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八章 河里有鱼
    第二天,白堡村的村民都比往常早起,实际上,这一夜谁都没有睡好,起来后向北边望去,烽烟已经消失,有好事的出村登高看其他处,发现也很安静,大家这才放心不少。

    “咱们大同有十几万大军,北边又有长城,这可是铁打的江山,鞑子过不来!”有人开始唾沫横飞的装明白。

    朱家早饭就是昨天准备应急的饼子,饼子是杂面和糠麸混在一起做的,口感很差,不过每天正餐都差不多,吃饭时候,朱达的父母一直在交换眼神,末了母亲朱王氏开口说道:“小达,那个向老头不利己,把全家都克死了,据说家里还在闹鬼,你要找他会被鬼怪缠上的。”

    妖魔鬼怪的说法吓唬小孩子有用,可现在的朱达根本不在乎,听到这话,反而在那里忍不住笑,这反应让他父母面面相觑,母亲朱王氏先是嗔怪的说道:“你爹的胆子也不大,你怎么就这大胆子,小达,咱不学武了,晚上回来娘给你下汤面吃。”

    汤面是纯粮食做的,还要加点油盐,对朱家来说,也就是一年三节前后才有机会吃上,得亏现在是收获时间,手里余粮多点,不然就要向外面借粮食了。

    “娘,咱家粮食不多,别为我浪费了,我还是要去学武,那些家丁那么欺负人,又有鞑子要来,学武强身有什么不好。”朱达沉稳说道。

    屋子里顿时安静,朱达的父母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十二岁的少年,一直在村里没怎么出去过,突然说出这么有见识有条理的话来,让人不知所措,也不知如何反驳。

    “你要去折腾就去折腾,家里不管!”父亲朱石头气哼哼的结束了这次说服。

    生气归生气,朱石头临去上田的时候,还是特意叮嘱几句,比如说有什么祸事,记得先往地窖跑,在里面别出声,除了爹娘喊别人谁也不要答应之类。

    “孩子大了!”临出门前,母亲有了这么一句感慨。

    和昨天一样,朱达把家里简单收拾了下,然后出门跑去向老汉家,向家的田地都典给村里人种,向老汉和周青云比村民起得晚些,回来的早些,所以朱达赶得上。

    没等多久,看到向岳向老汉出门,朱达连忙上前跪下,肃声请求说道:“向伯,我想跟你学武!”

    看到朱达出现,向老汉和跟在他后面的周青云都愣了下,向老汉眉头皱起,闷声说道:“我不会武,也教不了你!”说完,迈步从朱达身边绕了过去。

    朱达想到过被拒绝,却没想到这样的回答,而且向老汉向岳说的很真诚,不像是找理由搪塞,背着弓的周青云路过他身边的时候,却蹲下来笑嘻嘻的说道:“我也不会武,你想要学,集市上有那耍猴卖艺的,你可以去学啊!”

    这话朱达也不知道怎么接,只是苦笑相对,要真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到这个时候早该急眼发脾气,朱达却沉得住气,还能笑脸面对,他这反应倒是让周青云错愕,那边向老汉招呼一声,连忙起身跟着走了,朱达注意到,向老汉腰间挎了一把刀,倒是和那天进村家丁的佩刀差不多样式。

    “向伯,明天我还会过来,我一定要和你学本事!”朱达高声喊了句,他也把学武换成学本事,那边向老汉没有理会,周青云回头也没有做鬼脸。

    村子里已经有几个人注意到这边,白堡村这等封闭小村日复一日都是同样的生活,朱达这举动让大家都感觉到有趣新鲜,很有两个探头探脑看热闹的。

    向家一老一少远去,朱达也从地上起身,朝着河边走过去,没学到武艺本事之前,还是先强健身体要紧,不过就凭着一日两餐,杂粮清汤寡水的供应,怕是身体没强壮,反倒是坏了底子。

    朱达这次没有慢跑,只是慢慢走,偶尔弯腰捡几粒别人漏下的麦粒,再不就是朝着没种田的野地里走,时不时的拔起几根野草之类。

    走到河边之后,朱达手里已经有满满一把野草,田里村民看到,都以为是孩子瞎玩,玩一阵就要丢掉,没人在意,可朱达却始终没有丢,到河边在河水里好好清洗了,小心放在石头上的避风处,然后收集干草枯枝,放在岸边干燥地方,并用石块压好,他搜集了足够多,甚至还用石块围了个圈。

    接下来朱达就沿着河边走慢慢走,没走几步就停在一处,先是从周围搬来大小一堆石块,有块扁平近乎石板挑出来丢在岸上,然后用手在河边浅水处挖了个很浅的水坑,又用石头在水坑边缘围了一圈,用大小石块尽可能的围出凸起的边缘,浅水岸边处的水流平缓,也不用担心会冲垮了。

    垒砌完之后,朱达开始用手深挖这个水坑,中心差不多有一尺半的深度之后,朱达又把预备好的小圆石放在水坑里,尽可能的布满坑底。

    这个时节,河水已经很凉了,朱达挖一阵就上岸小跑一段,或者自己动手揉搓双腿,保持身体的温度,村里的孩子一般都是天热的时候才在河边玩,这时候没什么人过来,大人们都在忙碌农活,倒也没什么人来打搅。

    等这些东西做好,朱达又去岸边野地里拔了许多又长又韧的苇草,把这些苇草绑在小石块上,一根根插在坑底,忙了一个多时辰,这也丝毫不轻松,朱达觉得肚子有点空,但也只能忍着了。

    挖出的那个水坑本来很浑浊,河水交流,慢慢变得清澈起来,朱达看了看河流,琢磨片刻,就从怀里掏出一小块饼子,这可是他从早饭剩下来的,朱达又去采摘来的那堆野草跟前,翻检几下,拿出十几根揉碎,把草屑和汁液涂到饼子上,然后又是揉碎充分混合,接下来将饼子和野草的碎屑分为两份,一份洒在水坑周围,一份放入水坑里,这些碎屑都被苇草拦住,在坑内沉浮。

    朱达这才离开水,蹦跳一阵,尽可能甩落水珠,然后用上衣将水擦干,水很凉,身体很弱,他不得不做,但在做的同时,也要尽可能的避免感冒,在这个时代,感冒可是会死人的。

    接下来不管有没有饥饿的感觉,朱达向着村子开始慢跑,这个锻炼无关,而是要保持身体的温度,免得着凉。

    到家之后,朱达直接奔灶台而去,在灶坑的灰烬里埋着一根树枝,他把树枝抽出来,树枝前端已经烧红了,但没有明火,这年头要起火生火不易,家里的火种都在灰烬里埋着,等到做饭烧水的时候拨开加入引火料和柴草,用完了再埋起,周而复始,朱达就是这么借火。

    来回折腾,朱达的身体和衣服已经干燥了,他回河边的路上,一直吹着树枝,生怕那炭火前段熄灭。

    等到了岸边,朱达拿着树枝先去压着干草枯枝那边,将树枝炭火前段伸进去,没过多久,里面就有烟冒出来,再一会,明火燃起,朱达连忙添加枯枝,火已经烧起来了,他有找了根二指粗的枯枝放在火堆里。

    把这些做完,朱达向那个水坑走去,一来一回,折腾火种,小半个时辰也是过去,按照当年的经验,该有收获了,慢慢靠近过去,朱达禁不住放轻呼吸,居然有些紧张了。

    有鱼!水坑里有几条鱼!

    在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野外旅行、荒野生存的知识已经很完备很系统,专业人员和穷极无聊人士不断的尝试和拓展,得出了系统的经验和方法,明明是物资充沛的现代社会,却模仿原始社会的条件去生活,这种基于不安全感而产生的知识带来了很多乐趣,但只有暴力机构才有实际用途。

    朱达当年学习这些,一方面是自己心底的不安全感,一方面则是兴趣,但他也从未想到,那些知识会用在这里,而且就是为了吃饱肚子,为了补充蛋白质。

    当年人类没有开发利用,没有涉足的地方极少,各处的动物都已经对人恐惧万分,早就养成了一些本能和习惯,比如说躲开人和见人就跑,很多河流里都见不到大鱼,很多水系的鱼类轻易不会被钓到抓到。

    水中挖坑埋草抓鱼的手段,是朱达当年一位驴友前辈传授,不过当时也说明,这法子只能用在人迹罕至之处,而且成功几率不高,要知道当年的人迹罕至之处去的人也不算少了。

    可这个时代不同,山陕北部的百姓甚至没有吃鱼的习惯,朱达记得很清楚,延绥、榆林一带民间吃鱼是不去内脏,直接放在小米粥里煮,味道可想而知。

    没有人吃,没有人捞,河中鱼自然长得肥大,没有天敌威胁,自然对那些诱鱼抓鱼的手段没有任何防备的本能,这个捕鱼的陷阱自然就能发挥最大的效果。

    朱达兴奋起来,脱了衣服蹚水靠近水坑,伸手进去抓鱼向着岸上丢,一条,两条,越抓越是兴奋,他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来这个时代之后第一次喜悦畅快,这是收获的快乐,这一条条鱼,都是蛋白质,都是营养,都是自己强身健体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