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十二章 你会的真多
    “能吃,好吃。”朱达回答的有些敷衍。

    按说今天比前几天都有了很大进展,向岳向老汉和他聊得深入,周青云又过来搭话,可朱达却觉得这条路快被堵死了,因为向老汉只是抒发自己的感慨,自己这边也没什么新的底牌,明天或者下次再碰面的时候,恐怕就会很干脆的被拒绝。

    他转头看向老汉的背影,向岳背着两个包袱,一个包袱是捆扎起来的皮货,大概十几张的样子,一个则是赶路用的行囊,但最吸引朱达眼球的还是那佩刀,在这个世道上,向老汉活得比村里大部分村民都要自在,甚至可以说是自由,他最羡慕的就是这个。

    围观的村中孩童已经哄散,对他们来说,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足可以议论好多天,周青云却没注意到朱达的走神,只是盯着那条鱼说道:“河里的鱼我也弄过,那股味道真不是人吃的,只能喂猫狗,你说这个好吃?”

    朱达深吸了口气,驱散自己的颓丧,如今可没有感怀的本钱,想要不和父母一样,想要有那种自在和自由,想要不成为砧板上的肉,这向老汉是目前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靠谱的希望,朱达知道外面的天地很宽,能人异士到处都有,但一个十二岁的军户少年能干什么,不被饿死杀死,也会被人掳走,能有什么好下场吗?可以指望的,只有眼前!

    调整下状态,朱达转头面对有些不耐烦的周青云,笑着说道:“那是你不会做,这可是好东西,不比肉差!”

    一听这“不懂”两个字,周青云被刺激的炸毛了,挥舞着双手说道:“我不会做,这白堡村谁会比我们家懂得做,就算李老爷家也不行,向伯和我做过多少肉,他们才吃过多少,烤的、炖的、烧的,我们什么都做过。”

    这年头,在这个贫苦地方,能吃上肉可是了不起的,自然当得起“会做”,周青云这么激动倒情有可原,听到他这么说,朱达禁不住咽了口口水,自己好久没有吃陆上的肉了,那味道真是令人垂涎。

    “我骗你干什么,我还想拜向伯为师呢!”朱达没好气的回答,虽然同龄,可自己的心理年龄比对方大了很多,实在懒得纠缠。

    这话的因果明晰,周青云倒是不激动了,随即认真的盯着那灰突突的烤鱼,看了看,摇摇头,迟疑了下说道:“你说好吃,那今天中午咱们一起吃饭,我来试试这鱼的味道,要是不好,你就不要想拜师了,要是好吃,那我就帮你的忙!”

    说到最后,周青云忍不住擦擦嘴角的口水,这动作让朱达忍不住笑了,看来这小周是个吃货,尽管不知道这周青云能在向岳面前使多大力气,但有这么个突破口总是好的。

    “行,那中午一起吃,我来做鱼,这条鱼先放在你这里。”朱达把鱼递了过去。

    周青云愣住,盯着朱达说道:“你不怕我把鱼先吃了,或者说你没给过我?”

    “我信你!”朱达回答的很爽气,他这做派倒是让周青云有些错愕,周青云挠挠头,开口说道:“那好,等中午前后你过来,我等你一起。”

    朱达所注意的重点则是在另一边,这向家居然一天三顿饭,果然生活不错,还有这向岳和周青云,即便是收养关系,年龄差了这么多,也该叫爷爷,而不是叫“伯”,里面肯定有原因,不过现在也不方便打听。

    既然今日拜师不成,那就抓紧时间去抓鱼和锻炼身体,朱达打了个招呼,自己向河边走去,走了几步又是转过身,叫住要进门的周青云,开口问道:“你这边有刀吗?”

    自家的刀具就是菜刀和镰刀,这两样在河边剖鱼的时候都不好用,而且这在家里都是金贵家什,弄坏了很麻烦,这向家看着又是猎户,又是武夫的,肯定不缺刀具。

    朱达没想到周青云借给他一把匕首,八寸长短,看刀鞘和缠布有些年头,但却很锋利,这匕首在河边剖鱼的时候肯定好用。

    出村之后,朱达就开始跑步,强健身体有很多种方式,但跑步是最基础的,如今的状态和肚中空空的时候完全不同,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就这么一路到了河边。

    去水坑之前,先要收集柴草和各类野菜,神精气足,又有短刀在手,今日里的效率比昨日高了很多,很快就是把该用的材料凑齐。

    不知道今天会有几条鱼上钩,鱼没什么记忆力,这种水坑捕鱼的法子用很久都不会失效,只要河里的鱼足够多,有了昨日那么好的效果,朱达倒是不担心坑里没有鱼,只是想着会有几条。

    走到水坑边看了眼,朱达呆住了,居然只有一条鱼在水坑里,但这条鱼两尺多长,而且很肥大,正盘在水坑里,粗看让人想起蛇虫,很是吓人,这条鱼被水坑里的苇草缠住,但看起来不像被困住的样子,倒像是吃饱了休息。

    居然是一条鲶鱼,这可是油水很足的河鱼,看这个样子,只怕先进坑里的鱼都被它吞了,朱达立刻放慢动作,他身体在水中,如果太急,动作很容易被鱼借水流感知,惊动逃跑,何况这鲶鱼敏感狡猾,难钓难抓,一惊动就要跑,这么好的肉和油,放跑实在太可惜了。

    等到了水坑边,朱达双手缓缓伸入水中,到靠近的时候突然加力加速,抓住了鱼身,而且是缠绕着苇草的鱼身,发力抓住,在这一刻,这条鲶鱼已经开始剧烈挣扎,朱达没有迟疑,抓住后整个身体都跟着动作,把鱼扔向河滩。

    他是用整个身体发力,鱼被丢到岸上,朱达整个人仰面倒在浅水里,有这半尺多深的水做缓冲,憋气又及时,他很快就是翻身站起,没有耽搁,立刻上岸,随手捡起一块石头,照着正在河滩上蹦跳的鲶鱼狠狠砸下。

    那条鲶鱼不动了,朱达整个人才放松下来,从看到这条鱼的时候他就生怕跑掉,刚才抓鱼的时候,鱼在水中挣扎的力气会比正常加大,这鲶鱼表面的粘液又滑不溜手,差点就从手上滑落,可终究还是被抓到了,先绷紧再得手,人格外的放松,这种成就感比昨日更甚,朱达喘了几口气,忍不住笑出声来。

    朱达没有放松太久,急忙活动热身,不然的话太容易着凉,等活动完毕,朱达又去洗净石板,收拾野菜,还特意多摘了几根苇草,看这条鱼的大小,恐怕要切段带回去,到时候要做个草兜装着。

    刚要在河边大石上收拾鲶鱼,却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朱达一愣,手却握紧了匕首,他倒没有想垄断河里的鱼获,凭自己和家庭都不可能做到,但要提放坏人,这个时候,成人都在农忙,秋天水凉之后,孩童们都不会靠近河边,那又会是谁?

    “原来你在这边抓鱼,我还以为有什么诀窍呢!”有人笑嘻嘻的说道,顺着声音望过去,却是向家的那个周青云,这周青云满脸得意,一副“我发现了你秘密”的表情。

    朱达笑着摇摇头,用匕首开始收拾鲶鱼,开口搭话说道:“不在河边还能在哪里,你过来小心点,别踢了我预备好的东西。“

    周青云倒是没想到朱达这般坦然,在那里愣了愣,这才走了过来,边走边好奇的看着火堆灰烬,看着洗净的野菜,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朱达吸引过去,因为那边在用匕首处理鱼。

    开始时候,周青云还忍不住提醒了句“你不会用刀就让我来,不然会割到手”,没想到朱达用这个匕首很熟练,将鱼分割之后,去除内脏,头尾分离,又把鱼切成几段。

    “你练过刀?”周青云忍不住问道,他所知道的同龄人大都不会用刀,用利刃切割刺看着容易,却稍不小心就会割伤自己,而这朱达明显用得很熟。

    大家同在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彼此也有些了解,在周青云看来,不过就是寻常的小子,前些日子着凉要病死,向伯知道后还叮嘱自己两句,突然间病好了,突然间就要拜师学武学杀人本事,还会捉鱼用刀,周青云越想越是好奇。

    朱达这边收拾完,将不能吃的鱼杂之类切碎,然后混入斋斋苗,放在一边先晾着,然后去火堆那边,用枯枝将石头围着的灰烬拨开,将昨天焖烤的小鱼扒出来,然后将枯草放在透着些红亮的灰烬上,开始吹气助燃。

    这个其实和家里保留火种的手段差不多,但河边潮气重,有一定失败的可能,所以朱达用石头围起火堆,选的又是地势高的河滩地,昨日又特意放进几根较粗的干燥树枝,今天果然还有余烬,当然,如果都不行,朱达还是要回家取火种的。

    看着火燃起来之后,看什么都好奇的周青云反倒沉默,等朱达切碎野葱野蒜涂抹在鱼段上的时候,他才忍不住说了句:“你会的真多,就和向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