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七十七章 陈腐少年 科举正道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朱达现在对这句话有莫名的感慨,铁锅的价值重于毛皮和丝绸,这个是他从未想到过的。

    草原上铁锅贵重的弯弯绕绕说到这个地步已经够了,朱达能推断出其他来,比如说蒙古各部缺乏铁器,可能那些大部落有固定的来源,但小部落却只能依附大部或者边贸取得,这铁锅在关键时候也是打造兵器的材料,关乎民生,关乎生死,这铁锅居然成了战略物资......

    店里能看能说的不多,秦秀才领着朱达他们离开,除了周青云之外每个人都明白,这次进店并不是给朱达介绍生意如何运转,也不是考较朱达的才智,只是向大家表明朱达的地位,今后要当成核心人物来对待了。

    掌柜丁宝同和其他几位送到后门门口才回转,态度客气恭敬,等走出些距离,回头看盐栈上下已经回去,秦川才笑着说道:“你别看那丁宝同唯唯诺诺,当年在大同西边地面上可是响当当的角色,莫说这盐栈了,就连各处卫所的指挥都得和他客客气气。”

    在大同边镇的阶层中,卫所指挥使很高一级了,这样的人物都得对丁宝同客气,这丁掌柜当年的身份地位的确了得。

    “只是他背后的将主战死,一切就都垮了,新来的有新来的班底,还要从他身上榨些油水出来,如果不是咱们盐栈及时出手,恐怕就在大牢里病死了。”秦川接着说道。

    朱达心道果然,秦秀才或被勾起了感慨,又或只是想给朱达解说,边走边说道:“在大同这地方,朝廷派来的文臣武将和内官最有权势,可真正不倒的都是土著,大同的代王,各处的卫所,他们或许一时低头,却有个长久的富贵。”

    每一句话都有各种知识,想要了解话中的意思,就要学习更多,朱达知道这时候不是卖弄捷才和小聪明的时候,他只是认真倾听,努力记住。

    快要进秦家宅院的时候,秦秀才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没去盐栈之前,他们只知道贩卖私盐,而且从上到下乱成一团,左卫和他们争的不可开交,下面的则是侵吞自肥,等我来到规划之后,上下一体,私盐成了练兵养兵的底盘,和各路商人的贸易成了外延,不光整个左卫稳固,生意也是日进斗金,咱们升平盐栈不光在左卫,即便在大同镇西路和北路也是赫赫有名。”

    刚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朱达一时没有没有反应过来秦川的用意,还以为是正常的阐述,只在那里细听思索。

    秦秀才这套法子的确很扎实,他通过贩卖私盐在控制的地盘上形成了网络,能够定时定量的取得收益,通过这稳定的收益和地盘,维持盐栈的武力,又通过这武力加强盐栈其他生意的信誉和生存能力,甚至用这个网络和武力来打击竞争对手,只要秦秀才建立的这套体系正常运转,私盐组织就有个稳固的后方,始终会有豪强和武夫站在他们一边,实力会越来越大。

    “朱达,你觉得这些怎么样?”秦秀才的问题打断了朱达的思绪。

    这提问让朱达立刻反应过来,敢情这秦秀才说这些是想要夸耀下自家的能力和功劳,想通这个让朱达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对方这种孩子气的举动他也能理解,看秦秀才所处环境和周遭众人,能交流这等事的几乎是没有,而自己又展现了足够的智谋和才能,又和秦秀才足够亲近,从某种意义上,秦川把自己当成了可以平等并且放心的交流对象。

    “义父容我想一想。”朱达回答的很郑重,他当然可以夸几句皆大欢喜,可对方这么郑重的对待,如果随便夸回去,那就是亲人的不尊重。

    朱达的这个回应让秦秀才愣了下,随即满意的点点头,脸上还有几分期待神色,看到这个的朱达心里暗笑,这秦川毕竟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尽管经历风雨和老于谋算,可好奇和虚荣总是有的。

    快要走到内院的时候,朱达抬头说道:“义父,你的谋划是将大同左卫变成盐栈的基石,下面坐商贩盐的利润就是盐栈在左卫收取的赋税,左卫的人力就是盐栈的伙计和护卫,坐商和买盐的客人就是盐栈的耳目,靠这些让盐栈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去图谋其他,有了这些,只要慎重从事,得利就变得非常容易,这和官府行事很像,却比官府做得更高效直接,义父是把书中所学化为实务,并且更有进步,这真是大才!”

    “学以致用”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可把书本上的理论化为实务,做起来实际上很难,理论是单调的,实务是复杂的,何况秦秀才所看的无非是经史一类,能从这里面提纯归纳,并且在实务中运转起来,而且效果良好,这还真是才华的体现。

    “义父不要觉得我妄言,我想到了古时人物,比如说诸葛孔明......”

    在朱达想来,秦川所做和诸葛丞相的功绩还真有些相似,当然,相似多少是另外一回事。

    “过了,过了,这话怎么能说得。”秦川连连摆手,脸上满是笑意,这喜悦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只是我想要问义父一句,还望义父不要觉得我失礼冒昧。”

    “怎么会,已经是自家人了,你尽管说来。”

    朱达沉吟了下,缓声开口问道:“义父,升平盐栈在大同左卫就是小一号的官府,以贩盐来收取赋税,招募武夫精壮为差役,以转售贸易获利,周转不停,我想问的是,这盐栈还能做大吗?”

    秦秀才收了笑容,犹豫片刻回答说道:“能做大,周围各色势力,无论卫所武家还是地方豪强,都没办法想盐栈这般扎实稳固,生财有道,只有咱们盐栈的实力才会不断变大,其他人或者停滞,或者很慢......”

    说着说着,秀才秦川停了下来,迟疑着的说道:“做大不了多少了,最多能到威远卫,要不是杨家这代有个游击,这大同左卫也未必能拿下来。”

    “义父,盐栈形同官府,可不是官府,靠着依仗才能盘踞一方,所得的只有财货而已,义父谋划的这个盐栈做大了会是如何?取官府代之,想做大或许只有造反?”

    朱达最后那句放的很轻,秀才秦川听清楚了,周青云还特意侧头看过来,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你还真是敢说......”秦秀才念叨了一句就停下,过了会才又是说道:“......这的确是个死局,我觉得从小到大会一直持续,却没想到其实只能在左卫一地,就这样还要各方争夺......”

    秦秀才从迟疑到沉吟,现在则是迷惘,说话声音不高,也是断断续续,朱达又是问道:“义父,你为盐栈做了这样的谋划,经营出这样的局面,义父肯定是不甘平庸,想要做一番事业的,可义父你只想经营盐栈,赚钱过个小康日子吗?”

    把盐栈在大同左卫的产业做大,但极限就是大同左卫这范围了,想要再有所进取,按照秦秀才定下的规制实际上是侵夺官府和卫所的权责,把民力和财力接收过来。

    这种事天下间的豪强都在做,可你在一村一乡一县做还好,如果扩到几县的话,那就会和官府冲突了,如果你是世家大族,家中有人为官,这还能包庇的住,大家也会觉得是常态,可如果是私盐组织这么做,那就成了武装谋反,必然会引来严厉的打击,那就是取死之道了。

    虽然乡绅们做同样的事,可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是大明的祖宗家法,官绅们养些打手,可不会有太像样的武力,可盐栈这种体制就不同,他是用财力豢养武力,用武力护卫财力,而且还是能循环的体系,这是动摇大明的基础,并且有取而代之的可能,尽管这个可能很微弱。

    尽管来郑家集的时间很短,可朱达通过和几位盐栈护卫的聊天,通过秦秀才所说的只鳞片爪,已经能大概得出盐栈的机制,也能想出这种机制发展的极限。

    距离屋门已经没几步路,可秦秀才呆立在那里一直没有动,窝在屋子里的秦琴都忍不住跑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秦秀才没时间和女儿交流,摆手低沉说道:“乖,去和青云一起玩。”

    聪明伶俐的秦琴自然能看出父亲现在的状态,她直接拽着周青云离开,只留下朱达和秦秀才两个人。

    太阳西沉,炊烟升起,能听到厨房的动静,饭菜的香气已经开始弥漫,这个时候,屋子里已经很暖和,可秦秀才就那么站在院子里发呆,朱达站在一边等待。

    “......朱达,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读书科举,在功名路上更进一步。”

    “......教你那人也不能免俗啊......”

    “义父,在如今,读书科举就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