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零四章 斯人已去 何日杀贼
    朱家在这片区域能动用的人力有很多,马车还没有进村的时候,白堡村就有人迎了出来,却是向伯家的那个八叔。

    此刻“八叔”的脸上有震惊,但更多的是惶恐不安,搓着手跑到马车边上,支吾着说道“小达......不不.....达少爷,我以为袁伯睡熟了,这才出去做活,真想不到......真想不到出了这等事......”

    因为哀恸哭泣,朱达感觉脸有些僵,他用手搓了几把,从车上跳下来,哑着嗓子说道:“不干八叔的事,谁也想不到会在今天。”

    每次袁标来到这边,服药之后都会睡很久,这八叔在白堡村里有事要操持,也不会时刻在炕边照顾,这当然不能说尽心,可也是人之常情。

    安抚了八叔之后,那边周青云也跳下车来,朱达看了眼等在一旁的车夫,开口说道:“你先去向伯门前等着,人放在车上先不要动。”

    车把式答应了声,连忙赶着车去了,等拉着尸体的马车进了村子之后,朱达才闷声对那八叔说道:“这个车夫从今以后不能离开白堡村和新村半步,直到我说让走才能走,要是这车夫硬要走,你去找邓开,一起把人杀了。”

    这八叔没想到朱达会说这个,身体打了个颤,看到朱达盯着自己,连忙点头说道:“我自己能收拾得了。”

    朱达点点头,现在的八叔是个忙碌农活和生意的中年人,当年也是手上沾血的私盐贩子,这等事当然做得了。

    “袁师傅是从北边逃回来的人,他早就有过交代,死了就火化成灰,有机会就倒在杀虎口关外的草原上,没机会也不要下葬。”三人向村内走去,朱达说着接下来的安排,他的嗓子已经有些哑了。

    那二十余年他无亲无故,走得也无牵无挂,生离死别还是在这些年才经历过,身边亲人更是第一次,这种哀恸和茫然让朱达有些手足无措,可这些年生死厮杀的历练不是白过的,他依旧沉稳。

    北边的蒙古部落每次入寇都会掳掠大批的青壮男女北归,这些汉人大部分都被作为奴隶使用,过得还不如牛马,这些被掳去的青壮也有逃回来的,他们对蒙古各部都是深仇大恨,作战时自然舍生忘死,大明官军很喜欢吸纳这些青壮参军,因为绝无二心,而且作战时候奋勇向前,甚至连京师最核心的禁军都在招募这些人。

    当初袁标说出这个来历的时候,朱达还吓了一跳,心想自己误打误撞编造的那个“跑到北边”的“教门人物”岂不是要露馅了,没曾想袁标根本没有怀疑,反觉的是再正常不过,因为大明南北走投无路的人物去除也就是那么几个,北上蒙古,南下南洋,也有西窜到西域的。

    就这么回忆着和袁标的点点滴滴,朱达恍惚着来到了向家家门前,边上的周青云也好不到那里去,他身形敏捷,性格又警醒,经过这几年的历练之后更是不凡,可就这么短短一段路,却差点被路上的小障碍绊倒。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离别,尤其是朱达,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铁石心肠,两世为人加上这几年杀人见血,本该对这等事平常对待,可真遇到了,还是这般。

    “要安排人去告诉向伯吗?”八叔问了句,朱达没有答应,产盐的那个岩洞现在成了个小宅院,外面看起来是猎户和山民的住处,里面却和岩洞相连,那边比较隐蔽,不必担心什么风险,又因为在山中,风景宜人,向伯每次去住都会停留几天,就当作休养了,对外只说是去打猎。

    朱达沉默片刻,又是晃了晃头,状态不是那么浑噩恍惚,这才开口说道:“别去找向伯,他年纪大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未必受得了,何况赶回来能做什么。”

    向伯倒真是老当益壮,这几年吃穿用度都远胜于从前,朱达和周青云又让他事事顺心,可以说是人生最快活舒服的时光了,可他毕竟年纪大了,这几年和袁标慢慢熟悉,因为都有过军中的经历,所以很是投缘,这样一个噩耗突然告诉向伯,这精神冲击很可能给老人造成麻烦,真要出了什么事,在山里可顾不过来。

    耽搁了这么久,河边新村的管事人们都已经赶了回来,朱达的父亲、李总旗和邓开,李应则是留在那边盯着,一个人不在也不行。

    “小达,这......”谁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大家都知道袁标时日无多,也看到袁标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可大家都下意识的认为,老人还会撑很久,最起码不会是现在,这件事就这么突然发生,当真吓了众人一跳,朱达的父亲朱石头这几年对自家儿子越来越了解,也越来越不了解,但朱石头知道,朱达对至亲的人感情很深,他很担心自己的儿子伤心过度。

    朱达听到了父亲的问话,不过他的注意力都在袁标身上,老人很平静的躺在那里,自从旧伤开始发作,袁标每日里总有一两个时辰极为难受,而且一旦运动激烈,旧伤发作的就越剧烈,可即便如此,老人依旧带着他们东北西走。

    如果现在不知道真相的话,躺在大车上的袁标好像睡着了,沉沉睡去,旧伤也不再发作,看着那么安详。

    朱达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众人说道:“袁师傅早有交待,死在那里,就在那边火化,我这就去准备下,在村子北边把袁师傅焚化。”

    众人脸上都有不忍神色,李总旗犹豫了下,上前一步说道:“小达,袁师傅是怕后人麻烦,可咱们操办这些事不难,还是给老人一个过得去的后事交代吧!”

    听到这话,大家都是点头,就连周青云也颇为赞同,生死为大,时人都把这葬礼看得很重,而且讲究入土为安,袁师傅对朱达和周青云有传授之恩,而且朱家现在很是富裕,算得上体面人家,如果将师傅就这么简单火化,传出去会被人念叨,会被说成薄情寡义。

    李总旗是为朱达考虑,朱达当然能理解这个,他又是沉默了会,挤出个笑容说道:“李叔你的心意我懂,不过袁师傅生前说得很明白,我做晚辈的不好为了自己违逆他的遗愿,就这么火化了吧!”

    话说到这里,旁人也不好给建议了,朱达平时很通情达理,也很尊敬长辈,不过每个人都知道朱达才是真正做主的人。

    主意打定,朱达建立这套体系的效率迅速体现了出来,干柴和煤炭很快都送了过来,朱达和周青云骑着马,几辆大车跟着,一同向白堡村北靠近山的空地走去,袁师傅骑的那匹马就跟在装运尸体的大车边上,这匹坐骑意识到了什么,一直焦躁不安的嘶鸣。

    两个人沉默不语的走在前面,出了白堡村向北走,几里地之后就是荒草地,村子周围能开垦耕种的田地并不是无限的,村民步行需要体力,田地灌溉需要沟渠,所以以百户为中心周围一定距离的土地才能开垦,以白堡村这样的地形,西北方向出去几里就不适合耕种了,这边用来放牛放羊和打草的地方,朱达准备在这边种树备着但还没有开始,不过在这边区域,时常有被清理干净的地方,正好用上。

    朱达的长辈们想跟过来,都被他拒绝了,想安排人来帮忙,也被拒绝了,只是找了个干净的瓦罐带着。

    等到了这边,车夫们卸下木柴和煤炭后,朱达把所有人都打发走了,只留下他们两个人在。

    木柴和煤炭都收拾的很齐整,朱达和周青云将木柴围成一圈,然后将煤炭朝着圈内填放,时不时还要用木柴做出间隔空隙,这也是袁师傅教授的法子,说是蒙古部落焚化所用的法子,可以燃起大火,当然那边没什么煤炭。

    将袁师傅抬到了木柴和煤炭堆砌的平台上,按照老人生前的吩咐,朱达和周青云搜了一遍袁标的身,这也是为什么不让其他人来这边,虽说这是老人的遗愿吩咐,可让人看到后总归是怪异。

    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并不多,在老人贴身的口袋里,放着一根食指长短的钗子,钗子应该是铜质,制作的颇为粗陋,应该有一定年头了,却很闪亮,能看得出老人经常摩挲把玩,只是不知道这根铜钗对袁标意味着什么,也不可能知道了。

    老人只是说火化时候身上不要留兵器和钱财,袁标在身体垮下去之后,很怕突然暴死,所以一切都说得很清楚,将铜钗放在老人手心,替他握紧,贴身的短刀和匕首则是取下。

    朱达和周青云后退几步,对着袁标的遗体跪下磕头,然后将早就预备好的火油洒上,用火种点燃。

    大火燃起,在这样的炎热天气中,朱达和周青云都被烘的难受,可他们两人依旧凝视火堆,汗水和泪水流出又烤干。

    “什么时候去杀郑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