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六十一章 骨肉分离 或为坦途
    还有大事?朱达的父母身子都有些发颤,眼前这些财货都是小事,那大事是什么样子?

    他们的表现就连朱达都有些看不下去,抬高声音说道:“爹,娘,咱们和师父是一家人,你们慌什么!”

    说出这话来,朱石头镇定了些,朱王氏还是盯着财货不住的看,向伯坐在那里喝了口水,粗着嗓子说道:“救的那个闺女是个秀才相公家的小姐,这次财货都是他家给的,除了这个,剿灭贼兵的功劳也有咱们一份,上面给了老汉四个村子,朱家兄弟,这四个村子的进项,咱们一人一半。”

    朱达的父亲朱石头下意识的答应了句,随即瞪大了眼睛,颤着声音说道:“什......什么......这怎么......使得?”

    边上的朱王氏也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向伯,双手紧紧抓着衣角,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相比于堆放着的财货,这四个村子的私盐收入才让人震惊,怎么看都是个长年累月的进项,这好比是几块面积不少的上好水浇地,每年都能带来好收入,而且付出的辛苦比种地少太多了,有这两个村子,陡然就成了小康人家,甚至能说是殷实富户,可这个,怎么就凭空掉下来了。

    “没什么使不得的,老汉孤苦一人,身边就是朱家兄弟你信得过,咱们一起去过岩洞运盐,难道还找别人去吗?再说了,这四个村子,老汉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不如咱们一起操持。”向伯说得很实在。

    说到这里,朱达的父母都顾不上回答了,只在那里看朱达,希望自家儿子能给拿个主意,不知不觉间,朱达的父母和师父都尊重他的意见和判断,甚至是听从。

    “爹,师父不是外人,他这么说了,咱们谢过就是,以后多帮着点师父这边,毕竟师父年纪大了也不容易。”朱达说得很妥帖。

    他这么一说,朱石头夫妇立刻镇定了不少,朱达的父亲咬咬牙,却拽着朱达的母亲一起给向伯跪下,朱达看到这个场面,也只能跟着跪下,听到自己父亲郑重其事的说道:“向大哥对我们朱家的大恩大德,我们朱家一辈子也忘不了......”

    “自家人弄这些事做什么,不起来老汉就火了!”向伯倒不是客气,此刻他是真有些暴躁。

    周青云在边上好似看戏一般,还掏出来从秦家拿回来的点心,边吃边看,朱达看过去还对朱达做了个鬼脸。

    “快起来,事情还没说完。”向伯粗着嗓子又是催促了一句,朱家夫妇两个身子大颤了下,心想刚才这两桩事已经是天上掉馅饼了,还有事又是什么?

    向伯沉吟了下,他这个表情让朱家夫妇更是慌张。

    “......是这么回事,这次去......”向伯一五一十的讲述,把秦秀才的态度和郑家集那边的见闻说了。

    在讲述过程中,朱达的父母表情精彩无比,一时自豪,一时不可思议,他们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发展,对白堡村的贫苦军户来说,读书人,还是有秀才功名的读书人当真是天上人,而且向伯没怎么隐瞒秀才秦川经营盐栈的事,这就让朱家夫妇又多了一层的敬畏。

    “小达,被秀才老爷认干亲可是大好事,咱们一定要去,你可别犯糊涂!”那边向伯还没说完,朱达的父亲就兴冲冲的下了结论,而且还郑重其事的叮嘱朱达,生怕自家儿子分不清好坏。

    这态度让朱达哭笑不得,心说这还是不是亲儿子的待遇,亏得那秦秀才的根底自己大概清楚,如果居心不良的话,恐怕就要吃大亏了,不过转念一想,朱达倒是明白,父母可能觉得自己好武,可能会留下来和向伯学武而放弃这个好机会,在父母眼中,向伯比起秀才那可真是天差地远。

    “师父怎么想?”朱达出于礼貌问向伯,这倒是他的父母按捺住自己的激动,这太急切了保不齐会让人误会。

    “老汉在路上就说得明白,这是你的造化和机缘,一定要抓住了,我愿意让你去!”向伯回答的干脆利索。

    朱达点点头,刚要说话却看到一边的周青云,周青云脸上已经没有了好奇和兴致,反倒表情很是黯然,颇有些不舍的样子,看到朱达的眼神,周青云低下了头。

    “爹、娘,师父,孩儿就算拜秦秀才做义父,也得把几件事做好,让爹娘和师父过上更好的日子!”朱达慨然说道。

    向伯摆摆手回答说道:“这个不用你操心,四个村子给过来,以后这日子肯定要红火起来。”

    朱达的父母也连连点头,对向伯的话颇为认可,朱达转向向伯,肃然说道:“师父,徒儿有件事要求师父,这事恐怕会让师父很不方便。”

    “你说就好,卖什么关子!”向伯不耐烦的回答。

    “师父,徒儿这次去郑家集,想要带着青云一起过去,我们兄弟两个彼此帮衬也是方便,到时候吃住在一起,学本事也在一起,可周青云不在身边,徒儿怕师父孤单......”

    话说出之后,屋子里安静了下,周青云愕然抬头,对提到自己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朱达的父母下意识的想要阻止,这年头认干亲不是白认的,你一个人被秀才收做义子是造化福气,你还要加个添头,万一对方嫌麻烦不要了怎么办?不过朱达的父母只是神色犹豫,却没开口或者动作。

    那边向伯也是愣住,然后长吐了口气,看看朱达,又看看周青云,却伸手指着朱达训斥说道:“胡闹,你这么折腾,万一那秀才不认了怎么办?”

    “那徒儿就不去!”朱达说的斩钉截铁。

    边上朱达的父亲朱石头听到这话,本来要阻拦,想了想却是一拍大腿,站起来咬牙说道:“小达,好样的,咱们祖辈也是拿过刀的汉子,做事就该这样,向大哥,这事就这么说定了,那边要是不要青云,我家小达也不去了!”

    “你......”向伯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嗓子好像堵住了一样。

    到这个时候,朱达笑嘻嘻的走上前扶住向伯说道:“师父,你这就是答应了,让青云和徒儿一起去?”

    向伯低了低头,闷声答应了,随即站起来哑着嗓子说道:“我去安排陈力和那车夫睡下,回来咱们还有事要说。”

    屋子里气氛很激动,所以除了朱达之外,其他人听不出向伯的嗓音有些许变化,周青云的兴致又高了起来,在那里笑嘻嘻的哼着小曲,这曲子也是朱达随意哼唱他跟着学会的。

    尽管秦秀才表达过类似的意思,可对于朱达是真心的邀请,但对周青云则是客气,向伯自然能判断明白,只是向伯也很想让周青云能跟上,能在这个机会里分享些好处,不过老人是刚直的性格,他会提醒朱达一定要抓住机会,却抹不开脸面让朱达带着周青云一起,毕竟这次救人立功得了这样那样的好处,都是朱达的功劳,除去这次救人和拷问情报,还有其他的事,都是朱达在做。

    向伯觉得自己欠徒弟的,没立场没资格去要求太多,可周青云的前程和将来对他又无比重要,所以才会犹豫,所以才在那里欲言又止,等朱达主动挑明这件事,老人再不敏感也能知道是朱达顾全他的面子,又替他着想,心中自然感激感动,再想想自家对朱达没有太多的帮助,而且收徒并不纯粹,提了这样那样的条件,可这个徒弟却如此的热心成全,向伯也有些动情,只是他好强惯了,不想让人看到失态,所以才出去。

    他能想到的,朱达自然也想的明白,这次唯一的意外就是没想到父亲朱石头居然也有几分豪气,朱达拜师的时间很短,可他从来没有看轻这份师徒的关系,向伯收徒时候虽然提了条件,但入门之后却是真心实意的当自己是徒弟,而且没有太多的私心,想着自己,照顾自己,老人自以为把想法隐藏的很深,可朱达早就看出来了。

    而且就算老人没这个想法,朱达也要拽着周青云一起,这个相处时间不长的少年是值得做兄弟的,真诚、质朴、刚烈,双方是并肩作战杀过敌的,在对那个贼兵的时候,足可以验证许多许多,自己有了翻身向上的机会,当然要和朋友一起去分享。

    不多时,向伯回到这个屋子里,灯光昏暗,不仔细看是看不出向伯眼圈发红的,此时屋子里的气氛很是热烈,朱达满脸笑容,每个人脸上都有笑容。

    “孩儿也不想天天都在那郑家集,孩儿想这边几天,那边几天。”朱达继续说道。

    “......现在可不是想家的时候,到时候爹和师父去看你,你过年时候回来就好......”朱石头连忙说道,向伯也是点头。

    他们想的很明白,朱达给人当义子并不是去享福做少爷,少不得要做些仆役长随的营生,甚至不得清闲,但这些都是值得的。

    “不,一定要回来,孩儿要让爹娘和师父过上更好的日子。”朱达没有让步。

    屋子里安静下来,朱达的父母和师父都看着他,如果是别的十二岁少年说这话,十有八九会被人是笑话,但他说的话,没有人会掉以轻心,因为是被一次次例子证明过的,眼前这些财货也是实证之一。

    “你们......你们生了个好儿子啊!”向伯哑着嗓子说道。朱达的父母不住点头,不住的抹着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