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九十一章 私盐之局 反思轻忽
    实际上没人料到会有意外,秦秀才再怎么谋略百出,他也是个书生,即便不是手无缚鸡之辈,可也比不了那些武人厮杀汉,谈定之后,大家都觉得秦川是必死的结局了,杨家甚至还敦促对方快办,因为再耽搁的话,消息很可能会传到秦秀才那边。

    任谁也没想到,秦川身边有朱达这个变数,一个乡下出来的少年居然能注意到从未在人前露过面的刺客,居然能那么果决的出手,人如果不死,很多事很容易想明白,以秦川的头脑一定可以想的清楚。

    没有人想到会失败,所以没有人对接下来的局面有预案,郑巡检更知道这位秀才的价值,从某种意义来说,和郑家同在一处的秀才,比对杨家的盐栈的价值要大很多,平时恐怕也对亲信心腹们感慨过,所以那郑久听懂了秦秀才的话,刺杀之后的第二天,郑巡检就聘请秦秀才做郑家子弟的老师。

    相关人等都能从这个聘请西席的举动中看出含义,今后秦川是郑家来保护了,加上这消息就在刺杀之后放出,就等于是郑家的武力愿意为秦川流血。

    大同左卫和杨家的确势大,可在郑家集这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郑家足够的强,也不是全无背景的白身,严格来说这九品巡检的权势比起千户来丝毫不差甚至还要强出些许,撕破脸开战搞不好会引起文武官员的反应,自家的人命和钱财以及人情就不必说了,开打见血的决心很不好下,何况杨家还不想让家族的力量心寒,要做的遮掩有节制。

    事到如此,也只能顺水推舟,大同左卫只能该忍的忍了,出手一次算是有个交代,有了盐栈的盐利,真金白银和地盘也足够安抚众人,对杨家来说则是要尽快挽回可能的不好影响。

    按照秦川的话说“......杨雄还真是成大事的人物......”,明明背信弃义的出卖,居然能在刺杀发生后的第三天立刻来到郑家集,在老郑巡检的牵线下和秦秀才深谈了一次。

    杨雄演的很好,只说自己要专心从军带兵,为国效力,私盐的生意没心思做了,结果一时疏忽让歹人趁虚而入,险些坏了兄弟的性命,只是以后也不能一起做事,所以把郑家集的盐栈分号和几个村子送给秦川,算是补偿,秦川这边也是千般不舍,说自己在这里和兄长相得,但私盐对官路是个拖累,自己也想专心读书了。

    双方把戏做足,又在郑巡检的见证下,隐晦的表明彼此再无瓜葛,杨雄也带来了大同左卫的承诺,事到如此,该死的都死了,大家各自发财,有些恩怨还是丢下的好。

    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郑家子弟或是习武,或在做生意,根本用不到秦川教文识字,那个名目不过是个宣示,不过秦川也不是死读书的酸子,知道如何把郑家和自己绑紧,索性将这盐栈分号的干股送了一半给郑家。

    盐利虽然不少,可比起郑家操持的贸易商事以及本地营生来,真算不得什么,但因为大同左卫和杨家的争斗,私盐这一项郑家始终嫌麻烦,虽说不在意,可外人看起来,这就是郑家没有完全控制郑家集,毕竟是个缺憾,现在又能补足,又有银钱进账,何乐而不为,那盐栈店面就在郑家集内,生意好坏郑家最是清楚。

    要说杨家做得为什么如此收敛,要说秦秀才怎么对内情如此了解,原因也很简单,袁标是那位“许三哥”的师父,这几年一直是秦川在郑家集供养着,这位袁师傅在杨家的家兵中声望很高,而且和杨家人关系一般,实际上,这次对秦川的放弃,杨家连许三哥都是瞒着的,事后少不得要收拾局面。

    秦秀才并不是一次把消息倾倒给朱达,等他开始挥刀的时候,差不多全部的脉络才全部说明,与其说不想让朱达劳神,倒不如说秦川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理顺自己的思绪。

    等把该说的都说明白,朱达对眼下的处境有了判断,现在的事情差不多了结了,秦秀才和身边的一干人的人身安全都已经得到充分保障,相关各方得到了该得到的,也没有寻仇的动机,而且在郑家集内的这次冒险,实际上已经大大得罪了郑巡检这方,大家也不愿意和这位土豪真成为死敌。

    卫所武家对军中的实缺看得太重了,导致这没见过面的杨雄和杨家乱了方寸,真想要秦川的性命,其实有太多的法子可以做好,但这次却犯了错误,结果就是要花费不少力气弥补,这弥补保证了秦川的安全,也保证了秦川的利益,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靠着这盐栈分号的进项,秦家还是能活的很不错。

    随着身体的恢复,朱达的头脑也重新快速运转,在和秦秀才以及袁标的交流中,对这件事的全貌知晓的越来越细,秦川的耐心还好,袁师傅已经被他问的有些烦躁,因为朱达不管什么细枝末节都想知道,还有相关的知识也要问到。

    越回想整个事件,朱达心中越有感慨,不知不觉中,自己参与了这次“私盐战争”,开始自己只是个旁观者,但因为自己的不甘,机缘巧合之下却卷入了风暴的中心,用言语和行动决定了这件事的走向。

    大同左卫和升平盐栈从一开始的死斗到妥协,然后到交易,阴谋、战斗、妥协和出卖等等等等,最后以一个谁也想不到的结果结束。

    朱达不断的询问,不断的将整个事件的全图补充完全,他一直在尝试着复盘,却沮丧的发现做起来很艰难,毕竟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也没有经历太多,也没什么相关的经验。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可以夸夸其谈,可以说些大道理,甚至可以分析,但真正完整的操作整件事,完整的理清脉络,却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朱达问别人的同时也在询问自己,如果自己身在任何一方,甚至是郑巡检这边,能不能做出和他们一样的行动和决断,能不能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保障自己的安全,朱达不敢肯定。

    为了利益,为了生死,每个人都会竭尽全力的投入和争斗,没有人特殊,开始时候,朱达觉得自己是特殊的,毕竟有那二十多年的人生,远远领先于现在的信息爆炸的人生,可现在,不光他意识到这是丛林社会,这是弱肉强食的时代,对这个时代的很多人来说,这些是刻进他们骨子里的,是他们的本能,反倒是自己,远不够格,朱达意识到自己天真了,甚至还有些自大和狂妄。

    能努力如何,这个时代有多少人在努力,能想清楚并分析又如何,别人或许没有接触过信息爆炸,但华夏历史数千年的积淀,多少圣贤,多少大能,多少谋略,多少实例,这些足够让人不断学习成长,能想清楚并分析得出结果,想想自己不过是有了点皮毛,有什么妄自尊大的资本,在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自己还不是在底层艰苦打拼,所谓的成果就是给自己争取到了些许的空间,这根本算不上成就,做到这些的人何止千万亿万,又有什么可自豪自傲的。

    朱达不断的反思,父母双亲、师父向岳、义父秦川,还有周青云、李总旗,长辈、玩伴、路人,各色人等对自己的惊叹和赞美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自己真的天才,真的聪明绝顶吗?人总是习惯性的美化自己,深刻甚至尖刻的去想,或许能得出一个很尴尬的结论来,大家赞美的,大家惊叹的,不是什么天才和聪明绝顶,实际上是一个十二岁少年表现出远超实际年龄的见识和逻辑思考,这些放在成人身上,或许只能得出个思路清晰的评价。

    那些年的见识,那些年所经历的,能给自己加成多少,未必就有多少,或许仅仅是给人新鲜感罢了,耳目一新说起来并不是那么宝贵。

    任何时候都有聪明人,都有强者,永远不要把自己想成是聪明人和强者,永远别把自己当成是特殊的。当然,朱达的确有些不同。

    白堡村很多人的世界就是大同左卫,甚至郑家集很多人的眼界也不过是大同边镇,可朱达是知道华夏有多大,知道世界有多大,在这区区一县之地的大同左卫就遇到了这么多,那么整个大同边镇如何,整个山西如何,整个大明如何,甚至......

    在外人看来,朱达在伤好后很是沉默寡言,在恢复和练武之后甚至有走神的情形出现,从长辈到同伴,大家都觉得很正常,毕竟是杀过人受过伤,而且那伤势处理不好会很麻烦,经历过这么大的冲击,人一时无法恢复正常也是正常的。

    他们当然想不到朱达在反思,在不断的分析,朱达意识到这个时代的残酷,意识到自己还是轻视和轻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