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二十六章 猜测种种
    刚才还差点打起来的村民们此刻终于想起来了彼此是乡亲,也意识到利益攸关,惭愧和疲惫让气氛和缓了许多。

    可朱达知道事情还没结束,如果不把一个关键解决,那么等下还要吵闹打骂,他没有继续喊话,而是转过头对李总旗李纪说道:“总旗大人,现在要您做表率了,分摊出丁人家的粮草,还要总旗大人先应承下来,而且还要比一般人家多出!”

    总旗是从六品的世袭武官,可不管上面老爷们还是下面的军户们,谁也不把这个当事,听朱达喊“大人”,李总旗觉得全身从内到外的熨帖,可听到整句话,立刻反问:“我凭什么出?”

    人皆如此,道德高义都是希望别人去做,自家利益一分都不要少,这李总旗李纪也是如此,总旗再小,也是管着这个百户的,理应有这样那样的特权,刚才念叨了那么多,根本没想到会牵扯自家。

    “因为白堡村是总旗大人的根本,这个百户破了,总旗大人也就弱了,这个百户在,总旗大人你今天给出多少,以后都可以赚回更多,再说了,总旗大人你不差这点粮草!”朱达朗声说道。

    李总旗李纪愣住,向伯愣住,而站在一旁的李应脸上糊涂和若有所思交杂,片刻之后,李总旗李纪表情复杂的看了眼朱达,闷声说道:“你这孩子以后会有大出息!”

    说完这句,李总旗向前一步扬声说道:“乡亲们,我李纪愿意分摊出丁五家这一个月的粮草!”

    下面顿时安静,再接下来议论声猛地高起,可气氛却没有紧张,有人吆喝说道:“既然李大爷都这么说了,我们该出多少就是多少,李大爷你牵个头,我们没二话!”

    以往谁代表大家回应,往往会引来酸话怪话,但这次却难得的意见一致,都是赞同。

    “这还真是个百户的样子了!”身后向伯感慨,现在的白堡村村民和方才完全不同,从一盘散沙变成了团结一体,大家共渡难关,彼此帮扶,团结自然而然的生出。

    李总旗退后一步,笑着自嘲说道:“以往摊派粮草人丁,谁都觉得我会克扣,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敬我!”说到这里,李总旗李纪琢磨了下,笑着对朱达说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总旗大人,现在是抓紧把分摊的粮草收上来,然后送到出丁的各家,等临走前,晚辈再去和他们交待几句,还有,修筑土墙和巡逻的事情不能懈怠,今天就要做起来,让出去的人放心安心,也让大家觉得,不管出去的还是留下的,谁也没有偷懒占便宜。”

    他这边滔滔不绝的说完,李总旗李纪看了眼向伯,满是惊讶的说道:“这话说得真是在理,把人心都琢磨的通透,老向,你这徒儿真了不得,我刚才还在琢磨,咱们白堡村是没这样的人,可再想想怀仁千户所的千户也没有,佥事、同知和指挥们也不没有,清军厅里的人精也做不到,他这是跟谁学的?”

    卫所从上到下,指挥使为正,指挥同知和指挥佥事是副手,清军厅则是卫所里的具体办事衙门,里面都是文吏,这些人或者见多识广,或者是劳心动脑的,这就是李总旗所知道的聪明人了,可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比不上朱达。

    的确,朱达思考事情的角度和逻辑,分析解决的能力,还有这担当和大气,都是超过他们,更不要说这侃侃而谈,能说服旁人,多少人或许能想得明白,却没办法表达出来,可这朱达不光出色,而且很全面。

    “这样的人物,不该出在咱们这个小村子啊!”

    “李总旗,你先抓紧安排粮草和出丁的事,朱达反正在这个村子里,什么时候再想都不迟。”对那李总旗的感慨,向伯根本不理会,只是催着对方办正事。

    李总旗李纪笑呵呵的下去,李应和李和也连忙跟上,路过朱达身边的时候都忍不住看几眼,他们拿着刀棍都已经预备好开打了,没曾想被同村这个少年几句话就平息下来,而且这少年所说的话条理分明,句句说到心里,本以为在这个小村子里,他们自己就是最出色的,今日和朱达一比,实在差的太远。

    看到这个结果,朱达自己也松了口气,尽管有些波折,但总算顺利解决,看了眼身边的父母,却发现双亲脸上全是惊愕和迷惑,朱达一愣,心想难道不该是欣慰吗?他回头看了看向伯,发现自己师父眉头紧锁,正盯着自己看。

    朱达心猛地一跳,已经反应过来,这个表现根本不是自己的表现,一个从小生长在白堡村,没离开村子周边三里的十二岁少年,怎么就有这样的见识和谈吐,这根本不是朱达该有的,“鬼上身”“撞邪了”这些迷信荒诞的说法并不是没有人信,条件合适,机缘合适,就会被催发出来,会有不可测的祸患。

    “今晚喊你爹娘一起去我哪里吃饭,有些话要问你!”身后向伯沉声说道,朱达连忙点头,脑子急速的转了起来。

    尽管说定了共渡难关,李总旗家的粮草也先拿了出来,出丁的那三十户人家负担没那么重,可离家一月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村子里的气氛已经没有农闲时分的清闲,依稀带了几分凝重,而且天际的烽烟始终没有消散,甚至还多了几道,每个进进出出的村民都忍不住看几眼,然后匆匆回家。

    向家已经有食物的香气弥漫,烧鱼,炖肉,还有可口的拌菜,少不得还要热点烧酒,向家不必说,原本很容易被选上的朱家也没有出丁,按说应该气氛轻松,有些过节的气氛,可屋中气氛很是肃然,周青云看着饭菜直咽口水也不敢动筷子。

    “当家的,小达就是咱们家孩子,你还问啥,小达好不容易活过来,就别......”朱王氏念叨个不停。

    “你个婆娘懂什么,真要有什么不对的,早些请人做法还能治好,不然不光小达遭殃,全家都要跟着倒霉。”父亲朱石头满脸肃然。

    坐在下首的朱达面无表情,心中却是苦笑无奈,自己表现的的确太超常了,让父母胡思乱想,这等迷信虽然荒诞可笑,可却真真切切的影响到将来,无论父母这边的抚养还是师父的教导,可能都会引起麻烦,即便不会这么极端,心里有了芥蒂也是不好的。

    “爹、娘、师父,我的确是隐瞒了些事。”朱达先开口说道。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朱王氏犹豫了下,带着点哭腔说道:“你只要是小达就好,不管怎么样,爹娘都认你这个儿子。”

    这话让父亲朱石头低下了头,然后又是抬头,涩声说道:“向老哥,我看也没什么可问的。”

    “问不问在你们,我也不信什么神魔鬼怪的,可朱达这心窍开的有点大了,这心思脑子就算大人都未必有,这到底是跟谁学来的,老汉不问清楚,心里总是悬着!”向伯毫不退让。

    此刻的朱达心里忍不住笑,可表情还要尽可能的严肃,看着父母和师父说道:“孩儿在外面玩的时候,遇到过一个人,这人倒在野地里,身上穿着破烂,孩儿不太懂事一时心软,就把半块饼子给他吃了,还去弄了瓢凉水.......”

    “娘不是让你遇到生人离远点吗?被人拐了怎么办啊!”母亲朱王氏忍不住念叨了句。

    “......那个人醒了之后,说要多谢我救命之恩,让我每天去找他,还不要告诉别人,孩儿去了之后,他就教我各种东西,孩儿觉得也没什么用,但觉得要玩,还是跟着学了......”

    “......那人始终不说自己叫啥,让我喊他野人,还说以后有缘就能见面,孩儿也听不懂,一个月前,这人说要回家了,不能再教我东西,临走的时候在我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孩儿就昏昏沉沉的,回来就病了......”

    对于经历过信息爆炸时代的朱达来说,编个故事,而且还要像模像样的故事很简单,他这个故事几分真几分假,把时间都串在一起,有个野道人曾在村外经过的事情是真的,得病濒死的事情也是真的,而且每天家长都在忙活农活,顾不上孩子,孩子一天总有几个时辰对于父母是完全不知道做什么的,这个空档怎么说都可以,无非是合乎逻辑。

    而且朱达没有说太多的细节,尽可能的模糊,说多了细节容易暴露,模糊留白让父母和老师去想,这样更容易糊弄的过去。

    果然,他这边说完,朱家父母满脸释然,对他们来说有个解释就好,甚至这解释不合理他们都会接受,一个活着的儿子才是最重要的,而另一边的向伯向岳则是满脸严肃,等朱达说完后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说道:“这些话你不要再和外人说了,不然会招来祸患,官府和绿林的人物都会找上来!”

    “为什么?”朱达没想到自己编的故事会有这样的后果,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十有八九是教门里的要紧人物,在咱们这边落落脚,要出塞去投鞑子的!”说这话的时候,向伯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教门?教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