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六十章 有心则善 无心为恶
    向伯说这些也不是等朱达回答的,朱达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至于周青云,一到这样的时刻,他就主动的躲远些。

    大家就这么沉默着,等牛车过了浮桥重新上路。

    朱达倒没有觉得师父向伯说话太直接,年纪差距这么大,又是师徒的关系,如果遮遮掩掩那反倒古怪了,朱达也在想,自己是不甘心吗?的确不甘心,不甘心这么贫穷,不甘心处于底层,不过那秦秀才也没有说的这么了得,一个有想法的读书人,一个县级私盐组织的头目,可要放眼整个大明天下,秦秀才不是底层,但也不会比底层高出太多。

    但不管怎么说呢,秦秀才给出的这条路,的的确确是眼前自己能抓到的最好机会。

    向伯说了掏心窝子的话之后,他和朱达都是沉默,反倒周青云兴致勃勃,跑上跑下,问东问西,向伯和朱达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

    “你们这一家倒是有趣,朱小哥年纪最小,看着却最老。”护送的那位骑士调侃说道。

    跟在车边的这位骑士姓陈名力,四十出头的年纪,人微微有些发福,喜欢眯缝眼笑,看着和气亲切,不过上下坐骑的动作还有虎口处的老茧都说明这人的本事,这陈力虽说有坐骑,却不是经常骑在马上,会牵马走大半个时辰后再上马骑片刻,然后下马步行,就这么周而复始。

    “就这么一匹马,要紧时候靠它的脚力冲杀快跑,要省着力气用才好。”问到为什么的时候,这骑士陈力倒是不藏私,笑嘻嘻的回答。

    朱达听得仔细,也注意到向伯说完那话之后,时不时的看自己,神情颇为复杂,几次看要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

    这次回程并不是顺着来路,因为这牛车走不了河边那小路,实际上这官道上走起来也很不方便,走了两个时辰不到就已经三次卡在坑里,老少一起上阵才把大车推出来。

    官道上可比河边小路热闹的多,路边经常能看到茶棚和摊贩,甚至还有客栈什么的在,不过有这样设施的地方,或者是个岔路口,或者背靠着村寨。

    每当路过这等地方,朱达总会注意到有些闲汉混子之类鬼鬼祟祟的张望,甚至还要跟着走一段,往往是向伯和那骑士陈力把兵刃拿起放下才退走,甚至还要周青云在路上练习开弓射箭。

    “......这路上还真不太平,杂七杂八的人这么多......”朱达念叨了句。

    向伯也是步行为主,走一个时辰才会在牛车上小坐片刻,听到他的话之后,边走边说道:“本就不太平,路上就没有孤身一人的,就是成群结伴的,要是漏了怯也要被人好好咬上一口。”

    “朱小哥,这路上就没什么本份人,你看那商队什么的,进城是老实良民,真要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他还真就敢谋财害命,无非是看值得不值得下手罢了!”骑士陈力笑着插嘴说道。

    “这还有没有王法?”周青云有点听不下去。

    “知道王法的还真就不多,官府和卫所里那些人只怕知道的也不多,你们也不要光看着那些闲汉混混,这一路上不止三伙人盯着咱们的财货,只不过看到这认旗退了!”陈力开口说道。

    朱达一惊,下意识的看向向伯,向伯点点头示意陈力说得没错,朱达和周青云脸上都有后怕和匪夷所思,刚才居然已经有探子盯着了,怎么自己丝毫没有注意到。

    看到两位少年的表情,那陈力哈哈笑了,继续指点说道:“闲汉混混们是占便宜的,真正敢杀人越货的也要防着旁人,哪敢这么大胆的折腾,这路边的摊贩和店铺都有他们的眼线,看着好下手不好下手,这个是江湖上的门道,你们现在懂不了。”

    向伯和陈力都是若无其事的轻松样子,可朱达和周青云紧张起来,两个人在车上车下左顾右盼,看着来来往往的商旅各个像贼,他们这个表现让向伯和陈力忍不住笑。

    这个常识更加深了朱达的一个判断,这还真是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王法和规则都是在表面上,自家那个自强的判断没有错。

    戒备归戒备,这一路上却没什么事,到后来甚至还能看出几分和平和繁荣来,商旅们脸上挂着笑容的都不少,就是黄昏时分开始有些变化,路上行人变稀少的速度极快,还在路上的也有几分焦急。

    “日后你们要在外面行走,一定要记得少走夜道,天黑前一定要找到投宿的地方住下,夜里响马土匪什么的都出来了,豹子和狼也不是好惹的。”向伯传授自己的经验。

    陈力已经没了白日里的放松,牵着马来回仔细观察,闷声补充说道:“投宿和住店也要小心,你是外乡人,死在外面少说也得半月家人才能报官,野地里一埋谁能知道,住户和店家要下手反倒比强抢容易。”

    周青云已经将弓箭拿在手中,满脸不舒服的说道:“这天底下还没个能安心的地方了。”

    他这话让向伯和陈力都摇头失笑,向伯说道:“只要你小心戒备着,旁人看你有了防备也就不会下手,那他就是好人,可你要大大咧咧,让别人觉得动手容易,那他就是坏人。”

    朱达听懂了这句话,周青云则是似懂非懂,向伯也看到了两人反应,感慨的摇摇头。

    真正难走的路,反倒是官道去往白堡村的,这条路坑坑洼洼很难走,完全是压在从前留下的车辙上前进,时不时的就停下,要众人推或者搬。

    不过这牛车的脚力起了大用,在太阳落山,天光未尽的时候,朱达一行人进了白堡村,刚一进村的时候,那骑士陈力倒是惊讶了下。

    “你们村子这规制很像样!”

    沿途走过几个村子,只有白堡村有过得去的土围子,还能看到放哨值夜的人,而且在他们这一行人接近的时候,墙头还敲响了梆子,当然,靠近后认出来人后就安静了。

    从繁华热闹的郑家集回来,再看这白堡村,原来就能感觉到贫苦被放大了十倍百倍,不过朱达却感觉到很亲切,他心里想这或许就是“家”的感觉。

    还没感慨太久,大家就发现白堡村比走的时候热闹许多,虽说大家都出来看看朱达和向伯的热闹,可看热闹的人也比从前多不少,仔细分辨就能发现,抽丁去怀仁千户所的那三十人回来了。

    随便问了句,怀仁千户所那边说边塞外的鞑虏回去了,所以不需要这么多人忙碌,直接就是把大家放了回来,也不用继续抽丁轮换。

    算算日子,放还众人的时间正好是贼兵被剿灭的前后,至于说这鞑虏没有危险则是笑话,就是放还大家的那天,烽烟在天际还很是显眼。

    朱达脸上浮现出冷笑,还真让自己说准了,抽调各村丁壮,只不过是为了让贼兵更好下手,现在这手段失败,也就懒得做这些表面文章。

    “卫里这些人还真是......还真是......”向伯念叨了两句,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朱达回头和向伯对视了眼,向伯只是摇头叹气,围观的村民都看到了牛车上的财货,也看到了一身劲装、骑马带刀的陈力,很多人都在小声议论,脸上露出羡慕和嫉妒的神情。

    陈力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但陈力有自己的事情要办,他上马大声吆喝说道:“我家老爷当年和向老爷一同上阵,被向老爷救过命,可巧这次遇上,特意让小的送了些吃用钱货来。”

    周围人群惊呼一片,议论声变大了不少,朱达注意到村民脸上的表情平和不少,只剩下了羡慕。

    “读过书的人心思就是多。”身后向伯感慨了句,朱达也是认同这句话,小小村寨,彼此间很难隐瞒什么的,向伯带着这些财货回来肯定被很多人看到,少不得被羡慕嫉妒恨,惹出很多是非,到时候这财货不是好处,反倒成了害人的根源,甚至会惹来官面上的麻烦。

    不过陈力这么一喊,大家知道是有因果的,心里就能释然不少,加上喊话里“老爷”的称呼,天知道这位老爷是不是个官,那也是有根子靠山的,想到这一层,大家心里就算龌龊腌臜,也不敢表现,毕竟要想想后果。

    就这么一路到了向家门前,大车就停在门前,向伯招呼骑士陈力和牛车车夫吃饭,安排朱达去做饭,安排周青云去请朱达的父母过来,在这之前,大伙一起把东西搬了进去。

    别人护送拉货辛苦,向伯把家里的存货都拿了出来,有鱼有肉有酒,显得很是丰盛,车夫和陈力都吃喝得高兴。

    但朱达的父亲朱石头、母亲朱王氏却没有和这两个人见面,向伯把他们安排到了另外一个屋子,让朱达和周青云都是来到,这屋子里堆着粮食布匹和其他送来的东西。

    “这些我们两家对半分了!”向伯开门见山的说道。

    朱家夫妇二人眼都花了,他们那里见过这么多的财货,细粮、布匹、光羊、鸡鸭、杂货,还有那一筐铜钱以及上面几锭银子,对他们来说,看着都觉得心慌,听向伯这么说,更是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摆手说道:“怎么使得,使不得!”

    “有什么使不得的,这些不是老汉送你,是你家朱达凭本事赚的,拿回去就是。”向伯不耐烦的说道。

    居然是朱达的功劳?自家儿子的本事越来越大......朱家父母有些目瞪口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向伯则是皱眉说道:“这都是小事,还有大事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