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二十三章 抽丁秋防
    平日里白堡村也没什么外人来,几名骑士出现还是颇让人好奇,等再接近些的时候看得清楚了,朱达和周青云都认出马上人的身份,是卫所大老爷的亲卫家丁。

    这让两个人都没了兴趣,转头向河边走去,反正这些人来了就是要钱要粮,没什么新鲜的。

    到了河边,还没去看水坑,却看到两条鱼被丢在岸边,已经被石头砸烂,看着不能吃了,周青云气得满脸通红,怒声说道:“那个兔崽子折腾的,我非打折他腿!”

    这一看就知道是孩童嬉闹,朱达天天跑河边来,家里又有香气传出,村民百姓早就关注到了,只不过知道是鱼之后就没了兴趣,可孩童们依旧好奇,十有八九是来到河边看到了抓鱼的水坑,折腾一番就走。

    “生气没用,真抓到了你能怎么办?”朱达反问一句,乡里乡亲的,真为了孩童胡闹打出个好歹来也不可能,但他知道这水坑抓鱼的法子怕是不能长远了,不管是孩童们的嬉闹和恶作剧,又或是其他军户村民也学会了吃鱼,这水坑捕鱼又没效率又没保障。

    当然,周青云用箭射鱼这个不能指望,向伯不在家才能这么胡来,偶尔一次还好,要是被发现了打骂都是轻的,朱达能看出来,向伯对这张弓看得很重,怎么抓鱼捕鱼要用别的法子了。

    “多亏那天多挖了几个水坑。”朱达庆幸说道,和周青云一起沿岸寻了过去。

    只有常来的那个水坑被破坏了,其余几个里面都有鱼,但收获也不多,朱达倒不以为河鱼变聪明了,而是这个法子本就做不到稳定收获,能抓到鱼就是好的。

    自从有了匕首短刀、取火家什和比较宽裕的盐货,在河边处理鱼就迅速很多,去掉头尾杂碎,抹上盐和野草香料简单熏烤,然后带回去就好,这次朱达没有用太多鱼下脚料去做诱饵,而是准备带回村子。

    这些东西看着黏糊糊的,腥气又大,在一旁的周青云死活不愿意伸手,还皱眉说道:“这么恶心的东西带回去干什么?”

    “喂狗,喂鸡,埋在树下面还是好肥料!”朱达简单回答说道,当年学食品加工的时候他认真学习听讲,课余时间也都在图书馆中,不仅本专业学得不错,相关知识也很了解,食材的全面利用就是其中部分。

    村里养的几条狗都是吃剩饭剩菜,或者放出去自行觅食,鸡则是占用粮食,掺杂野菜,他们也缺乏动物脂肪,这些鱼身上的下脚料处理之后剁碎,作为饲料很合适,狗吃了倒还好,鸡鸭吃了则是会多下蛋,好处多多,从前不带回去是因为要为捕鱼的事情保密,现在都折腾开了,那就不能有任何的浪费。

    这个解释让周青云愣怔了下,瞪着眼睛说道:“你来我家真是为了学武吗?”

    回去之后开始忙碌午饭,虽然只是拜师后第一次正式下厨,可从前轻车熟路,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向家对朱达也没有藏私,地窖和厨房都让他看了,有什么食材粮食都可以取用。

    这向岳到底是私盐贩子,又经常领着周青云上山打猎,家里肉脯肉干的不少,存粮也是多多,就连油盐酱醋都很丰富,这倒是让朱达有了施展手艺的空间,他没有毫无节制的浪费,但做出来的东西又让向伯和周青云惊讶,吃的连连叫好。

    他们本以为朱达只会做鱼,没曾想那些不起眼的蔬菜也能那么好吃,看着向家老少吃的这么高兴赞叹,朱达偶尔也回想当年,自己学的是食品加工还是烹饪又或者是养殖......

    当然,朱达也不会太精细出挑的烹饪手法,条件也不允许,只是这个时代的人,又是在白堡村这等封闭所在,见识实在有限,朱达所会的尽管不多,可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吃完之后收拾,下午还要练刀然后打熬身体,朱达开门见山的和向伯说道:“师父,那挖坑捕鱼的法子快不好用了,现在我要弄些器械过来,还请师父帮忙。”

    朱达提出要求后,向伯没什么疑义,干脆的答应说道:“三天后就给你弄回来,明早我就出门,你们两个不要偷懒!”

    对方的干脆利索让朱达也觉得轻松,拜这样的师傅,和这样性格的人打交道很舒服,他或许不懂,但答应你了就一定要做到,不过朱达也知道,向伯目前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一听向伯要出门,周青云脸上露出兴奋神色,他这表情自然瞒不过向伯,这边正要呵斥,却听到外面有梆子声响起,屋子里立刻安静下来,齐齐向外看去。

    “各位乡亲去李家院外,大老爷派人传令,李总旗有大事要说,男女老少都去,别少了一个。”李应和李和轮流吆喝喊道。

    屋中三人松了口气,有了昨晚经历遭遇,听到急促的梆子响,大家下意识的以为是贼兵来袭,估计村中其他人也是同样,看似轻松无事,实际上都是戒备深重,警惕非常。

    “上午才说过建土墙,抽丁巡逻,这还没过两个时辰,又折腾什么?”向伯闷声念叨了句,这“大老爷”的传令,想必是卫所里武将传下,肯定不是小事,大家都要过去才行。

    在村头汇聚的人群中,朱达看到了父母,父母亲表情里全是关心和担心,估计觉得自家儿子吃了很多苦,朱达笑着凑了过去:“爹娘,晚上等我回去做饭,咱们一起吃。”

    “小达,练武累不累?”母亲朱王氏关心的问道。

    “不累,挺好的。”朱达笑着回答。

    倒是父亲朱石头没有关怀,只是催促说道:“快去你师父那里,你爹和你娘会做饭,你晚上回不回来要听你师父的!”

    在这个时代,师徒关系被看得很重很严肃,朱达明白这个,和家人说了几句就快步跑回去。

    这几天朱达和周青云一起吃饭玩耍,昨夜向岳去朱家吃饭,这些事不少村民都注意到了,但都没当回事,可今早村民集会,看到朱达和向岳在一起,这中午又是看到,再粗疏的人也注意到了,同村乡亲也没什么可避讳的,很多人就好奇的过去询问。

    朱达的父母有些为难,但也知道这个瞒不住人,一五一十和别人讲了,一听朱家的独苗拜了村里凶人盐贩向岳为师,各个都是咋舌,心想这向老头做得是亡命勾当,手上又沾着血不吉利,你们朱家小门小户的倒不怕被连累到,倒舍得那根独苗。

    中午时分还有人在外面,这集会应该是要全员到场的,所以大家都在等,在这死水一滩的百户小村里,朱家独子拜师私盐贩子的消息可算是大新闻了,人人都觉得新鲜,都觉得朱石头和朱王氏两口子脑子坏掉,彻底糊涂。

    可话说回来,原本朱家人丁单薄,村里各家都不把他们当回事,但一听和向伯那凶人挂上关系,不由自主的都客气几分,甚至带了敬畏,平时闹矛盾人丁多的不怕人丁少的,打起来也不吃亏,但向岳可是会动刀的,还勾连着村外的厮杀汉,这可就要小心些了。

    村民百姓没什么城府,礼数分寸把握的很差,一旦有了忌惮和敬畏,立刻表现的颇为明显,朱家夫妇清晰的感觉到了,一时间颇为感慨。

    “小达这拜师真拜对了。”朱石头小声说道。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人还没有到齐,村民都有些不耐烦了,个别胆大的都想溜走,但李总旗家那两个远房亲戚却没有一点含糊,一个人也不让走,这种认真劲渐渐的让大家觉得事情不对,晒场上变得安静,关于朱家拜师的小声议论也停下来了。

    等拾柴打草的一个村民被喊回来,白堡村的人已经齐了,还有孩子哇哇的哭,也被家人制止,每个人都在琢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过多久,李总旗李纪走了过来,看到李纪的表情,村民心中的忐忑更甚,因为李总旗脸色阴沉,大家的注意力全被这边吸引过去,连天际依旧飘荡的烽烟都没什么人理会了。

    “大伙都来齐了,卫所罗大老爷有吩咐,现在鞑虏犯边,贼兵作乱,要整军备武。”李总旗扬声说道。

    “整军备武”,听到这个词的朱达精神一振,他要学武自强,当然对这类事格外关心,但朱达随即就注意到村民的表情,特别是几个年龄大的,脸色直接黑了下来,看着李总旗的眼神也变得不善。

    站在个土台上的李总旗叹了口气,抬高声音说道:“从今日起,每百户抽调三十丁去怀仁千户所练兵,自备粮草兵器,一月一轮换,后日出发!”

    话音未落,下面已经轰然,人人脸色难看,个别脾气暴躁的已经叫骂起来。

    向伯同样脸色不好看,摇头闷声说道:“真是孬种,真是混账!”

    这“整军备武”的因果朱达已经想明白了,这是白堡村的大祸事,是会让人倾家荡产的大祸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