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十六章 你回家去
    向岳向老汉是私盐贩子!

    朱达终于明白对方做什么了,记忆中的点点滴滴也综合起来,进一步佐证了这个判断,他从前也见过大家进出向家买卖,拿进去粮食,换回来小小包裹,可十二岁的朱达认识仅此而已,一个少年又怎么会关心油盐酱醋的琐事,从未出村的他又怎么会知道官盐私盐。

    怪不得村里百姓都对这向岳敬畏,连李总旗家都让他三分,在大众的认识里,这私盐贩子就和亡命徒没什么区别。

    当年学食品加工的时候,老师课上闲扯曾说过古代的盐政,对私盐相关特意提过几句,让朱达印象很深刻,因为古代盐政和现代区别巨大,闲时也专门了解过。

    这个时代的官盐质次价高,某种意义上是朝廷官府征税的手段,城池之内或许还有官盐在,乡镇村落大体都是私盐了,因为盐货牵扯官府税利,查禁很严,同时因为这专卖和查禁,私人贩卖的利润也是不低。

    虽说律法上贩运私盐一斤以上就是死罪,可真正主持贩运私盐的都是豪强,甚至有官吏的直接参与,这等事无非是大家分肥,心照不宣的灰色营生,只是跑单帮的倒霉,风险不大不小。

    “......贩卖十斤以下的风险最大,说不准就被抓去杀头,百斤以上的就要看手段如何,这千斤的就是如何发财了......”当年老师的调侃记忆犹新。

    想想向岳定期离开白堡村,李总旗又视而不见,货源什么的也很稳定,应当不是个跑单帮的小贩子,倒像是层层拿货分销的本村坐商。

    现在的朱达能想明白这些关节,没什么见识的白堡村村民却未必,他们一方面吃着向岳贩运的私盐,一方面却觉得对方是个亡命徒,太接近了会有祸事上身,如果光是沙场余生的老卒,在大同这等边镇军区不会被那么畏惧。

    这还解释了一个疑问,朱达和周青云接近后,对向家的生活标准很迷惑,做个猎户买卖皮货就能过得这么好?肉都自己吃了?朱达甚至都怀疑过对方是不是做些抢劫杀人的勾当。

    推车那青壮汉子帮着把两个口袋搬下,这口袋里想必就是盐货了,朱达还注意到在独轮车上放着一口刀,这想必是有备无患的意思。

    向岳向老汉盯着朱达,眉头皱起,开口就要说话,如此表情印证了朱达的判断,那天深聊几句之后,拜师的可能就断绝了。

    正在这时候,却听到院门响动,向内打开,周青云笑着迎出来说道:“向伯,你回来了,八叔好啊!”

    被叫做“八叔”的青壮对周青云点点头,周青云随即注意到朱达也在门口,他看看向伯,再看看那“八叔”,又看向朱达,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说道:“向伯,八叔,朱达做饭可好吃了,我这几天都是跟着他搭伙,今天咱们一起吃午饭吧!”

    这么一说,那推车的青壮还好,向岳却是诧异,在两个少年脸上扫了几眼,皱眉说句:“胡闹!”没说别的,拎起个口袋向院内走去,那八叔也是拎起一个跟上,周青云过来帮着拿刀,又对朱达催了句“快点进来!”

    朱达愣了下,连忙快步进门,颇为感谢的对周青云点点头,对方还真够朋友,这是为自己创造机会了,

    “院子里这么腥气。”向岳和那个八叔一进院子,就闻到味道不对,不怎么吃鱼的人对腥气格外敏感,向岳向老汉随即看到挂在架子上的几条鱼,立刻咆哮起来:“混账小子,我不在家,你闹翻天了!”

    “向伯,八叔,这鱼可好吃了,比肉都不差!”周青云忙不迭的解释,听到这话,向岳和那八叔都是将信将疑的模样。

    周青云在那里口沫横飞的解释,说朱达做得怎么好吃,周青云在这件事上也没道理去骗人,两个成人虽然不怎么信,但也没拦着朱达走近灶台。

    “把饼子热一热,把肉脯和腌菜一并蒸了。”向岳向老汉简单叮嘱了句,看来还是不信朱达能把鱼做得好吃,但也懒得管了,反正鱼不好吃,用肉脯和腌菜下饭就是。

    那边周青云笑着答应了,接下来直奔灶台,开始和朱达一起生火做饭,特意叮嘱了一句:“想要学武,就要看这顿饭了。”

    朱达倒是没那么天真,不过这顿饭做得好吃些,可以让向老汉对自己有好感,这对拜师学艺更有好处,这周青云人真不错,但武技不能说靠谱,什么“罗汉六刀”,太儿戏了。

    弄明白这向老汉的职业后,朱达在使用佐料上就“大方”了些许,私盐贩子家境小康,比起贫苦农户来可是好太多,没必要那么节省,炖鱼汤是为了节省材料多吃些,要说味道好,自然还是炒和烧,这次就用酱油来红烧。

    做饭的时候,朱达想到一件事,自己做的这些事很像当年玩游戏,要通过这烹饪美食来增加向家老少对自己的好感度,现在周青云已经增加不少,向伯那边如何,要看今日这顿饭了,想到这里,他哑然失笑,倒是让边上添柴草的周青云莫名其妙。

    等味道出来之后,向老汉和那个八叔都从屋子里走出来了,特意来灶台这边看了看,而周青云更是满脸的兴奋,只是说话语气上带着几丝埋怨:“你这也太不够朋友了,这么好吃的做法非得等向伯回来才用。”

    “本来就要今天用的。”朱达笑着回答说道,“节省佐料省钱”之类的话就没必要讲了。

    因为有外客,这次足足用了三条鱼,满满一盆,酱汁红润,浓香扑鼻,端上桌的时候,向岳向老汉和那八叔都吞咽口水,等第一筷子入口,脸上的疑惑都是一扫而空。

    “这玩意有人试着吃过,又腥又苦又臭,还有人说大同那边做的好吃,谁也不信,敢情真这么好吃。”那八叔赞不绝口。

    向岳表现的矜持些,可能和年纪也有关系,他只是简单说了句“好吃。”

    话多说少说,每个人都没少吃,好在周青云提前留下一条来给自己和朱达,这三条看着都不够吃的。

    “下次我来学个做法,这东西不错,油水足,吃着和肉差别不大。”那八叔说了几句。

    向岳向老汉没有接这句话,反倒叹了口气,先看了眼狼吞虎咽的周青云,然后开口问道:“山里真进去贼了?会不会是过路的?”

    “怎么会是过路的,我听管事的讲,是北边犯事的逃兵,人不多,却胆子大手段狠,要不是当家的庄子人多,就被他们冲进去了。”八叔吃饱了谈兴很足。

    朱达和周青云都是竖起耳朵在听,这可不是村里的家长里短,向伯脸上更是阴沉,闷声说道:“沿路各村传过去的消息不会有差,看来真是进山了。”

    说到这里,向伯叹了口气,有些颓然的说道:“这什么世道,鞑子又来了,山里有豹子,居然还有了贼兵。”

    “向老哥,这进山打猎还是停了吧,别说进山,在这村里也要小心,山里那些贼兵可是要下山的,管事已经说了,官面上的消息很快就会传下来。”

    这些话朱达和周青云都听得懵懂,朱达更是不理解,这进山打猎就这么要紧,这念头一闪而过,要琢磨的东西,更准确说,是要遐想的东西太多,向伯和这“八叔”闲谈中带来了很多信息,从苏醒后他所见所闻甚至记忆都只有这白堡村的一切,父母的见识同样闭塞,外面的信息就只有天际的淡淡烽烟,其他什么都没有。

    可今天的谈话里面,却带来了外面天地的只鳞片爪,朱达下意识觉得天地开阔了些,这让他很兴奋。

    吃过饭之后,那八叔就推车走了,车上装着满满两口袋麦粒,临走前还笑嘻嘻的说道:“等下次来带着好酒,咱们吃鱼喝酒。”

    等外客一走,周青云就眼巴巴的上前,尽管还没开口,朱达却能猜到,这周青云要帮着自己恳求拜师学武,对方的心意是好的,可眼下这个时机不合适,这个事周青云就不该开口,以这向老汉的见识性格,如果以为自己有目的的接近周青云,恐怕更被厌恶。

    但周青云也没有开口,因为向岳向伯的脸色阴沉,看得出在琢磨不好办的事,这时候凑过去做什么都会有反效果。

    到得最后,那向岳向伯先看了眼周青云,又对朱达说道:“你回家去吧!”

    语气不善,还摆手示意,朱达没多说什么,倒是周青云有些急,但看到向伯脸色后也没有出声。

    走出向家院子,听到身后“进屋去,我要问你......”,朱达抬头吐了口气,这拜师的路短时间内怕是断了,他心里很颓丧不甘,却没有愤恨,因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凭什么就要收你为徒,别人安身立命的本领,无亲无故,就为了这几口鱼教给你吗?

    想想自己和向家老少,恐怕也就是这十天内才说话打交道,从前就和陌生人一样,认识不过十天,凭什么就要收徒传授。

    朱达一边想着,一边慢跑起来,归根到底还是要靠自己,不管如何,先把自己的身体锻炼好,已经和周青云初步建立了友谊,路还没有绝,乐观继续就好。

    交粮之后说是农闲,可家家还要准备过冬,还不到休息的时候,朱家夫妇也是如此,朱达锻炼完之后,去把河边水坑稍微隐蔽了下,这才带着收获回家,这几天鱼吃下来,朱达的父母已经很期待晚饭,对朱达的手艺没有任何怀疑了。

    在灶台边上,朱达和母亲朱王氏忙碌不停,回到家之后,他没有展现一丝的丧气和不甘,没必要让父母跟着担心,而且在这忙碌中,朱达觉得心情变好了。

    “朱家小哥可在家吗?”有声音在院门外响起,却是那向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