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十七章 天上不掉馅饼
    向伯来叫门?朱达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对方不是在喊他,而是在喊自己的父亲朱石头。

    难道自己这些天纠缠的太紧了,所以向伯登门和自己父母来一场大人之间的谈话,让自己彻底死了这条心?朱达摇摇头,先锻炼好身体,学武还有很多机会,大同这样的边镇军区,会武之人一定不少,想归想,他也能明白机会不大,别人凭什么要教一个穷苦少年学武。

    父亲朱石头开门把人领进来,朱达本想出去看看,最后还是按捺住好奇继续做饭,反正是来找自己父亲的。

    没过多久,母亲朱王氏到灶台这边喊朱达,在炉火映照下,朱达注意到自己母亲有些紧张,这倒没什么奇怪的,以向老汉在村子里的名声,寻常人家见到了都会紧张害怕。

    “小达,你爹喊你过去,你要听话。”母亲朱王氏叮嘱了两句。

    朱达带着好奇出来,向伯和自己父亲都站在院子里,向岳向老汉比朱石头高出半个头,更加上腰杆挺直,颇有压迫的威势,而朱石头下意识的弯腰低头,显得很畏缩。

    看到朱达走近,向伯和父亲朱石头都转头望过来,两人表情都颇为奇怪,在夕阳余晖映照下,向岳向伯神情肃然,绷得很紧,细看却有几分无奈,而父亲朱石头则是满脸迷惑,不知道为了什么。

    “小达,你愿意去跟着向大叔学武吗?”朱石头闷声问道。

    “什么?”朱达下意识的反问了句,和对方学武是他一直所想,可这几天拜师没个结果,虽然没有明说,但事实上已经被拒绝了,怎么又突然有这么一问。

    他这边错愕,父亲朱石头急忙说道:“小达,一旦拜师,爹妈就管不到你了,被师傅打骂也护不到你,打死了也只能认着,更别说饿肚子做牛做马......”

    “老汉就那么混账吗?”向岳冷声反问道,朱石头愣了下,立刻停住不说,脸上浮现几分尴尬。

    朱达已经反应过来,咧嘴笑着说道:“我愿意拜师,我当然愿意拜师!”

    这十余天来,自己想尽种种手段不就是为了拜师学武,尽管这突然的转变让人不知所以然,可机会在眼前,先抓住再说。

    说完后朱达干脆利索的跪在地上,给向伯磕了几个头,扬声说道:“师父在上,徒儿拜见师父。”

    向岳向伯板着脸瞥了眼,闷声说道:“又不是唱戏,折腾什么”,说完这句,却转向朱石头问道:“你家孩子愿意拜师学武,你愿意吗?”

    朱达还未成年,要父母同意才行,这是规矩,不然的话就做不了准,听到向伯的这问话,朱达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父亲的态度还真不好说,虽然已经有了松动,但看刚才的样子,能同意吗?

    在这个当口,朱石头也在看着自己的儿子,父子对视片刻,朱石头叹了口气,转头说道:“孩子都愿意,我还能拦着吗?”

    “谢谢爹!”朱达大喜,父亲当然能拦阻这件事,父为子纲,在这个时代,父亲有权否决未成人儿女的一切要求,即便打死都是律法允许的,他当然知道父母反对他去学武,但今天答应了,明显是考虑他的期望。

    这边一答应,收徒的事情就成了定局,向岳向伯点点头,扬声招呼说道:“青云,你进来吧!”

    周青云拎着葫芦和一条肉走进院子,向岳又是开口说道:“朱达,你去把这肉做了,今晚就在你家吃饭,把拜师学艺的事情讲明白。”

    向岳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朱家夫妇没什么见识,事情又是突然,此刻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意思,也只能听那向岳安排了,周青云拎着肉走向朱达,两个人一起去了灶台那边。

    到了灶台那边,朱达满脸疑惑的看向周青云,还没等他说话,周青云连连摆手说道:“我也纳闷,我什么都还没说,向伯就要收你做徒弟了。”

    这事发展的匪夷所思,让人觉得糊涂,朱达又问道:“什么都没说?”

    “你走了之后,向伯问了我不少,把这几天的事都仔细问过,我还带着向伯去河边看了看,水坑里面进去几条鱼,我都把鱼带回来了,等你过去收拾,对了,有两条太滑,我没抓住,结果跑了......”

    周青云絮絮叨叨却说不到个重点上,朱达倒是能感觉出对方的兴奋,这几天彼此相处的很快活,现在自己被向伯收徒,朝夕相处的时间就更多了,不管是周青云还是朱达,都是孤单怕了的少年。

    那条肉是干肉,要单独烹饪的话,费工费料,朱达索性将干肉切薄片,和正在红烧的鱼一起炖,这样的话,干肉片会吸饱烧鱼的汁水,干肉的油水和味道也会反哺给鱼,之所以能这么做,也多亏周青云熟门熟路,知道朱家东西少,直接带了调料来。

    朱达和周青云把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向伯和朱家父母三人很沉闷,他们之间本就没有话说,更何况朱家父母对向伯还有些畏惧。

    汤盆里是鱼汤,热气腾腾,碟子里是捞出来的肉片,干肉片都已经吸饱了汤汁,看着油光诱人,朱达还用腌菜和萝卜拌了个凉菜,清香弥漫。

    这几样一摆上桌,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周青云吞咽口水的声音大到每个人都听得见,不光他这么馋,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样子,只不过成人更能控制自己。

    在这个年头拜师收徒可是大事,某种意义上算是从父母的人变为师父的人,所以有“死走逃亡,官府不问”的说法。

    向岳向伯和朱家父母本来是要讨论这个,可那喷香的鱼汤、满盘的干肉以及颜色漂亮的凉菜一上桌,即便成人自控力不差,也有些无心谈话了,屋中居然稍微安静了会。

    “看到这饭菜,老汉我也没心思谈了,咱们先吃再说!”向岳笑呵呵的说道,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是笑了,气氛变得放松不少。

    周青云带来了烧酒,不过能喝的只有向岳和朱石头两个成年男子,对贫苦军户来说,哪怕年节想要喝酒都很不容易,今天却是饭菜丰盛,酒肉俱全,朱石头也连喝几口。

    鱼汤里料很足,那块干肉也有一斤多,但大家都是缺油水的,放开肚皮敞开吃,这些东西还真不够,朱达想到这点,给自己和周青云拨出一份来单独吃,给大人留足了份量。

    这行为被向伯看在眼中,微微点头,那边朱石头几口酒下肚,面对向岳向伯也不那么畏缩了,粗着嗓子说道:“既然小达这么想学武,向叔你又肯教,那这份拜师的礼物我家绝不会含糊了,向叔你报个数目出来,我家就算......”

    朱达听到这里,心却咯噔一下,他漏想了这个,拜师学艺可不是磕个头就去学了,别人要传授给你本事,甚至还要管吃管住,怎么可能白学,肯定要给出一定的钱财粮食作为拜师礼,父母一直不答应恐怕也有这个原因。

    现在父亲朱石头说得这么郑重,恐怕已经有了砸锅卖铁也要支持的心思,如果为了自己学武,让家里背上重债,从此过得不好,那自己心里无论如何也过不去。

    “这块肉你不吃我可吃了。”边上周青云念叨一句,朱达哪有心思接话,只看着自己父母发愣。

    父亲朱石头虽然有醉意,但神志很清醒,母亲脸上有为难的表情,却没有开口阻止,看父母的眼神,朱达莫名的感觉到了决心,他低下了头,因为觉得眼眶发酸,自己一门心思要学武,自以为考虑周全,却没想到父母要做出多大的牺牲。

    朱达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可这一刻他却真的动摇了,朱家人已经表态,向岳向伯却不接话,他酒量很大,已经连喝了三碗,脸上都见不到红色,连吃了几口肉,又喝了一碗鱼汤,吐出口气说道:“好吃,朱达你真会做饭,这手艺去怀仁县和大同开个饭铺也过得去了!”

    这话说得朱达还真有几分动心,但自家成色自家知,当年是个吃货又学了食品加工,相关知识和技术的确知道不少,但开个饭馆酒楼和现在种地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无非是更肥美的猪羊而已.....

    但谁都知道向岳这番话重点不在此,向岳抬头看向朱石头,肃声说道:“我收朱达做徒弟,我管吃管住,不要你家任何钱粮,朱达住在家里也行,帮着家里做活也行,青云过来帮忙我也不拦着。”

    屋中一片安静,父亲朱石头特意搓了搓脸,唯恐自己听错了,朱达和其他人也都是目瞪口呆的表情,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这里面一定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