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零五章 看透生死 不知言何
    何时去杀,怎么去杀,朱达没有回答,他们两个也没有议论,说过那一句话之后,两人静静的看着大火燃烧,不时的添加柴草煤炭,一直等老人烧成了灰烬。

    等稍微冷却了些,朱达和周青云将焚化的骨灰聚拢装进了瓦罐,又是向焚化的地方磕了几个头,这才上马离开,冥冥中或许有些什么,袁标的坐骑焦躁不安和悲鸣,等彻底焚化后,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回到村子后,发现一干管事的长辈都在村外等候,先迎上来的是朱达父亲朱石头。

    “小达,要不要做一场法事,不能让袁师傅这么去了。”对于生长在大同腹地,没经历过血火洗礼的人来说,他们很难理解这种看淡生死的处置和做法,总觉得要按照规矩来办。

    “爹,我们要这么做了,袁师傅的在天之灵肯定恼火,按照他的遗愿来做吧!”朱达淡然回答说道。

    朱石头皱皱眉刚要再说,边上赶来的邓开拽住了他,摇摇头说道:“你们不习惯,军中不少人都是这么做,别争竞了。”

    “爹,我今天就和青云赶回去,这边一切照常,不用折腾什么祭奠法事。”朱达没什么心情多做解释。

    话说到这个程度,大家也都不在争论,朱石头和李总旗却紧着离开,去准备给朱达带走的东西,朱达和周青云也没有催促,反倒跟着大家一起来到河边新村。

    没过多久,在邓开和另外一名壮汉的护送下,朱石头捧着个包袱走了出来,他神情慎重,任谁都知道包袱里面不是寻常东西,也有人猜测里面是不是金银珠宝之类。

    “儿子,这些银钱就交给你了,是这个月赚的,你们路上一定要小心。”朱石头颇为担心的叮嘱道,或许因为心情激荡,说话的声音不小,每个人都听到了。

    朱达点点头接过了包袱,他扫视了周围一圈,很多人注意着这边,有生人,有熟人,有人好奇,有人表情却不怎么自然,还有人在低声议论,说什么朱达也能大概猜到,无非是这河边新村赚得不少,或者是做事怎么不小心,难道不知道财不露白,这么张扬粗疏会惹来麻烦吗?甚至有人裸的露出了贪婪神色,乡野村镇是没有法度的,这钱财肯定是能者得之......

    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杜绝有人打白堡村的主意,这边兴旺起来后,自然成了各方势力眼中的肥肉,明面上的势力被制衡住了,却难保暗地里想要下手的,特别是那些根本不讲规矩的亡命之徒,朱达所用的方法就是光明正大的把钱带走,而且很难被人抓到规律。

    拦路劫财或者聚众抢掠,是要找到规矩或者确定钱财在的时候才能做,朱达这么一来,很多人就不好下手了,不是没有跟踪朱达和周青云的,但下场往往不好,人少了会被反杀,人多了则是跟不上。

    将银钱放进褡裢里,马匹都已经喂饱了,在上马之前,朱达和周青云仔细检查了鞍辔和兵器,周青云甚至连箭支都仔细清点,做这些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黯然,因为这都是袁标传授的技能。

    骨灰罐子被仔细的包裹好,又加入了干草垫衬,这才放在马上,骨灰的余温还未散去,感觉到这样的温暖,当真心情复杂。

    “爹,各位叔伯,我先回郑家集了,不用担心什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个道理我早就想的很明白。”

    说完这些,朱达在马上抱拳示意,打马离开,周青云则是阴着脸没什么动作,等他们骑马远去,朱达的父亲和身边诸人都面面相觑,刚才朱达在马上所说,让每个人都有几分错愕,不该是这个年纪的人说的,可又是那么自然。

    “多大年纪,就看透生死了?怕是连个妞都没沾过。”邓开撇撇嘴念叨了句,说完之后,自家却是摇头,用更低的声音说道:“莫非杀的人太多了?”

    “老邓你念叨什么?”

    “没啥,没啥,我自家乱嘀咕。”

    朱达和周青云并没有纵马狂奔,但也没有和正常商旅一样慢跑,甚至没有朝着一个方向跑,两个人时不时的就停下,甚至拐向路边的小道,如果被人看到,只会觉得两个少年在嬉戏胡闹,可如果后面有人跟着就会在这兜兜转转中暴露出来,官道大路上自然安全,那些小道都是朱达他们跑熟了的,贸然跟进去只会被算计。

    不过这种没规律的取钱离开很难被判断和跟踪,这次也没有人跟上,走出很远之后,朱达和周青云就固定在官道上赶路了,天际的烽烟很密,可官道上的行商客旅都很平静,甚至很少有人去看,这些年下来,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蒙古各部犯边,也是边墙北边的事,偶尔有小股突入,那也不敢深入,要是次次被惊吓的话,生意还做不做,日子还过不过,何苦理会。

    “真是烦人。”周青云看了眼天际的烽烟,闷声说了句,朱达倒是知道,自己这位伙伴不是为了这个心烦。

    离开白堡村的时候已经有些晚,朱达和周青云没有直奔郑家集,而是略绕了些路,去了一处官道边的大车店,这里却是当年升平盐栈的据点,那杨家和秦秀才毕竟没有明面上翻脸,有些资源还是能够互通互用,而且这等地方是有根底规矩的,住在这里,倒是不担心会被算计,当然,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

    来到这里都已经熟门熟路了,而且房间是他们长包下来的,是个库房边上的柴房改建,胜在僻静安全,有退路可以走。

    进了屋子之后,按照袁标传授的经验,先把该查看的地方查看到,比如说通过暗记确认有没有人来过,比如说看看墙壁上有什么洞眼之类,一个个都检查无误后,才将床下的两块砖撬开,那两块砖却是挖空的,里面用油纸包着些金银首饰,都是猎杀中的缴获,很多战利品并没有集中在一处,会分别存放,这里是据点之一。

    “师父是不是早想到了今天,存在各处的大都已经拿出来了。”周青云在整理金银的时候说了句。

    朱达沉默了片刻才回答说道:“想到了会早死,但没想到是今天。”

    吃了随身带着的饼子和咸菜,天色已经黑了,朱达和周青云没有一起入睡,而是轮班值守,按照自己的判断,大概一个半时辰轮换一次,这样会让人很疲惫,可却很安全,事关生死,舒服就放在后面了,这也是袁标的传授,不在完全放心的地方休息,那就必须要保持警醒,不得松懈。

    不过邓开和许三那些人对袁标的这个要求也很不以为然,说那是在草原上做夜不收,在乱地逃命才用得上的,在腹地守这么严的规矩,未免有些过了。

    朱达让周青云先睡,他拿起刀坐在门边,左手自刀柄到刀鞘慢慢滑过,朱达已经形成了习惯,这缓慢单调的动作就是他的计时单位,计数多少次之后,朱达就会和周青云换班。

    吹熄了灯火后,屋子里很安静,入夜之后,这等路边客栈没有客人上门,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只能听到野兽和猫头鹰的叫声。

    两个人的呼吸都很悠长,而且很平缓,在稍微嘈杂的环境中就很难听清,但朱达和周青云则很敏感,类似的声音会很快被发现,他们之间已经很熟悉了,听到这样的呼吸节奏就知道周青云没有睡着。

    “朱达,那郑勇我见过好多次,下盘很稳,肯定懂得武艺。”沉默片刻之后,周青云说话了。

    “老郑给他儿子请了名师,郑勇自己经历的厮杀场面也不少,不是弱手。”朱达回答说道,相比于身边亲近人,他对周围的各色人等了解的都多些,旁人觉得无关紧要的消息,朱达也很感兴趣,郑勇作为郑家集的头面人物,他了解的更多。

    炕上的周青云安静了会,闷闷的说道:“他怎么下手这么狠,我看过一次被害女人的尸体,整个人都被撕烂了,看着就像被狼啃过似的,肉也少了不少,还以为什么妖魔禽兽,没想到是人。”

    “他不是人,是畜生!”周青云所描绘的惨烈场面朱达也亲眼见过,他当然不相信是妖魔鬼怪,又觉得野兽做不到这个地步,可心中还有几分侥幸,认为会有些狼或者豹子之类的野兽这么做,只是自己不熟悉,却没想到真是人做的,而且还距离自己那么近,想想郑勇去接济安抚那些受害者的家人,朱达就觉得浑身发冷,居然有人能残忍到这个地步,所谓“人面兽心”,真是切实!

    两个人安静不下来,白日里经历了那些事之后,如何能安静,可两个人又不知道如何诉说对袁标的怀念,离去太近,反倒让人不知所措。

    看那边周青云不开口,朱达忍不住说话了:“郑勇进出都有护卫跟着,郑家养着几个好身手的,这个人不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