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十四章 罗汉六刀
    “怎么会这么香,怎么会这么香?”在朱家的厨房外,周青云流着口水不住重复这句话。

    不止周青云失态,连正在磨镰刀,收拾麦秆的朱石头也不住的向厢房看过去,喉结一直在滚动,别说院子里,院外都有些喧闹,飘进院子里来的声音无非是“怎么这么香”,甚至还能听到孩子们的哭闹“......我也要吃......”

    朱达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母亲朱王氏满脸都是震惊,外人倒还好,越是亲密的家里人,越是觉得朱达的厨艺不可思议,火候的掌握,调料的多少,甚至刀工手法,这都不是一天能练出来的,好在朱达的其他表现没有超出“这孩子长大了”的范畴,不然就会以为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当然,这些想法朱家父母只会藏在心底,永远不会说给旁人听。

    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朱达跑到父亲朱石头跟前说道:“爹,你去外面和大伙说,是向伯和咱们家搭伙吃饭,给咱们送了野猪肉来,让大家散了吧!”

    虽然知道捕鱼吃鱼的秘密早晚会被村民发现,但越晚越好,磨着镰刀的父亲朱石头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起身站起出门,他在门外吆喝两嗓子,宅院外面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只剩下孩童们的声音。

    “野猪可不好打,我用弓箭可射不死,得向伯拿着钢叉动手,现在向伯年纪大了,也不敢硬碰了。”周青云闷声说道,紧跟着又是问道:“把鲶鱼和茄子在一起炖就能这么香吗?”

    “当然不是。”朱达回答了句。

    蔬菜在白堡村倒不值几个钱,家家户户都自己种点,朱达家里就种了茄子,茄子切段,鲶鱼切段,洗净收拾,然后加葱姜蒜和酱油红焖,少不得点几滴酒和醋去腥。

    这鲶鱼本身油性就重,秋天又是最肥美的时候,这种材料不需要放油,只要在锅里焖煮,将鲶鱼的脂肪慢慢炖出来,至于这加入的茄子,与其说是增添风味,倒不如说是借着鲶鱼的油水让茄子变得更好吃,这个做法不需要太多技巧,酱油和材料放进去,等到收汁就好。

    等到出锅时候,全家人,包括朱达自己,都忍不住咽口水了,红艳艳的鲶鱼段,油光光的茄子,加上厚稠的汁水,更不要提那浓郁酱香,让每个人都是胃口大开。

    “小心些鱼刺。”朱达提醒了句,那边周青云已经拿起饼子开吃,第一口下去就两眼发光,边吃边含糊说道:“比肉好吃,比肉好吃。”

    这一锅鲶鱼焖茄子,每个人都能分到几块,不过朱达的父母吃了几口之后就是停下,蘸着汤汁吃完了干粮,然后笑着说道:“家里好久没吃油了,吃多了会闹肚子,等明天慢慢吃。”

    朱达却明白父母的用意,笑嘻嘻的说道:“不用给我留着,明天我还能抓到鱼。”

    “明天我还要来吃,我自带粮食和佐料,我教你练武。”周青云倒是不放过任何机会,含糊着念叨说道。

    虽说乡里乡亲,可谁家的粮食都不富裕,何况周青云正是最能吃的半大小子,当听到周青云来吃晚饭,朱达的父母脸色立刻不太好看,当知道对方自带粮食的时候才勉强同意。

    听到周青云说要教朱达练武,父亲朱石头下意识的就要阻止,但和妻子对视了眼,从对方的神情中看出无奈,都没有开口。

    秋收和晒粮都要结束了,白堡村这边是大家先把粮食送到李总旗那边,凑齐了数目再用大车朝着老爷家送,全村每一户人家都在忙碌这个,尽管昨天朱家饭菜的香味吸引了好多人,可听到“野猪肉”之后,也就没什么人追根问底,谁不知道猪肉好吃,至于野猪肉大家没吃过,可也能想象的到。

    话又说回来,白堡村对牵扯到向岳向家的事,都下意识的退避,要知道,连李总旗对这向老汉都是敬而远之,加上向岳带刀背弓的是个武夫,大家自然害怕,听到也就散了。

    不过这天一早,周青云已经等在了朱家门外,居然还带了块干肉过来,还自带了几块饼子,一定要和朱家吃昨晚剩下的鲶鱼炖茄子。

    “咱们家小达从小就孤单,有个玩伴也挺好的。”朱家父母在出门之前,无奈的承认了这个事,按照他们所想,都是差不多大的半大孩子,即便说要传授武艺,想必是胡闹。

    吃完早饭,陪着朱达收拾完,周青云就要拽着朱达去河边看水坑有没有鱼,还大大咧咧的说道:“等向伯回来之前,我就在你家开伙了!”

    “你真能教我武艺吗?”朱达却盯着这个话题不放,那向岳向老汉不愿意教,但这周青云想必学到了真本事,能在他身上学几手也好。

    “叫我一声师傅我就教你!”

    “你还想不想吃鱼?”

    在这个谈判中,周青云是完全的下风,只是讪笑着说道:“我能教你刀法,射箭和大枪就不能教了,向伯说过,就是刀法不值钱。”

    朱达自然没有任何意见,能学到就是不错,他根本没有挑三拣四的余地,何况这才几天,长远还是要从向伯那边学到本事。

    答应要教,周青云倒是没有藏私,两人直接去了向家的院子,周青云拿起一根近四尺的短棍,这差不多就是雁翎刀的长度,只是他握在手中有些不合比例。

    “向伯说,这套刀法叫罗汉刀,共有六式,是大同官军里通用的刀法,我练给你看。”周青云在拿起这根短棍的时候,那种没正形的吃货样子不见了,很是严肃。

    这“罗汉刀”的名目很是唬人,不过那二十多年里,朱达听过的武功名目何止千百,他也就觉得平常,六式的动作很简单,周青云很快就是演示完,朱达盯着周青云问道:“就这几下?你没骗我?”

    朱达那二十多年所看到的武功分为表演类和实战类,表演类好似舞蹈般花哨就不必说了,实战类也没这么简单,这六式和那些基础动作差不多了,罗汉刀这个样子未免太简陋了些。

    他这疑问让周青云脸色很不好看,本来周青云还想着朱达会惊讶甚至夸奖两句,没曾想却被质疑,立刻没好气的说道:“向伯就是这么教我的,我骗你作甚,你要不要学,不学就算了!”

    “说说而已,我听讲故事的人说那些武功都花样很多,这才觉得不对,我当然要学!”朱达没有迟疑就做了决定,他没指望在村子里就碰到什么隐世的强手,那就不是人生,而是传奇了,向伯最多也就是个老兵,所懂的武艺不多也正常,有的先学下来。

    朱达让周青云又是重复了两次,然后拿着木棍开始照做,之所以两遍就学会,因为动作实在太简单了,劈、刺、削、挡,然后加上步伐和方向的变化,凑足六式,可怎么比划怎么觉得这是随意动作,就算不懂武艺的人拿起刀也会这么做,可看到周青云的认真模样,就知道这肯定不是骗自己。

    学会了所谓的“罗汉刀六式”,两个人又是向河边跑去,以往朱达去河边的时候,总有看热闹说闲话的,可跟着周青云一起,大家都变成小声议论了,朱达倒不觉得这是坏事,大家都敬而远之也好,最起码可以让捕鱼的秘密多留存一段时间。

    水坑里有两条鱼,看到这个收获,周青云大呼小叫的惊喜不已,不过朱达却知道要换个位置挖坑了,这种捕鱼的法子碰运气的成份不小,也就是这夏米河的鱼多,但总在一个位置守株待兔却不妥。

    朱达带着周青云上游下游走了几十步,然后选定一个地方开始挖坑布置,在做这个事之前,看着朱达丝毫没有避讳自己的意思,周青云自己倒是纳闷,很是诧异的询问说道:“要不要我躲开,等你做完了再来。”

    如果是昨日,周青云未必会说这个话,但经过三顿饭又是教授武艺这么下来,彼此已经是朋友的关系了,这个变化周青云自己未必感受清楚,但朱达却明白,对方知道这是自己生财的手段,懂得要避讳。

    “咱们俩是自己人,你都教我武艺了,我这点不怕你看!”朱达大方的说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禁不住苦笑,虽然的确这么想,可毕竟是用了些手段,为了和一个少年交朋友,居然还要这般,实在自觉惭愧。

    周青云听到他的话,先是愣怔了下,随即露出比演武时候还要郑重的神色,点头肃然说道:“别人都嫌我没爹没妈不吉利,你当我是自己人,那咱们是自己人了!”

    交情和友情靠这几顿饭和两件小事没办法加深巩固,但这是个好的开始,即便朱达惭愧自己有目的性,可也心情愉悦,苏醒之后一直觉得孤单,到现在总算有个作伴说话的朋友。

    接下来没太多话,双方的距离却拉近了很多,嘻嘻哈哈的开始挖掘捕鱼坑,朱达没有丝毫藏私,周青云学的也很仔细,挖出一个水坑,布置好之后,两个人才直起身,匆忙上岸擦干热身,活动几下后却都是停住,两人都被北方天际吸引了注意力,那边又有烽烟升起,尽管很远很远,却看得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