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八十四章 土围夜色 连环杀人
    “古色古香”的街道,耳边能听到欢声笑语,太阳落山,将要挂起灯笼,在前方突然响起哭声,还是蕴含着凄惨和绝望的女人嚎啕......

    朱达突然响起当年看过的一些东西,只觉得心底冷意升起,全身汗毛都竖起来,当真是毛骨悚然,随即看到身旁秦秀才神色如常,大多数的本地人等朝那个方向看了眼,就自顾自的忙碌起来。

    “咱们正朝着那边走,到那里就知道是什么事了。”秦秀才淡然说了句,却是继续讲这郑家的过往。

    运气来了的确挡不住,郑家拼死护下的两支商队却和大同镇守太监有些关系,在这样兵荒马乱的时节还敢做生意的,背后的确会有几分仗恃,实际上,这两支商队根本没想到会在郑家集这个位置遭遇马贼,再向前几十里的话就会有官军过来接应,当然,马贼的来历也很蹊跷。

    在郑家眼看就要扫地出局的情况下,大同城内的某位人物说了几句话,郑家人不做百户,那么他们所守卫的这块土地也从卫所里剥离出来,成了怀仁县的土地,那郑百户的长子莫名就有了个巡检的官衔,这可是地方官府中分守一处的主官,虽说品级九品远不如六品的百户,可实权远远超过,这是标准的因祸得福了。

    有了这巡检的位置是个助力,但真正让郑家集发达起来的则是他们一家的做法,别处巡检都是设卡收税,这里是商队汇集之地,抽水收税最是合适,可郑家却不这么做,他只是在食宿上收钱,然后拿出本钱按照商场规矩做生意,这本就是交汇所在,郑家身为巡检,又有仗义的信誉,大家都愿意把货物卖给他,卖了之后也的确不会吃亏,没过多久,郑家就成了这一带最大的中转商人。

    再者,地面上繁荣起来后,除了投奔过来的农户之外,三教九流的江湖市井人物也跟着越来越多,郑家对开设赌场青楼之类的并不反对,也承诺不会抽水,但必须要参股,他会花钱建好房宅,会帮着看护安全,其他不合王法的产业也都是照此办理。

    郑家对所有开在郑家集的店铺都有个要求,那就是按照市价买卖,不得坑骗欺凌客人,不然就会关店封门。

    对这些规矩,有人愿意听从,有人不愿意,但凡是不听的,都被郑家赶了出去,他们家和马贼打过那一场之后,在当地已经有了赫赫威名,更聚起了一支过百人的精强队伍,加上这分守一方的巡检职司,没什么压不下的乱子,真正郑家得罪不起的,基本都不会走这条路来。

    “......军伍草莽之中也有英杰,郑家这法子看似粗陋,却将人财货集中这一地,把这荒芜村子硬生生变成了类比县城的繁华处所......”

    秦秀才说到这时候,忍不住感慨了几句,对郑家的做法,朱达完全能理解,和那些年几个弹丸之地的*区别不大,低税甚至免税,酒色财气的销金窟,还要充分的保障安全稳定,有公平的规则运行,做到了这些,人流物流汇集,其中自然而然就产生财富。

    而升平盐栈依靠盐货将客商集中到店里贸易,其实用的就是类似道理,只不过规模和方向不同。

    “......现在的郑巡检四十多岁,是当年那郑百户的孙子,这就是郑家的宅院了......”

    不用秦秀才指点,朱达也能认出郑家来,因为在眼前只有一个大宅院,沿路走来,这是规制最大的一个,看起来倒是和白日里练武的场院差不多,而且从位置上来判断,这郑家就是在郑家集的中心了。

    两人多高的土墙,四角和几处都有望楼箭塔,能看到正对着的大门处有六名带刀持矛的青壮汉子守卫,除此之外,又有三五成群的小队巡逻周围,这些青壮的状态可比路边店面门前的护卫要好很多,警惕警觉,不时的扫视人群。

    朱达本以为秦家门前的两条街是郑家集最繁华的地方,等来到这郑家大宅门前,才知道此处更胜一筹。

    这里能看到茶馆酒楼和妓院,酒肉和脂粉的味道交杂缭乱,却不见什么卖货的商铺,也就是说这边都是娱乐消费场所,当然,酒和肉体同样是货物。

    “......大生意都是在这里谈的,各路将主下面的掌柜,南边商队的买手,都是在这边坐着谈定下个月甚至半年后的生意,郑家或者是参与,或者是牵线,其中自有大利......”

    听到秦秀才的解说,朱达心里补了一句,在这茶馆酒楼妓院的花费也是不小的收益,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郑家大宅的规制,这其实就是缩小一号的土围子,真要有敌人打破了外面的防御攻进来,郑家大宅就是内圈的防御堡垒。

    只是在这样的欢声笑语和繁华热闹中,却始终有凄惨的哭声,朱达已经看到了何处在哭,三名衣衫褴褛的男女在大宅正门边上磕头号哭,让他奇怪的是,护卫们警惕的看着四周,却对这三人不理不睬。

    大户人家门前不是要保持体面吗?这样的穷苦人哭闹怎么看怎么扎眼,郑家这种手里有刀枪的豪强怎么会容得下?

    更让朱达纳闷的是路人们的反应,驻足观看的似乎都是外来人,本地人熟视无睹,甚至连常来的外人都不好奇。

    “......又死了一个......”

    听得路人这么说话,朱达心里倒是明白几分,难不成这等事经常发生,正想着,就听到秦秀才开口说道:“连续五年,这周围的村子每年总要死三四个女人,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儿,他们只能来求这郑巡检做主抓人。”

    说话间那大门前有一名身材不高的壮实汉子走了出来,相比于外面的棉衣皮袍,这汉子身上穿着的居然是细纹绸布,裁剪的很用心,脚下是上好的皮靴,看着就有股富贵气,他走到跪着号哭的三人面前,那三人一看到他出来,磕头的频率更加急促,哭声也变得更大。

    那绸衣汉子安慰了几句,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些什么递过去,跪着的三位男女又是急忙磕头,哭声却小了很多,那绸衣汉子没有耽搁太久,他转身回转的时候,还能看到那几人不住磕头。

    “这人是郑巡检的大儿子郑成勇,将来也要接这个巡检位置的,郑家在本管的地面上做事还算仗义,虽说破不了案子,可总会接济些银钱。”

    边说边向前走,却看到那跪着的三人已经起身,正和他们走个正对面,两男一女的脸上被泪水冲刷尘土,糊成了一团,他们随手抹了抹也不去管,却都盯着当中那人手里的散碎银钱,也是刚才郑家长子接济的。

    那妇人看起来五十多岁,脸上还有悲戚哀恸,两个差不多年纪的男的则只盯着银钱了,朱达倒不敢判断年纪,他已经有了概念,这时代的贫苦男女被生活摧残的很厉害,三四十岁看起来会很老。

    年纪是一回事,三个人的表情却让朱达心里发凉,死的女人应该是他们的至亲,难道刚才他们的哀恸和绝望是装的吗?

    擦身而过之后,身后响起了争吵,三人为这钱谁该拿的多些闹了起来“女儿是我家的,你个当叔叔的掺合什么”“你家闺女也在我家吃过饭”之类言语。

    “他们知道破不了案,去县城里的衙门反倒会被苛责敲诈,还不如来这边,人死了就指望不上,还能换些钱贴补,去年有一桩惨事,十五里外村子里一户人家的女儿病重,家人不愿意去治病,自家把人杀了过来磕头哭求,要不是他家孩子说破了,又把钱骗走了。”

    在开始时候,秦秀才和朱达说话还顾及他是个孩子,随着交流的深入,却完全当成成人看待,周青云的承受力也很强,大部分的话他都能听到,一直是神色淡然。

    听着秦川的讲述,朱达的表情变得僵硬,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果然是人吃人的,每年死几个年轻女人,而且尽人皆知,却没有任何波澜,很少的银钱就可以打发,每个人都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那杀人凶手一直没有被抓到,还在外面活动,难道就没有人担心吗?

    边说边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这条道路还是通明,店面门前的灯笼都舍得用烛火,还有直接在饭庄门前空地摆设烤架,上面有肥羊翻转,香气四溢,用这个招揽客人,烧烤用的火堆也明亮的很。

    最亮的地方应该是三家妓院的门前,门上挑着四个大灯笼,下面站着浓妆艳抹的粉头,笑脸迎人,灯下看美人七分变十分,南来北往的客商路上清苦惯了,总是会驻足观看,或者向内走去,还有些熟门熟路的寻欢客,也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妓院门前设置很有趣,粉头们站在正门,客人们却走边上的小门,那边就显得阴暗了不少,寻花问柳的客人们没几个愿意张扬的。

    从出门到现在,秦秀才一直在介绍郑家集的来龙去脉,还在点评郑家和其他所见,淡定轻松,不过接触了几天之后,朱达已经大概了解了秦川的习惯,他心里在思考或者很激动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喋喋不休,也就是说,昨日那番科举的言语对秦川并不是毫无触动,可朱达也没办法肯定对方一定是想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