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九十二章 人贵自知 不做不兴
    朱达没有畏难,更没有绝望,既然自己选了这条路,既然自己要生存,那么就要走下去,那些年的人生里,当他意识到读书可以改变命运的时候,他咬牙苦读,除了真正的天才之外,大部分的差距可以通过勤奋和努力来弥补,在那时候,他从班里的差生变成了前十名,当他被人欺负殴打的时候......

    既然意识到了,那么就全身心的投入去努力去拼,何况自己不是胡乱摸索,有懂行的高人指点,有足够的条件,如果没有成长,只能是说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勤奋。

    朱达自然知道自己的优势,不管从心智、见识还是经验来说,他的确比同龄人,甚至同时代的很多人强些,在这个基础上,可以保证自己不走岔路,效率更高,还有很多很多的优势,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是用不上的,只要,如果......

    当所有人觉得朱达恢复正常的时候,他表现的又不那么正常了,勤奋到不像话,勤奋到拼命,看到朱达的这种努力,秦川甚至都想要劝解,到最后感慨说“这等下力,读书认字功名路未必不行”,只有袁标觉得应该,老人也有自己的看法“生死路上走一遭之后,就知道多练才能活命,很多人想到这个的时候已经要死了,你总算不晚”。

    朱达在努力,朱达非常努力,朱达努力到了极点,朱达努力到了不要命的程度......

    ........

    就这样过了三年

    ........

    农户的夏天是最难熬的季节,去年秋收的积储在春荒中消耗的差不多了,今年种下的庄稼还未到收获的时候,仓里空空,腹中空空,只能去做些副业找些副食,更多的都是东挪西借,指望着年景不错能填上亏空,至于什么挖东墙补西墙,谁都明白,谁都顾不得了。

    每到这个时候,各村那些不务正业的浮浪子弟就成了青壮们羡慕的焦点,都说这些人不学好,可他们无牵无挂活得自在,比这么辛苦刨食看不到尽头要好太多。

    赵大胆就是被人羡慕的一个,他是怀仁县东槐左村的光棍汉,三十多岁的年纪,父母早亡,也谈不上什么成家,祖传的那份田地早就卖给了村中大户,他不会什么养家糊口的手艺,按说应该活得很潦倒,或者去给人做个长工,或者去外面流浪,没曾想却活得很滋润。

    他一个月回来不了几天,可衣衫齐整,红光满面,破烂宅院里时常弥漫酒肉香气,本村和邻村的破鞋都勾搭的很勤快,这日子实在痛快。

    村民都知道这赵大胆从小练过几年刀棍,这也是卖地破落的原因,大家虽然封闭,可看这破落户活出如此光景,少不得要多方猜测,按照猜测里的那些罪过,这赵大胆足够上刑场被千刀万剐了。

    可嫉恨归嫉恨,没到青黄不接的难熬光景,村里的年轻男人们就顾不得老人们的告诫,三三俩俩议论的时候,总谈到去跟着这位赵某人出去,“哪怕是杀头的罪过,能快活几天也值了”。

    不是没人上门找过,可那赵大胆从不接茬,有人纠缠的紧了,这破落户直接瞪眼开骂,有不服气的直接打出去,还有放狠话的,被这赵大胆拎着刀直接找上门去,看着这凶神恶煞的模样,什么小心思都被吓没了。

    猜测和议论是一回事,较真起来,还真就不知道赵大胆出去做什么,周围几个村子都没什么消息,他也很少和本村外村的小户大户往来,很是神秘。

    这两年下来,赵大胆还弄了匹马,骑马进出更是威风,看到这个,村民连议论问询的胆子都没了,连本村和邻村的大户都客气许多,当成一号人物来对待,这骑马带刀的,真撕破脸动手一个顶没马的十个二十个,这样的汉子做不了自己人,可也别成了敌人,这样的人物,就算在村里祸害祸害大家都要认了,管不了,也不敢管。

    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赵大胆看着张狂,在村里却还是中规中矩,人人松了口气,莫名的又有人说赵大胆仁义......,当然,惧怕是免不了的,白日夜里都不敢距离赵家宅院太近。

    原本大家也没这么多忌讳,因为这赵大胆在村里算得上规矩,有个不知死活的无赖汉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进去偷盗得手,等赵大胆回来后不知怎么就发现了,上门计较那无赖汉撒泼打滚,这赵大胆居然没有翻脸,只是回了家。

    难道这赵某人只是个纸老虎?是个银样腊枪头?骑马带刀都是假的?大家害怕这么久都是自己吓自己?村里一时议论纷纷,先前把这赵某人想得天上地下的,现在都纷纷改口,甚至有人起了心思去占便宜。

    没等众人付之行动,光天化日之下就有几骑蒙面进了村子,直接把那无赖捆在马后拽出了村子,那哭天抢地的哀嚎,把槐左村的狗都吓得不敢叫唤,等到第二日,村民才在十几里外找到了无赖的尸体,已经被狼啃的不成样子。

    蒙面骑士进村的时候,赵大胆就在家里,这几天一直在,也看不出他和那几人的关系,大家就算心里猜到,可谁又敢做声,就算官差能抓了人,要是再有这凶神恶煞的响马进来,谁能挡得住,这次杀一个,下次杀全家怎么办。

    这桩事之后,大家只做村里没有赵大胆这人了,他做什么大家都当看不见,院子里有什么响动也当听不到,甚至村里人都不敢养狗了,赵大胆经常深夜回来,村里狗在乱叫,万一得罪了这位爷怎么办,好在这位赵大胆骑上马之后,村子里再也不着什么外贼了,那无赖死了后,连内贼也没了,这也是好处。

    赵家这宅子很破败,勉强能做到遮风挡雨,赵大胆光鲜起来后也没有整修,就这么一直破烂着。

    对赵大胆来说,不是没有更好的住处,他相好的粉头家里就很齐整,吃穿用度都不差的,他手里宽裕又有闲暇的时候都住在那边,但住在槐左村的老宅子里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在这里安心,除了几个过命交情的,没人知道这边,几样体己的要紧物事,也都藏在老宅子里。

    这安心也是相对的,有些事做多了,夜里很难睡得沉,风吹草动都会把人惊醒,不让大家养狗这个事看似自觉,实际上也是赵大胆放的风。

    现在的槐左村很安静,只有蛐蛐还是什么虫子在叫,大同夏夜相对凉爽,睡着了会很舒服,可赵大胆躺在炕上怎么也闭不上眼,夏天生意不怎么好做,但细心一点,大胆一点,总归不会空手,可月初和同伴们汇集,有三个人却没出现,大家都不知道消息,但在这一年半的时日里,总有类似的事传出来,只是各家做各家的生意,彼此都藏着掖着,消息都隐隐约约的,只不过这半年消息越来越多,轮到自家就是确信了。

    这让每个人都心神不宁,草草做了两桩生意就散伙,先回家猫着,等秋日里生意好做了再聚。

    躺在炕上的赵大胆翻来覆去,想着自己是不是去延绥和榆林那边谋生,或者大同镇边墙各关卡附近,那边同行多,风险大,不过生意也多,而且那边无法无天的事谁都不在乎,也没人会注意到自己......

    正想着的时候,院子里的马打了个响鼻,接下来又是嘶鸣几声,真是不省心的畜生,赵大胆又是翻了个身,突然间,他听到了脚步声,赵大胆只觉得汗毛炸起,反手抓住身边的那口雁翎刀,缓缓从炕上做起,这些日子睡觉他一直不脱衣服,哪怕气味难闻也顾不得了,正要小心翼翼向着门边蹭的时候,却听到有人拍门。

    哪里来的蟊贼这么不知死活,本村的吃了教训不敢了,难道这是外来的,外来就更不用在意,赵大胆深吸了口气,虽然放轻脚步,可动作却加快了些许,走到屋门前,卸下门闩,猛地一刀斜劈了下去!

    他甚至都没有在门缝向外张望,生怕惊动了门外的人,赵大胆这一刀又狠又急,就是朝着劈死人去的,他不在乎死人。

    万万没想到,这一刀劈了个空,接着夜色天光,影影绰绰的能看到一根长棍收回去,长棍上绑着什么东西,刚才并不是有人敲门,而是用棍子敲,而且看棍子上绑着的东西,赵大胆大概能猜到,如果趴在门缝上看,十有会以为那是人影。

    既然门开了,人也暴露在门前,赵大胆直接就冲出了屋子,但却不敢向那院门的人影靠近,他也不敢肯定那长棍是不是长矛,现在对方一刺就完了,自己要做的就是别站在门框前后,施展不开。

    赵大胆出了屋子后不敢妄动,但对方表现的很怪,把长棍收回几尺之后,就向着边上一丢,他向前靠近几步,却又看到对方那边有亮光,这唬的他停住,随即看到院子里明亮起来,对方居然点亮了一根火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