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七十二章 独眼教头 一老二少
    听秦秀才说出“教头”这个词,朱达心里只想笑,又是“义父”,又是“教头”,无非是为了不冒犯朱达和向伯之间的师徒名分,实际上无论秦川还是这位教头,都是各种意义上的老师。

    当然,朱达心里也明白,这是秦川对自己的尊重,这位秀才相公很看重自己对他的想法,不想让自己以为他是一个借机侵占人脉便宜的下作之辈。

    等出了屋子,朱达立刻知道秦琴为何尖叫了,这位“袁师傅”看起实在吓人,脸上有刀疤,这疤痕看起来把整个脸分成两半,斜着划过,一只眼睛也已经瞎掉,伤口是缝合过的,可当时处置的应该不细致,皮肉隐约外翻,桑皮线的痕迹也很清楚,似乎是一条血肉蜈蚣趴在脸上,随着表情还在蠕动。

    幸运的是,口鼻还算完好,细想起来,这一刀下去还活到现在,肯定是很幸运的。

    袁师傅身材中等,人有些发胖,满头白发,胡须则是花白,脸上皱纹不少,看着比向伯要苍老许多,一身棉袍,上身还套着皮袄,虽说是半旧的衣服,却看不到补丁,很是齐整。

    相比于脸上的伤痕,这位袁师傅躯干和四肢倒是完好,行进动作间看着颇为矫健灵活,倒是没有长相那么老气。

    “见过秦先生。”这袁师傅很随意的拱手见礼。

    秦秀才笑着点点头说道:“劳烦袁师傅来这么早。”

    “不劳烦,老夫睡不着起得早,这就是你说的那两个孩子?”袁师傅大咧咧的说道。

    从两人的对谈和态度,朱达能大概判断这位袁师傅的身份地位了,当日里看到的那位许三哥可都对秦先生客气恭敬,这位却随意的很。

    “你们还不给袁师傅见礼,袁师傅以后是你们的教头,传授你们武艺本领,以后你们要称呼袁伯,虽无师徒情分,却要像师父一样尊敬对待。”秦秀才开门见山的说道。

    本以为会请进去奉茶客气,没曾想如此直截了当,谁都能听得出秦秀才的肃然庄重,朱达拽了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周青云,两个人大礼拜下。

    直到现在,朱达还不习惯这个时代的下跪磕头,可这些事由不得他,该做还是要做。

    “袁师傅名标,曾是闻名大同边镇的勇武俊杰,他老人家能教你们武技本领,是你们的福气,一定要勤奋用心,不可怠慢,知道了吗?”

    “袁师傅,这边的是朱达,这边的是周青云,以后请袁师傅严加管教。”

    那边“嗯”了声,如果说是仪式,未免不伦不类,不过秦秀才把话说到这里,朱达只能朗声回应“知道了”。

    “你个酸子这时候最是讨厌,弄些虚礼来,老夫现在等死的人了,当年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跟孩子提这个做什么,都起来吧!”这袁师傅笑骂了两句,招呼朱达他们起来。

    袁师傅用独眼打量了下,眼神扫过,朱达身体缩了缩,这看似老朽的袁标眼神当真凌厉,就像能把人看透一般,而且被看到后,朱达莫名的感觉到几丝寒意,他禁不住想到,这是不是所谓的“杀气”。

    “这个孩子像点样,这个花架子。”这袁标夸了周青云一句,对朱达的评价很低。

    朱达嘿嘿笑了,他倒没生气,比起武技本领来,他本就比周青云差不少,从技巧到力量都是如此,这可是几年的差距,要说有什么好的,无非是那些年累积的经验和狠辣。

    袁师傅没理会朱达他们的反应,只是对秦秀才说道:“东西都预备好了吗?”

    秦秀才笑着点点头,又是说道:“袁师傅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不要娇惯他们,这两个孩子都是能吃苦的。”

    对这句叮嘱,袁师傅根本没回应,大摇大摆的向前院走去,朱达和周青云差点没反应过来,看了看秀才秦川,又是对视了眼,连忙跟了上去。

    秦秀才的两进宅院相对平民小户算是宽敞,可用作练武就显得逼仄了,本想着这袁师傅会在前院先将就下,没曾想这位师傅大摇大摆的进了前院的库房,朱达他们有点发愣,被这袁师傅回头吆喝了声,连忙跟了上去,心里更是糊涂了。

    一进库房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库房里面还有个门虚掩着,通往相邻的院子,秦家的邻居朱达有记忆,这个方向就是那盐栈分号。

    推开门过去,却是数倍于秦家院子的宽敞空间,这盐栈的院子地面平整密实,也不见什么货物堆积,而且在和秦家相邻的墙边还有个架子摆设,上面有各色兵器和长短不一的木棍。

    原本有个年轻汉子守望,看到三人过来,点头招呼了下,自顾自的去了前屋。

    看兵器和架子的崭新模样,这些东西准备没几天,也就是说,秦秀才在朱达第一次来到离开的时候就开始预备了,不得不说,他考虑的很周全。

    “这里练射术不方便,咱们过去拿合用的家什。”袁标闷声说道,喊着三人一起过去。

    看到袁标拿了一根四尺多长的木棍,朱达和周青云也都拿起了一样长短的木棍,袁师傅眉头一皱,粗声说道:“别跟着老夫,用真刀趁手的话,拿就是了。”

    朱达还是拿起了木棍,自从他练武开始,一直是拿着这木棍,还真没怎么用过真刀,周青云也是如此。

    到这个时候,朱达已经明白要干什么了,果然,等他们二人都拿好木棍,那袁标挥了挥手中的家什说道:“你们两个朝我打过来,尽管打。”

    袁标继续说道:“若是能打中老夫,你们以后吃的苦头会少些,要是打不中,说明你们俩是废物,以后少不得要多多操练。“

    老人脸上带着坏笑,配合上那疤痕却看着狰狞可怖,他说着很狂妄的话,可身体姿态却很谨慎,已经摆好了架势,手臂弓起变成随时可以发力的样子。

    朱达和周青云对视一眼,先点头再摇头,周青云眨眨眼,他们两人神态交流,站在一边的袁师傅有点烦躁,忍不住要催促了。

    才刚要开口,朱达一转身,双手平段木棍向老人袁标刺了过去,按说这木棍做单刀用,可朱达觉得平端当刺刀那么用更容易发力,速度和准确性都有保证。

    “吆,还以为你会喊一嗓子。”袁标有点诧异,单手挥棍在朱达那根木棍上一蹭,立刻将朱达带的偏了,朱达的动作足够突然,可这位老人还是好整以暇的应对,甚至还在关注着周青云的动作。

    没曾想周青云转身就跑,根本没有一点配合的意思,这倒是让那袁标诧异了,朱达急忙后退了两步,转了下身,看着很有兄弟俩一起转身跑的意思,袁标脸上的诧异已经变成了鄙夷,可朱达上身又是转了回来,双手握住木棍一端,轮着抽了过去,而周青云跑了两步绕个圈子,却是单手握住木棍,用左臂抬着,大踏步的向袁标刺过去。

    “有点意思,你们练过?”袁标嘴里说话,动作却没停,后退了步,恰好闪过朱达的抽击,等朱达势头用老,袁标翻腕挥棍,直接把朱达手里的木棍挑开,顺着这动作袁标向前几步,直接到朱达跟前,老人的身体直接撞在了他身上。

    这一碰撞,且不说体重悬殊,何况还是老人主动撞过来,朱达胸前空门大开,直接被撞了出去,踉跄了四五步才算站稳,袁标手臂伸出,只看到他手腕抖了下,正抽到周青云的手腕上,周青云拿不住棍子,直接松手,还没等继续动作,袁标手中木棍正戳在周青云的心口处,刚稳住身形的朱达也停下脚步。

    袁标脸上表情愈发狰狞,但细看就能发现这老人只是在笑,他在朱达和周青云身上扫视了几眼,木棍向前轻轻一推,将周青云推开几步,开口说道:“捡起棍子来,咱们再打。”

    自从在河边遇到贼兵之后,朱达就和周青云商量了几套配合的方案,因为在可以想见的将来,他们两个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会并肩作战,但少年的战斗力有限,怎么迷惑别人,怎么下狠手,两个人很是琢磨了些套路,当然,也是吸取和贼兵战斗的经验,在成年人轻视少年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有把握伤害到对手,杀死对方的把握都不小。

    可和这位独眼的袁标袁师傅遇上,这些套路都没用了,这让朱达和周青云为难起来,即便是练过几年的周青云,也没有太出色的武技和多少对敌经验。

    不过有一点朱达倒是能觉察,这位袁师傅不在乎他们商量,虽说要是真正的战斗不可能有这等空暇,可此时争胜,朱达顾不得那么多了,总要给这位“教头”留个好印象,不能显得自己太废。

    ”要不硬上,咱们那些法子没用。“周青云闷声说道。

    朱达盯着对面悠闲的老人,摇头说道:“那些法子不是没用,只是这袁师傅不怕。”

    刚才的战斗中朱达很冷静,他能看出来袁标被自家的套路吸引了注意力,甚至也有破绽空档露出来,可这老人的武技太强,彼此实力的悬殊已经把空档什么的全都掩盖了。

    “分开打,你左边我右边,我喊‘钓鱼’,咱们俩就后退,然后我左你右,咱们再上,咱们别管对方打的怎么样,各打各的!”朱达低声念叨几句,周青云点头,“钓鱼“这词在大同不是什么日常用语,喊出来一般人还真就反应不过来。

    朱达二人又是向前走去,袁标手臂垂下,木棍指地,笑着看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