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二十二章 基础要打牢
    向伯会不会和周青云串通起来骗自己?

    向伯会不会根本不懂武艺,而且从头到尾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念头纷繁,不过朱达很快都是否定,从向伯和周青云的性格来看,对方根本不会欺骗自己,周青云开弓射鱼的时候那可是真本事,可为什么这么简单儿戏?

    “混账!学武不要走神!”向伯看出来朱达神思恍惚,怒喝一声。

    这吼声让朱达身子一颤,向伯抬腿就要踹过来,犹豫了下没有动作,只是闷声说道:“老汉我再练一次,再走神打你十板子!”

    到这时向伯反倒觉得正常,朱达毕竟是少年,没有办法全神贯注,被刚才天际烽烟一影响就走神了。

    朱达没有多少怀疑和犹豫,立刻变得认真专注,他迅速意识到一点,眼前的救命稻草就这么一根,无论真假都要抓住,因为没得选择。

    再看一遍的时候,感觉和前几次不同了,向伯所演示的几个动作的确简单,砍、刺、撩起、格挡、反手、刀柄,每个动作都是简单基础,但每个动作也很完整,全身四肢都在调动,下盘稳定身体,上肢摆动发力,腰背手脚没有什么僵住的地方。

    这六式似乎是用刀对战动作的拆解,想起当年所见识到的武术和武技,甚至是杂耍般的表演,似乎都可以用这六个动作组合起来施展,或者说再花哨的套路都是这六个动作组成的。

    战阵沙场上,训练普通百姓去作战杀人,这样基础简练的动作才最合适,也最有效率,甚至在成本上也是最优,眼前这六式刀法肯定不是最好的,肯定有更适合实战,更好的,但自己能学的只有这个,只要是真的,就足够了。

    “学会了吗?”向伯粗声问道,手中刀背已经翻转,一副要抽人的架势。

    “学会了。”朱达回答说道。

    他这回答让向伯一愣,边上周青云连忙说道:“向伯,我教过朱达!”

    看着周青云满脸得意的模样,向伯这才恍然,没好气的呵斥说道:“你那半吊子的本事还有脸教别人,朱达,去那边找根合适长短的木棍,照着做一遍。”

    朱达连忙过去拿了根三尺多长的木棍,开始演示起来,他的学习能力远超同龄的少年们,加上先前学过看过练过,刚才这些动作能很完整的重复出来,也做得有板有眼。

    向伯点点头,郑重开口说道:“既然学了,就好好练着,时刻都不能放松,师父就会这六式,靠着这六式在沙场上活下来了。”

    第一遍很快做完,向伯只是在旁边看着,没有丝毫叫停的意思,朱达自觉的继续练了下去,他动作虽然似模似样,可还有很多不标准的地方,向伯不断的给他纠正指点。

    动作简单,这么一遍遍的重复下去极为枯燥,向伯已经把刀入鞘,去那边拿了根棍子在手,就等着朱达厌倦或者动作走形,这边一棍子抽下去,刚才朱达的走神恍惚让向伯以为对方还是个少年,还要严厉管教才能保持专注认真,

    但朱达一遍遍练得很认真,他想起了当年锻炼身体的历程,跑步、俯卧撑、仰卧起坐,每一项都没那么有趣,只是枯燥的重复,但坚持下来,自然就有收获,上课学习复习又何尝不是如此,专注认真不放松,那么就有结果。

    何况在这一次次的重复下,身旁向伯的不断指点纠正下,朱达对这罗汉刀的体会愈发深刻,这每个动作的确都是有道理的,让人尽可能的发挥出力量,但同时又有分寸,不至于身体僵直,算得上有收有放。

    他这边练着,旁边的周青云也被督促着练起,和朱达的专注认真比起来,周青云则是有些不耐烦,苦着脸重复不停,但动作上却错漏不多,显见是练了多次的。

    “......这六式刀法太过简单,在大同知道的人不少,可练的人不多,都觉得这几下子是乡下把式,没什么大用,可真上了战阵,你眼前十人百人,杀了一人还有一人,四面八方都有敌人,哪有工夫给你辗转腾挪,给你小心躲避,无非是一刀砍过来挡住,一刀砍回去而已......”

    “......这一砍一挡都有窍门,用力气大了砍不了多少刀,或许还要伤筋动骨,怎么出刀,怎么动作,腰腿怎么办,这六式里都有,学明白了,刻在骨子里,喝醉酒睡大觉,喊起来就能一丝不差的用出,这才算学会了,你们俩看着似模似样,还得练个几年......”

    听着向伯在身旁絮叨不停,周青云脸色愈发苦了,尤其是听到“几年”,情不自禁的撇嘴,这表情被向伯看在眼里,一棍子抽在大腿上,立刻痛叫起来。

    朱达却没有任何放松,向伯的言语朴实,他却听出了很多道理,这六式罗汉刀恐怕就是军中的“标准动作”,简单实用,是久经沙场的武将强者总结出来的,向伯所要求的的效果,则是要达到下意识反应的地步,要练到刻在骨子里。

    “......这六式练好了,你手脚腰背都活了,再学长枪和别的家什都更方便,就算你和别人动个拳脚也不吃亏......”

    这些动作并不仅仅是手腕和手臂挥刀,全身都会得到锻炼,日子久了,除却刀法练出来,强身健体也不必说,这个道理朱达也能理解,他是第一次练,又能想通这个关节,愈发的全神贯注。

    练着练着,朱达突然发现向伯不在边上絮叨了,瞥了眼过去,发现向伯正在看着北方天际,以往两次的烽烟都是临近夜里,可这次却是在上午,难道这代表着什么?

    顺着看过去却看出了不同,在李总旗家左近召集村民的时候,天际的烟柱淡淡,现在颜色却深了些许,而且还多了几道,朱达刚要继续练刀,身子一颤停下来,他突然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不是颜色深了,而是距离近了,难道说北边的敌人更深入了?

    向伯转过头,看到停下动作的朱达没有呵斥,只是闷声说道:“离着还远,你们继续练你们的。”

    朱达继续练刀,他倒也不怎么惊慌,当年野外旅游的技能告诉朱达,现在距离还很遥远,而且向伯经验丰富,他都不急,自己怕什么。

    “过了十几年太平日子,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向伯低声念叨了句。

    这么重复练刀半个多时辰,向伯让周青云去练开弓,练习时候自然舍不得用那张真弓,只是一根弯曲木棍上帮着一根麻绳,不断的拉开松弛,射术弓箭的训练比起刀法来还要枯燥,周青云却比方才有兴致的多。

    向伯向岳没有多去理会周青云,却喊来朱达询问那锻炼身体打熬力气的法子。

    “......那道人说,每日里跑个十几里,就可以让身子稳起来,腰背腿脚都会协调,力气会慢慢蓄积......”

    “......那道人还传授了几个姿势,分别用来强健手臂、肩部、腰部和腿脚,还有专门的器械......”

    朱达斟酌着词语,尽可能用向伯理解的话把强身健体的科学手段说出来,跑步、俯卧撑、仰卧起坐、屈伸等等,至于器械,木棍和修正过的石头可以替代杠铃之类。

    “这道人了不得啊!听人说湖广那边有不少会武的道人,都有官家的身份,难不成来这边了......”向伯倒是自己有了个思路。

    虽然朱达所说的内容很新鲜,可道理相同,向伯向岳能听懂,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实际上他所谓日常的强身秘法,什么军中传授,都是差不多的事情,只不过朱达那个时代归纳整理细化,已经成了规程。

    向伯这个思路结论让朱达心道侥幸,亏得向伯向岳经历多广,比村中百姓多了不少见识,如果是没出过白堡村的百姓,听不出所以然不说,疑神疑鬼才是麻烦,不过这湖广会武的道人十有八九是武当山那边了,估摸着向伯也没离开过大同,居然知道这些。

    “你这法子应该没差,你先和青云练着,一个月后要是好用就继续,不行就按照师父我的法子走。”向伯做了决定。

    眼看着就是中午,向伯倒没有让他们继续苦练,而是打发他们去抓鱼,在外面先把步跑了,至于力量和肢体强健则是在院子里进行,向伯对两位少年的自觉性没什么信心。

    朱达和周青云离开院子之后,立刻轻快了不少,情愿不情愿的,刀法射术之类毕竟单调枯燥,只是周青云不太高兴,嘟嘟囔囔的说道:“我比你早学好久,居然还要你教我。”

    周青云少年心性,出村之后就嘻嘻哈哈起来,一边跟着朱达用标准姿势跑步蹦跳,一边说着他所知道的向伯故事,向伯向岳当年从军是个寻常兵丁,曾救过一个武将身边的家丁,那家丁带了向岳一段时间,教本领说了不少天南地北的事情,让向岳本事和见识都涨了不少,本以为以后也能做个家丁亲兵,也算有个小富贵出身,没曾想他救下那人战死,一切也就烟消云散。

    说得很简略,想来向岳也没有和周青云说太多,朱达听得很仔细,这些倒是解释了向伯的不同寻常。

    “不知道坑里有没有鱼?就怕被别人偷了!”距离河边还有一里多地,周青云已经念叨起来。

    话说到这里,朱达和周青云却都是停下脚步转身,他们听到了急促的马蹄声,向村北看过去,正有几骑向白堡村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