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六十二章 远行在即 有骑来访
    屋子里感慨感动的气氛过了一会才平和下来,事情定下,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的。

    倒是向伯这边想到了别的,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既然有四个村能卖了,那山洞里的盐怎么用上,怎么掺在一起。”

    说到这个,朱达的父亲身体向前倾,脸上都是激动,现在是四个村的市场,如果再加近乎没有本钱的岩盐,利润当真暴增。

    两个大人说完之后都是看向朱达,朱达也直截了当的说道:“岩盐先不要拿去卖,一下子得了四个村的地盘,里里外外盯着的人肯定不少,有什么不对的很容易被看出来,再说,这四个村能赚的肯定不少。”

    “倒是这个道理,只是有钱不赚不甘心啊!”朱达的父亲点头说道。

    朱达笑了笑说道:“那个岩洞只要看好就行了,盐放在里面坏不了,总归能用上。”

    该说的都说定,向伯指着已经安静下来的鸡鸭说道:“这些你们拿回去养,老汉可伺候不了。”

    这十几只都是能产蛋的母鸡母鸭,鸡蛋鸭蛋能补身子还能去买卖换钱换东西,而且喂养好了能产蛋几年,在城里乡下都算是很像样的财产了,向伯这么大方的分配,朱达的父母连忙道谢不迭,满口说着等下了蛋一家一半什么的。

    回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议论完这些已经很晚,朱达的父母带着分来的一半财货,欢天喜地的回家休息,朱达却特意留下。

    “师父,徒儿和青云一走,你身边就没人了,我爹那边也不能时刻照顾,徒儿觉得师父应该再收几个徒弟,一方面事情有人帮忙,一方面起居也有个照顾。”朱达说的很诚恳。

    向伯笑了笑说道:“你这心思和大人一样,老汉还没到走不动的地步,再说了,除了你这样精灵古怪的孩子,谁还愿意找老汉做师父。”

    “怎么不会,我家过上了好日子,我和青云有了好前程,外人看来,这不都是师父的功劳吗?只是徒儿先提醒一句,师父要挑个老实本分可靠的做徒弟,咱们家里可有些隐秘事的。”

    “去去去,你是师父我是师父,快回去歇着吧,后天还得回郑家集去!”向伯明显听进去了,笑着把朱达赶走。

    晚上睡觉的时候,朱家三口都很兴奋,只是朱达沉默着回忆思考,显得睡着了,被动的听着父母在那里小声议论。

    “......向大哥对咱们家这么好,又让小达有了前途,咱们也不能含糊了,向大哥的老咱们来养......”

    “......要是几个村的盐货都是咱们俩家卖,这田地怕是忙不过来,得找个人......”

    “......小达表舅家孩子已经不小,是个老实人,吃都吃不饱倒是可以......”

    “......那鸡鸭怎么喂,咱们家粮食未必能到春荒的......”

    “......你真是糊涂,咱现在还为粮食发愁吗?不够吃就去买,对了,明日里张罗顿酒肉,请向大哥过来吃......”

    父母议论的声音控制不太好,往往会变大,他们为了将来的幸福生活而兴奋,朱达躺在那里,脸上露出微笑,在他想来这还远远不够,要尽自己所能,让父母活得更好。

    想着想着,思绪莫名的转向了秦秀才那边,对方要收自己坐义子,看似很冲动突然,实际上从相见到决定,秦秀才并没有任何冒失的行为,每一步都尽可能的验证,这秀才只是下注比较快,朱达就在这思前想后中沉沉入睡。

    第二天早晨起来,北风明显加大,寒意阵阵,冬天临近,所有人都在说今年冷的早,秋天下雪可不怎么常见。

    今日里倒不用练武,吃过早饭后,朱达看着父母收拾东西,要过去帮忙还被赶了回来,只是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朱石头满怀歉意的说过几月给朱达置办一身好的。

    估摸着向伯那边也在给周青云收拾行李,朱达琢磨了下,不如去钓几条鱼,现在母亲已经会做鱼了,自己去了秦家应该不缺嘴,可父母和师父多吃几条鱼补充营养总归是好的。

    朱达在家里简单做了些鱼食,拿着鱼竿去找周青云,和他判断的差不多,向伯正在收拾整理,叮嘱了句小心些就不多管了。

    “咱们把李家兄弟也叫上,教教他们怎么钓鱼。”

    还真是巧,说完这句,就看到李应李和走过来,没等朱达说话,李应客气的说道:“朱家兄弟,我爹请你过去一趟。”

    从前都是直呼其名的,今日里不管称呼还是态度都客气了许多,朱达大咧咧的说道:“当我是兄弟就喊朱达,这才几天没见,怎么就客气了。”

    “我爹说你攀上贵人了,不能怠慢......”边上李和急火火的说道,却被李应戳了下瞪了眼,不敢出声。

    朱达笑嘻嘻的说道:“咱们论咱们的,我刚才还要找你们一起去河边钓鱼的,教你们怎么用鱼竿,你们再见外,我可不教了!”

    前些日子本来都已经熟络,刚才却显得生疏不少,这么插科打诨一通之后才没了距离,大家一起嘻嘻哈哈起来,李应的年纪勉强算是成年人了,李和立刻打听起来,朱达也没什么隐瞒,却把一切都推在了向伯身上,说遇到了向伯的旧相识,才有了礼品之类的事,这个解释大家都能接受。

    等到了李总旗家,先看到的是李春花,这个小女孩已经不敢对朱达耍什么刁蛮了,反倒有些畏缩,只在那里好奇的打量朱达,心想怎么就有这么多的变化。

    李总旗在客厅等着,他有武官身份,又是长辈,态度倒没有变化太多,可朱达坐下之后居然吩咐李应给端碗茶来,这个吩咐让李家兄弟都瞪大了眼睛。

    在白堡村可不比郑家集,这边什么都买不到,粮食菜蔬之外的都要去外面买,李家的茶叶都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寻常人来了都是一碗热水,没曾想朱达这个年纪的,又是管辖下的军户子弟,居然有这个待遇。

    “朱达,贼兵灭了,抽调的男丁也回来了,这夜里巡逻和修土围子的事还要不要做,你也知道大伙的心气,早就埋怨着累了。”总旗李纪开门见山的询问。

    朱达沉吟了下,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道:“总旗大人要是想做些事,想以后和其他百户打交道不吃亏,修墙操练这类的事就多少要维持着。”

    “可维持着要花钱粮,咱们百户可没那么多的余度。”按照规矩,每个屯驻的百户所都该有部分存粮,实际上这份粮食几成归千户所那边,几成归管事的百户和总旗,已经没有公粮,只是私产,现在太平安全,事不关己,自然不愿意多花费。

    “做事总要花钱粮的,总旗大人平时在百户里能依靠的就是院子里这几个男丁,如果把这些做出来,多十几个人手还是有的,做事也就方便了很多。”朱达回答说道。

    具体怎么选择,还是要那李总旗自己决定,朱达只是点明了两个方向,至于说让白堡村的男丁拧成一股绳,变成什么力量,眼下不现实,大家都是孤立的小门小户,没什么联系的纽带,之所以这段时间抱团,无非是外来贼兵和抽丁的压力,现在没有外来的压力,人心也就散了,而且即便能成力量,朱达一个少年也没什么好处,甚至还会妨碍到父母和向伯,所以他的态度就是明确的旁观。

    李总旗在那里考虑了片刻,只是摇摇头,但也没说做了什么决定,却把话题扯开了去:“你给咱们百户抽丁出得主意真好用,别的百户有顺从老实的,这次还被摊派了别的差事,叫苦不迭,还有人被派下重活有了死伤的,只有咱们百户这几十人浑身是刺,谁都懒得理会。”

    “总旗大人,这次卫所里也是三心二意的,所以能混过去,真要是大事,咱们也得低下头。”朱达说得很明白。

    李总旗点点头,指着李应李和说道:“你们看看朱达,再看看你们自己,你们要能有朱达的一半灵醒,我这辈子就没白活,你们年龄差不多,以后要多多亲近才是。”

    话说得差不多了,朱达、周青云和李家兄弟就都是离开,四个人兴冲冲的奔向河边,李家小女儿李春花眼巴巴的想要跟着,却被家人拦住不让出去,对一个十岁多的女孩来说,河边未免太远了。

    来到河边之后,朱达和周青云下意识的避开了上次杀贼那个位置,而且两个人很警惕,一个人钓鱼的时候,另一个人在较远的位置望风放哨,李家兄弟根本意识不到这些,只是兴致勃勃的看和学。

    鱼依旧很好钓,朱达钓上一条来就让李家兄弟拿起鱼竿试试,本就不是太难的技术,加上河里的鱼太多太傻,没试几次也是钓上来了,李家哥俩都是兴奋的大喊大叫。

    这次可说得上是满载而归,中午四个人就在向伯家吃的鱼汤,李和还去厨房那边看朱达怎么做,朱达也不藏私,李家兄弟两个带了几条收拾好的鱼,准备回家做着试试。

    天黑之前,朱达出门的行李已经收拾完毕,父母开始叮嘱,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要说上几句,朱达也只能听着,偶尔苦笑着解释两句“我那边呆几天这边呆几天,又不是不回来了。”

    好容易嘱咐完毕,又让朱达去喊向伯和周青云来家吃饭,他这边才出门就听到马蹄声响,应该有骑马的人进村了,在朱达的记忆里,骑马进白堡村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卫所骑兵,一个盐栈骑马护卫。

    等到了向伯家门前,发现一匹马停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