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九章 勉强能吃
    河鱼,尤其是北方的河鱼都很难抵抗“细叶葱”的味道,这个在大同民间被叫做“斋斋苗”,用这种野菜的汁液混合粮食,打窝子的时候甚至胜过香油,很容易聚拢鱼群。

    不过后来大同地区除了下米庄水库之外,河中大都没太多鱼了,试验这个法子的机会很少,朱达和人在吕梁山中曾经用过,很是好用。

    至于这挖坑垒砌石窝子植入苇草,则是抓鱼的手段,河中鱼会被鱼饵吸引,等进入这水坑之后,因为水坑有一定深度,入坑的鱼不会扑腾逃走,加上鱼饵散布在苇草之中,入坑的鱼寻觅吞噬,很容易被苇草纠缠住,在这种情况下,鱼往往不会挣扎。

    下鱼饵,抓鱼的手段,朱达都用过,却从未想过有这样好的效果,一条近两尺的大鱼,两条一尺多长的,还有四五条半尺左右的的,这些鱼还真是没怎么被人抓过,太容易上套了。

    最大的三条都是草鱼,其余的有鲤鱼和鲫鱼,生命力都很顽强,在河滩上蹦跳,有一条都快要蹦回河中,朱达动作也不慢,手拿石块将每条鱼砸的不动,然后才开始从容收拾。

    给火堆又是添了些干草和枯枝,然后将那块准备好的扁平石块在河水里洗干净,在火堆上烘干,放在一边备用,然后在河边找了块几寸长短的石片,河水冲刷,这种石片很好找,洗干净后烘干。

    朱达把几条鱼拿到河边的大石头上,用这石片开始分切,将鱼头鱼鳍之类的都是剥离,把内脏去除,抽出腥筋,然后挂出鳞片,这石片不够锋利,只能不断加力,切割也是粘连不利索,他边做边是皱眉,但也只能忍着了。

    没有合适的工具,进度自然不快,朱达的动作开始也不怎么熟练,但渐进加快,几条鱼还是收拾利索,除了鱼的脂肪部位被专门撕下留用,其他的先放在一边。

    去头去尾去除内脏的鱼身不算完整,那石片不是刀具,自然造成破损,朱达也顾不得这个,他将采摘来的几样野菜洗净揉碎,将鱼身里外都细致涂抹揉搓。

    朱达做这些的时候,心中还在疑惑,白堡村的收成仅仅能让村民勉强果腹,这还是朱家这种人口少的,人丁多的勉强糊口都难,可一方面是吃不饱,一方面则是对食物资源开发严重不足,河里的鱼没有人捕捞,村外很多可食用的野菜也没人理会。

    不过朱达倒是想起旅行中朋友讲过的典故,说山东沿海区域在历史上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吃海鲜,原因是禁海政策让人远离海上,没有渔业,自然也就没有食用海产的概念,不知道大同这边的情况是不是相似。

    朱达将涂抹在鱼身上的那几种野菜又摘出些洗净,然后将扁平石板架在火堆上,先把鱼的脂肪部位放上,然后再把野菜撕碎撒进去,用石片混合在一起。

    野生的草鱼、鲤鱼和鲫鱼都是土腥气极重,即便把鱼头、鳞片、鱼鳍等去掉,改善的程度依旧有限,方才岸边已经是腥气扑鼻,十二岁的朱达被这个气味恶心的够呛,靠着心志强忍。

    当涂抹了这些野菜之后,腥气就去了很多,石板导热很差,加热起来也很慢,上面的脂肪一时半会还融化不了,趁着这个当口,朱达将收拾出来不要的各种内脏杂碎都拿到了河边,尽可能撕成小块放进水坑苇草下,用那小一块饼子引来的是食草的鱼,这些鱼杂或许能引来杂食甚至肉食的鱼,那就味道更好,油脂更多了。

    把这个忙完,石板上的鱼油已经化开,脂肪融化的香气和鱼类本身的腥气混合在一起,说不上那么好闻,除了这两个味道之外,还有一股辛香,这味道压下不少腥气。

    朱达把捡来的笔直枯枝在火上燎了燎,将鱼串起,开始在石板上煎,当两面都浸透鱼油之后,再去火堆上烤,就这么反复进行,如果是生手来做这个,鱼很容易烤糊掉,如果是外行人来做这个,鱼现在腥臭根本没有办法入口,他现在是身体很生疏但经验熟练,开始一条鱼煎烤的有些糊,不过还是弄熟了。

    要在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朱达会把这样的鱼直接丢掉,可现在他可顾不得挑剔,甚至都顾不得烫,一口一口的吃个干净,好在要注意鱼刺,不然立刻狼吞虎咽了。

    已经尽可能的做了处理,鱼已经不那么腥了,野葱、野韭菜和野蒜这几种野菜本就有压制腥气,增加辛香的作用,可作用有限,野菜比起本来的葱姜蒜来当然不如。而且这鱼有个最关键的一点,没有盐。

    想要做的美味,需要盐、酱油等等,但保证基本调味,就一定要有盐,这是所有美味的源头,但朱达没有,盐货可是精贵,朱家用得很节省,也就是朱达得病才多加了些,病一好,立刻变淡了,所以这条烤鱼的味道不怎么好吃,鱼本身有鲜味,可也有糊味和腥气。

    但这时候的朱达根本不理会这个,自从苏醒之后,除了养病那几天吃过鸡蛋之外,再没补充过什么蛋白质,每天杂粮也只能将将吃饱,这条烤鱼可是有脂肪,有蛋白质的,有了这个,自己才有底气去锻炼身体,才能练的越来越健壮。

    第一条鱼算是练手,接下来几条是越来越熟练,融化鱼油,将辛香的野菜加入,然后反复煎烤鱼身到熟透,朱达不敢为了口感新鲜之类做个半生熟的,天知道有什么病菌和寄生虫。

    连吃四条鱼,朱达这才算吃饱,他没有停手,将剩下的三条都烘烤完毕,朱达把最大的三条都留下来没吃,他准备带回去给家里人。

    吃饱了和饿肚子就是不一样,吃杂粮吃饱和吃鱼肉吃饱又不一样,而且一直在火堆边上,朱达浑身都被烘的暖和,此时觉得浑身都是力气,不过这时候锻炼身体也来不及了,因为太阳已经偏西,挖坑抓鱼再把鱼煎烤熟,从头到尾都是空手开始,就地取材,花费的时间格外多。

    朱达又去看了看水坑,发现进去两条巴掌大小的小鱼,直接抓出来简单收拾,刮鳞去内脏,然后用剩下的野菜包起,直接丢进火堆,火已经熄灭,用灰烬盖住,把滚烫的石头推到一起,明天来肯定焖熟。

    此时的朱达满心都是成就感,本来有些郁闷迷惘的心情也一扫而空,说起来好笑,想在这个人吃人的时代生存下来,就要学武,想要学武就要有健壮的身体,想要健壮就要吃饱吃好,今天解决了最基本的条件,他看了看河中自由自在的鱼,心情变得更好,这些鱼还能用很久。

    太阳还没有落山,但朱达知道要回去了,再晚回去一些,父母恐怕就要来外面找人了,临走前,他用灰烬擦在三条烤鱼身上,乍一看也看不出什么,虽然捞鱼烤鱼是个小事,但对这个保守封闭的小山村来说,少被人注意到总是好的,免得生出是非。

    走在田间路上,被夕阳余晖洒满全身,朱达心情好到想要飞起,情不自禁的哼起小曲,田里已经没几个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把灰擦在鱼身上看来是白费功夫。

    之所以这么早的回去休息晚饭,是因为大家都不愿意点油灯,更不要说点蜡,这样能省一点,借着天光收拾做饭,天一黑大家早些入睡,明日早起忙碌。

    距离村口还有百余步的时候,朱达看到了父母的身影,父母也看到了他,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父母已经朝着他跑过来,朱达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耳边却听到田里有人吆喝:“张大,你家的羊又跑山里去了?”

    “......土地爷保佑,可千万别丢了......”耳边听着吆喝,父母已经到了跟前,只看到父亲朱石头满脸怒色,扬起手要打下却又迟疑不动,口中怒声说道:“你这兔崽子,不让你学武,你就要跑,你哪来这么大胆子!”

    朱达一愣,就这个当口,母亲朱王氏却冲上来抱住了自己,方才逆光看不清楚,到这时朱达才发现母亲已经哭了,朱王氏紧紧搂住朱达,抽噎着说道:“小达,你要吓死娘吗?你要学武就去学,咱家帮你找师傅,可别不回家啊!”

    说到这里,朱达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敢情父母以为自己负气离家出走,看着怒色下隐藏着关心的父亲,感受着母亲搂抱中蕴含着的慈爱,朱达先是感动,随即哑然失笑,自己苏醒后一直很理性很成人的和父母打交道,却忘了孩童儿女可以耍赖可以撒娇甚至可以要挟。

    看到朱达的笑容,父亲朱石头彻底火了,指着朱达鼻子喝道:“你还有脸笑,都是你娘惯坏了你,今天今天......“话虽然说得狠,那手始终落不下来,

    “爹,娘,我不是要跑,你们这么好,我怎么会跑。”

    “......下次再这样,老子一定揍你!”

    “爹,娘,咱们回家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