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八十五章 似曾相识 国士报君
    秦秀才如何选择,朱达并不太关注,他决定不了什么只能去建议,而且秀才考举人也是百里挑一的概率,谁敢说一定就能考中?

    不过走到这里的时候,街上已经有些拥挤,那三名充当保镖的青壮已经不敢离的太远,可街道本就不宽,六个人聚在一起就难免和路人碰撞挨擦,彼此间都颇为不满。

    秦秀才很无所谓的示意护卫们走远些,笑着说道:“外面的门已经关了,有人要动我也跑不出去,大凡有些脑子都不会这么傻。”

    郑家集天黑之后是个完全封闭的所在,那两人多高的土墙不是说翻就能翻过去的,何况还有常备的武力,谁也不会选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动手,何况这还是在郑家大宅门前,十几号青壮护卫会迅速赶过来的。

    秦秀才说得有道理,护卫们听了后也是认可,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照做,秦川带着朱达和周青云两个少年,走动起来就变得轻松不少,秦秀才笑着指了指前面的饭庄说道:“那里的厨子可是在大同学艺回来的,烩羊肉做的不错。”

    听到秦秀才的话,朱达和周青云都很兴奋,一来肚子饿了,二来大同手艺的名厨让人期待。

    和一门心思想要去品尝美食的周青云不同,朱达虽然对美食感兴趣,可他对这郑家集街道上的夜生活同样有兴趣,明亮的灯火和热闹的人群带给朱达一些熟悉的感觉,尽管这和他记忆中的夜生活天差地别,却有那么点相似了。

    夜里不是漆黑安静,而是有光亮,有喧嚷人声,看着眼前的场景,朱达一时间恍惚起来,他这边停下,在人群中不知不觉被秦秀才他们落了下来,那边走出去几步才发现人不在身旁,连忙回头招呼。

    朱达从怅惘中清醒过来,答应了一声,有些感慨的看了看周围,就准备跟上去。

    就这么随便扫视,在两步外却有一人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人是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他腰背有些佝偻,可即便这样也比向伯略高,向伯已经是难得的高个子,这人如果腰背挺直的话在人群中肯定更加显眼。

    因为这高大魁梧,朱达禁不住多看了几眼,亏得是在郑家集的街道上,借着灯笼映照,能看到这人左脸横着两道刀疤,这年头磕磕碰碰很寻常,脸上有疤的人不少,不过这人的疤痕显眼,看得很清楚,这魁梧又佝偻的汉子很是警觉,不住的转头张望,只是朱达个子不高,在人群中很难被注意到。

    撇过这眼之后,朱达刚要前行却愣在那里,不顾那边的招呼,装作无意的偏头看过去,可巧那汉子正在向前挤,用手拨开前面阻挡的人,能看到有根手指短了一节......

    这壮汉力气不小,前面的人被他直接推开拨开,又想喝骂的看到他这个样子也不敢出声了,他本来佝偻的腰背也是挺直,微微躬身,右手伸进了怀中,脸上狞笑浮现,就在眼前,就在眼前,到时候就要大功告成!

    秦秀才和周青云还在那边喊着朱达,三名护卫两人在外面,一人则去看朱达,正在这时,却看到一名凶恶魁梧的大汉突然分开人群到了跟前,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刀,狞笑着直刺过来!

    事发突然,人在这繁华夜色中走了一路,有下意识觉得此处安全,整个人都已经放松下来,谁能想到会有人靠近身旁,持刀暴起行凶,仓促间怎么能反应的过来,不光是秦秀才错愕当场,就连周围被推搡开的人也都呆愣,甚至无人惊呼,这等情形,居然诡异的安静了。

    就在这绝望的安静中,突然间响起一声凄厉的嘶吼,痛苦扭曲,甚至不像人声,这一声终于打破了安静,路上夜游的各色人等急忙散开,有人惊呼,有人哭叫,有人痛喊,有人怒吼,吓呆了乱叫的,被踩踏推搡倒地的,还有向前冲的。

    可嘶吼的人并不是秀才秦川,挥刀那名大汉张大了嘴,五官已经扭曲,整个人僵在那里,身体微微发抖,在他右肋的位置上有个少年挂在那里,少年手中的短剑已经直刺了进去。

    一尺多长的锋利短剑,剑刃差不多是八寸多,全都刺入身体,已经是伤到了要害!

    肋骨遮蔽下的脏器本就是人身上最脆弱的部位,被利刃刺入,痛感已经达到了极限,痛疼甚至让人没办法行动。

    朱达双手握着短剑,拼命的向前推,可护手已经被肋骨挡住,推无可推了,即便这样,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朱达听过这大汉的描述——经历过战场,见过血,武技高强,对付这样的人只能用尽全力,只能博个运气,现在博到了,那要做到底!

    此时用上的正是这两天袁标教授的,每天练习砍刺人身上的薄弱部位,肋部就是其中之一,朱达其实没什么选择,他能碰到的致命要害位置只有这个。

    朱达现在心里充满了恐惧,他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朱达生怕稍一放松,局面就会崩溃,他突然想到了袁标的传授“刺进去转一下”,老人明确说这样能加重伤害,朱达握紧了剑柄,狠狠的转了下。

    剑刃刺在肋骨之间的缝隙,间距本就没多大,剑刃根本转不了太大的角度,但搅动脏器血肉,疼痛却会加倍。

    可朱达这个动作让僵住的大汉有了剧烈的反应,他又是沙哑的吼叫一声,顾不得身前,只是曲肘向着肋下猛击过来。

    朱达躲无可躲,又不敢松手,但他知道没有反应就是坐以待毙,电光火石的刹那,他还是松开了一只手,曲臂格挡,准备挡住第一下之后,尽可能的把这个肘锤向外推,如果不这么做,可能会就会打到自己的头颈上。

    方寸间发力,又是极痛下的动作,这根本不是朱达能挡住的,甚至连偏离都很难,何况这么短的距离,这么狭小的空间下,他能做的也很有限,肘锤撞到了他的手臂上,朱达试着向外推没有任何作用,可让他想不到的是,对方似乎浑身是水,颇为滑润。

    就这么滑了下,力量没有打正,可大力依旧推着朱达的手臂,让他的手臂弯折到了一个奇怪的角度,打在朱达的额头上,然后将他整个人打飞了出去。

    过程如此,实际上发生的极快,朱达感觉到头好像被重锤猛砸一下,意识迅速模糊,他感觉到整个人在半空中缓慢的飞行,到失去意识前他记得紧抓剑柄,看到周青云怒吼着挺刀冲上去。

    他的策略和应对都算是合适,可十二岁的少年对上壮汉,力量上的悬殊差距,在这方寸之地没有任何破解的可能,被打飞出去,直接打的昏厥,都是正常。

    只不过朱达被打飞的时候,手还紧紧的抓住剑柄,那大汉此时的发力已经超出了极限,那柄短剑也借着这股力量被拔了出来。

    朱达就这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左臂扭成很古怪的角度,右手却还牢牢抓着剑柄,的确是好剑,利刃上沾染的血迹很少,根本不像才从身体里抽出来。

    短剑从身体“拔”出来之后,那大汉绷紧的整个人都松了下来,就好像一个吹足了气的皮囊开了口气,气喷出,圆鼓鼓的气囊憋掉,这大汉肋部伤口鲜血急喷而出,已经跑出几步远的路人也被喷到,在那里吓得大叫,下身有水渍,已经被吓得失禁了。

    大汉手里握着刀,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想要继续向前,秦秀才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再向前一点就能够到了,可大汉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从肋部不断的溜走,现在最微小的动作都重若千钧,何况那秀才身边的少年已经抽出了刀,怒吼着冲上来,一刀刺入了小腹处,还狠狠的向下一划!

    那里同样是最疼的部位,可大汉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他的嘴里也有血沫涌出来,他手中的短刀掉落在地,可那扑过来的少年还在不停的刺进拔出,大汉的下身几乎被彻底搅烂。

    这样的重伤下大汉没有坚持多久,他死前的表情很奇怪,刺杀功亏一篑应该是充满不甘,但却凝固在恍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