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二十五章 晓以实利
    听到朱达的回答之后,向伯点点头,走到李总旗身前低声说了几句,李总旗李纪诧异的看了朱达两眼,脸上有明显的犹疑神情,向伯转身对朱达招手,示意他过去。

    当朱达站在土台上的时候,下面已经不那么乱了,这倒不是他的功劳,刚才向伯过去的时候,很多村民都已经留意了。

    留意归留意,乱还在持续,那向伯和李总旗也没有出头帮着叫停的意思,倒是站在一旁的周青云很着急,想帮忙却不知道怎么帮。

    朱达明白这是个考验,要是连人群都安静不下来,就不要提其他,倒不是大人们为难,而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出头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他转头看了看,李应腰里还别着梆子,朱达走过去要来,用力的开始敲打。

    “当当当”的梆子声响起,下面的叫骂推搡哭喊总算停了,即便场面安静下来,朱达的敲打也没有停,直到村民们脸上都有烦躁神情,他才住手。

    土台也不过两尺高的,朱达站在上面,和下面小三百双眼睛对视,心里也有点发虚,就算那二十几年的人生中也没有这样的时刻,但他还撑得住,毕竟见过太多的场面,不会做也知道学着做。

    “乡亲们,各位长辈,李总旗让我和大家说几句话。”朱达扬声说道,先把李总旗这尊小神抬出来。

    下面的村民都注视着朱达,倒不是他们被镇住了,而是刚才折腾的太过,大家都需要歇息喘息片刻,顺便听听而已。

    “自带粮草去忙活谁也不愿意,这个不用说了,大伙都不愿意第一波去,是不是害怕这一波过去,过了一个月会有什么变化,到时候早去的就吃亏了,晚去的总归可以想想办法,钻个空子什么的,甚至可以不去了。”

    朱达这话说完,下面村民彼此看看,都没有出声,因为他这番话是大实话,把村民心里的那点小算计直接揭出来。

    “在家吃用三两,出门吃用一斤,咱们缴租之后,要指望手里的粮食撑到明年收成,本来就不太够用,谁家要是出差事的话,一个人一个月吃了两个月的量,明年怎么撑得住,大伙是不是为这个操心?”

    村民们一阵骚动,没去的神色暗自庆幸,被点名的表情焦躁,还要出声争辩,朱达伸手向下压了压,大家又都是跟着安静,他方才的两段发言说得清楚明白,已经让人觉得可以听下去,每个人心里都是乱糟糟的,有人分析明白也是好的。

    “这个差事是说不去就能不去的吗?不能,能硬抗的过去吗?也不能,我们再这里折腾,大老爷家骑马带刀的亲兵一来,到时候不但要出差事,还要吃皮肉苦头,还要出钱出粮送礼,到那时候,亏欠的更大,咱们能不去吗?”

    朱达的连续自问自答让人众人都是无言,那些被点到名的愈发焦躁,想要出声反驳。

    “乡亲们,这三十位去的不是为他们自家去的,是为咱们白堡村全村一百多户人家去的,那么他们自带的粮草就不能他们自家出,大家按照人头户数分摊,每一家都不用割肉,要是一个月后有什么变化,去的也不至于过不下去。”

    “出丁的那是该着他们去,凭什么要大伙分摊帮衬!”有一人高声喊道,旁边人都在跟着附和,自家不出丁,谁管其他人死活。

    这话一说,下面又是骚动,向伯的脸却冷了下来,向出声这人看去,那人缩了缩,可其他人还在七嘴八舌的吆喝,一时间也压不下去,向伯本以为这就要乱了,没想到朱达还在继续说。

    “出丁的人也是为了咱们百户出的,大家不要只看这一个冬天,这三十户人家要是破了,地被收上去或者荒掉,他们负担的租税就会摊到大伙头上,到时候咱们大家种一样的地,却要多交几成的租子,咱们又能撑多久!”

    到这个时候,下面彻底安静了,只剩下朱达稍显稚嫩的声音飘荡:“不要说交租的事情,村里人口少了,有外人掺进来,这日子你们还能过得下去吗?和别的百户争地争水的时候,还能争得过吗?现在外面闹贼,日子久了,外面人知道我们村子人口少,容易下手,我们人口少了这么多,咱们怎么防得住,话说到底,这次别人出丁你们不分摊,下次轮到你,你又怎么办?”

    “就算没了人,这地也要安排人来种,咱们卫所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田地,少一个人补一个人,没不了的,我们村还是那些人。”有人犹疑着说道。

    朱达在台上嗤笑几声,不屑的说道:“大老爷盯着咱们这些地呢!咱们村靠着河,都是上好的水浇地,好不容易空出来了,哪会再安排,还不只是自家拿了,到时候给你们几块靠山不靠水的,哭都没处哭去!”

    这话说完,村民百姓彻底安静了,彼此看着,刚才剑拔弩张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只是站在后面的李总旗脸色很不好看,迟疑了下,还是转头问向伯说道:“大老爷盯着地的事,是你和小孩子说的吗?要招祸的!”

    “老汉都不知道这个,倒是今天这孩子说了我才明白,咱们村这些水浇地,的确被人惦记着,只怕这出丁也和这个相关,这帮老爷就等着过来收地呢!”向伯闷声回答。

    两人对视一眼,向伯皱着眉头问道:“李总旗,这事你没掺和吧!”

    “我掺和这个作甚,我是这百户的总旗,军田要是被上面吞了块,第一个要哭的就是我,还是王百户看得明白,早早去大同那边做生意了,留着我这个没能耐的苦熬!”李总旗的话也不太客气。

    感慨过后,二人都看向前面的朱达,李总旗感慨说道:“这孩子还真是开了窍,这些道理平时我都想不明白,没曾想他说清楚了,不知道是谁教的。”

    尽管知道朱达拜师向岳,可李总旗压根就不认为向岳能教出来,向岳对这个也很坦然:“我也不知道谁教的,可他自己能说这么明白,也是好大本事。”

    以白堡村这样的保守和闭塞,除了少数几个见过世面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活的浑浑噩噩,朱达刚才这番话的见识向岳和李总旗李纪都自觉的说不出,想不清。

    朱达没觉得自己如何高明,但他知道自己比村民要高明许多,身后两位成人的话语朱达听得很清楚,指挥和千户们对土地的觊觎他是分析出来的,可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这十二年记忆中的零零碎碎,父母和村民的议论,各种传闻,这些话旁人无非就是日常生活,但仔细去想,里面却有很多信息。

    除了这个白堡村面临的风险,其余的分析都是那二十余年受过正常教育,正常学习,正常工作的人所应该具备的基本技能,在学校里,在社会上,在那个信息爆炸的环境中,只要不是太过懒惰自弃,总会养成这样的逻辑分析和理性的思维。

    可那二十余年的正常和寻常,放在这个时代就是超凡,朱达看着沉思的村民们,心里突然有了自信,突然觉得自己很强,自己或许没有适应这个人吃人的社会,要努力学会武艺,学会杀人伤人的本领自保,但自己也有优势,有系统的学习,有广博的杂闻,有处理复杂情况的锻炼和实践,这就是自己的优势,而且是极大的优势。

    朱达原本意识不到这些,因为他觉得那二十余年所学习到所经历到的一切,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就和鱼在水中,鸟在天上一般,可这些日子的经历让朱达知道,这一切并不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当年在课堂上,老师曾说过典故,你们现在不认真学习,是因为你们觉得上学是理所当然,觉得上大学也是理所当然,你们知道向前十五年,有多少人只能上六年学吗?甚至连六年学都上不了,你们知道在前三十年,很多人都上不了学吗?你们知道更从前的时候,连活着都很难吗?

    当时大家都是无所谓的态度,即便朱达自己出身福利院,也没觉得老师所描述的如何激励人,温饱和教育难道不是最基础的吗?直到朱达自己上了社会,了解的更多,才发现老师所说的在国内还有残余,在外面的穷苦国家还是惯常,一切都没那么理所当然。

    到这个时候,看着下面浑浑噩噩的村民们,朱达突然觉得豪情壮志充满胸怀,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不是为了鼓劲,而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归根到底,自己还是个穷苦农户家的少年,不管有什么志向,不管有什么本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活下来,好好活下来,更适应这个时代,这样才有资格谈其他。

    “......朱家小子说的也有道理,都是一个村的,没道理别人为咱家忙活,咱一点忙不帮......“

    议论声又是响起,大家渐渐通情达理起来,这个时候,没有人说人丁单薄的朱家为什么不去的,这不是因为向伯的威慑,而是觉得理所当然,这一席话后,朱达隐约已经有点主心骨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