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七十三章 老当益壮 身心俱伏
    双方距离才不到五步,朱达刚向前就后悔了,刚才应该后退的远些,这几步路根本没办法加速。

    刚要提醒身边的周青云,却感觉对面的袁标躬身前倾,好像随时要扑上来的样子,不过是这姿态上的变化,就让朱达不敢妄动了,生怕转身或者侧身被对方扑上来,这五步的距离根本保证不了安全。

    面对似有准备的袁标,朱达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感觉到对方随时可以发动攻击,自己如果慢了恐怕就会被动,要快起来,要跑起来,不然就要挨打。

    想到这里,朱达就要向前冲,可身边的周青云却比他反应更快,低吼一声,举着木棍就是刺了过去,可这一快一慢,两个人立刻就没办法保持协调,那袁标抬棍格开,那棍子顺势在周青云脖子上抹了下。

    “你已经死了!”老人笑着说了句,然后踏步向前直刺,短棍正好指着朱达的胸口,如果是真刀真枪的较量,这战斗就是一个脖子被切开,一个被刺中胸膛。

    袁标收了棍子,很是轻松的说道:“再来!”

    朱达和周青云不约而同的后退了十余步,他们听到了后面小声议论,两个人都没回头看,估计是盐栈分号的伙计来看热闹了。

    到底是锻炼的时间有些短,几次激烈的活动,朱达喘气有些粗,周青云还是正常,观察老人看似轻松无谓的站姿,朱达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袁标未必就会先发制人,只不过那姿态给人压迫,逼得他和周青云自乱阵脚。

    “咱们别急,慢慢走过去,距离三四步的时候突然分开,从两边打,就按照刚才说的。”朱达闷声说道。

    周青云点点头,犹豫了下提醒说道:“你不要想着耍赖,刚才我要不是停住不动,这袁伯会直接把我打翻。”

    “知道了!”朱达没有反驳,他有时候的确会有走捷径的心思,因为见识思维都是成人,不会像少年人那么质朴直接,周青云和他熟了,多少能摸到些规律。

    这话虽然刺耳,朱达却全盘接受,因为对面的老人实力全面碾压,根本没有投机取巧的机会,自作聪明的话,恐怕会吃大亏。

    两个人慢慢向前走去,边走边提防着袁标突袭,只是袁标站在那里不动,悠然点评说道:“你们底子太差,一个架势简单,一个连架势都没有,练武要打熬身体,你们底子不行,还要磨练,真不知道那秀才怎么想的,给老夫找这等麻烦。”

    朱达和周青云快步跑了起来,两个人先是向外,然后折返,本以为袁标会等在那里迎敌,可没想到那袁标跟着周青云动了,周青云刚转身,就被棍子在脑门上敲了下,然后袁标才转向朱达,面对面对敌,朱达知道根本不是对手,只得无奈的停住。

    看着老人要收势,朱达却苦笑着举起棍子说道:“袁伯真是强手,晚辈认输了。”

    嘴里说着,脚步却向前移动,做好了偷袭的准备,朱达觉得这不算耍赖,木棍没有沾到身体,战场或者私斗诈降也是个计策,只要靠近总能碰到。

    折腾了几轮,朱达已经打出火气来,和周青云杀死贼兵后,他自觉地有些战力,今日却好似面团一般被揉扁搓圆,实在不甘心。

    眼看着就要到跟前,就要到挥棍的距离,袁伯嘿嘿一笑,却是先动手了,手中木棍直接在朱达胸口点了下,虽说没什么力道,可动作却很快,根本来不及招架。

    “你这点鬼心思,谁看不出来?”袁标调侃了句,说完之后,挥动棍子催促说道:“再来再来。”

    等朱达和周青云退到十几步之外,袁标抬高了声音说道:“既然动手了,那就没什么厚道客气的,该弄鬼弄鬼,能骗到了人算你本事,别那么实在。”

    本来周青云还想说两句,听到这个也是不出声了。

    “到跟前,你左我右,别分开跑了!”朱达说道。

    两个人冲上去,朱达这次却发了狠,他估计向着老人瞎眼的那边挥棍,朱达判断那边可能是对方的视野死角,总归有些破绽,不过老人的动作很快,刚才都是干脆利索的几下,这次两下解决周青云后,却是转身调整步伐,这才击中朱达。

    “到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厚道了,他瞎眼的那边看不清,咱们俩就朝着那边打,总能占点便宜!”朱达咬牙说道。

    周青云用手抹了把额头汗水,闷声说道:“我抱住他的腰,你来动手!”

    刚才这憋气的比试,把周青云的真火也是打了出来,两个人商议定了,在那里喘了几口气,平定下自己的状态,这才向前跑过去。

    这次都是不管不顾了,靠近到五步左右的时候,周青云直接把手中的木棍投掷了出去,近距离的投掷已经有些危险,袁标反应极快,那边才丢出,他已经挥臂出棍,直接打飞了这根木棍,周青云张开双臂就要搂抱,袁标却只是侧身,用握持的那端在他脑门上碰了下,周青云立刻泄了气,可动作太猛却收不住,和老人碰了下才闪开。

    朱达此时已经转到了另外的方向,此刻他所面对的就是袁标的盲区!

    对方看不见,短时间内转身不易,应该能打中了,朱达心中兴奋,手上动作却不慢。

    可就在这个时候,袁标手腕一翻,变成了倒持木棍,向后戳刺,正中朱达的胸前!

    老人没有用多大力气,可朱达动作太猛已经收不住,身体撞了上去,胸前剧痛,什么力气也提不起来。

    如果是真刀利刃,这一下就已经要命了,朱达能想明白这个,也就没有继续动作,而且他还想明白了另一件事,看老人倒持木棍向后戳刺的动作那么熟练,根本就不是临时反应,恐怕是千锤百炼的套路。

    再多想想,袁标独眼造成的视野盲区恐怕不是他的弱点,而是他诱敌的陷阱,从刚才的反应来看,先前自己攻击“盲区”的效果是袁标故意露出来的......

    眼下朱达已经看不到任何击中老人的可能,刚才绷紧的那股劲也是松掉,剧烈活动后的疲惫顿时泛起,立刻感觉身体酸痛沉重,小指头都抬不起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隔着老人的周青云好些,可也好不到那里去。

    袁标笑嘻嘻转头看了眼,从两人中间闪出去几步,调侃的问道:“还想打吗?”

    “不打了,不打了,袁师傅,我们俩从来没觉得自己了得,您本事这么高,晚辈们肯定会用心学,不会偷奸耍滑的。”朱达喘气说道。

    老人袁标眉头一挑,手臂挥动,木棍停在了朱达鼻尖,似笑非笑的说道:“就你小子话多,小心思肯定也不少。”

    简单动作,却是带起了风声呼啸,吓得朱达整个人僵了下。

    “可话说回来,你们两个小子倒是能练,都有股敢拼敢打的狠劲,还知道动心思,老夫不是乱夸,你们俩没把这个比试当把式,真当成厮杀来看。”

    袁标脸上或许有欣赏,或许有调侃,但朱达只能从语气上分辨,看表情的话只会觉得狰狞凶恶。

    “你们俩动作不慢,心思也灵活,就是底子差,本事差,先操练起来,这几天不方便出去,你们贴着墙跑圈,我不说停不能停,快去,不听就要打!”袁标吆喝了声,为了恐吓还把手中木棍抽出呼啸,朱达和周青云不敢怠慢,立刻开始跑动。

    袁标看着朱达他们很听话,满意的点点头,随手拽了个东西做下,开口说道:“练武最要紧的是练跑,不管是冲过去还是逃出去,都靠着两条腿,还有一桩你们不懂,跑得多了,上身就稳了,也就有了长劲,以前光比划着那几样把式有什么用,边军里练这个的多少人,有几个练出来的。”

    话说的很不客气,他当然也有不客气的资格,不过话里却有指责向伯的意思,朱达还没说话,那边周青云边跑边说道:“我们也跑,我们也用石锁练力气的。”

    跑步这个事是朱达倡议的,向伯觉得有用就允许了,可现在周青云带着情绪争辩,朱达也不会揭穿。

    “老夫说什么就是什么,敢犟嘴就抽你们!”袁标吼了声,两个人立刻不敢出声了。

    盐栈这院子虽然比秦家的大了好多,可用来跑步绕圈还是显得狭小,跑起来很不舒服,而且墙边堆放着货物和杂物,朱达和周青云本想着绕开,却被喝令攀爬蹦跳过去,磕磕绊绊跑的很不舒服。

    不过朱达没什么怨言,周青云也闷不做声,谁都能想通其中的道理,更因为袁标展示的武技折服了两个人。

    若是外人看来,刚才的比试好似儿戏,可认真投入的朱达却能感觉到惊心动魄,如果是真刀真枪动手,恐怕自己和周青云已经死了好几回,如果袁标用上力气,恐怕第一个照面自己二人就会疼得趴在地上。

    另外朱达没觉得自己多弱,他和周青云毕竟习练过杀人的技巧,而且还有过实践,会基本的技巧,有见血杀人的经验,动起手来没什么障碍,不会身体僵硬,事先又演练过各种诱敌的套路,这样的实力说不上多强,可碰到成人,甚至是会武的青壮,朱达都有把握伤敌甚至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