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六十九章 娓娓道来 谨慎夜行
    “正丁”想要发财,“余丁”想要谋生,“正丁”和“余丁”都越来越多,一方想要发更大的财,一方想要护住自己的财源和谋生,然后在大同地面上的生财之道就这么几条,在大同地面上的人又都是卫所武人,矛盾就越来越激烈,厮杀也就越来越多。

    秦秀才和朱达说得很细,朱达也不仅是单方面的倾听,时不时的提出问题,甚至和秦川讨论,两个人边聊边走,兴味盎然。

    在背上的秦琴已经听得睡了过去,那两名护卫骑士和周青云对这个也没什么兴趣,落后一段距离慢慢跟着,那两位骑士甚至还有闲暇让周青云试射一箭看看。

    周青云倒也没有怯场推辞,张弓搭箭正中二十几步外指定的目标,让那两人喝了声彩,这二位本来存着逗弄孩子的戏谑,所以定了个就近的目标,没曾想却稳稳射中,两人又是惊讶又是赞叹。

    身后的闹腾惊醒了秦琴,也让朱达和秦秀才回头看了眼,在出发前,周青云想要把弓箭留给向伯用,却被向伯训斥了一顿,说练了没几年,弓箭不在手边岂不是要荒废了,不过朱达和周青云都知道,向伯手边有一套弓箭的话,不管是打猎改善生活,还是防身自卫,情况都很不一样。

    不过今日从朱家出来的路上,朱达和秦秀才提了这件事,一张好弓对向伯是件大事,对秦秀才这边就简单了,无非和人说声送过来就好。

    “......升平盐栈的事你早晚都会知道,以后慢慢都会说给你,刚才我说的和你想的其实简单了些,大同左卫里的各项争斗内情很多,也不光是正丁和余丁......”

    对这个朱达当然清楚,但刚才那番谈话让他收获良多,能更清晰的认知,更多的了解,这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六个人慢慢悠悠的走着,走累了就上马骑行一段,遇到村庄尽量避开,等到达官道的时候,太阳已经在西边天际了,官道上的行人已经不多,大多是行色匆匆,知道这个时候,三骑六人才开始加速快跑。

    今日从起床开始到现在,不是忙碌就是聊天,到了这时候搂着前面骑士的腰,反倒有机会沉静细想了。

    从昨日到现在,朱达和身边人先觉得秦秀才对自己看重,所以各方面都把规格什么的提高,尽可能的正式隆重,被人重视,还是被地位远高于自己的人重视,这感觉当然很好,可对于等同于成人的朱达来说,却觉得秦秀才这些做法未免轻佻,虽然朱达和身边人都得了面子和里子,可从更高的层面来看,秀才秦川这些太像是戏台上的做派。

    推测起来,好像是一个书生看多了传奇话本,然后要在现实中复制,可故事里的效果是虚构的,真实生活中只会让当事人觉得虚假,会让旁观者觉得是笑话。

    好处归好处,自己的将来要和这么一个理想化故事化的人绑定,是福是祸,就让人把握不准,要郑重考虑了。

    不过秦秀才到现在已经证明了自己,这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全是精明,没有一丝的散漫,之所以主动来到白堡村收朱达做干亲,是因为捞起的浮尸证明了朱达的说辞,这个少年的确出色,值得下注。

    而这场隆重的虎头蛇尾的收干亲仪式,则是为了奔袭马家店客栈而做的幌子,靠这个聚拢起来盐栈的武力,不让对方有疑虑和防备,这能够达到突袭的最佳效果,声东击西想必就是这种了。

    但这样的算无遗策并不代表秦秀才值得依靠,他算计的太精明太冷血,根本没有什么情义在里面,双方如今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二十个时辰,说白了还是萍水相逢的程度,眼前所能看到的都可以诛心的说成是利用,今后如何,还要走着看。

    朱达这么想下来,末了只是提醒自己不能大意,一定要小心谨慎,他心里也在苦笑,有过那些年的经历和记忆,活得就不可能太轻松自在,如果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少年其实也不错,遇到这样的情况根本不会想东想西,只有单纯的快乐。

    天已经有些晚了,官道上的人越来越少,三骑马一直是小跑不停,秦秀才这骑被两名骑士护在当中,而且事先已经和朱达他们交代,真要有什么突袭,两个少年不要管其他人,先下马藏起来或者逃跑,不要掺合战斗,也不要停留。

    这个季节的这个时候风中寒意已经颇重,马背上的骑士迎风奔跑,更是格外的冷,不过秦秀才没有丝毫的松懈。

    边上的朱达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秀才秦川是个读书人,看着身量瘦削,却没有丝毫文人气,他骑术相当不差,以朱达的推测,虽说秦秀才举止间做出一副方正士子的派头,但应该懂得些武技,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角色。

    几次和盐栈的骑马护卫打交道,朱达对骑乘马匹有了一定的了解,按照他们所说,除了在战场上的要紧关头和递送军报之类的场合,平时骑马尽量不要长时间骑在马背上,尽可能的给马匹休息,不然很可能把马累坏累病,甚至半途中马失前蹄之类。

    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也有感慨,大明这边缺马,有马匹就要充分的利用,草原上的蒙古各部则是另外一种,他们一人双马或者三马,跑起来半路换马就好,这样又可以保证行进的速度,又不至于让坐骑太过疲惫。

    可这三骑跑起来却没有什么休息的意思,连续过了两个挂着灯笼的路边客栈都没有停留,马匹身上已经隐约见了汗水,眼下每匹马上可都是承载着两人,秦秀才的女儿份量可以忽略不计,朱达和周青云再怎么瘦也不不能说轻,难道是为了安全和不走漏风声,顾不得马匹了,这坐骑可不便宜。

    又跑了一刻左右,朱达的结论就被推翻了,他看到前面有家客栈,正以为会和先前几家一样路过后,却看到自己这骑的骑士吆喝了声,居然就这么放慢了速度,看着要停下休息的样子,可在马上侧身看过去,前面那客栈破败陈旧,灯火昏暗,门前蹲着站着几个人,看起来就不怎么地道的样子。

    他们三骑在距离客栈二十余步的位置停下,秦秀才和周青云所在那一骑都没有下马,朱达所在这匹的骑士下马快步跑了过去,秦秀才这时候给自己蒙上了脸,只露出双眼,这倒是寒冷天气赶路骑士的标准打扮,身后“襁褓”也拿布盖上。

    没过多久,在客栈门前的那些人被里面吆喝回去,又过了片刻,就有人提着水桶,领着大筐向这边走来,水桶里面是水,也有装着马料的,大筐里面是干草之类,搬运过来之后,那些人又都是急忙的转回去,也不敢多看。

    等那边人都回去客栈,这边才开始下马喂马让坐骑休息,客栈里只是提供了坐骑的食水,他们六个人只是喝了点随身葫芦和水囊里的水,已经冷掉,入口不太舒服,秦秀才倒是给秦琴一块点心,要给朱达和周青云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要,一是这饿能忍得住,二来这紧张气氛下,都没有什么食欲。

    在这里短暂休息片刻后,三人又是上马向前,客栈门前有一人守着,客栈的大门此时也是紧闭,等三骑跑过去很久,朱达回头张望,才看见人被放出来。

    这应该就是升平盐栈的据点或者同盟之类的,在这里能够放心的征用或者求来补给,能安心休息,至于没停留的,估计就是不能放心的。

    “咱们六人三骑,若是去不放心的野店,太容易被人看做肥羊,叫上十几个汉子就敢动手,还有在水里用药的,原本这些门道我也不懂,还是许三哥下面一个伙计教的。”秦秀才笑着解释说道,在这个时候,刚吃过料喝过水的马匹不能跑太快,说话还比较从容,不至于灌一肚子风。

    朱达和秦秀才交谈的时候,那两位护卫骑士的眼神都很好奇,只是朱达看不到而已,不过好奇的原因朱达他们也能猜到,无非是两人的对话根本不像义父和义子,倒像是平辈论交的。

    亲生父子关起门来随便些倒还好,这义父义子彼此之间倒是要郑重有礼,何况这秦秀才论起地位身家,要比这白堡村的穷小子强出太多太多,即便这谈吐从容的少年做出什么事置换了人情下来,可在这种高攀的情况下,也该恭恭敬敬,可这位却没有丝毫这方面的觉悟,就不怕这难得翻身的机会又飞了?

    不过这两位骑士也很佩服这少年,在升平盐栈上下,能跟秦秀才说上话的人不少,秦先生待人也和气有礼,可能交谈的人却不多,跟不上秦先生的思路,听不明白,或者自己说得太简单了,秦秀才马上能理解。

    而这个少年却能从容的交谈和交流,所说所问的话语,听起来就和秦秀才说出来的差不多,从这方面来看,这少年朱达倒是有和秦先生平辈论交的本钱。

    天黑下来之后,借着还算明亮的月光,在路上慢跑了一个多时辰,能看到前面有灯火闪烁,这地方朱达有印象,却是前几天经过的渡口处。

    “就在这边过夜。”秦秀才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