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零一章 此为基业 铁律无奈
    确定没有泄密之后,朱达松了口气,也大概明白众人为什么改变感受,杀人多了,身上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在改变,一个人掩盖隐藏的再好,也没办法阻止别人的本能和潜意识,不过他对这样的改变并不紧张,更谈不上反感,因为这样可以更有效的发出命令,执行那些规则。

    走出加工腌蛋的那个院子之后,会路过一片开阔的货场,在这里视野略好些,能看到北边和西边的烽烟,朱达瞥了眼后没有在意,现如今也不会有什么人在意了,三年前大家还有些紧张,现在都是漠然和麻木,按照商队带回来的消息,边墙和关口已经被鞑子打破几次了,但都没有太过深入,就被官军赶了出去,不过也有人危言耸听的讲,鞑子已经冲进来几十次,只不过官府隐瞒不报而已。

    这些军情军报并没有影响到怀仁县和大同左卫的生活,这边相对于大明是边镇,可在大同却算是腹地了,那些军报再怎么惊人都是距离很远的事情,毕竟北边还是照常来商队,甚至还有蒙古人的队伍,要真是有乱子,谁还敢做什么生意,这不是一切照常吗?

    这方圆百余里的地方,恐怕只有河边新村对这个才重视,朱达看了眼烽烟,又是叮嘱说道:“地道一定要勤着维护,每隔几天就要叫着大伙一起练疏散,千万别懈怠了,干活要紧,活命也要紧,明白吗?”

    几个人习惯性的点头,邓开笑哈哈的说道:“朱少爷也不用担心,边墙那些孬种看到个兔子也要把烽火点起来,前些日子我去怀仁县办差,县城里面都没咱们这么紧张。”

    听到这话,一直很温和的朱达神情肃然,闷声说道:“县城有城墙,鞑子打不破城墙,可咱们这边有什么,就算把土围子修起来,又能挡住多久,咱们又能修出什么样的围子来,要是来了贼匪怎么办?大伙能挡得住?这些坛坛罐罐的可以再置办,好不容易练出来的人手没了,他们家里父母妻儿怎么办?”

    这一叠声的问题让邓开哑口无言,等朱达停住不说了才低声嘟囔道:“这么太平的年景......”

    话没说完,朱达立刻瞪了过来,几位成人连同李应下意识的低头,那邓开甚至把头扭过去,不敢对视。

    接下来去的院子里倒是简单,都是些半大孩子甚至是孩童在忙碌,他们所做的就是把各种食物材料清理干净,有的是鸡鸭蛋,有的是干菜之类的土产。

    少男少女和孩童们一刻不停的辛苦着,边上则是有婆娘领着盯着,稍有不对就是喝骂,手里拿着的柳枝也不是吓唬人用的,时不时的就上前抽打。

    忙碌的孩子们满头汗水,很害怕管事的婆姨,朱达他们进来后,甚至连抬头好奇的看看都不敢。

    在那二十余年里,无论农村城市,只要不是太极端的地方和环境,孩童们总归有个过得去的童年,如果是他们在做这样的劳动,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会问责体制,兔死狐悲的家长们会表现出愤怒,国家机器也会认真的追查,在那个时代,这对这个年纪的男孩女孩们的确是个摧残,的确让他们丧失了童年和学习知识的机会,但在这个时代,每个家庭甚至每个孩童本身都感谢这样的辛苦.....

    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让孩子们能自食其力,不必消耗家里的存粮,有人教他们手艺和规矩,不再到处疯跑疯玩,担心上山下河出什么危险,或者被拐子或者混账残害,就连孩子们自己都很高兴,能吃饱了,能吃些油盐。

    当温饱都满足不了的时候,就没那么多人道主义的关怀了,生死才是最要紧的,谁做到了这个,谁就是大善人。

    不过朱达在这里比其他处更轻松些,而且是发自内心的轻松,在离开前扬声说道:“明天中午加餐,一人一个蛋,不能带回家,吃完了才行。”

    说完这句之后,辛苦劳作的少男少女欢呼一片,管事的婆姨也不好训斥,只在那里彼此说道:“这些崽子们真是有福,遇到了朱少爷这样的大善人!”

    朱达一行人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对儿童和少年的关爱,是人本能的一种,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谁都愿意这么做。

    出了这个院子之后,却是一片空地,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边和另一个院子的间隔很大,中间的横竖道路格外的“宽”,就和空地货场没什么区别。

    “小达,那里味道不好闻,又是脏污地方,别去看了吧?”朱达的父亲开口说道,其他人都是赞同的点头,看什么不看什么,在这样类似“检查”的场合下,也只有朱石头有这个资格。

    朱达笑着摇摇头,开口说道:“没事,无非就是鸡鸭血的味道,我受得了。”

    听他说这句,大家都苦笑着点头,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不是不想让朱达去,而是大家不想去。

    倒是站在边上的邓开低声嘟囔了句“人血都见得多了,鸡鸭血算个什么”,说话的声音小,没有人能听到。

    盐栈护卫骑士出身的,少不得在厮杀场上滚过二十年,刀尖舔血搏命,对很多细节他们自然能感觉的到。

    出了这个院子后,尽管还在空地上站着,可气味已经有些古怪了,有香气也有腥臭气,边上的周青云拿手在鼻子上捂了捂,然后皱眉放下手,朱达和其他人都是满脸笑容的向前走。

    “大家例钱和分红都不少,想吃什么就从店里买,别占这边的便宜,那些鸡鸭杂碎和风鸡腊鸭什么的没几个钱,这样的便宜占了不会得什么实惠,只会让下面做事的劳力们看不起,几位也不要嫌我絮叨,我知道大家都很规矩,我就是提醒一句。”朱达看似无意的絮叨说道。

    “那是,那是!”

    “还用小达你说,大伙都知道分寸。”

    “谁也不会贪这口。”

    朱达身边人七嘴八舌的说道,朱石头倒是坦然,李家父子两个也好,那邓开却在干笑。

    这些鸡鸭肉制品自然不是什么无上美味,可味道不差,又是肉食,对于物资匮乏的乡下来说很吸引人,在一开始,劳力们的偷拿很让人头疼,用皮鞭板子和罚款抄家整治之后才纠正过来,下面管住了,上面的也管不住手,毕竟这是口肉,在大同地面上,地主家也是缺油缺肉的。

    邓开自从来到白堡村做事之后,就不像从前那么警醒谨慎了,喜欢喝几口酒,这下酒菜就是用这边的东西找补了。

    朱达倒不是心疼这些东西,而是规矩好不容易立起来,如果放纵不管,很容易就这么乱下去,不过这个事,也只能这么提醒下。

    接下来要去那院子是屠杀鸡鸭的地方,外面送来的鸡鸭都在这里屠宰去毛分割,然后分门别类送到其他院子去,朱达本来想把这些院子称作“车间”,可总觉得别扭,后来也就算了。

    “生病的鸡鸭一定不能下锅,不能给人吃,也不能给猫狗吃,一律埋起来,闹起疫病来,谁也担不起!”朱达说这个的时候,当真是疾言厉色,他每次说起这个都是严厉非常。

    不过这个强调的背后同样很无奈,即便是朱达的父母都觉得他这么要求太忘本,“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这么浪费”,不止一个人这么说,甚至有老人满不在乎的说“吃坏了也没啥,反正都要死了......”。

    尽管每次都这么强调,可根本是屡禁不绝,朱达所能控制的,只是不要影响到这边的生意,也不要影响到劳力的健康。

    鸡鸭屠宰处理的场院里人反而不多,屠宰和分割甚至拔毛都需要一定技能,在这边劳作的大部分是壮汉,少部分妇人也很健硕,比起其他场院的劳力来,他们健康状况都很不错,毕竟这个时代能称得上壮实的人并不多,对应着健康情况,比起其他场院来,他们的工钱也是最高的。

    朱达在这边检查的最仔细,跟着他的每个人也是如临大敌的对待,可结果却是最好的,连小毛病都不多,按说这屠宰分割的地方杂碎最多,血肉羽毛之类的垃圾更难处理,按照朱达的“食品卫生”要求,能被挑的错处肯定不少,之所以这边没什么问题,是因为这边的要求一直是最严格的,而且这里的劳力都是带着技艺来的,他们是更纯粹的被雇佣关系,觉悟和自觉也就更好,加上李总旗父子和邓开盯得很严,所以才有这样的好结果。

    “这里不错,比别处都要好。”

    “那次出事,浪费了那么多肉,白瞎了银钱,大家都是心疼,谁还敢再出岔子!”邓开闷声说道。

    能让大家自觉起来的,也就是惨痛或者说“肉疼”的教训了,在场的几个人,包括家境稍好的李总旗父子在内,都说不上经历过什么好日子,自然也就见不得浪费,尽管大头损失不在自家身上,可还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