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六十七章 做要做足 中途小憩
    为了拜干亲的仪式,秦秀才提前一天车马队伍来到白堡村,声势弄得很大,而且外面已经搭起了灶台,任谁都以为会有晚宴。

    没曾想这么大张旗鼓的折腾,突然间过半个时辰就要走,朱达心中自然奇怪,不过如今秀才秦川也是长辈,说话不能不听。换了同龄人,只怕还念叨着晚上的酒宴,大家肚子里都缺油水,难得有开荤的机会。

    朱达答应下来,去和向伯以及周青云说了几句,周青云不情不愿的跟着他一起去收拾了。

    “还真是个沉稳性子。”那位范总旗点头说了句。

    两个人的行李本来不多,而且早就准备好了,回家取出来就好,倒是朱达的母亲很意外,本以为儿子还要一天再走,想想以后一个月也见不到几天,心里舍不得,哽咽着叮嘱了朱达,都是头天晚上说过的。

    那边秦琴吃饱喝足了正在午睡,也被赶来的人叫醒,小姑娘满脸不愿却没什么意外,揉搓着眼睛和朱王氏道别。

    等回到向家宅院后,看到收拾利索的朱达和周青云,秦秀才满脸歉意的对朱石头和向伯说道:“今日里本该和二位好好喝几杯,可突然有急务要赶回去处置,真是对不住了。”

    朱石头连说正事要紧,向伯也说无妨,倒是陪坐的李总旗和村民满脸意外。

    “酒席既然已经准备好,也没必要带回去,二位就请左邻右舍一起过来沾沾喜气,热闹热闹。”秦秀才很是大方。

    向家院子里已经摆开了四张方桌,这是三十多位宾客的酒席,酒肉菜肴并不便宜,总花费不少,按照当下的习惯,主家如果不办或者类似的情况,酒席往往会撤回,那些已经做好的菜肴会留下来慢慢吃,其他的能退货就退货,不能的就自家耗用,毕竟这里不是富庶之地,节省简朴为先。

    秦秀才说走,李总旗还好,那三位被请进来的村民满脸失望,等听到秦秀才的安排,立刻兴奋不少,一边琢磨着喊家人来吃,一边想着朱家有福气,摊上了这么大方的一位干亲,将来肯定能跟着分润不少好处。

    跟着来的很多宾客都是冲秦秀才的面子,他这么一走,其他人也都闹哄哄的告辞,还是秦秀才点了几个人的名字留下来,不然弄得就不好看了。

    人正在向外走,一个负责操办的汉子吆喝着说道:“各位爷,这次酒肉材料是为了两顿饭预备的,既然要请村里的乡亲,不如摆个流水席,让能来的都尝尝,大家都来沾沾这喜事的喜气。”

    听到这倡议,秦秀才笑嘻嘻的说道:“这倒是好事,秦某以后和这白堡村也算有亲戚了,正好跟乡亲们走近走近,就这么操办吧,向兄,倒是要叨扰你了,若是不方便,摆在院外也是一样。”

    向伯没有马上回答,沉吟片刻后笑着说道:“乡亲们高兴老汉也高兴,就在这院子里办,免得人散在四处。”

    秦秀才看着向伯,面带微笑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向外走去,已经有留下的人出去吆喝,李总旗少不得也出面召集村民过来,外面看热闹的村民们是最早得到这个消息的,各个向前拥挤,整个白堡村渐渐骚动起来,凡是得到消息的都是兴高采烈。

    昨日食材到村中的时候,很多村民已经看到了,看到了鸡鸭猪羊,也看到了酒坛,回去之后唾沫横飞的讲述,看到的神往不已,没看到的更以为是山珍海味,白堡村村民穷苦,一年到头吃不了几次肉,看到想到这些,哪有不馋的道理,很多人都琢磨着要些剩菜回去开荤。

    没曾想每个人都有吃到的机会,从老到小都是欢欣鼓舞,不光琢磨着自己多吃,还想着给家里不方便抛头露面的带回去,村里的男丁和孩童们立刻都是拥挤了过来,唯恐去晚了就什么也没了。

    “......别挤别挤,大锅炖肉,人人有份......”

    听着身后的吆喝,秦秀才和陪他来的那些人都已经到了村口,本来李总旗想过来送,却被劝着留下维持秩序,朱达的父亲朱石头也想出村相送,却被向伯拽住,说不要弄出这种离别的调调,孩子们心里会不舒服。

    秦秀才身上打了个包袱,秦琴就和个婴儿一般挂在他的胸前,朱达和周青云则是和两名身材瘦削骑士共乘一马,他们抱着腰也掉不下去,一行人缓缓离开了白堡村,朱达和周青云回头看看,发现村子空无一人,全都去了向伯那边吃酒席。

    朱达突然觉得这一切未免太刻意了,这酒席根本不是为了收干亲,而是为了把全村百姓吸引过去......

    想到这里,朱达下意识回头,却看到村口站着一个人,谁没去吃那些酒肉吗?他马上认出来是谁了,朱达的母亲朱王氏正站在路口看着这边,尽管隔着有些远了,可朱达知道,母亲正看着自己。

    此刻的朱达再也控制不住,原本觉得寻常事,觉得只和自己的人生相关,可这一刻他什么都忘了,只是泪眼模糊的向后挥手,远处的朱王氏也在不停的挥手。

    秦秀才回头看了眼,空出手摸了摸胸前的女儿,秦琴满不情愿的晃晃头,听着秀才秦川感慨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队伍里其他人却有些不满的嘟囔了句别的,被几个为首的瞪过去,立刻不敢出声。

    等再走一段,朱达心情平静下来,他突然想起,就在刚才和母亲挥手的时候,整个队伍的反应未免太大了些,不止一个人回头,单纯的回头看看就罢了,几个后队的人是要兜转坐骑转身的意思,至于那嘟囔的话他也听得清楚“......还以为有没看住的......”

    马队开始加速,按照昨日护送他们回来那位骑士的说法,如果不是送信或者作战,为了保养马匹,一般不会骑的太快,可现在这样子是人人扬鞭,虽然没有放开了跑,可速度当真不慢。

    让朱达奇怪的是,这十几骑没有上官道的意思,官道的路况再差,也比乡间小路要好,真要赶路还是走大道更快,而且不管去郑家集还是东北方向的怀仁千户所,都是走官道更快些。

    等再向前跑了一段,朱达隐约猜到怎么回事了,他们的目标好像是前面二里左右的一个小村子,就在这时候马队放慢了速度,秦秀才拨马去了路边田间,给大队让开道路,驮着朱达和周青云的两名骑士跟着过去,其他人则是继续向前,那两位总旗和高四几人都是对秦秀才抱拳为礼,然后马队加速向前。

    秦秀才在这里翻身下马,让“襁褓”里的女儿下来活动身体,其他两位骑士则是用鞍袋褡裢里的饼子和豆子喂马,居然是暂时休整的意思。

    周青云脸上全是迷惑神情,朱达则是笑着摇头,秦秀才走过来问道:“看出什么来了吗?”

    “秦先......义父你还真是谨慎,对手也没盯得那么紧。”朱达回答说道,这称呼一时半会还改不过来。

    秦秀才脸上浮现笑意,马队已经进入了前面那村庄,他看着那边说道:“他们一直在盯着的,害过别人后怎么不防备着别人报复,所以演戏要演个全套。”

    正说话间,能看到村子的另一边有烟尘扬起,烟尘却比刚才马队行进的时候大了不少,秦秀才缓声说道:“在村子里还有二十骑,兵器也在这个村子里放着,这村子是高家村,老高百户的近支堂弟是这里的总旗,在这边汇合之后,向东南跑大半个时辰就能到马家店,那边路口有个卖酒的客栈,他们要把那客栈烧了,里面的人要死十个以上,如果打的厉害,全杀了也是应该。”

    “客栈里有什么?”朱达问道,边上周青云也满脸兴奋和好奇,问出这话朱达自己奇怪自己,怎么没有丝毫的不适和惊惧,这可是杀人放火的勾当,还是见不得光的没王法的勾当。

    秦秀才脸上满是赞许,他对朱达一直能跟上思路很高兴,笑着解释说道:“那客栈里不光卖酒,还有三张桌子聚赌,客房里还养着十几个粉头,又是那方圆几十里的窝主,贼赃都要在那边出货,混江湖的人物要不去那客栈挂个号,就没办法那边行走,别小瞧那客栈,一月入手的净利怕有大几十两银子。”

    “大几十两”,这个数字让朱达思绪拐了弯,这么多黑道上的生意,一个月净利才这个数目,看来秦秀才对自己还真是大方,前前后后恐怕银钱已经过四十两了,财货什么的还要另算。

    “......客栈里面常驻着一个总旗还有二十多个军汉,混混和闲汉们又有几十个,平时也压得住场面,是卫所老爷们的财源之一,不过现在又添了一门新生意,客栈库房里存着一千多斤盐......”

    话说到这里,朱达的思路已经很清晰,升平盐栈和卫所争夺私盐的利润,卫所策动私兵绑架秦秀才的女儿,今日里对那客栈的突袭就是升平盐栈的报复,可秦秀才的言语里有些让朱达很糊涂的。

    “秦......义父,今日里来的有两位总旗,还有几位,都说是大同左卫的武官,那边也是卫所里的武官,都在大同左卫,算是同僚,怎么还会斗的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