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五十六章 当年神童 机缘造化
    世上没有新鲜事,溺爱幼子也是正常,尤其这幼子读书寄托了几代的希望,结果家产倒是有七成贴补到秦川父亲这边,秦川伯父只是承袭了百户世职和田地,其他拿到很少。

    不公平自然会滋生怨气,秦川伯父娶亲之后怨气更是加重,尽管顾着面子没有分家,可实际上已经分了,只由秦川的父母来供养祖父母这边。

    卫所武家重长子,秦川祖父的做法非议不少,愿意帮忙照顾的就少了,世官的便利好处归在位者,秦川伯父也不愿意和家里分润,秦川父亲这边读书不事生产,所以全家都是坐吃山空,消耗家产。

    秦川父亲读书以聪慧闻名,本以为很快就有功名,改善家境,谁也想不到这科举路如此艰难,秦川父亲一直考到了四十几岁还是童生......

    寒窗苦读苦熬的过程中,长辈故去,家产耗尽,兄长心怀怨气从来不管,秦川父母的日子越过越艰难,好在四十六岁的时候中了个秀才,日子总算没有进一步艰难下去,没想到才见曙光,却又有艰难,得中秀才后两年就得了大病。

    过了一年,秦川父亲病故,又过了半年,秦川母亲也是积劳成疾,挣扎了半年就撒手故去,只留下了不到二十岁的秦川夫妇。

    秦秀才自小就被人称为“神童”,大家都觉得他前途无量,尽管秦家已经破败,可提亲的体面人家还是不少,原因也很简单,武人子弟读书第一代能成的少,可秦家好歹出了个秀才,这下一代从小浸染,又有合适教育,把握可就大了很多,何况还是“神童”。

    只是没想到秦川两次参考都是没中,这么一来,外人的风凉话就多了,也有人父子相比,觉得这位也要四十多岁才能中,而秦川的夫人是当地总旗家的二女儿,自小家境不错,可在秦家受苦太多,生下秦琴之后再也坚持不下去,由家人出头帮忙离开了秦家。

    夫人一走,秦家的日子更是艰难,秦川一个人又要读书又要带着孩子,更不要说父母重病已经把家里弄得灯枯油尽,根本支撑不下去,按照秦秀才说话“寻死的心都有了”,好在儿时玩伴伸手帮了一把,这才勉强撑了过来。

    父母双亡,妻子抛下幼女出籍,穷苦艰难,秦川当时有了寻短见的想法,可守孝三年之后去考秀才,居然高名得中,很有些苦尽甘来的意思。

    “......外人都说她不孝凉薄,可我也怪不得她,她嫁过来本想着跟我享福,却遭了几年罪,当时我闭门读书,她照顾公婆,二老接连病重,她撑了下来,等有了秦琴......”

    听到秦秀才说到这里,向伯露出同情和愤慨神色,朱达知道师父在想什么,无非觉得秦川的老婆太无情了,但朱达却能理解,家境不好,还要照顾病重老人,才松了口气又生了孩子,满眼看不到希望,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

    朱达也知道老婆主动出籍意味着什么,虽然女方也被人诟病,可秦川这边肯定极不好受,旁人的议论和目光都会让他抬不起头,更不要说父母双亡、科举无望、家徒四壁、抚养幼女这几件事的艰难和绝望,不过回忆起这些的秦秀才很平静,好像在说其他人的事。

    这边朱达和向伯听得仔细,而边上的秦琴已经捂着嘴打起了哈欠,周青云则是继续风卷残云,面前几个盘子空了,还在琢磨着几个够不着的。

    虽说听得仔细,可朱达却觉得奇怪,救了女儿的恩人上门理应感谢,可这秦秀才未免说得太多了些,向伯应该也在奇怪,不然不会数次看过来。

    “你要是困了,让程姐带你去睡,还在这里撑着干什么。”秦秀才溺爱的嗔怪了句,又对向伯笑着说道:“向兄,你这徒儿若是疲倦,就早些去客房休息吧!”

    向伯一愣,在朱达和周青云两人身上看了眼,又是沉吟片刻,然后开口说道:“不妨事,这混小子精神好得很,让他在这边听就是。”

    听到这话的秦秀才笑着点点头,喝了口已经凉掉的茶,又是说了起来。

    考上秀才后,秦家的处境并没有改善,该卖的都卖光了,又有不少亏欠,功名带来的优惠和好处杯水车薪,唯一帮助就是登门要债的人客气不少,要为养家糊口操心,刚过周岁的秦琴一刻也离不了人,在这样的状况下,根本没时间读书,甚至连开设私塾贴补自家都难。

    “......秦某那位兄弟知道我不愿意求人借债,也知道眼前这局面怕是不得不这么做了,就替我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所谓两全其美的法子就是邀请秦秀才来盐栈做事,大同这边重武轻文,识字的人本就少,愿意去盐栈这等半黑不白的生意上做事的就更少,秦秀才当个文书账房之类的还是足够,工钱给的不低,又请人帮忙照顾秦琴,待遇相当不错。

    “......连秦某自己也想不到,当日里看的闲书,知道的那些无用学问,居然在这里起了大用......”

    这段经历已经是苦尽甘来,秦秀才讲到这里的时候,眉眼间神采飞扬,年少时被称为“神童”的秦川之所以几次没有考中,不是因为学问不到,而是心思没有用到书经上,秦家毕竟是卫所武家出身,当年求学读书机缘巧合,淘换了些史书和兵书,秦川自小就喜欢读这些书,反倒是把科举上的功课落下了。

    “......那书是一千户家里拿来发卖,家中长辈读书不成,家里又觉得读书无用,不如好好经营这份世职,就这么便宜卖了,被家父买了下来,秦某倒是能想明白因果,这武家的子弟就算要读书,也喜欢那些和武事相关的,等读了几代才明白除了书经和时文之外,其他一概无用......”

    书经是四书五经,时文则是科举八股文章的集合,只有看这些才能保证科举功名路的成功率,其他的或许有用,可不考又有什么意义。

    这些相关的知识,朱达模模糊糊了解一点,向伯就是满脸懵懂,周青云也是糊涂模样,他们三人的反应都落在秦秀才眼里,不由得露出几分诧异来。

    “......书经是取功名富贵的,那些史书和兵法看透了却对实务和生意有大用,秦某出谋划策有对有错,不过这生意一天天向好......”

    这些谋划对升平盐栈的兴盛立下大功,秦秀才在盐栈内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没过多久,他那位儿时玩伴就邀请秦川加入私盐生意,这私盐生意是人人都知道却又见不得光的营生,开始时那儿时玩伴也不愿意让秦川的清名受损,可私盐买卖有了难处,秦秀才的计谋又那么好用,终于忍不住提出了邀请。

    “......当时老刘还忐忑,还说让我别觉得是冒犯,还说不答应兄弟情义也不会变,却没想到秦某立刻就答应了......”

    秦秀才答应下来的原因很简单,他需要钱,想让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对穷惯了的人来说还好,秦川小时候家境优渥,是有过好日子的,正因为如此,才格外忍受不了贫穷,有机会摆在面前就会毫不犹豫的抓住,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有趣。

    “有趣”两个字出口,向伯脸色不快,强忍着低头掩饰,对向伯来说私盐生意是有生死风险的,官面上私盐一斤就是处斩,江湖上盗匪搏杀许多,可在对方看来,却是“有趣”,这的确接受不了,反倒是朱达心有同感。

    升平盐栈明面上是正经生意,秦秀才还隔着一层,而升平盐栈的私盐生意就牵扯到地盘和厮杀,秦秀才当年看的那些史书和兵书就起了作用,取得了一个个胜利之后,升平盐栈的局面也越来越大,当年看得闲书能学以致用,这让他钻研这些事的兴趣更浓,渐渐的也有了闲情逸致。

    不过盐栈的生意稳了不到两年,这些日子就开始有是非了,说起来也巧,十几年未见的烽烟燃起,私盐生意开始有了麻烦,贼兵截杀各村盐贩子,秦秀才的女儿被绑走。

    “......这伙贼子居然还写信威胁,要秦某把升平盐栈的底细交出去,还说让秦某带着心腹去投靠,不然秦某女儿性命难保......”

    秦秀才没有答应对方,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今日里朱达把人送了回来,意外之喜的结局。

    在秦秀才讲述的过程中,桌子上的残羹剩菜已经被撤掉,有人送上了茶水点心,除了兴致勃勃的秦秀才外,只有朱达精神很足,听得认真仔细,向伯虽然端坐,可了解他的人都能觉察出隐藏的不耐烦,而周青云哈欠连天。

    “秦某只顾着说自家事,倒忘了向兄几位赶路辛苦,真是抱歉,几位先去洗漱休息,明日咱们再聊。”秦秀才结束谈话也是干脆利索。

    这干脆利索的结束让朱达也是莫名,本以为说完之后会提出相应的要求,谁能想到就这么送人去休息,不过在这里的主动权完全握在对方手里,向伯也没有提出异议来,朱达不会自己出头拒绝。

    客房已经收拾的干净整洁,大家简单洗漱之后就上炕睡觉,临睡前朱达忍不住问了句“师父,这秦秀才想干什么?”

    “老汉能教你的不多,遇到这个秀才是你的造化。”向伯答非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