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七十四章 杀人道理 苦练无趣
    可这些在袁标面前没有任何用处,老人未必看出了套路,但在他高超的武技和丰富的经验面前,一切都轻松破解。

    方才几个回合,袁标没有太特殊的表现,可每一个动作都显出他控制的精妙,老人的确是控制分寸,可朱达和周青云都是全力以赴,在猛冲猛打的状态下,就算撞到静止不动的东西上都会受伤,何况袁标也在动作,但他却没有让朱达他们感觉到疼痛,点到为止,让少年们意识到自己“死了”就立刻收手。

    这些都是向伯做不到的,这些不光朱达能看出来,周青云也能看懂,但朱达还看出些别的。

    袁标当真是经验丰富,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厮杀和战斗,秦秀才介绍时说是“边镇的勇武俊杰”,在大同这样的军区边镇能被称为“勇武俊杰”,那可是了不得的称呼,其中或许有夸赞的水分,可看袁标没有丝毫谦让的态度来看,搞不好是真的。

    向伯向岳是边军兵卒出身,运气好被一名家丁亲卫看顾,学到了些本领,见识也比同辈同龄人多了很多,但向伯的武技和经验绝大部分都是战场上的,很光明正大,很直来直去,相对简单,眼前这位面目狰狞的老人则不同,即便和少年们考量立威也不拘小节,朱达他们在用套路,袁标的套路更多更诡,丝毫没有什么长者的风度气派,一切都为了赢。

    想想老人脸上的可怖疤痕,想想战斗时候的套路多变,朱达能分析出很多东西,不知道这袁标经历过什么复杂的局面,经历过什么样的血腥厮杀,才能养成现在的做派和习惯。

    跟着这样的人学,才有更多的生存可能,才能够变得更强,只不过今后的训练不会轻松了。

    但朱达还有别的疑惑,大同边镇是好大地方,过二十个实土卫所以及一府数县的区域,这袁标在这么大的范围内都是有名的,却在这小小的郑家集,而且秦秀才这等小地方的土豪就能请动,这对比未免太悬殊了,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

    不过朱达很快就没余力胡思乱想了,开始跑起来很轻松,可一直这么下去,身体自然就有了反应,出汗、酸疼等等,但想要休息却是万万不能,等他们疲惫的时候,袁标站了起来,谁要动作变慢,立刻赶上抽一棍子,虽说这老人在内圈距离近些,可前出后退敏捷如风,根本不像是个老朽。

    在袁标好似赶羊的抽打驱赶下,朱达和周青云勉强突破了极限,又是跑了一段,瘫在地上起不来了,老人用棍子抽了两下,准确的击打在最疼却没什么伤害的位置,但朱达也只是抽搐痛叫,却爬不起来了。袁标倒是没有强求,只在那里摇头说道:“你们两个这底子太差,吃的不够,练的也不够。”

    秦家的仆役已经给朱达他们预备好了热水,喝了口下去发现是加了盐的,看来袁标的传授和训练都很有章法,刚才那跑步到后来当真是度日如年,本以为已经到了下午,等喝水的时候才发现太阳没有到正中,朱达这才意识到“太差”这个评语没说错。

    十二岁的少年精力充足,恢复的很快,但袁标没有让他们继续训练,反倒让朱达和周青云彼此推拿,放松什么位置,用什么手法,力道多少都有指教,而且还细致叮嘱,苦练之后一定要这么推拿,不然的话,一年两年没什么,五年十年身体肯定要落下暗伤。

    专业就是专业,袁标的这些理论倒是让朱达更多了不少苦练的劲头,当初拜向伯为师是那时所能看见的最优选择,严格来说,是没什么可以选择的,但秦秀才提供了更好的,不过,朱达心里也很清楚,眼前这一切和自己有关,也和向伯有关,这份恩德不能忘,要当成自己父辈一样的孝敬报答。

    一直到午饭时分,袁标也没催着朱达他们加练,午饭时候他们回到秦家宅院,仆役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秦琴好热闹想要凑过来,结果一看到老人的脸又被吓了回去,秦秀才过来打了招呼后,去带着女儿吃饭了。

    饭菜很丰盛,饼子是杂粮和麦子掺和的,麦子六成以上,桌子上有肉有蛋还有豆腐,还给袁标单独炖了一碗肉,看着肥多瘦少油光闪闪,另有一壶酒在酒海里温着。

    ”一定要吃饱!“袁标叮嘱了句,就自顾自的坐下喝酒吃肉。

    两口酒下肚,老人开始说话,本以为是喝酒兴奋,但袁标的语气语调没有一丝的波动,冷静的很。

    “在外面吃饭,坐下前一定要看好退路,有人怕被风吹,怕饭菜沾灰,所以喜欢朝着店里面走,一遇到事被堵住,跑都跑不掉,还有这酒要少喝,什么天王老子,一口酒下去,十成的本领就先去了一成......“

    朱达听得很仔细,他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因为此刻的朱达无比兴奋,在这个时代的梦想实现了些许,想要变强,想要生存,想要生存的更好,眼前正有人讲述具体的法子和经验!

    午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秦秀才也过来了,以前秦川都是亲切温和的模样,可现在却很严肃,让朱达和周青云听袁标的话,不要偷懒,还对袁标说该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孩子不打不成器之类的,完全是严父的做派,他没有在这边呆太久,临走前又是叮嘱了两句,说没他的吩咐不要外出。

    这边刚离开,老人刚把最后一口酒喝完,他喝酒不用杯子,直接对着壶嘴灌,袁标胡乱抹了把胡子,粗声说道:“你们俩知道为啥不出去吗?是防着暗害,这读书人平时千好万好,一到动刀子见血的时候就抓瞎了,知道为啥要练武了吗?有人要害你们,你们不用躲着,直接过去把人杀了!”

    袁标这理论颇为荒谬,朱达左耳进右耳出,周青云倒是连连点头。

    本以为吃过午饭之后还有一场苦练,朱达虽然有这个心理准备,可艰苦就是艰苦,总归不舒服,没曾想老人只让他们俩个去歇着,说能睡就躺下睡,睡不着就四肢轻晃慢走,这样的安排让朱达更有信心,说明袁师傅明白劳逸结合,知道苦练后要调整,不然会受伤得病。

    下午倒不是跑了,可也没有太多的花样,院子角落立起两根木桩,木桩上用白灰划出三道来,大体是人的脖颈、胸腹和大腿的位置,挥舞着兵器不断的挥砍和刺击。

    这样的训练让朱达的幻想破灭了,本以为袁标武艺高强,肯定会传授些精妙高超的动作招式,甚至临敌经验之类,算是圆个武侠梦,没曾想这训练比向伯那边还要枯燥,这“罗汉六刀”好歹还有六式......

    在起手的时候,袁标先演示了几个动作,无非是怎么砍,怎么刺,然后肩部和手臂以及下盘的对应姿势,很简单,朱达和周青云照做几次,看着没错之后,就开始对着木桩那三道使劲。

    朱达倒是也能看出来,这几个动作比起罗汉六刀来更纯粹更简单,他的推断也得到了袁标的确认。

    “教你们那人没错,罗汉六刀学好了也不差,可这东西是军中的把式,太大路,太僵,当初徐达爷爷和常遇春爷爷创出这路刀来,本就没想着个人的本事,是要战阵上千人百人用的,你生里死里来来回回,厮杀的多了,别人死了,你活了,这罗汉六刀自然就练出来了,可如今哪有那么多的大军对战,和鞑子打更用不上这个,先防着那马队冲过来再说......日常练,你们就听老夫的,罗汉六刀不想丢了,就闲暇时候自己比划,倒也有好处!”

    袁标说话做事看着肆无忌惮,实际上却心思细密,他看出来朱达和周青云对向伯的感情,特意让他们放开心怀。

    简单枯燥的训练很容易让人疲惫和懈怠,刚练会的动作更容易变形,不过有袁标的木棍随时纠正,朱达和周青云一直保持着强度和节奏。

    下午习练的时间大概一个时辰,朱达他们依旧是浑身湿透,老人没有像上午盯的那么紧,等这一个时辰过后,让周青云拿来那张弓练习开合,让朱达绕着院子去跑。

    “教你射术这人底子不错,没太多花俏,都是实实在在可用的。”袁标对周青云的射术点评了几句。

    在这个时候,老人又开始东拉西扯,讲自己的见闻,说自己的见解,任谁都能听得出来,袁标对武力很迷信,觉得不管是太平年景还是乱世,手里一定要有自己的刀,有了武力的凭仗,就能有个公平,就不怕被欺负,就有存身立命的本钱,朱达听得仔细,可也忍不住想,这位老人经历过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慨。

    动作节奏慢下来之后,老人就催着朱达他们去换衣服,秦家那边已经把更换的准备好了,这让朱达又是感慨练武强身的耗费,他和周青云在白堡村的时候就那么两件衣服,那有什么更换的说法,可练的投入,浑身汗水,在这寒冷天气里,不及时更换就有可能着凉感冒,在这个时代可不是小病。

    才换好衣服,神清气爽的从屋子里出来,却看到老人袁标已经坐在那里,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以上午的经历来看,接下来应该不用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