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六十四章 养老送终 结拜兄弟
    “以后决不让向兄弟吃了亏,会时时安排人过来看着,要货就给送过来,也不让那些混帐行子掺泥土坑人。”向伯表态之后,高四爷马上投桃报李。

    说话间却又转向朱达,和气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朱家小哥了,能被秦先生看重的果然不简单,看着就是一表人才。”

    朱达连忙施礼招呼,那高四爷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凑近了说道:“听说朱小哥还在学武,习惯用什么兵器,我们那边的铁匠手艺不错,到时候用好铁打造给你送过来。”

    到这时朱达明显能感觉出来,这位高四爷拉拢示好的重点恐怕放在自己身上,双方刚见面,而且对方这逢高踩低的做派让人很不舒服,他也不想贸然就亲近,刚要推辞,向伯却把话接了过来:“这孩子跟我练刀,就是军中常用的雁翎刀,腰里别着一把短的,劳烦四爷帮忙了。”

    “多谢四爷。”朱达只能跟着接话。

    看到对方接受了自家的好意,这高四爷笑得双眼眯缝起来,伸手拍了拍朱达肩膀说道:“叫什么四爷,叫我四哥就好,这兵器一定含糊不了。”

    喊向伯“兄弟”,又把向伯的徒弟做兄弟,这辈分已经乱了,不过谁也不会挑明,朱达顺势客气了两句:“日后少不了要麻烦四爷你,还要请你多照顾我师父。”

    话中有分寸,而且礼数不缺,这却不是个十二岁乡野少年能说出来的,高四爷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只在那里“好说好说”,客套几句后又去安排忙碌了。

    如今虽在向伯家的院子里,向伯却成了外人,他乐得自在,只是站在边上,等那高四爷走远了,才笑着说道:“好刀可不便宜,高家愿意出钱,你和他们客气什么,老汉在那边拿了几年的盐,这位四爷可从未正眼看过我,今天倒是称兄道弟。”

    “师父,刚才这高四爷问你怎么进货的事,徒儿心里可捏着一把汗,生怕你说要去总号进货。”朱达压低声音笑道。

    “老汉的确贪财,可又不傻,他高家一共手里才十几个村子,我如果分出去,那就成了大仇人了,还是你说得对,有这四个村子在已经赚得不少,还是莫要动心思生是非。”向伯闷声说道。

    开始的好奇一过,周青云已经觉得无聊了,他朝这边凑过来,闷声说道:“这家弄得不像家了。”

    “也不知道你还能住几天,倒弄出个娘们样子。”向伯笑骂一句,又是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老汉教你们个事,看人可不能看笑脸,这位高四是不是和气,我可告诉你们,他这和气笑脸我还是第一次见,高家生意多,私盐上的买卖就是这高四盯着,那是出名的心黑手辣,就不说卖盐的勾当,手里人命都有几条了,断手断脚的那就更不必说。”

    朱达和周青云都盯着那高四看,如果向伯不说,还真看不出对方是这样的人。

    “大柜发下来的盐都是白的,可到了咱们手里却成了黑的灰的,你们想想这里面,有人去大柜上告过,可没什么好下场.......”

    向伯在那里念叨,朱达却琢磨着那秦先生知道不知道这个事,他倾向于秦秀才应该有数,只是权衡判断不去理睬罢了,大同左卫的这些百户村庄没有外来买盐的渠道,二柜掺假,下面坐商盐贩子也会动手,能保证每一层有钱赚相对稳定,估计盐栈总号未必会太较真。

    等院子里清扫的差不多之后,桌椅什么的都是放下,那位高四爷就客气的告辞,除了对向伯打个招呼之外,和朱达也客气了一番。

    看着变得整齐干净的院子,朱达和向伯他们都感觉好像不是自己家了,围观的村民们一直没有散去,还在外面张望议论,望着向伯师徒几人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今天打前站的一个年轻人,连总旗大爷都得客气贴上去,对方还带搭不理的样子,可这样的年轻人,对向伯和朱达却客气示好,这师徒几个命还真好,到底是攀上什么大老爷了。

    张望的村民中,孩童少年们的眼神格外热切,在他们想来,朱达原本和他们差不多,可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拜师之后,日子就一下子过好了,开始吃那喷香的好东西,然后又被村里的总旗大爷看顾,现在又有了这样的气派,如果我去拜师的话,没准会有差不多的福气。

    晚饭是在朱家吃的,饭菜有酒有肉很丰盛,相比昨日的喜气洋洋,今天朱达的父母就沉默了许多,连向伯也是如此,这样的反应朱达倒是能理解,昨日里回来和家人描述将来,家人凭着想象去估测,总归可以接受,但今天这过来打前站布置的队伍却超出了朱达父母的概念,他们判断不了,所以才会沉默,甚至有些迷惘。

    向伯喝了几口酒之后,先打破了这个安静,他缓声对朱达说道:“原本以为是个造化,今日里看起来倒说不准了,师父也想不明白,但朱达你要是不想去,师父就把这个事拦下来。”

    自从拜师后朱达已经总结出规律,向伯自称“老汉”是常态,这“师父”的自称则是郑重大事的时候才会提。

    这边话一出口,朱达父母也露出赞同的神色,如果将来理解不了超出概念,正常人会选择不改变和保持原状。

    “师父,徒儿应付的来,也能照顾好青云。”朱达回答的简单而又自信。

    向伯喝了口酒,沉吟片刻才点点头说道:“你能应付的来,换别人说这个话老汉未必会信,你说这个倒不是说大话。”

    定了调子之后,酒桌上的气氛总算热烈了不少,向伯对朱达的信心也感染了朱家的父母,想想自家孩子这段时间的神奇表现,他们也不那么忧虑迷惘了。

    又是几杯喝下,朱石头开门见山的提出来要和向伯结拜,话说得很明白,要不是有朱达拜师的关系,认向伯做个长辈也是应该的,不过现在就只能兄弟结拜,朱家得了向伯这么多好,能回报的也不多,希望能让向伯过得舒服些,给他养老送终。

    “养老送终”的承诺可不是小事,向伯平日里再怎么不在乎,想到自己孤苦伶仃的晚年还是会悲观绝望,周青云年纪太小,怕是长大了之后就晚了,现在朱家夫妇提出来却是正合适的。

    向伯是个好强的性子,又不愿意麻烦旁人,开始就要推拒,但朱家夫妇不是客气,两家在子弟上和私盐上都绑的这么紧,再走近一些也是应该,向伯自己也能想到这个,最后还是接受,又在那里承诺,这积攒的钱财之类的一定要分给朱家,这坐商的身份将来也争取给朱石头弄上一个。

    放在从前,朱达的父亲对私盐生意害怕的很,现在却知道这比种地要好太多,自然愿意这么长长久久的做下去,可现在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状态,向伯这个说法让他也激动起来。

    在白堡村里结拜兄弟的事情不需要什么仪式,无非是两个人对天磕头,再说几句盟誓的言语就够了,等明确了结义兄弟的身份后,大家更加亲近,酒喝得快了许多,如果不是明日里秦秀才要来,恐怕向伯和朱石头要喝的大醉。

    即便及时停住,两个人也有些过量了,朱石头在家简单,向伯这边就要由朱达帮忙送回去才好。

    出了屋子,寒风吹来,向伯的醉意又加重了几分,他身材魁梧高大,朱达和周青云搀扶的有些吃力,只听着这老汉嘴里嘟囔念叨,不知道说些什么。

    等送到向家进了院子,朱达和周青云都已经满头大汗,又去烧水给向伯喝,一时也走不得,要等汗落下去才回去。

    等水烧好了之后,向伯已经恢复了几分清醒,将朱达和周青云都喊到跟前,郑重无比的叮嘱说道:“秦秀才肯定要问你本事来历,你可以说是野道人,但不能提到教门,千万不能说,读书人对这个尤其忌讳,不光朱达记住,青云你也要牢牢记住,明白吗?”

    对于教门相关,即便朱达自己认知也很模糊,周青云就更不必说了,不过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不是小事,从长辈谈起这个好似虎狼蛇蝎的态度也知道轻重。

    等朱达回家之后,父亲已经沉沉睡去,他和母亲将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也准备休息,那边被褥刚铺好,父亲朱石头却从炕上翻身坐起,朱达还以为他要酒醉呕吐,没想到父亲朱石头大着舌头说道:“小达,外面不好就回家,富贵前程什么的好是好,爹和娘只要你平平安安的,爹不放心你过去......”

    念叨了几句后,又是酒意上头,还没等朱达答应,就又是呼呼大睡过去,边上母亲朱王氏抹着眼泪也叮嘱了几句。

    此情此景让朱达感慨万千,到最后只是说道:“爹娘放心,孩儿肯定会保重自己,肯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