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七十一章 抛却世故 教头来到
    他们六人三骑磨磨蹭蹭走着,太阳偏西的时候才到达郑家集那边,秀才秦川在郑家集算是个人物,认得的人不少,自然没什么人在门前刁难,顺利回家。

    自从秦秀才在渡口那边说了后,这一路上朱达就留意着身边的路人和闲汉,不过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他倒也没有失望,毕竟看不出来才是正常的。

    那日里送还秦琴的时候,秦家看着空无一人,今日里却有三人在门前等候,看年纪和做派都不是护卫,这应该是秦家的仆役了,恭敬的跟秦秀才问好,有人去接过秦琴,还有人去牵马之类的。

    “这是朱达,这是周青云,他们一切都和秦琴一样,其他的我会吩咐。”一进院门,秦秀才就直接吩咐。

    院子里面还有一位当时见过的妇人等候,这四人听了秦秀才的话都是连忙答应,看向朱达和周青云的表情也没什么诧异好奇之类,应该是提前就打过招呼了。

    朱达和周青云同秦家父女都住在二进的宅院里,只是住在偏房,一名仆役领着朱达他们过去,秦秀才在身后说道:”等下一起吃晚饭,今日里好好歇歇,明早开始你们就没得闲了。“

    宽敞的屋子里摆着两张床,一应用具齐全,虽说不是崭新的,却没太多破损,对于朱达和周青云来说已经很好,毕竟和白堡村那边比起来是天上地下,这边还特意准备了两身半旧的袍服供他们换,安排那人说得明白“这都是浆洗好的干净衣服,是老爷当年穿旧的,二位少爷先穿着,过两日会请裁缝来给你们做新的”,这“少爷”的称呼,让二人浑身不自在。

    晚饭很丰盛,主食不必说,肉蛋也是齐全,秦秀才笑着说道:“听说你们为了打熬身体还要去抓鱼,来这边就不用了,山珍海味没有,可吃好吃饱是有的。”

    从昨日到现在,急忙赶路,小心戒备,朱达和周青云又是疲惫,又是饥饿,等秦秀才说完动了筷子,两个人立刻开始狼吞虎咽,连带着秦琴胃口都好起来了。

    “这几日先不要出门,家里周围也有护卫警哨,没出结果之前,风险还很大。”秦秀才提醒了他们一句。

    从收干亲的仪式开始到现在,在路上彼此的关系已经拉近不少,可真正住下来同席吃饭,因为周围的种种陌生,大家反倒是有些不自在,秦秀才也没刻意去做什么,只是催促他们早些洗漱休息。

    等朱达和周青云进了他们的屋子之后,两个人才轻松不少,才刚要说话,外面又有人送进洗漱的热水和各项用具,两个人又是停住,那仆役知道村里来的未必适应这些,温和的指点他们该如何做,周青云做起这些来很僵硬,朱达倒是还好,当年和现在比起来,当年的不讲卫生都比现在要好太多,可再怎么不习惯,白堡村的条件摆在那里,根本不可能实现,秦家的生活条件就要强出太多,朱达从内到外觉得高兴,反倒是周青云就别扭了,对他来说,不仅没有概念,更觉得多此一举。

    等洗漱完毕,又换上了干净衣服,朱达觉得浑身清爽,加上这屋子已经烧了火炕和火墙,被热气烘着,整个人都要软下来,连打了几个哈欠,那边周青云也差不多,两个人都是想睡了。

    “兵器还要放在手边,晚上咱们得警醒些。”朱达提醒了句,周青云没有异议。

    “......以前我和向伯要去打猎,要去卖盐,忙活着才能吃肉吃饱练武,后来有了你,咱们还要去河里抓鱼,要是在这样的人家,能节省多少工夫练武.......“

    周青云在那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朱达刚要接话,却听着那边沉默下来,呼吸变得均匀,显见是睡着了,朱达伸手摸了摸那柄短剑,沉甸甸的份量让人安心,他也睡了过去。

    少年人恢复的快,第二天朱达没有晚起,和往常一个时辰睁眼醒来,周青云也是如此,窗纸才刚发白,外面隐约有鸡鸣传来,更清楚的是窗外洒扫的动静,显然是秦家的仆役起来忙碌了。

    “咱们出去帮忙。”朱达开口说道。

    看着周青云有些纳闷,朱达又是说道:“别人叫咱们少爷,咱们可不能把自己当成少爷,来这里是要学本事上进的,如果懈怠下来还不如回家。”

    周青云点点头,两个人穿戴利索后出了门,扫地的那位拿着一把大扫帚正在忙碌,地面不见多少尘土扬起,应该是洒过水了,朱达笑着走上前说道:“这位叔伯,不知道怎么称呼?”

    那仆役四十多岁年纪,腰背有些佝偻,听到这话却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道:”折杀了,折杀了,当不得少爷这么叫,喊我老王就好。“

    “王伯,我们来帮你......“朱达笑着伸手,这等客气套路,当年用的不少,在现在也是好用的。

    “使不得,使不得。”那王伯忙不迭的后退,满脸的惶恐。

    因为是清晨,大家都怕吵到其他睡觉的人,所以都压着声音,朱达笑着向前一步,客气归客气,只要自己坚持就不是客气了。

    正在这个时候,秦秀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也已经穿戴整齐,只是脸色却不好看,冷声说道:“你来这里就是做家务学扫地吗?”

    这话说出来,扫地那王伯连忙低头退后,秦秀才沉着脸走下台阶,到了跟前说道:“朱达,你机智警觉,能分析大势,又懂得许多实务,可在人情世故上偶尔却有些陈腐气,真正教你本事的那个人大家都语焉不详,我也就没有追问,现在倒是看出来了,是不是衙门里犯事被革除的吏员,也只有他们才会教出你这样的!”

    官府有品级的官员很少,运转操持实务的都是吏目和差役,不过这两种人有实权做实事,却被认为是贱役,也的确坐下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在民间的名声极差,吏员们懂得文字,熟悉政务实务,善于变通,比起高高在上的官员们,的确算是有真本事的,朱达所展示的一切倒是和这些暗合,然后吏目都是人情精熟的老练之辈,这就是所谓的“陈腐气”了。

    朱达自然不会否认反驳这番话,可对方这些话说到了他的心里去,朱达此时脸已经涨红,他以为自己思考和做事都是成年人,算无遗策说不上,疏漏肯定不多,却没想到被秦秀才直指要害,刚才那几句话就和当众抽他耳光一样,狠狠的把他抽醒了,朱达发觉自己已经有些忘记本心。

    做这一切事的目的是什么,是变强,是在这个丛林法则的时代活下去并且活得好,可做着做着,行事目的居然部分变成了面面俱到,让人惊叹”这个少年好似成人“一般,被这种无聊的虚荣心迷惑,秦秀才丝毫不留情面的几句话,算得上当头棒喝。

    院子里的气氛很尴尬,连一向迟钝的周青云都很不自在,朱达没有强辩,在这个时候怎么机智都是自取其辱,他红着脸抱拳说道:“义父教训的是,我这就去练武。”

    秦秀才点点头,没有再说话,朱达和周青云去了前院,两个人一板一眼的练起了刀,周青云本来想问两句,看到朱达的表情后就没有出声,过了小半个时辰,前面就有人过来招呼,说是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在饭桌上秦秀才没有提那训斥,反倒是温和的提醒朱达他们,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开口,这边置办起来都很方便,女童秦琴已经完全恢复过来,兴致勃勃的谈天说地,对秦琴来说,朱达和周青云的来到让她不那么孤单,而且还是两个不陌生的同伴,自然会高兴。

    吃过早饭之后,看着桌上的碗筷朱达迟疑了下,这动作却让秦秀才忍不住笑了,连连摆手说道:“就连秦琴都要帮着收拾碗筷,你们也别伸手看着。”

    朱达苦笑着和周青云一起动手收拾,心想自己像是个真的少年了,大人说了什么,就在这里患得患失,进退失措。

    把碗筷什么的送到厨房那边,自有那位“程姐”接下来洗刷,朱达注意到秦家仆役吃的早饭和秦家父女吃的一样,主仆之间的分别他也听人讲过,能做到这样的算是很厚道的,很多人家都是让下人仆役吃剩饭剩菜的。

    才回到用早餐的客厅,就有仆役过来通报,说是有位“袁师傅”求见,秦秀才示意请进来,并让打算去练武的朱达和周青云留下,秦琴在家里很是活泼好动,一听来了生客,立刻兴冲冲的跑出去看新鲜,从前女孩每天都出去乱跑,出事之后就被圈在院子里,估计觉得憋闷无趣。

    秦琴的动作太快,秦秀才刚要喊她的时候已经跑出了门,秦川连连摇头,朱达还以为这摇头是因为觉得女儿淘气,没曾想随即屋外响起一声尖叫,又听到脚步声响,刚冲出去的秦琴居然又跑了回来,满脸的恐惧神色,一头扎进了秦川的怀里,只在那里说“可怕”。

    听到这声尖叫后,朱达和周青云都是戒备起来,还以为外面发生了什么,倒是秦秀才无奈苦笑,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道:“让你乱跑,被吓到了吧!”

    安抚两句,秦秀才从座位上站起,对朱达和周青云说道:“你们跟我一起出去,给你们请的教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