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二十章 不是真正的十二岁
    朱达心中疑问,却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跟在了后面,这让向伯赞许的看了眼。

    还真是去李总旗李纪家,他们老少三人走在村中,路上依旧无人,不过有人趴着门缝看到他们三人后也走了出来,这时候村子反倒有了几分人气。

    李家大门紧闭,旁人来到这李总旗家还是毕恭毕敬的,向岳向伯却丝毫不在乎,上去就大咧咧的拍门,“嘭嘭”门响,惹得院子里的狗大声叫起来。

    “昨晚被狗叫吵醒,一夜没睡好。”周青云念叨说道。

    “搞不好昨夜是这李家的狗先叫起来的。”朱达注意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拍门力气越来越大,甚至都惹得边上邻居张望,里面依旧沉默,有人想着李总旗家里人是不是跑了,也有人想是不是出事了,还没等倡议翻墙进去,听到里面有人战战兢兢的问道:“谁......谁啊!”

    “向岳,老汉来找李总旗!”向岳向伯的语气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恭敬。

    院内回答的声音有点耳熟,只是太过沙哑,没多久狗叫停止,院门被打开,居然是那李总旗自己来开的门,总旗李纪脸色黯淡,出门扫视一眼,看到都是村民百姓,下意识的就松了口气。

    “向......向老哥有什么事?”李纪这张嘴说话倒是把朱达吓了一跳,原来是这李总旗嗓子哑了。

    “昨夜这么折腾,我就是为了这个找你商量。”向岳向伯很不耐烦的说道。

    李总旗李纪的反应明显有些慢,愣了愣才侧身让开,向岳领着朱达和周青云走了进去,两位少年都是第一次进来,很是好奇的东张西望,院子里却有两个拿着柴刀和木棍的青壮汉子,这两人朱达多少有点印象,是李家的远方子侄,投奔过来已经有几年了,说是亲戚,实际上做仆役长工用的。

    这两人满脸都是一夜未睡的疲惫,已经睁不开眼了,朱达却注意到地上的梆子和木槌,昨夜敲响的就应该是这个,他们好奇张望,那两个疲惫的李家人同样纳闷,不知道这一老二少来干什么。

    没走几步,李总旗冲着一人说道:“把刀收好。”

    大家回头看过去,发现院门边倚着一杆朴刀,在朱达的记忆里,李总旗身为武官却没见过他拿过什么兵器,没想到家里还有这朴刀,看起来还颇为崭新。

    等快要走到堂屋的时候,李总旗打了个哈欠,这哈欠好像点醒了他什么,让李总旗李纪停住脚步,手在额头上重重一拍,转头喊道:“二狗,快去把你婶子他们放出来。”

    这话听得众人一愣,就看见被喊到那人恍然大悟的模样,快步跑向柴房,李总旗转身尴尬的笑笑,也跟了过去,接下来大家就听到柴房有掀开盖子的声音,有女孩子在那里哭,有妇人呵斥。

    朱达和周青云对视了眼,都看到对方脸上的鄙视表情,这李总旗家什齐备,家里青壮是村里最多的,结果胆小成这个样子,居然都昏了头,老婆孩子在地窖里居然忘了放出来,吓傻了吗?

    “他不错了,知道把梆子敲响,换别人可能全家都躲地窖里去了!”向岳向伯这话不知道是听到少年们的心声,又或者觉得有必要说。

    村里穷苦人家没那么多礼数讲究,妇人也要下地干活,不怎么避讳外人的,李总旗家就有规矩了,李纪的老婆出来后急匆匆的进了内屋,倒是李春花年纪小,没什么避讳,看到朱达在院子里很惊讶,不过满脸惊恐和疲惫,也顾不上发小脾气,急匆匆跟着过去。

    朱达没注意女眷,李总旗的两个儿子跟着一起过来了,李和的膀子还是吊着,被上面来的催收家丁打了肩膀之后,虽然找了接骨郎中,但伤筋动骨要养一段日子才行。

    双方进了堂屋,以向岳的身份自然不会有人倒茶倒水,李总旗李纪之所以请人进来,无非是因为忌惮给个面子罢了。

    “李总旗,昨夜十有八九是贼兵过来了,要不是狗叫和梆子,贼兵十有八九会冲进来。”向伯开门见山的说道。

    落座之后李总旗就在那里打哈欠,脸上很有些不耐烦,听到这话之后整个人僵住,随即惊慌失措的站起来,盯着向伯说道:“你说什么,贼兵?什么贼兵?”

    不光他脸色大变,他的两个儿子也都是面如土色,向伯摇摇头回答说道:“有十几二十个贼兵进了山,可能洗了什么寨子盘踞,没准昨夜就是他们下山了,估摸着消息过几日才到你这边。”

    “贼兵,贼兵,贼兵怎么就盯上咱们百户了。”李总旗双眼无神的念叨道,他嘴里习惯叫“百户”,别人都已经自称村子了。

    念叨两句,李总旗突然间来了精神,盯着向伯说道:“向老哥,你是老猎户,昨晚来的会不会是狼,也可能是豹子!”

    “狗叫的那么凶,狼和豹子早就被吓跑了,只可能是人!”向伯斩钉截铁的说道,这话说得李总旗跌坐在椅子上。

    朱达在一边旁观,他对谈话兴趣不大,只是好奇一件事,怎么这私盐贩子的消息要比卫所的总旗还灵通。

    “我要尽快上报,告诉赵千户,告诉罗大老爷,让他们派兵清剿,才十几个贼兵,大军一来......”李总旗好像在为自己打气,大声说了出来。

    向伯脸上露出不屑和焦躁,摇头说道:“官面上的事麻烦,何况要动兵,一层层报上去的,什么时候能派人下来,贼兵可不会等着你,再说了,真要派人来清剿,咱们村子能受得住吗?恐怕比遭了贼兵更麻烦!”

    这话是迎头泼了一盆冷水,那边李总旗愣怔了下,立刻垂头丧气,随即焦躁的问道:“那怎么办!”

    周青云撇撇嘴,对朱达使了个眼色,满脸都是不屑,这表情落在李家两个儿子眼中,李应和李和都是怒瞪双眼,朱达却没有回应周青云,到这个时候,他倒是对这个李总旗的印象不错了。

    胆小归胆小,无能归无能,可这李总旗昨夜没有吓得躲进地窖,还知道敲响梆子,要知道他家就是村落边上,平时看着地方敞亮,但却是最外围,贼兵攻进来他家首当其冲,而且刚才听到大军害人,他马上就问别的法子。

    说一千道一万,这李总旗李纪心里还有白堡村,还顾念着大伙的安危,还有公心在,不管如何说,这份心思和实际的作为就没什么可瞧不起的。

    “咱们在村外修一道土围子,夜里有人值哨,各家各户都要出青壮男丁巡逻。”向伯干脆利索的给了答案。

    李总旗的情绪已经平稳了不少,他坐在椅子上琢磨了下,脸上却露出苦笑,涩声说道:“向老哥,咱们百户的军丁几辈子都是握锄头的,他们能顶什么用,贼兵真要想动手,村子直接就被洗了,怎么挡得住啊!”

    “总要去拼,贼兵来了,男人要去挡挡,不然老婆孩子连进地窖藏着的机会都没有,难道就这么洗干净脖子等死吗?”向伯双眼瞪起,却是有点火气。

    说到这里,李家长子李应插言说道:“男人死了,女人孩子有什么用,咱们村子,不,咱们百户肯定让别人占去了!”

    从向家老少三人进门,李家这边就一直被压着训,更别说周青云表现出来的蔑视,年轻人沉不住气,自然要分说两句,李应其实说的也没错,孤儿寡妇根本守不住产业,不是被夫家强夺,就是被卫所里收回,白堡村都是穷苦军户,那有什么争辩分说的可能,到时候恐怕生不如死。

    向岳听到这话直接怒了,手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粗声说道:“孬种,自己不敢打,难道还要带着家里人一起去死吗!”

    上过阵杀过人的是不一样,他这一发作,李应被吓得后退了步,不敢争辩,但满脸不服气的样子,李总旗在那里发愁,根本顾不上这边。

    朱达忍不住苦笑,他以为向伯想明白了,没想到向伯只是性子烈,这桩事其实没想清楚,朱达的笑容被李总旗的次子李和看到,立刻以为抓到了把柄,举起没伤的那只胳膊指着说道:“你笑什么,难道我哥哥说的有错,你懂什么就在那里笑!”

    他这一发作,屋中几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朱达这边,周青云却眉毛一竖就要发作,那边李和的哥哥李应也想着讥刺几句,而向伯和李总旗的目光都有些不耐烦,满脸都是“小孩子添什么乱”的表情。

    “向伯,贼兵要和您说得一样厉害,就算修起土墙,说翻也就翻过来了,就算男丁都练起来,也不是贼兵的对手。”

    贼兵如狼,百姓如羊,即便十几对一百余,还是贼兵必胜,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只是朱达一说,向岳向伯大怒,周青云也瞪过来,李家父子三人也是神色古怪,虽然这话里的意思是在附和他们,可听着也不舒服。

    向岳和周青云的愤怒可想而知,朱达这番话哪有什么徒儿的本份在,见到个总旗就弯腰了,当真荒唐混账。

    “咱们是人,贼兵也是人,大家都是怕伤怕死的,咱们修起土墙,聚众操练,多做警备,贼兵看了心存顾忌,虽然不怕咱们,可也知道和咱们斗会死人受伤,自然不愿意冒险找这个麻烦,自然就会避开,这样咱们百户也能护得周全。”

    屋子里安静下来,愤怒和古怪都变成了惊愕,然后变成了若有所思。

    “昨夜贼兵迟迟不动,最后离开,不就是狗叫了之后,他们觉得村民惊动,做什么会有麻烦吗?”朱达补充了一句。

    向岳向伯脸上满是笑容,连连点头,周青云脸上则是“我听不懂,但肯定没错”的表情,李家父子三人一脸惊讶的看着朱达。

    这些话,可不是一个穷苦军户出身的十二岁少年能想出来能说出口的,谁教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