实朱达对此倒真是无所谓的态度,这几年的相处他把自己真当成一个十余岁的少年,虚心谦逊的听别人教诲或者建议。

    秦川沉默了很久,让外面偷看偷听的秦琴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不管不顾的伸头进来看,却看到三人沉默相对,又是纳闷的缩了回去。

    “你知道轻重,也是能听进话的人,为父不多说了,为父在郑家集的时候,你们不管发生什么,总还有救助的机会,为父若是不在此处,你们稍有闪失,恐怕就是不能挽回的大祸......”

    这些话说得倒是很平和,秦秀才语速很慢,又是继续说道:“今年八月秋闱,我后日就要出发去太原了,我不在的时候,从前能做的现在就不能做了,人在尚有几分情面可讲,若是不在,托辞理由好找得很,你明白吗?”

    八月秋闱就是说秀才考举人的乡试,三年一次,在省城举行,大同边镇的读书人要去山西太原参加考试,这也是三年前朱达提出科举才是正道这件事之后,秦秀才做出的选择,这三年他在读书功课上下了大工夫,而且每年会有一两个月出门游学访友,建立自己在山西士林的人脉。

    在怀仁县这边走官道去太原府城大概十日左右的路程,但乡试是关乎人生前程的大事,自然不能当日到当日考,不提在学政衙门的手续,安顿休息,熟悉食宿,这些也都需要时间,所以要有很大的余量,秦秀才这等提前两个月过去的已经算是心宽了,看在外人眼中,等同于弃考,提前半年过去的也不是没有。

    至于人在不在本地的概念,朱达当然很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