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九十六章 乡野闲谈 何足挂齿
    李总旗说得兴奋,声音渐渐大起来,说这个也不需要什么忌讳,周围人也听得清楚,本村和邻村的都是上前见礼问候,外来的则是不然。

    此时在路边正站着五人,三人是仆役伴当的打扮,其中一人背着朴刀,另外两人则是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身穿绸面员外袍,袍服下摆却将将过膝,内里则是颇为合身的棉布短衫。

    员外袍是富贵人物的外衣,讲究的是下摆及踝,短衫则是武弁和手艺人的打扮,这等配搭很是古怪,可大明边地的军民们却司空见惯,边商大都是如此打扮。

    边贸有重利,边商豪富,不过这边贸却比别的生意辛苦许多,来往大明边塞关卡,乘车骑马不停,风餐露宿常见,住店休息却不易,更不要说马贼盗匪、野兽风雪之类,在这般情形下,舒适悠闲是万万不能的,想要应对商路上的各种情况,也就不能太讲究气派体面。

    这短打扮就是为了行动方便,不然有个万一,赔钱是小事,死伤可是不可逆转的大事了,可便利归便利,也不能一味的不顾体面,太过穷酸的话,做生意的信用也会受影响,所以短打扮配了丝绸缎面,看着不伦不类,却已经是边地的富商常服。

    当然,能有这等打扮的身家也不算小,中小商户都是羊皮袄应付过去,谁还在意这样的面子,路边这两位富态中年身家肯定不会差了,除了装束打扮之外,这仆役和护卫也不是寻常商户能用得起的。

    路面不是太宽,他们距离朱达一行人不远,李总旗的话也被他们清楚听到,两位中年人对视了眼,彼此表情都很漠然,等朱达他们走得远些,站在左手边那位中年人笑着摇头,满脸都是不屑,语气里带着嘲弄说道:“真是井底之蛙,这等偏僻小村见过什么世面,见过什么繁华,居然还敢用点石成金几个字,也不怕闪了舌头。”

    他这么一说,身后三个下人都跟着笑,那背刀的护卫还好些,另外一人嚷嚷着说道:“老爷说的是,不就是养鸡养鸭腌蛋烙饼的本事,谁家婆娘干不了,弄些干粮腌菜倒还好,这臭烘烘的味道要命,老爷这上好的南绸袍子,进去沾染了味道现在还散不得,只能寻个香丸来了。”

    “乡下人知道什么,咱们二位老爷是金山银海的大生意,这些村货可能赚个几百文就说是大钱了。”

    另一位仆役言谈倒也风趣,逗得几人都忍不住笑,嘲讽贫贱的勾当人人爱做,这几人也不例外,就连那背刀的护卫都忍不住咧嘴。

    “路兄,这边看完了,咱们先去郑家集那边歇息,虽说是乡下市镇,勉强有几样算体面的去处,要是觉得受不了,咱们去怀仁县再歇脚不迟。”

    被称作“路兄”的那位一直没有开口,神情淡然,到这个时候才开口说道:“一粒米多少钱?”

    这问题很是突兀,那边嘻嘻哈哈的主仆三人都是愣住,咧嘴的那位护卫也立刻绷住了表情。

    路姓商人看向朱达几人的背影,自问自答的说道:“一粒米不值钱,一斤米,十斤米也不值钱,可要是千斤万斤就了不得了,盐也是同理,真正做大生意的不是粮商就是盐商,我们比起他们来又算得了什么。”

    他的话让众人依旧有些懵懂,路姓商人又是继续说道:“一颗咸蛋值不得什么,可到了几百几千甚至上万的数目上,赚得可不算少了。”

    仆役护卫没资格开口,先开口嘲笑的那位带着些不服气说道:“卖咸蛋的确能赚钱,但这又能怎样,你看看他用了多少帮工,还要运到集市上去,又不是什么独门的法子,现在各处买卖咸蛋的越来越多,他还能赚多久,无非是个辛苦脚力钱,也赚不长久。”

    那路兄笑了笑,只站在路边不动,慢悠悠说道:“魏兄弟,这咸蛋的确人人会做,为什么这怀仁县郑家集能出这么大的量,为什么怀仁周围几个县的咸蛋都运到这边来卖,为什么商队宁可绕远路也要来这边采买?”

    这个问题让众人无言以对,那不服气的搓着下巴沉吟说道:“可也是,相熟的几家都这么做了,路兄你不也是好奇?”

    路姓商人笑了笑,却没有接这个话,只是问那护卫说道:“小莫,你和我常走河套,蒙古和往年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带刀护卫埋头想了想,开口答道:“回老爷的话,鞑子越来越有章法了,都听土默特......”

    “这等大事人人知道,说这个作甚。”路姓商人哭笑不得的打断了他。

    他这么一打断倒是让那护卫“小莫”反应了过来,拍了下脑门说道:“鞑子们开始吃咸蛋了,倒也不怎么稀罕,有几匹马的人家都能吃得起,要不是当时老爷和小的提过,小的还真忘记了,以前可不见鞑子吃这个.......”

    听到他这么说,那魏姓商人表情慎重了不少,下巴的动作不停,有些含糊的说道:“居然这么大的量,那还真是个不小的生意。”

    说到这里,魏姓商人却停了下,摇头笑道:“大利不在他这里,只能说是个长久营生了。”

    草原上百货稀缺,大明出产的各色货物到了草原上都会翻几倍十几倍的价钱,咸蛋也是如此,但这边贸的利润都被商人和边将们拿去,白堡村这边肯定是赚不到的。

    不过草原上家境一般的蒙古部民也吃鸭蛋,没有成为什么暴利的稀罕物,而是成了日常佐餐的小菜,那就变成了日久天长的需求,而且是总量很大的需求,这腌蛋不是什么牵扯军国的要紧物事,一直卖到草原上也不会有什么干碍,加上数倍的利润,这门生意就很值得做了,只是这生意的最大好处不是生产出腌蛋的人,而是能把这些腌蛋贩运出去的人。

    当然,生意既然能获利,就会有人长久的维持下去,生产腌蛋的白堡村这边就可以把这个生意一直做下去,长久经营。

    “村子里的人未必不懂这个道理,本......我倒是觉得,他们是有分寸,不贪多。”路姓商人打了个磕绊,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路姓商人却是来了兴趣的样子,滔滔不绝的继续说道:“从前这腌蛋只不过是乡野百姓自家拿去集市上贩卖的营生,成不了气候,可现在却已经成了边贸的大宗,不光往来的商队会带上自用,还有人卖到了草原上,我问过这边,这生意不过是一年半的工夫就做成了这等模样,无论是谁起始,谁推动,都是了不得的心思和本事。”

    “腌蛋本身就带着盐,放置的时间长,口味不差又能补身子,比起肉来又便宜许多,在咱们边地和草原上还真是能卖。”那魏姓商人接了句。

    路姓商人脸上露出笑容,却又是问道:“你们光看着腌蛋的生意,有没有看到鸡鸭肉的生意也做起来了,风鸡腊鸭,还有这卤过的鸡鸭骨架,最近市面上可多了不少,魏兄弟你不怎么吃这些东西,问问他们。”

    这话提及的就是身后仆役和护卫了,他们三个都是点头,一人笑着说道:“回两位老爷的话,风鸡腊鸭咱们商队里用的不少,价钱比牛羊猪肉便宜,放着不容易坏,野地里支锅做饭的时候下在汤里口味也不错,这鸡架子鸭架子什么的,都是小的们平时下酒下饭用的,虽说没什么肉,可咂摸着滋味好。”

    说这话的时候,其他两人都是点头附和,满满全是赞同的意思,有一人还笑嘻嘻的说道:“二位老爷还不知道,除了这鸡鸭架子之外,鸭胗鸭肝鸭肠子什么的都是下酒好菜,老爷们尝尝鲜也是好的。”

    “除了这些吃的,那鸭绒被和鸭绒袄你们不知道吗?”这路姓商人又问了一句。

    “也和这边有关系?这用鸭绒的被褥和裙袄原本都是富贵人家自作的,现在市面上有了被里子和内衬,卖的很不错,还以为是哪家商行的巧思,没曾想也和这边有关系!”说到这个,那魏姓商人露出了震惊神色。

    震惊过后,魏姓商人忍不住笑着感慨说道:“这白堡村还真是有能人,这一切的生意都在鸡鸭身上找补,这么盘算起来,居然从肉到骨头再到羽毛,没有一处浪费的,路兄,小弟在这里倒是要认个错了,这村子在鸡鸭身上赚到的可不是小利。”

    说到这里,彼此的讨论应该有了结果,路姓商人反倒收了笑容,缓缓摇头,表情也变得肃然,闷声说道:“魏兄弟,难道你只看到这些吗?”

    这话问的魏姓商人愕然,路姓商人又是摇头说道:“这上面有厚利,但真正的大利不在这里,而是借着这个引来的商流客流,这才是真正的大利。”

    两人闲谈的时候看似平等,穿着打扮也没什么差距,可到此时,路姓商人却摆出教诲的姿态,而魏姓商人也不见丝毫恼怒,身后下人们都是神色如常,一副本该如此,或者司空见惯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