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章 新开始
    ......自幼在福利院长大,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没有被人领养,好在那时候公办福利机构还算完备,治病读书都被公费负担着,在福利院里多数孩子都活得浑噩,自己则是知道上进的少数......

    ......在高考前一年,自己的慢性病痊愈了,复习和高考都很顺利,考进一所还过得去的大学,学的是食品加工,大学成绩一般,没有机会恋爱,毕业后进了一家公司,继续平淡无奇的生活......

    ......或许因为当年童年的封闭压抑,或许因为当年的病弱,自己工作后很喜欢野外旅行,开拓视野,强身健体......

    .......和几个驴友去大同远郊爬山,一位朋友脚滑了下,自己过去帮忙,机缘巧合,朋友没事,自己却从海拔几百米的悬崖上摔了下去.......

    ......不对,不对,自己是大同城西南白堡村的一个十二岁岁男孩,前几天着了风寒,昏昏沉沉的起不来床,怎么会做这样荒唐的梦,在梦里活了二十多年,从小到大,还有那么多奇奇怪怪,却无比吸引人的玩意......

    .......不对,不对,自己是贸易公司的职员,自己喜欢旅游,自己喜欢享受生活,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对方也对自己有好感,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会死掉,怎么会有这样的幻觉,幻想自己在古代北方的一个村子长大,和父母过着半饥半饱的贫苦生活......

    .......原来我是有父母的吗?不对,不对,这一定是幻觉.......

    .......天天吃饱穿暖的日子真好,不对,不对,这一定是魔怔了.......

    朱达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脸都是冷汗,眼神茫然,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朱达,我是朱达,我是......”

    任谁此时此处看到朱达,都会觉得他魔怔了,一个躺在土炕上的瘦弱少年,自言自语不说,还用手摸索自己,从脸到脚,没有放过一处。

    可随着这不停的自言自语和自我摸索,朱达茫然的眼神渐渐变得凝聚,脸上浮现出似哭似笑的表情。

    “这不是梦吗?那二十多年恐怕也不是梦......真是有趣,在那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我也叫朱达......我就是朱达,我还活着!”他的语气愈发坚定。

    当明确了“我是谁”之后,朱达的心境已经沉静许多,惶恐和迷惘的情绪仍有,可他已经有余暇去观察和回忆。

    房间光线很差,没什么陈设,味道并不怎么好闻,标准的贫苦百姓住处,对这些朱达当然不陌生,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年,可婴儿孩童浑浑噩噩,即便看到听到也未必有什么具体的概念,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朱达坐在床上,披着满是布丁的棉被,扫视着不大的屋子,原本最吸引他的是放着饭菜的木桌,可现在朱达却看向了窗边角落,那边横躺着一根长矛,矛头已经锈蚀,矛杆也有虫蛀的痕迹......

    自家是军户出身,这白堡村实际上是大同卫的一个百户堡,日子久了,百户堡变成了白堡村,在这里的住户家家都是军户,人人种着一份卫所的军田,说是为国屯垦,实际上是为千户老爷和指挥大老爷们做奴工佃户。

    这是哪一年来着?对了,应该是大明嘉靖年间,嘉靖皇帝应该当皇帝没多久,朱达恍惚听人说过。

    父母的聊天,村子里其他人的谈论,都包含各种各样的信息,孩子们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听到也不会注意,但现在的朱达却一下子明白了好多。

    原来自己在大明嘉靖年间的边镇,朱达突然间后悔那个人生没有好好学历史,自己知道大明,知道嘉靖,知道大同市,可这些谁都知道,这个时代的人也知道,只要多知道一点,哪怕是一点点,或许都可以改变人生,起码能有更好的生活。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细听还能听到妇人的抽泣以及男人的叹气,神游天外的朱达被惊动,他想要躺好装睡,可直到这个时候朱达才意识到自己病的多重,浑身酸痛没有一点力气,只能慢慢蹭回去,眼见着来不及,他索性僵在那里不动了。

    “儿啊,你.....你活.....你好了!”屋门被推开,看到坐在床上的朱达,他母亲的声音都激动的变了调,朱达的父亲也惊呆在那里,手中的白布掉落在地。

    在这个时代,伤寒对穷苦人家来说,是要命的大病,父亲手中的那块白布怕是用来给自己裹尸的,父亲母亲都以为自己必死了,或许就是在濒死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梦,才会有多出来那二十多年的人生......

    朱达没有纠缠这些,他半是亲切半是陌生的看着面前的父母,父亲朱石头,母亲朱王氏,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却像是四十岁的人,他们身上有着穷苦人的一切特征,神态木然,似乎已经习惯了苦难,但现在两人脸上都有惊喜,不可思议的惊喜。

    这是自己的父母......爹娘吗?家庭的亲情,血脉相连的关心,朱达对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他孤独一身,而现在,十二岁的朱达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根本不需要感悟。

    “娘、爹......”朱达沙哑着嗓子喊出来,才叫了两个字,就觉得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自己有家了,这种感觉真好。

    朱达的声音让朱石头和朱王氏反应了过来,母亲朱王氏急忙就要上前,刚举步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她身边的父亲朱石头没伸手搀扶,而是斜靠在门框上,“死而复生”的巨大惊喜冲击,让两个人几乎经受不住,举止失措。

    母亲朱王氏稳住身体,连忙快走两步到土炕跟前,把朱达按下去,手忙脚乱的将那被褥盖好,又把边角塞紧,转头对丈夫喊道:“快关上门,别让达儿受了风!”说得磕磕绊绊,声音尖利,更不要说眼泪流淌,可朱王氏顾不得擦拭,只在那里捧着朱达脸庞细看,边哭变笑,激动非常。

    那边父亲朱石头颤抖着手关门,深吸了口气,这才走到跟前查看。独子朱达前几日受凉着了风寒,很快就发烧昏迷不醒,借钱请郎中抓药都没办法,昨晚眼见着连胡话都不说了,呼吸变弱,到早晨甚至已经消失。撕心裂肺的哭过后,两人出去借了几尺白布,准备给孩子简单装裹起来埋了,没想到“死而复生”。

    重病濒死甚至假死然后恢复的事例不少,但也有耳闻,在这个当口,朱家夫妇哪有什么奇怪的心思,只是巨大的激动和惊喜。看到依旧虚弱却明显恢复的独苗,两人震惊感慨,母亲朱王氏端详着朱达,情绪控制不住,父亲朱石头同样如此,不住的擦拭眼睛,不住的笑。

    朱达身体虚弱,思想却很活跃,这种亲情和关爱他很陌生,那二十余年的人生未曾感受,这十年的人生若有若无,他很快就沉浸在这种被关怀关爱和牵挂的感觉中,本来心态已不是孩童,可此时却跟着父母惊喜感慨激动,只觉得人生缺憾的地方被补全,泪水流个不停。

    一家三口边哭边笑,朱达却在回忆另一段人生,当自己看到同事同学亲情流露的时候,总觉得心口绞痛,下意识的避开,晚上则是失眠。现在看着眼前欣喜无限,对自己嘘寒问暖,激动的手足无措的父母二人,朱达的心情高昂起来,自己不是一个人了,自己有父母和家了,真好!真好!

    朱达终于傻笑了出来,看到自己儿子笑了,朱石头和朱王氏先是愣了愣,也抹着眼泪笑了,全家都哈哈笑了出来。

    在这情绪激荡中,朱达隐约想到一件事,自家姓朱,现在是大明,这好像有什么联系,不过这念头随即被他抛到脑后,心中激动感慨,沉浸父母亲爱之中,谁还顾得上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