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八十二章 时刻警惕 招商优惠
    “兵器为什么不带好?你拎着那短刀难道是当木棍用吗?你那短剑提在手上,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有个铁器吗?”

    老人的怒色还真是为了兵器,而且还是为了两个人拿着的姿势不对,袁标火气发作的突然,朱达和周青云都没反应过来。

    他们的态度或许让袁标误会,不由得更加恼怒,指着两个人的鼻子说道:“你们以为现在是练武,以为现在不是生死场上,所以就可以随便些吗?你们既然要选这条见血要命的路,从现在起就不能松着,知道不知道!”

    老人说到最后,已经咆哮了起来,朱达倒没觉得袁标多管闲事或吹毛求疵,老人这么疾声厉色,自然有他的道理,边上的周青云还没反应过来,看到朱达照做,他也闷闷的跟上。

    少年们的愣神让袁标以为对方不满或者想要顶嘴,正要借此机会教训,没曾想乖乖照做,一时间有些拳头打在空处的意思,不过老人经历太多,吐了口气把心情平静了下来。

    “短兵要别在暗处,用到这个了,那就是要近身搏命,这种兵器你也没办法和人久战,一定要藏住,一定要出其不意,就算对方看到这家什了,也要把自己的动作藏住......”袁标说道。

    他认真的讲了两句,朱达二人也听得入神,却没想到老人自己先泄了气,摆摆手说道:“也不急着学那么多,慢慢我会教给你们。”

    说完之后却弯腰下来,将匕首和短剑给朱达和周青云佩戴好,都在偏左的位置上,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没有边做边絮叨,只是动作细致的忙碌。

    袁标做完后叹了口气,朱达自然不会冒失发问,可看着老人脸上的疤痕,想想刚才的失态,朱达没有继续想下去。

    “大凡对方有了准备,不是十万火急的关头,拔出短兵前,一定要用空着的手晃一下,这样更有把握。”

    说话间,袁标用左手向前一抓,他动作凌厉迅捷,朱达和周青云都下意识闪躲,却没想到老人的右手急速跟上,指着朱达的胸膛,他们躲了前一个动作,对下一个根本没反应。

    “如果老夫拿着家什,你们就死了。”朱达对老人的这句话倒是没太多意外。

    平心而论,袁标的疾言厉色和动作示范说服力很差,但朱达和周青云都心平气和的接受,老人可能担心不这么做的话,两位少年不会听从,却没想到朱达和周青云的坦诚以及学习技能的急切。

    教完这些后,老人沉默下来,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大步走在前面,朱达倒是能猜到为什么,刚才的事应该是勾起往事回忆了。

    雪停了之后,北风刮起,有日光从云层缝隙透射出来,夕阳光芒照在雪地上,比往日同时明亮许多,自然,比下雪时候冷了许多。

    朱达和周青云在练武场院那边已经换好了衣服,一身干爽着走在路上,不然被冷风吹上身,得风寒感冒的几率很大,这可是要命的。

    在这个时候,郑家集土围的几个大门前已经开始排队,袁标在这里也是有面子的,他带着朱达他们大摇大摆的走过了关卡,值守的青壮们陪笑客气,任谁都能看出他们的讨好和敬畏。

    “这俩小子不一般啊!先跟着秦秀才,又跟着袁爷......”身后还能听到这样的议论。

    大家在秦家门前分开,也不知老人想起了什么,脸色愈来愈阴沉,和朱达他们点点头后,自顾自的去了。

    秦家下人说老爷在书房等着,朱达他们直接过去,坐在那里翻看书本的秦秀才抬头笑道:“还真是巧,我也刚从盐栈那边回来,你俩别急着换衣服,咱们一起去外面逛逛。”

    朱达和周青云当然愿意,上次来这郑家集是来去匆匆,这几日或者宅着不出去,或者只走一条路,外面那么繁华热闹,走走看看肯定收获不少。

    那边秦川在穿上棉袍,朱达一边等待一边观察,昨日里关于读书科举的谈话,似乎打碎了秦秀才的一些东西,也让秦川醒悟了些什么,情绪有很大的波动,但从今早到现在,秦秀才表现的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似乎那深谈从未发生。

    三人出了屋子后,却碰到了和仆妇在一起的秦琴,女孩包裹的很严实,噘着嘴,满脸不情愿的模样。

    “乖,爹过几天领你出去,安心和崔姨在家呆着。”秦秀才笑着安慰了句,不过女孩不怎么领情,白了一眼后扭头就跑。

    秦秀才对女儿的脾气不以为意,背着手走在前面,带着朱达他们出了门,秦川刚出了院子,就有三名精壮汉子前后跟上,这三人也没有隐藏身份的意思,光明正大的把兵器拿在手上,警惕的四下打量。

    反倒是秦秀才仪态悠闲,不时的和行人点头招呼,走了几步就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不用那么戒备,没看到盐栈派来的人吗?靠过来,靠过来。”

    朱达从没有把自己当成什么公子少爷,他也和周青云说得很明白,秦秀才的安全和他们的将来息息相关,要尽可能的保护好秦川,周青云尽管话不多,但他对朱达完全信任,自然听从照做。

    尽管两位少年的武力很有限,可毕竟也杀过人,也懂得武技,而且这个年纪往往会被认为无害,真要有什么情况,未必一点用没有,朱达想得很明白,秦秀才也能意识到。

    话说回来,朱达很多事都替周青云做主,但他不觉得对方是傻子,周青云比他大一岁,见识和经验都很有限,性格也是天真质朴,可朱达知道,很多事情周青云不是不懂,他未必想得很透彻,但利害远近却判断的很清楚,明白怎么选择,明白怎么做。

    有盐栈派来的人护卫,朱达和周青云的确不用那么紧张,不过他们做出护卫的表现来也并不仅仅为了安全,也是一种态度。

    靠近到秦秀才身旁,朱达跟在右手边,周青云则是在朱达的右手边,走在落后半步的位置,要是一左一右,还有点长辈带着两个晚辈闲逛的意思,现在这样,却有些微妙的不协调。

    虽然是小事,但秦川明显注意到了,秦秀才虽然很有些书生意气,可和人打交道上却礼数周全,面面俱到,即便对孩童也是如此。

    “青云,来这边。”他随意的招呼了句。

    对这句平常的话,周青云好似没有听见,秦秀才又是笑着说了次,周青云转过头闷声答道:“秦先生,我在这边挺好。”

    这回答让秦川一愣,摇头失笑,却没有继续招呼,只是拍了拍朱达的肩膀,神色颇为赞许。朱达两边看了看,他表情倒是平静,刚才这场面很微妙,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好。

    “郑家集原来不叫郑家集,就是路边的无名村子,前朝蒙元时候,口内到草原上就是一国,走通衢大路就好,这等偏僻地方也就没什么人理会,本朝太祖成祖时候,咱们大明兵马那是在草原上杀个几进几出,鞑子被赶得远走,也不担心什么,这里还是个荒村......”秦秀才走得不快,却开始给朱达他们解说郑家集的过往。

    盐栈和秦家门前那条街是郑家集最繁华的道路,不光伙计们招呼的殷勤,各项细节也做得不错,别处还有积雪,而这条路上的雪已经被清扫干净,路上闲逛的人很是不少。

    第一次来郑家集,进围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只看到夜游的热闹和灯火点点,现在太阳还没下山,能看到更多的细节。

    街上的行人很杂,各种打扮的都有,本地外地,官吏商户,甚至还有蒙古来人,朱达并不仅在观察,还仔细倾听他们的对话,居然很多人是从怀仁县和周围赶过来的,专门来这边吃喝玩乐。

    “.....这边姑娘多,台子上抽的也少,县城里那些都是伺候衙门大爷的......”可巧有人说着这话从身边路过。

    秦秀才笑着看向朱达,解释说道:“郑家集的赌场抽成比别处要低一半,又不在里面弄花巧,外面的人都喜欢过来玩。”

    他自然不会和少年们解释“姑娘多”,当然,朱达知道怎么回事,秦秀才又把话题扭了回来:“等土木堡那次之后,大明对蒙古就少有胜算了,稍不小心就被鞑子打进来,没奈何只能层层设防,一个个卫所建起来,蒙古和大明之间的路不好走了,这郑家集也就兴旺起来.....”

    说话间已经路过一处院门,大门敞着,客人进进出出,在外面就能听到里面的热闹,在门前有几位青壮护卫,刀棍等兵器就放在墙边身侧,这几位颇为懈怠,打量来往人等的眼神与其说戒备警惕,倒不如说是为了打发无聊,他们看到秦秀才之后却不敢怠慢,几个人都是躬身陪笑,秦秀才只是点点头。

    “......卫所出来的商队对南边不熟,南边来的商队不敢去边墙战区,大家选个中点互相贸易,各取所需,这些交通便利又靠近水源的中转地跟着繁华富裕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