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七章 乱纷纷
    “鞑子来了!”

    听到这声喊之后,村外田里先是安静一下,随即炸开了锅,每个人都放下手里的农具家什,向着村里跑去,有良心的会喊一声自家孩子,大多数的都是不管不顾,有人甚至哭了出来。

    朱达饿着肚子跑不动,连忙走到路边田中,生怕被村民撞倒踩踏,跑过去的人倒是有好心的,吆喝着“快回村去”,朱达只是哭笑不得的点头。

    没过一会,朱达就看到了自家父母,他正好在这个方向上,父亲朱石头和母亲朱王氏都跑的跌跌撞撞,路过朱达身边的时候,朱石头已经急了,连忙去拽朱达,那边朱王氏一个踉跄,却是趴在路上,后面正有十几个人跑过来,眼看就要踩上。

    “爹,先把娘扶起来!”朱达这下可站不住,连忙上前。

    朱王氏在那里摆手,满脸决绝的冲着朱石头喊道:“先别管我,把孩子带回去!”

    眼见着后面人越来越近,朱石头已经准备听朱王氏的话动手,朱达却急了,顾不得什么礼数,冲着朱石头喊道:“爹,就算有鞑子来,距离咱们起码大几十里,几个时辰过不来,急有什么用,先把我娘拽回来,别被那些疯子踩着!”

    他这尖声大喊让朱石头清醒了过来,连忙和朱达一起,七手八脚的把朱王氏搀扶起来,离开了路中央,眼见着后面有人摔倒在地,没人理会,被踩了七八脚,还被农具带了几下,躺在地上痛嚎。

    “望山跑死马,今儿天晴有风,看那烟柱模样,还远着呢,咱们不着急!”朱达解释了两句,当年野外旅游,这等眺望测距是个很基础的技能。

    烽燧,烽火台,点燃烽火示警,那么敌人还在北边,也就是说即便鞑子真来了,和这边其实距离远超过大几十里,留给村民反应的时间更多,不过这个分析朱达就不会说出来了。

    一家三口站在路边,先把气喘匀了,朱石头略微犹豫,还是回去把丢在田里的农具捡起,这才向家里走去。

    村子里有哭喊,有闹腾,但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人向外跑,家家都是忙碌不停,距离晚饭还有段时间,可居然有烹饪的香味飘荡,这让朱达很是纳闷。

    “家里的,先把粮食弄出来,都做成饼子,备着逃难躲避的时候吃!”听到父亲朱石头的吆喝,朱达明白外面香味的来源了。

    帮着朱王氏倒腾出粮食,朱石头拽着朱达来到了堆放粮食的偏房,这里一半堆着粮食,一半堆着杂物,朱石头清理开杂物,却看到一根木棍横在地上,上前抓住木棍,发现有绳索和地面相连,略微活动几下,向上一拽,居然是个盖子,木板上面都是泥土,看起来有段日子没有打开,木板上的泥土和地面都已经混为一体,能看出木盖下面是个地窖。

    “小达,要是有贼人和鞑子过来,你要是来不及跑,就进这个地窖,进去后千万记得把盖子盖上,盖上后还要晃一晃,然后不管外面什么动静都别出来,直到安静了再说,明白吗?一定要记住了!”朱石头郑重其事的嘱咐说道,朱达连忙点头。

    这昏暗破陋的库房,地窖盖子和地面几乎一体,盖上后晃动下则是让痕迹模糊些,这很容易就能想明白。

    嘱咐完后,朱石头拽着朱达一起忙碌,把家里仅有的三个瓦罐清理出两个,朱王氏一边做饼子一边烧水,烧出一锅水就盛在瓦罐里,然后抬到地窖里,地窖气味居然不怎么难闻,仔细观察能看到通风孔道,更让朱达惊讶的是,地窖里居然还有个不大的水缸。

    对于村民来说,水缸已经是颇为贵重的财产,没曾想这个许久没有打开的地窖里也有,简单清理之后,就开始向着水缸里灌水,那朱石头边灌水边说道:“真要出啥事,你跟着爹娘就好,咱们先向山里跑,实在跑不了了,再进这个地窖,你也不用害怕,你爷爷,你祖爷爷,这么一代代的都过来了。“

    朱达听得很专心,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十二年的人生中父母也从来没有说过,让他惊讶的是父亲朱石头的表情,很无奈,很平静,只是说到后来,朱石头叹了口气:“太平了十年,还以为不会闹灾了!”

    父亲很平静,实际上整个村子很平静,在田地里的慌乱是一回事,进村之后,似乎每家人都知道该怎么做,想必每家都有地窖,每家都有进山逃难的准备。

    到这个时候朱达再次确认自己的判断,这的确是个人吃人的时代,虎狼不只是老爷们的家丁,还有草原上的蒙古部落,不光是他意识到这是个人吃人,朝不保夕的时代,所有人可能都知道,只不过大家已经麻木,已经习惯了。

    北边升起的烽火烟柱很快就消失了,可没有准确消息过来,大家依旧提心吊胆,到临近天黑,有人敲锣集合大伙去李总旗家门口那边,大家忙碌慌乱了整个下午,到现在多少镇定了些。

    白堡村百余户人家,大几百号人丁,朱家这种算是人口少的,本来孩童没必要过去,但朱达跟着父母一定要去,也没人拦阻。

    李总旗家宅院四周很是宽敞,朱家三口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到了,早晨离村的向老汉和周青云也在,相比于惊慌迷惘的村民们,这一老一少最是冷静。

    站在几块石头上的李总旗李纪脸上也有些许不知所措,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很清楚,这让大家更是心里没底。

    “人都到齐了,乡亲们不要担心,那烽火台离咱们好远,有事也牵扯不到咱们这里,再说了,要是鞑子过来,那烽火会一道道点燃,最近的离咱们这边才五里,现在既然没有,那就是鞑子被打跑了,大伙该忙什么忙什么,别误了农时。”

    李总旗是村子里的头面人物,说起来就是村正庄头一流的人物,被认为是见过世面的,算是个主心骨,他这么说很多人都是松了口气,嗡嗡嗡的议论声也跟着响起。

    “大家要是不放心,就各家出人放哨,有什么事就敲锣吆喝,其他人就别瞎操心,回去好好歇着,晒粮交租都得要力气忙活,上面催的紧啊!”

    李总旗颇有计划,他侃侃而谈,村民的心思也愈发安定,不过朱达却注意到一件事,这李总旗每说几句都要看下向老汉向岳那边,然后才会继续,看来这些话都是那向老汉教的,也只有上过战场,见过世面的向老汉才会有这样具体的判断。

    人心安定之后,村子里的气氛变得和缓下来,对于出村放哨的事情也开始推三阻四,更多的人则是出村去收拾农具,很多人急火火跑回来的时候农具和粮食都丢在田里。

    折腾到现在,朱达的肚子咕咕作响,刚才精神上的冲击,奔跑忙碌,倒是让他忽略了饥饿的感觉,到现在却是变本加厉的难受起来。

    晚饭很快弄好,此时的气氛和劫后余生很像,一家人倒是格外放松,父亲朱石头还夸了朱达几句:“咱家孩子就是聪明,别人慌张张的,小达却能看明白。”

    说完这个,又是感慨说道:“咱们大同是铁打的地方,鞑子进不来的,这太平日子都有十年了,肯定是有神佛保佑的,咱们怕什么!”

    朱达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心中感慨,人总会下意识的避开那些解决不了的困难,如果没办法,就装作他不存在,古往今来都没区别。

    吃完自己那碗,朱达还有点不满足,一旦加大运动量,对食物的需求也跟着增加,不过他没有要,因为朱达知道,再添饭父母会满足他,但父母会挨饿,他们忙碌了一天农活,同样要吃饱补充。

    “爹,今天我去找那向伯学武,但向伯没有答应,明天爹能不能陪着孩儿一起去,这样更有把握些!”吃完之后,朱达就提出了要求,今天烽火燃起,全村惊慌紧张,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是坏事,这证明了学武的必要性,所以这时提出,父母答应的可能很大,有长辈成人出面,也更有把握。

    听到朱达的请求,父亲朱石头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手在饭桌上拍了下,不耐烦的说道:“刚夸你聪明,你倒是有主意了,还去找那个向老汉,他家闹鬼的你知道不知道,他手上有人命,断子绝孙,连觉都睡不好,你知道不知道,你想到老了和他一样吗?”

    这回答也是意料中的一种,朱达只是觉得无奈,没曾想这种类似成人的表情让朱石头更怒:“学武干什么,和人争强好胜,不会武你还能做个本份老实,被人欺负忍一忍就过去了,会武了你还能忍住,肯定会和人硬顶出头,肯定要惹祸,咱们家就你这么一根独苗,有个好歹怎么办啊!”

    “.......爹,我一定要去学武!”

    “你要学就自己去学,家里不管,看谁教你,那向老汉也不会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