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五十五章 异想天开 有此佳徒
    不知不觉间,秦秀才已经把来访三人的重点放在了朱达身上,不过向伯对这种待遇没有任何意见,至于其他二位根本觉察不出来。

    朱达当然不会问心底那骇人听闻的猜测,但旁敲侧击是免不了的,他笑着说道:“既然秦先生开口,那小子冒昧问了,盐栈层层分销,划定卖盐区域,坐商编号,这些举动都是大才,但书经典籍上肯定没有的,不知道秦先生如何想到?”

    “向兄,这孩子所学都是你传授的吗?”秦秀才没有回答,却先发问。

    向伯苦笑着摇摇头,看了眼朱达后说道:“老汉是个粗人,这些是别人教的。”

    话也只能说到这个程度,毕竟“教门”身份太过危险,可向伯的确没办法揽下来,谁都知道朱达这般谈吐见识,不可能是他教授出来的。

    朱达没有否认,不得不说,那个虚无缥缈的“野道人”是个很好的掩饰,一个生长在小村子的十二岁少年根本没可能懂得太多,朱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用的名词语句在这个时代的习惯用法是怎样的,可照着自己知道的表达,却又引起这样那样的讶异,只能推到“野道人”身上了。

    秦秀才没有追问,笑着回答说道:“不知为何,被你称赞‘大才’,心里格外高兴,这些法子看似凭空而来,细究却也没什么,不过这卫所屯驻的法子加以变化,取长补短而已。”

    听到这个,朱达稍一琢磨就是恍然,卫所分为千户所百户所分别驻防,各有防区屯田,这套法子和升平盐栈建立的制度本质上确实相通,想到这里,他松了口气,此时的情绪倒是复杂,有些失望,有些轻松。

    看着朱达脸上表情,秦秀才很是讶异,禁不住问道:“你可想明白了?”

    “细处还有些不懂,大概的意思却明白了。”朱达诚恳回答。

    这回答让秦秀才更加惊讶,也顾不得边上的向伯几位,又是追问说道:“那你说说这套规矩是怎么回事?”

    “卫所指挥控制下面千户,千户控制下面百户,每千户每百户都有自己的驻防屯田区域,盐栈就是卫所指挥,千户就是下面二柜,百户就是我师父这样的坐商,他们划定卖盐的区域对应着屯田的规模,这么做起来,事事都有章法规矩,人不会乱,货也不会乱,哪里乱,随时可以追查到,随时可以压住乱子。”说到这里,朱达就停了下来。

    随着回答,朱达其实有更多的想法,可说着说着他就意识到要藏拙,甚至后悔刚才说的太多,到这时候却是想到当年听到的说法,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现代军事制度是相通的,看来在这年代也是如此。

    “怎么停了,你这话似乎没有说尽,你尽管说就是。”秦秀才聚精会神的倾听,自然听得出朱达停的不自然,立刻催促。

    朱达干笑了一声,心里想自己怎么和个孩子一样,分寸什么的都控制不住,但此时并不仅仅是那二十余年人生的人格,还有这十二年的,只能说相对成熟的一面多些,可没有完全是。

    他正在想着怎么敷衍过去亡羊补牢,身边的向伯却沉声说道:“朱达,有什么说什么就好。”

    听到师父的话后,朱达诧异转头看过去,却发现老人在微微点头,脸上全是鼓励的神色,朱达愣了愣,有些明白,有些温暖,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口,转向秦秀才。

    “秦先生,你这套规矩恐怕不止用在贩盐上,升平盐栈现在可以把货物铺送到控制下的每一处百户村庄,可以是盐,可以是杂货,可以卖,可以买,可以收粮,也可以雇人,也能知道下面的风吹草动,这套规矩运转,升平盐栈的实力就会越来越强。”

    其实朱达还有想说的,不过却装作说完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该反省,不管秦秀才的态度如何,双方这都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谨慎都是要的。

    那边秦秀才脸上惊骇表情仍在,却已经陷入了沉思中,手指下意识的敲击桌面,而向伯脸上则是浮现笑容,自家倒满了杯中酒,一饮而尽。

    “了不起,了不起,小兄弟你想的居然比秦某还要深远,比秦某还要透彻!”秦秀才感叹两句,脸上的表情变幻,又是陷入思索中,已经吃饱了的秦琴扁扁嘴,嘟囔着说了句“又在发呆了”。

    就这么沉默了会,秀才秦川的脸上突然浮现狂热和惶恐,尽管屋中没有外人,可秦秀才还是压低了声音问道:“小兄弟,那你觉得这套规矩能让升平盐栈做大到什么地步?”

    “应该做不太大,我觉得盐栈做到这个地步,秦先生和其他人肯定都在尽心尽力的管着盯着,一旦管不住盯不住,也就不能继续做大了。”朱达实话实说。

    说是规矩,其实还是人治,升平盐栈现在能顺利运转不过因为规模不大,一旦扩大肯定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朱达思考这些的时候,用的都是当年课堂课外各种培训和其他渠道了解的信息,当年觉得枯燥无趣,可现在联系到具体的实例,却觉得那都是真金白银的知识,他已经能想到升平盐栈有这套体制却没办法继续做大的原因——没有能运转这套体制的骨干和人才,没有建立人员培训的机制......

    这个回答让秦秀才一愣,随即失笑,用手在脸上用力的拍了下,自嘲的说道:“刚才却是昏了头,居然那么异想天开。”

    秦秀才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也没有人追问他刚才到底怎么“异想天开”怎么“昏了头”,秀才秦川自嘲之后却拿起酒壶给向伯倒了杯酒,诚恳的说道:“向兄,你收了朱达这样的徒弟,真是有福气啊!”

    两人碰杯之后喝干,向伯看着朱达,缓缓说道:“这孩子给老汉带来了不少好处,可老汉的本事不太够,教不了啊!”

    “师父......”

    “长辈说话,问你你再说,不要乱插嘴。”向伯板着脸训了句。

    秦秀才沉吟了下,郑重的对向伯说道:“向兄,你是秦某父女的恩人,既然来到,就一定要都住几天,让秦某尽尽地主之谊,至于白堡村和各自家里,明日秦某安排人去通知,你觉得如何?”

    以朱达对师父向伯性格的了解,他未必会留下来,向伯是个做了好事生怕别人觉得自己索求回报的,这次送还秦琴就是如此,来前都已经说好,把女童送回家中之后,找一处投宿,明日逛逛就走,何况这秦秀才话里全是要报恩的意思。

    “好,那就在这里住几天。”向伯回答的干脆利索,朱达愕然,周青云则是一脸高兴,秦琴也是欢呼雀跃的样子。

    朱达自然愿意在这里多住几天,食宿的改善是次要的,在繁华的郑家集可以对这个时空有更深刻的了解和认识,在封闭的白堡村能接受到的外来信息实在太少了,只是高兴归高兴,自家师父的态度和平时不一样,这个太怪了。

    听到向伯这么干脆的答应,秦秀才也是高兴,又是给向伯斟满一杯,两人又是碰了下喝干,瓷杯虽然不大,可两个人连续喝了几杯也有二两的样子,酒是烧酒,两个人都有些微醺和兴奋。

    “秦某就喜欢刨根问底,不知是不是扫了大家的兴致,刚才光是问,现在也说说秦某自家的事,这次还真是巧,救人的也是盐栈中人,都是一家人啊!”

    朱达和向伯都是连连点头,他们对秦秀才的身份当然好奇,虽说知道这位是升平盐栈的头几号人物,也知道这些规矩都是他建立的,可来龙去脉和很多细节都是不知,而且这些事怎么都是私盐组织的机密,询问打听可不怎么方便。

    不过朱达也是奇怪,秦秀才一个读书人做出这么大的局面来,从“于三哥”和其他人身上也能看出服气,按说应该是个有城府心计的角色,怎么如此口无遮拦,这个性格恐怕是要坏事。

    当对方开始讲述的时候,朱达就摒除杂念,认真听讲,唯恐漏掉什么,能有人愿意分享他的经历和人生,这是何等宝贵的机会,通过这些,肯定可以对这个世界有更深更全面的了解和理解。

    秦川也是卫所军户出身,当然,在大同边镇绝大多数的百姓都是军户,在大明开国那几十年,军户只有习武从军这一条路,如今军户和普通百姓也没什么区别了,没办法的去种田,想要博一下的则是习武从军,而家道殷实的则是供养孩子读书科举,不过这都只是说百户以下的军户阶层,千户和指挥那等则是另外一种情形。

    秦秀才就是家道殷实的那种,他曾祖父是大同左卫的千户,祖父是次子,想办法承了个百户,因为有父辈照应积攒下来了一份家业,开始供养自己的两个儿子读书,老大没有读出来,继承了百户身份,秦川的父亲在四十多岁的时候中了个秀才。

    “......哪怕是一家人的事,也要讲个公平,不然就惹出是非了......”

    说到这里,秦秀才颇为慨叹,看起来他有很多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