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九十七章 河边新村 上下尊卑
    “......这边的出产都送到郑家集那里,腌蛋、风鸡和腊鸭,各种卤货,还有这鸭绒的被服,都成了这怀仁县郑家集的特产,现在已经有不少客商特地绕路去那边采买,那么多南下北上的客商汇聚,他们之间就不做生意吗?郑家集就不能做做转手对缝的买卖,那客栈和货场就不是生意?饭铺赌场和青楼就不是生意吗?也不怪魏兄弟你不知道,为兄我路过几次之后,特意放了人在哪里才弄清楚,小莫,你说说你看到的.....”

    路姓商人长篇大论之后,又点名让自己的护卫解说,那背刀的护卫连忙说道:“回老爷的话,现在怀仁临近各县各卫所,都有朝着郑家集贩运鸡鸭蛋的,有的还是腌好的,但根本卖不上价钱,也很不容易卖出去,都低价给了达川商行,这商行坐地收进卖出,也是细水长流的生意,最近又在做活鸡活鸭了。”

    魏姓的商人听出门道来了,在那里感慨说道:“也不怪别人只认达川商行,在他家买东西就是熨帖,腌蛋是煮熟的,还用草给你绑好,不怕路上颠簸,也不会脏了。”

    他说到这里,路姓商人也笑着说道:“还有一桩,咱们自己去买,十个蛋里保不齐有两三个坏的,若是不谨慎,遇到那黑心的角色,五个坏的都有可能,可外面都是蛋壳包着,你也看不出来怎地,但你在这达川商行买的,买十个差不多全是好的,买一百个里面有一两个坏的,他们家还包换,其他货物也是如此,买的让人放心。”

    “了不起,真的是了不起,能在这常见的鸡鸭上做生意做出这么多花样,更难得的是自造商机,让区区的乡间市集变成了商路枢纽,这是了不起。”

    “但魏兄弟你刚才说得倒是没差,这小地方的人见识浅了,他们以为外人不知道,所以在自吹自擂,照我看,这一切恐怕都是那秀才秦川的谋划和主意。”

    “秀才?秦川?就是商号里的那个大东家?消息不是说都是这村里一个小子出的主意吗?”

    这问答让那路姓商人失笑,指着河边的“新村”说道:“你看河边这布置,再想想刚才为兄所说的那个套路,能是个村里小子出的主意吗?”

    魏姓商人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满脸都是赞叹,连连说道:“读书人心思就是多,藏拙,这就是藏拙啊!”

    “那秀才为兄安排人查过,原来却是本地武家的师爷,帮着那人把私盐做出了好大的生意,当时也是用私盐做引子,引来南下北上的商户和他做生意,你细想下,是不是和现在的规程很像,也难为他一个读书人,居然连农家手艺都这么明白。”

    “这么一想就通了,真是人才,真是点石成金的本事,路兄,这样的人才何不请进来,能有这样的谋划,就算给些干股都值。”那魏姓商人也开始认真讨论了。

    听到他的话,路姓商人忍不住苦笑摇头,颇有些郁闷的说道:“这等经商的奇才,为兄又怎么会放过,可一去打听才知道,这秀才一心仕途,今年就要去太原乡试了。”

    “那的确没什么办法,做出这样的生意,想必是不缺钱的,又是一门心思科举求官,且看他上辈子的福禄如何了,这天底下的人才,最后都是走了这条路啊!”

    主仆五人说到这里倒都是放松下来,那路姓商人的解说也是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几个人嘻嘻哈哈的向着车马停靠处走去,到那里之后,少不得也要感慨一句“那秦秀才还真是有才,停驻车马的地方也弄得规整。”

    已经走进“河边新村”的朱达自然不知道身后的议论,当年白堡村来个外人就会让村民围观好奇,现在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来来往往的商户这么多,也顾不上这么几个。

    河边那片建筑,外面看着像是村落,走进去才发现不同,分明是一片片仓库和货场的聚合。

    距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气味都不好闻,更不要说里面,活禽、腌渍、烹饪和煮制烘烤羽绒的味道夹杂在一起,不适应的人都觉得无法呼吸,如果单是这个还好,还有耳边嘈杂的声音,能听到鸡鸭的鸣叫,人的吆喝,还有水磨转动的噪音,甚至还有牛马等大牲口的嘶鸣,纷乱喧闹,会让人心浮气躁。

    朱达和周青云又是皱眉,其他人虽然适应这样的环境,表情却没有先前那般轻松,反倒变得紧张起来,没走几步,李总旗的长子李应和一名四十多岁的壮汉跑了过来,李应没什么变化,略高壮了写,那四十多岁的壮汉也不是生人,却是当年盐栈的骑马邓姓护卫,和朱达以及向伯打过几次交道的,现在看倒是比当年略有些发福,不是那么精壮了。

    看着他们过来,朱石头没有说话,总旗李纪却皱起了眉头,不客气的训斥说道:“你不盯着你那一摊,跑过来作甚。”

    训完自家儿子,李纪又是对那邓姓汉子点点头,也不怎么客气的说道:“邓开,咱们俩差不多年纪,你怎么和小孩子一样。”

    被他训斥之后的李应有些畏缩,壮汉邓开倒不怎么在意,嘿嘿笑着说道:“朱公子来到这边,我和小应还是要过来看看,公子爷要是挑什么毛病,咱们大伙当面问清楚了赶紧改。”

    邓开态度很是混不吝,李总旗说不出什么,朱达只在那里摇头,哭笑不得的说道:“邓叔,你和向伯平辈论交,叫我公子,还加个爷字,这不是折煞我吗?喊朱达,喊小达,这不是挺好。”

    “规矩还是要立起来,要不是这辈分在,大伙该叫你老爷的!”说到这里,邓开倒是严肃起来,其他人也都是点头赞同,朱石头则是笑容满面。

    朱达苦笑着又是摇头,在场众人,除了周青云和李应之外,其他人都是长辈身份,很多话只能接着,反驳就有些不妥了,他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摆手说道:“既然来了,咱们还是老规矩,走一处看一处,有什么我都说出来,大家自己人,都不要见怪。”

    这话说出口之后,朱达身边几人,除了周青云之外,连朱石头都算在内,各个神情绷紧,紧张起来的神情中,还夹杂着些许忐忑,那邓开嘴里嘟囔了句“这是真老爷!”,大家都是听到,可没人在意。

    朱达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眼神却变得认真锐利,他身旁的周青云脸上露出几分无聊,向后退了退,让其他人离朱达更近些。

    “从村里过来,一路见不到什么脏污东西了,路面也都硬实,排水沟也都清理过,这挑不出太多毛病。”

    朱石头、李总旗父子还有那邓开听到朱达的话之后,彼此看了看,李总旗松了口气,其他人还没有放松。

    众人继续向前走去,朱达理所当然的走在了前面,边走边看着四周,几个人很在意他的目光所向,朱达看那里,他们也跟着看过去。

    “这次的边角都打扫干净了,你们不要觉得我絮烦,外人看不到,自家人可能也看不到,可边角你不督促着打扫,大家就会松懈下来,慢慢的,路面也不干净了。”

    朱达领着众人在“新村”的路上走了一圈,和白堡村以及下马村的规制不同,那两个百户村子都是每户人家一个宅院,许多小宅院加上外面的土围构成了整个村子,而这新村是一个个大院子组成的,每个大院子都比白堡村小不了太多,院子和院子间的道路也十分的宽,两辆大车并行很轻松。

    路是砂石路,任谁都能看得出经常修缮铺垫,大同这边虽说干燥,可夏秋的风雨也不小,保持路面平整就得不停的查看和垫土,院墙也规整,虽说用的是土坯垒墙,可外面刷了白灰水,看着就爽利。

    院子之间有道路,可大院的距离却不仅是道路的宽度,院墙外有丈余的空地,空地和道路相连,有的空地上种着菜,有的则是堆放着货物。

    在这个时候,不管菜地还是货堆那边都见不到什么人,道路上也少见行人车马,朱达一干人看着道路显得安静,可耳边却很是嘈杂,又从院子里传来的,也有从更远的方向传来的。

    他们走得不快,但每走一炷香的工夫,就有三个拎着长棍的青壮并排走过来,看到朱达们后,连忙躬身问好,还有人向李总旗和那邓开说声“无事”。

    走了一圈之后,朱达一干人到了“新村”的西边,和村内的安静不同,村外就喧闹许多了,有牛马大车停在村外空地上,有人守在车边点数,也有人朝着车上搬运货物,倒是少见木箱之类,偶尔有被草编套着的罐子,草编的包裹甚至箱子最多。

    除了牛马大车装运货物之外,在一侧还有个不小的门面,很像郑家集临街的店铺规制,在门前很多人排着长队,门外的空地上有些拥挤,但很有秩序,有人出来后背着筐离开,也有人把货物放在驴背上,还有人推着小车,更多的则是送货过来,拿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