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十三章 少年的友情简单些
    旅行和野外生存的很多技巧,属于想学就可以学到,实践的机会也很容易获得,可那些东西放在现在,就成了只有少部分人才掌握的秘诀,向岳向老汉领着周青云打猎,自然懂得多,但看到朱达会这么多,还这么熟练,周青云自然震惊。

    朱达笑了笑,这匕首锋利,处理鱼要比昨天利索很多,该剔除的剔除掉,味道肯定会比昨日更好,他又把水坑里植入苇草,甚至还用苇草在里面做了几个暗扣,然后把逃出来的鲶鱼内脏切碎放入水坑中。

    把这些都做完,朱达回到火堆前,开始简单的处理鲶鱼,他不准备像昨日那样熏烤熟透,这鲶鱼肥大油重,有另外的做法,在这里简单的熏制下就好,反正天气凉爽干燥,不用担心腐坏变质。

    即便用辛香野菜压制腥味,鲶鱼的土腥味也太大了,在那里收拾的时候,边上的周青云闻着直皱眉头,嘴上却是不停:“看你一个人在村里瞎跑乱玩,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我说,你什么时候去家里做鱼吃!”

    说起来也巧,朱达在村里的同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这周青云,一个是李总旗的二儿子李和,其他人要么大三四岁,要么小三四岁,根本没人能玩到一块去,周青云和李和那就更不必说,没苏醒之前,朱达都是自得其乐,在村里跑来跑去,上树抓鸟之类的。

    从前和这周青云没接触,远看甚至觉得畏惧,现在近距离接触,发现还真是话多,确确实实是十几岁的少年。

    “你要着急你就先回去,中午我肯定过去。”朱达一边收拾,一边把昨日焖烤的小鱼递给对方,在草木灰烬中焖了一夜,没有过明火,温度却足够,这鱼从内到外都是酥了,虽然没有调味,可也足够香酥可口。

    “这黑乎乎的能吃吗?”周青云满脸不满的絮叨了句,吃了第一口之后就不出声了,飞快的把手中这条鱼吃完,然后眼巴巴的盯着朱达手上那条。

    朱达没理会对方,总要多吃点补充营养,没多久鲶鱼也处理完毕,他简单用苇草做了个网兜,把满兜子的鲶鱼段放在大石上,这荤腥生鲜很容易引来小兽和飞鸟,只能紧盯着了。

    把这些弄完,朱达准备练跑,这让旁观者的周青云更无聊,向老汉一走,周青云很有点放羊的意思,不过朱达懒得理会他,自顾自的开始锻炼身体,周青云念叨几句之后就回了村子。

    吃饱的状态下,十二岁少年的精力是无穷的,朱达回忆当年的见闻和所学,调整身体的各个部位,让自己在长跑中得到锻炼,而不是损害身体各部位和关节,当全身达到协调的时候,他觉得浑身舒畅,甚至有余暇去想别的。

    比如说周青云是白堡村难得长相端正的,想想原因很简单,营养充足,又有足够的锻炼,自然比其他人强很多,李总旗家的几个儿子也是同样,这向家老少二人,除了打猎之外应该还有别的收入,虽然打猎后贩卖皮货是个不错的收入,但却做不到稳定进项......

    “老朱家那孩子身体好了不少,又和从前一样疯跑了!”

    “小朱,你今天拜师成了吗?”

    田地里有人议论,也有人扬声调侃,他拜师这个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成了秋收时节难得的谈资和笑料。

    不过开朱达玩笑的不多,村民都知道这孩子性子倔强,真惹他火了,闹起来大家都不好看,没曾想这些玩笑朱达都笑嘻嘻的接了,根本无所谓的样子。

    跑的身体发汗,浑身都热的差不多了,看着太阳已经正午,朱达拎着那草兜向村里跑去,这东西放在外面可不保险,今天周青云能找过去,天知道下次会有什么人好奇。

    朱达刚进村,就看到满脸焦急的周青云迎面跑过来,那边看到朱达后才松了口气,连声说道:“还以为你不来了。”

    “你难道不会做饭?”

    “做饭我会,可我不会做鱼。”周青云满不在乎的回答了句,然后又是满脸疑惑的说道:“刚才我切了一块煮熟了吃,味道不好啊!”

    朱达揉了揉额头,这位似乎不是少年武者,更像个吃货,但喜欢吃不是坏事,就怕你不喜欢吃,他笑着回答道:“等我来做就好。”

    白堡村的秋收正午格外安静,成人和孩童都在田间,老人和妇幼则是留在家中,没人注意到这两个少年。

    进了向家院门,朱达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四处张望打量,乡里乡亲的,村里很多人家他都是进去过,这向家却是第一次来,从前可都是敬而远之。

    相比于自家,向家的院子宽敞整洁,在墙边放着箭靶和长度不一的木棍,还能看到两个石锁,各处还有晾晒着的皮子,不过大部分是兔皮,有几张狐皮,有一张鹿皮还是什么的很显眼。

    “快做鱼,快做鱼,我都把饼子热上了!”那边周青云可不管朱达的好奇,连声催促不停。

    朱达无奈的摇摇头,一边走进厢房,一边问道:“葱姜蒜有吗?你家让你用盐吗?”

    这几个问题让周青云瞪大了眼,连连点头说道:“都有,都有,你还真会做饭。”

    对第二个问题,周青云很有些炫耀的回答说道:“盐你尽管用,我们家可是不缺。”说完之后又急忙补充了句:“也别用太多,太咸也不好吃。”

    白堡村和周围村子里的盐都是外面贩来,那是要用粮食实打实换的,收获的粮食缴租后本来就勉强糊口,没多少余粮,自然换不来太多盐,家家都吃的很淡,原来大家都觉得李总旗家好些,现在看这向家也不差。

    等到了灶台附近,朱达又是吃了一惊,这厨房比朱家和村里其他人家要完备许多,小罐和葫芦摆了一排,看着应该是佐料酱醋之类,锅灶厨具之类更是齐全。

    他的惊讶让周青云很是自豪,又显摆说道:“我这样的练武之人都是天天吃肉,飞禽走兽当然要做的好吃才行,今天你来的不巧,等过几天向伯回来,我去弄野味来。”

    “天天吃肉”,除去这句话夸张的部分,也就是向家老少的猎物大部分都是自家吃了,没有拿去卖钱,看来不光是自己知道练武强身健体要补充蛋白质和脂肪,向家也知道,不过这个又不是秘诀,没什么可奇怪的。

    朱达也没有特意讨好周青云,熟悉了下环境,就安排对方生活,自己则是刷锅备料,把鱼先弄干净,然后先选取油脂多的鱼肚部分切碎,和葱姜蒜的碎末混在一起,在烧热的锅中翻炒,没有菜油,向家即便有荤油也未必舍得拿出来用,只能用鱼肉自己的油脂来炝锅了。

    香气冒出,周青云开始抽鼻子,直盯着那口锅,嘴里不住念叨说道:“这么香,这么香,你真会做鱼,能吃了吗?”

    把这些做完,朱达这才把切好改刀的鱼下锅,然后加水焖煮,他扫了眼调料罐,开口问道:“你这边还有什么调料?”

    周青云挠挠头说道:“你自己看吧,都是向伯做,我就跟着打个帮手。”

    都到这个时候,朱达自然不会客气,一个个罐子,一个个葫芦的看,倒是没什么稀奇的,有不错的酱油和醋,有芝麻香油,罐子里面是品相不错的盐,比起自家每次要先化成盐水才能用的劣货强太逗,还有白酒以及自己不怎么认识的香料。

    “能用吗?”

    “随便用!”

    锅里的鱼汤已经开始翻滚,朱达拿起酒葫芦来,看到他拿起这个,周青云顿时急了,吆喝说道:“那是酒,你别乱来。”

    朱达笑着回了句“我知道”,然后倒了少许酒下去,周青云目瞪口呆的看着,本来一直念叨“能吃了吗”,忍不住蹦出一句“这还能吃吗?”

    周青云的话实在太多,朱达懒得理会了,等到鱼汤再翻滚一会,就开始端来汤盆,在汤盆里撒下切碎的野葱还有盐,再把鱼汤盛入,已经泛白的滚热鱼汤和野葱以及盐一接触,立刻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到这个时候,周青云不说话了,只是伸手擦了擦嘴角,朱达加完醋之后,这才笑着说道:“能喝了,你小心点烫。”

    周青云动作极快的弄来碗筷,并把热气腾腾的饼子一并摆上,这饼也是杂粮饼子,但粮食多,麸皮少,这向家的日子过得比村子里大多数人家都要好太多。

    “你加了白酒进去,那个味道我可碰不得!”周青云在临喝的时候还有些疑虑,朱达没有理会,拿起自己这碗开始吃,周青云小心翼翼的喝了口,立刻双眼发光,白酒加在鱼汤里那可是去腥提鲜,这小手段在那二十几年不稀奇,可在从前,这可是大厨们的秘诀,学食品加工有这个好处,能知道来龙去脉。

    两个半大小子饭量都不小,鱼汤和饼子都被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个干净,周青云吃的肚饱溜圆,满足的打了几个饱嗝,这才感慨说道:“原以为向伯是会做饭的,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说到这里,周青云好像想起了什么,盯着那草兜的鲶鱼段说道:“朱达,朱达兄弟,今晚就在我家做这个鱼吧!”

    “不行,我要拿回家给爹娘做。”

    “那我去你家吃,我带着粮食过去,行不行?等下次打到了野味,也分给你家!”说起这话的时候,周青云满脸都是期盼。

    朱达想了想,笑着说道:“过去可以,除了自带粮食,还要拿些酱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