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六十五章 猜疑处处 无所畏惧
    朱达一家起来的很早,朱家父母想要朱达穿的齐整些,可就那么一身衣服,想要齐整也不可能,最起码上面的补丁显眼的很,这让母亲朱王氏不住念叨,应该扯几尺布做身新衣裳。

    天可怜见,也就是今年朱家才敢这么想,从前年景勉强吃饱都要谢天谢地,别说穿什么新衣了,朱达对这个倒是很坦然,劝了父母几句。

    算计从郑家集到白堡村的路程,本以为秦秀才会在下午到,没曾想才吃过午饭不久,秦秀才一行人就来到了白堡村这边。

    昨日里打前站布置的队伍就已经吓了白堡村上下一跳,今天来的更让这百余户人家的村庄震惊,光是骑马的人就有十几位,还有两辆满载的牛车。

    有了昨日的经验,李总旗没敢大咧咧的待在家里不动,得了消息之后却在门缝里张望,看看有没有需要自己见面的,结果看了几眼之后就连忙开门出去,马队打头的那年轻人是书生打扮,可身边拱卫扈从的却是两个总旗,其中一人他还认得,正是老高百户的副手范总旗,昨日里那边来个小旗都要恭敬对待,莫说今天来的是那边的总旗了。

    总旗李纪忙不迭的迎出来招呼,心里却在不住的纳闷,他昨天已经知道是有人要来收朱达做义子,还听说是个秀才,这秀才怎么就这么大排场,居然要两个有体面的总旗护着前来,他一边殷勤客气着,一边心里暗自琢磨,以后要对朱家再好一些,千万别被人挑出错处。

    让李总旗更加惊讶的是,事件的主角朱达没有远迎出村子,就在村口等候,那为首的年轻人下马后丝毫不见嗔怪,按说穷苦子弟被人这么看重,怎么也该远迎出去几里显示尊重,从这事来看,那秀才对朱达的看重可能还要超过自己的想象。

    不光李总旗在猜,就连和秦秀才同行的那些人也在猜,在他们看来在村口迎接是怠慢了,可秦先生却丝毫不以为怪,对那少年热络亲切,让大家都是心中惊讶,调整自己对朱达的判断。

    说起来他们还真是把事情想复杂了,朱达根本没有这个概念,他的父母和师父也是如此,还是听到有人说队伍来了,朱达自己想起需要远迎,跑到村口正好遇上。

    “秦先生,晚辈本该远迎的,却疏忽了这桩事,先生不要见怪。”朱达直截了当的说明原因,赔礼道歉。

    朱达的态度让秦秀才很开心,只是伸手摸摸他的头,看着已经把自家放在长辈上了,这等亲切举动让大家又是若有所思,如果耳朵尖,还能听到队伍后头有人小声议论“......这是不是秦先生的私生子.......”“......看着不像......”

    让朱达没想到的是,才送回去的秦琴居然也来了,女孩对父亲和朱达的秦琴很吃味,扁着嘴不说话,不过没坚持多久就兴冲冲的跑过去说要吃鱼。

    秀才秦川没有带着大队人马直奔朱家,反倒是让大伙先去向伯家休息,那两位总旗和身边人就顺理成章的去了李家那边,秦秀才带着女儿和两名护卫,在朱达和周青云的带领下一起去了朱家。

    即便是三个外人登门,朱达的父亲朱石头还是有些惶恐,朱达的母亲不见外客,只是去给秦琴做鱼汤喝了,在这样的场面下,向伯言谈举止也有些僵硬。

    相比于拘束紧张的朱达一边,秦秀才就随和亲切的多,即便不算盐栈里的权势,他身为秀才,地位也比朱家这边高出许多,可秀才秦川没有丝毫摆架子和矜持,完全是用和亲戚态度来打交道。

    秦秀才这态度让朱达的父亲和向伯都轻松了不少,秦秀才对朱达是赞不绝口,说两人投缘,说本来想要收朱达为徒,却没向伯这么有福气,所以能收做义子,还很诚恳的询问朱石头的态度,问他愿意不愿意。

    这姿态当真是做足了,朱达的父亲朱石头和师父向伯又怎么会不同意,当场喊过朱达给秦秀才磕头,三个头之后这关系就算定下,秦秀才还说等下在向伯院子里会有酒宴,会当众宣布,到时候朱石头还要当众答应,朱达还要磕头,然后又问朱达有什么想的。

    虽然朱石头和向伯没觉察什么,可朱达却明白秦秀才的用意,对方做得还真是周到,领着这么多人过来,其中还有几个身份不低,又把仪式办的尽可能正式和郑重,这是为了给朱家和朱达足够的脸面,也是抬高朱达的地位,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朱达把这个干亲的关系当回事,甚至现在这询问也是以朱达为主,前面对朱石头和向伯的反倒是礼节了。

    朱达表面平静,心里却有些紧张,秦秀才所做都是因为自己远超同龄人的“出色”,自己还能不能这么“出色”下去,到最后变成真正的“出色”......不过朱达没有纠葛太久,事已至此,唯有沉下心努力做下去,惶恐没有丝毫的用处。

    “......义父,我想在郑家集几天,在白堡村几天,轮换着来,这边还有父母要孝敬,还要在师父这边学武......”

    朱达没有自称“儿子”或“孩儿”,而是用了更平等的“我”,秦秀才神情没有任何异常,显然是接受了这个叫法,只是那边向伯连连摆手说道:“老汉那有什么能教的,秦先生会给你们请更好的......”

    “赶路要耗费工夫,一个月可以回来五天。”秦秀才笑着回答,语气却很坚决。

    “周青云和我情义深重,实在舍不得离开,请义父允许我和他一同去。”朱达询问这个的时候,礼数很是端正。

    秦秀才对这个也没有任何异议,笑着点点头说道:“理应如此,青云这孩子沉静大气,和你一同历练闯荡,对你们都有好处。”

    说到这里,那边向伯松了口气,连忙把在外面等候的周青云喊进来,让他给秦秀才磕头,秦秀才把话说得明白,周青云的关系从朱达这边论起,他认周青云做侄儿,对这个向伯自然愿意。

    本以为在条件上会有些纠缠,没想到秦秀才答应的干脆利索,细想却也是情理之中,朱达按捺下念头,郑重其事的给秦秀才跪下磕头说道:“义父在上,孩儿绝不会辜负义父的恩德照看。”

    那边周青云被向伯示意着一同跪下磕头,只是他这边不知道为什么磕下去,一直轻松自若的秦秀才到这时却肃然站起,将朱达搀扶起来说道:“为父读圣贤书知大义,定不会辜负。”

    在这个场合下,朱达的跪下和秦秀才的回应都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他们两个明白,朱达这一跪除了义父义子关系确立之外,更多的是明确效忠,或者说是契约和交换关系的成立,秦秀才也明白这一点,他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个。

    看到这些的朱石头却动了感情,在那里只擦眼角,很有些自家的孩子被人抢走的意思,倒是让向伯看不过去,闷声说道:“这是大喜事,莫要弄出哭丧样子!”

    这边礼节完毕,大家就要去往向伯那边,还要有个相对正式的仪式和酒宴,至于秦琴就留在朱家,有护卫在这边看着,那边做好的酒菜也会送过来。

    “我丢了一次闺女之后就不敢大意了,这次来索性带在身边。”秦秀才笑着说了两句。

    朱达和周青云跟在后面,周青云凑过来小声说道:“以后咱们就要住在秦家了吗?”没等朱达回答,他自问自答的说道:“总觉得怪,一睁眼就不能在家里住了。”

    说完这句,周青云瞄了眼朱达,又是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有点怕?”

    “我害怕?我怕什么......”这个问题让朱达失笑,下意识的回了句,说到一半又是停下,挠挠头说道:“我是有点怕。”

    周青云盯着朱达又看了几眼,两个人都已经落在队伍后面了,朱达被周青云看得纳闷,开口问道:“你盯什么?”

    “现在才觉得咱俩差不多大,平时你都像个大人。”周青云直率的说道。

    自从他们两个亲近后,只看到朱达冷静从容,智谋多端,甚至连肢体动作都很有规矩,表情也不见什么失态,刚才却不同,发愣,挠头,倒是有些少年本来的样子流露出来。

    “你倒是细心。”朱达笑着反问了句。

    周青云一扬下巴说道:“好弓手就是要细心。”

    朱达沉默下来,他没有继续掰扯,朱达意识到周青云说得没错,在这白堡村里,村民孤陋寡闻,环境封闭落后,在这里他有种安全感,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可去了郑家集,身周的世界大了许多倍,接触的人也变成了见多识广的老练人物,朱达的自信开始有些动摇。

    莫名的,朱达想起了那些年,从福利院到学校,从学校到社会,那时比现在还要无依无靠,那时也有惶恐和畏惧,但那时胸中还有一种混不吝的无畏,什么都没有,自然就什么都不怕,任何事都有想去试试的战心和勇气。

    “......怕什么......”朱达低声念叨了句,边上的周青云没听清,转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什么都不怕!”朱达精神满满的朗声回答,当年如此,现在又有什么区别,何必患得患失。

    “恩,你不怕,我也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