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十章 鱼汤
    “吃鱼?”

    本以为孩子跑了,着急上火,到现在才平静下来,听到朱达的话都是糊涂,对朱达的父母来说,吃鱼压根是概念之外的。

    一家三口都在村外,说话多有不方便的地方,朱达只是笑嘻嘻催促说道:“回家说,回家说。”

    父亲朱石头和母亲朱王氏对视一眼,尽管没有开口,可都从对方表情眼神中读出了类似的意思,孩子越来越像大人,也越来越难管了。

    没进家门之前,大家都是沉默,关上院门,父亲朱石头就念叨起来:“你知道你让爹娘多担心吗?一到家,我和你娘连饭都没走就出去找人,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怎么办!”

    母亲朱王氏却笑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做饭去。”

    两个人都没把朱达所说的“吃鱼”当回事,朱达说了句“娘,我去帮你”,拎着三条灰突突的烤鱼跟了过去,听到这话的父母又是对视,不过这次脸上满是欣慰。

    朱家的晚饭很简单,把那天准备的饼子蒸了加热,然后熬煮一锅少盐没油的菜汤,这就是晚饭了,菜汤的材料是家里种的菜,还有外面采摘的野菜,“婆婆丁”“苋菜”之类的村民还是认得。

    “小达,你朝着灶里添柴草就好,别的别管,别被烫到。”母亲朱王氏特意叮嘱了句。

    朱达把苇草串着的烤鱼挂在一边,取下一条说道:“娘,今晚这菜汤我来做吧!”

    “小达还会做饭?跟谁学的?”朱王氏随口问道,她以为自家儿子开玩笑或者是好奇学人过家家。

    对这个问题,朱达早有预备好的答案,笑嘻嘻的回答说道:“儿子在河边看到一个人做,跟着学会的。”

    没想到这句话让朱王氏担心起来,连忙说道:“小达,那夏米河里有水鬼,经常拽孩子下去的,河边也有坏人,他们都是要吃孩子的,你可千万要小心点,别去那河边!”

    朱达左耳进右耳出的点点头,自顾自的靠近灶台,自家虽然贫苦,但该有都有,比如说案板和菜刀什么的,他先把野菜和白菜洗净,然后用刀切成细条,就这么简单的几下,就让一旁的朱王氏瞪大了眼睛。

    母亲朱王氏本以为朱达要折腾胡闹,她甚至都做好了浪费些菜的准备,自家儿子又是得病又是偷跑,实在把人吓得够呛,朱王氏决定管的松些,谁能想到朱达真的会,而且做得很有章法,单看切菜这手段就不像是胡闹的生手。

    那二十多年的孤儿人生,朱达很多时候都要自力更生,加上后来喜欢野外旅游,这厨艺早就锻炼出来了,而且今天在河边算是温习熟悉了从前的动作,现在用出来看着更专业。

    锅里的水已经烧开,朱达把两条烤鱼处理了下,上面的草木灰清洗干净,然后用菜刀做下休整,去掉大刺,分切成几块丢进锅里,烤熟的鱼本就有香味,加上那些野菜的辛香,煮了没多久,一股诱人的鲜香立刻弥漫开来,尽管也有腥气,可谁还顾得上。

    就那么沸腾煮了一会,朱达一边给灶坑里塞柴草,一边查看火候,然后将切好的菜加入,菜很容易煮熟,等火候差不多了,朱达笑着转头说道:“娘,要加盐了。”

    盐货金贵,要省着用,朱达怕自己加会过量,还是让母亲动手,这个时候的朱王氏已经呆滞了,灶上雪白鱼汤正在翻滚,鲜香的气味弥漫满屋,这些都是自己儿子做的,那个被娇惯坏了,整日里在外面疯跑疯玩的倔强男孩做出来的。

    “娘,快加盐,要出锅了。”朱达又是催促了句,朱王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捻了一点盐加入,看着这点盐,朱达索性用盛汤的瓦罐接住了这点盐,然后用木勺把锅里的汤舀入瓦盆。

    接下来母子两个的厨房技能反了过来,朱王氏动作生硬的加热杂粮饼子,几次差点掉在地上,因为她还为刚才那景象震惊不已,事情是小事,但在概念常识中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饼子放在帘子上,刚盖上锅盖,那边朱石头也来到了厨房,这股带着腥气的鲜香味实在太诱人了,他弄不明白是什么好东西,又不是年节,家里没有杀鸡买肉。

    “爹,你先等会,饭马上就好了。”朱达招呼了声,用木勺在醋罐里沾了点,然后在瓦盆里搅拌几下,山西人家醋是常备,这个用起来比盐舍得些,醋加在鱼汤里,压下腥气,让鲜香更浓郁。

    在父母的呆滞神情中,朱达把烤鱼菜汤和杂粮饼子搬上了桌,给父母和自己盛上,笑着说道:“爹,娘,吃饭了。”

    “小达,你是不是魔怔了,要不要去邻村找那个神婆给你看看?”父亲朱石头没有动筷子,只是呆呆的说道,孩子这段时间的表现不是年纪大了,主意多了,倒像是中邪,这鲜香的鱼汤是怎么回事,刚才在厨房的熟练动作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什么鬼物附身了?

    朱达愣了下,他倒没想到父母会有这个念头,但朱达的反应也够快,故作天真的解释说道:“爹,我没魔怔,河边有个道士经常去捉鱼,他告诉我的。”

    在记忆里,的确有个游方道人在白堡村和附近出现过,但没得到什么施舍和供养,就没有在这边多做停留,加上那夏米河沿岸村民其实去的不多,也就是挖渠打水的时候才会过去,这个模糊的解释说得过去。

    “说过多少次,没大人看着,你少去河边,出了事都顾不到你!”这个解释倒是让父亲朱石头的疑虑消散,还是忍不住训斥了句。

    边上母亲朱王氏打了个圆场,催促说道:“快吃饭吃饭,都要凉了!”

    朱石头端起碗来先喝了口,汤一入口,朱石头就呆愣在那里,整个人一动不动,这反应让朱达和朱王氏都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很难吃,或者有什么问题。

    因为从下料到现在都太过震惊,朱王氏一口没有尝过,朱达则是十分自信,觉得根本不会难吃,可现在却心里打鼓了,他可不知道从没吃过鱼第一次喝鱼汤是个什么感受,何况自己这鱼处理的不能说太完备,父母觉得腥气难吃也很有可能。

    “爹,你要觉得腥气难吃可别吐,这个特别补身子。”朱达叮嘱了句,要是觉得不好吃,那就当补品,这蛋白质和脂肪对人大有好处,何况这鱼的脂肪还是不饱和脂肪,当然,这年头自家也不会有肥胖三高的困扰。

    朱石头还是咽了下去,这口汤下肚,他脸上表情又有变化,依旧有震惊,但也有愉悦,没有说话又是喝了口,就好像品酒一般缓缓咽下,这才说道:“这汤怎么这么好喝,就和鸡汤差不多!”

    那边母亲朱王氏听到这几句话,连忙也喝了口,脸上涌现出差不多的表情,她是看着朱达如何做汤,倒没那么多的疑问。

    “你说你用的是鱼,那鱼我吃过,腥臭的下不了口,而且还苦,你怎么就能做的这么好吃?”朱石头急忙问道,和朱达所想的差不多,村民不是没吃过鱼,只是不知道正确的法子。

    白堡村和相邻村庄的生活很贫苦,不过这个贫苦是朱达概念里的,对于这些军户出身的村民百姓来说,他们能勉强温饱,过得还算太平,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日子了。

    而且大同周围都是军屯卫所,军户世袭,军户百姓世世代代没有什么变化,这样的环境里,人们保守封闭,对新事物的接受极慢,也没有去接受新事物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有鱼没人碰的原因,和当年山东沿海不吃海鲜的情况很相似。

    常年吃杂粮菜蔬的人,都对脂肪和蛋白质有种本能的渴望,也就是俗话说的“缺油水”,朱达父母今晚这顿也是风卷残云,鱼汤喝了个精光,吃得十分满足,只是在吃的过程中,朱达不断提醒父母要注意鱼刺,河鱼刺多,一定得小心。

    “你打这几条鱼很金贵吧?是不是就这几条鱼才好吃?”父亲朱石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他对朱达怎么会抓鱼倒是没太多疑问,“看河边别人抓鱼学会的”这个理由他们能接受,朱达到这个时候也发现,自己父母因为见识浅薄,很容易糊弄。

    “河里鱼大都是这个味道,只要会做就好。”朱达笑嘻嘻的回答说道。

    “你去抓鱼不会被淹到吧,我记得你可不会水,咱家不吃就不吃了,你可别有什么风险。”母亲朱王氏插嘴说道,父亲连连点头。

    朱达心中感动,摇头说道:“娘,你放心就好,我是在河边抓鱼,水才没过小腿,没事的,明天我还抓大鱼来!”

    “小达长大了”“小达真长大了”这个话今天已经说了很多次,朱达自己不提学武的事情,父母也没有提,但今天自己跪求学武的事情应该传到父母那边了,父母却没有出声阻止,态度应该是有所改变。

    抓到鱼了,喝上鱼汤,让父母接受这件事,然后对学武的事情不再表示反对,最起码保持沉默。

    入睡前朱达脸上绷不住笑,总算有了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