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五十三章 蛛丝马迹 不可思议
    屋中气氛颇为古怪,到这个当口,再迟钝的人也能隐约想到些什么,可要把事情说清楚,再聪明的人也做不到。

    “你怎么知道?”向伯又重复了这个问题,他现在完全糊涂了,看了看面前秀才满脸轻松的模样,向伯转头看向朱达。

    他这个动作倒是让秦秀才诧异,一老二小,长辈晚辈师傅徒弟,怎么看都是五十多岁的向岳做主拿主意,可这刚烈老人转头看向一个小的,明显是求教,这未免不合常理。

    “师父,实话实说就是,秦先生没有坏心思的。”朱达笑着说道,他现在有些猜测,可也没办法掌握事情的全局,目前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秦秀才没有恶意,只不过有些巧合,对方觉得有趣而已。

    向伯点点头,却是重新坐下,闷声开口说道:“那天老汉是去隔壁下马村了,那边坐商贩盐的被杀,盐货被劫,我去看看能不能在那边卖盐赚钱,等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件事,看到了那个闺女......”

    话说到一半,朱达却有些发急,自己这“实话实说”是指按照约定的说,怎么师父把真正的真相也说出来了。

    那秀才秦川先前注意到向伯手足无措,但这个少年给了建议后立刻沉稳安定,他本来好奇这个,等看到朱达发急的表情,秦秀才脸上好奇神情更浓,对这个事愈发觉得有趣。

    朱达倒没有害怕什么,“真相”说出来会让人惊讶,会给自己和伙伴招惹很多注意,可也就是注意而已,那些麻烦和枝节,只要小心倒也不会有什么危害,所以他没有拦阻向伯的讲述,不过听着听着就发现一件事,向伯也不是什么都说,而是很有选择,两个少年遇贼兵杀贼兵的事讲了,却没说什么山洞岩盐和钓鱼之类的。

    听着听着,秦秀才脸上的笑意淡去,很是郑重的打量了朱达和周青云,开始他根本不在意这两个少年,还以为是出来见世面帮忙的晚辈,没想到救人的却是他们。

    正说着,那边秦琴又是笑着跑进来拿点心,想要拿了再出去,这次却被秦川喊住询问,女童一指朱达说道:“是朱哥哥救的我,他那时候好吓人。”

    说到这里再无怀疑,秦秀才脸上又有笑意,沉吟了下却是问向朱达:“看你这样子,你一直不想外人知道是你们杀贼兵救人,因果我大概能想明白,也就不问了,只是想知道,你们老少三人再怎么遮掩,总没可能让我家女儿说假话,她若是说真话,你也就遮掩不住了,你怎么想的呢?”

    突然间把朱达当成大人来对待,这个问题与其说是好奇,倒不如说考较,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朱达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回答本身会不会旁生枝节。

    他这犹豫让秦秀才点了下头,那秦琴也不出去疯了,在边上好奇的看着,朱达终于想通了,缓声说道:“寻常人问起说起,不会想到是我和青云这样的少年动手,想都不会去想,自然也不会去问,就算秦琴说了真相,也没人会信小孩子的话,只会说小孩子吓坏了记错了,只不过,没想到秦先生是这样的人,秦琴又是这般聪慧。”

    秀才秦川仔细看着朱达,脸上露出几分赞许,笑着又问道:“秦某是什么样的人?你看得出什么?”

    “秦先生不是寻常书生,其他看不出。”朱达实话实说。

    秦秀才表情又有变化,赞许中掺了几分惊讶,开口问道:“你读过书?”

    “没读过。”

    “你父母什么出身?”

    .......

    连问了三个问题,问朱达的出身之类,已经不太礼貌,向伯沉着脸咳嗽一声,秀才秦川反应过来,摇头说道:“秦某一时忘形,倒让各位见笑,真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白堡村那等荒僻村庄居然能出向兄这般刚烈之士,居然能出朱达这样的少年英才!”

    这话的份量不轻,尤其是这秦秀才看着不像个寻常读书人,话就更有些别的意味,向伯和朱达都有些别扭,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倒是周青云已经看出这秦家没有太多危险,所以专心致志对付面前的点心,吃得很是高兴。

    正在这个时候,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起,无论布鞋皮靴走在砖地上都不太容易出声响,可外面这脚步声还伴随着“咔哒”轻响,似乎是金属小件敲击地面的声音,逐渐靠近堂屋。

    没多久,一人推门而入,进来后先笑着对秦秀才打了个招呼:“秦先生,听小的说你家来了生人,我过来看看。”

    进来这人是个壮实汉子,四十上下的中年人,肤色黝黑,一看就是经历过风霜的,脸上虽有笑容,眼神却很凌厉,进屋后先扫视朱达他们三人,好像要把人看透一样,不过扫视之后就放松不少,能感觉到这人的眼神恢复了正常。

    朱达被对方看得很不自在,但却觉得这汉子穿着打扮很熟悉,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装束就是前几日来白堡村那三位私盐骑士的打扮,那敲击地面的声音也弄清楚了,却是皮靴后跟的马刺,一般骑士下马后都会卸下马刺,看来这中年汉子来的很急。

    这人看过一圈后,秦秀才慢慢站起,笑着说道:“于三哥,这边都是自己人,劳烦挂念了。”

    那边还没客套完,刚坐下不久的向伯突然站了起来,脸上是目瞪口呆的表情,盯着那位新进来的中年汉子,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是管着盐栈马队的于三爷......”

    “居然认得我,你是?”这位于三爷皱眉反问,盯着向伯打量,明显不认得。

    没等向伯开口,秀才秦川笑着说道:“这是夏米河东岸白堡村的坐商向岳,就是密报贼兵老巢的那位,也是救了我女儿的恩人。”

    这一通说完,于三爷也是愣怔了下,然后颇为好奇的盯着向伯,脸上浮现笑意,只是态度变得有几分矜持,点头说道:“倒是个好样的,这次要不是你的消息,不可能抓的这么准,你立了大功,大柜上不会亏待你的。”

    向伯却有些手足无措,对方说完这个,向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那于三爷说完后又看向秦秀才,又扫了眼向伯,摇头失笑说道:“老向你倒是好造化,以后有好日子了。”

    “今晚恩人登门,兄弟已经叫了酒席过来,于三哥留下一起喝几杯?”秦秀才发出了邀请。

    “改日改日,郑家集这边多少事还没忙完,那就先告辞了。”于三哥客气的拒绝,又对向伯点点头,这才转身出了屋子。

    此时的屋中,秦琴和周青云倒是差不多的神情,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向伯则是眉头皱起,一边慎重的打量秦秀才,一边转头看朱达,想从他那边得到意见,而秦秀才的注意力大都转移到了朱达的身上,整个屋中,只有朱达还算镇定,现在正若有所思。

    朱达正在回顾刚才所见,被叫做“于三哥”的人进来后先观察自己这些人是否危险,然后再打招呼,到这个时候,秀才秦川才站起来,从双方的交谈和礼数来看,于三哥对这个秦秀才很客气,带着敬意但又保持距离,可秦秀才的身份高过对方却是肯定的。

    再就是向伯的称呼,“管着盐栈马队”想必就是说管着私盐组织的那些骑士了,“于三哥”管着私盐组织的武力,这肯定是私盐组织内上层核心,这等人物还要秦秀才客气敬意,那这个秀才是什么身份,从刚才说破向伯身份,说出私盐组织的机密来看,这秦秀才和普通读书人沾不上边了......

    “老爷,酒席送到了,照老规矩布置到前厅去?”门外有人问道。

    秦秀才答应了声,然后笑着问朱达说道:“朱达,你想出什么来了?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这话问出,连向伯的眼神都投注到朱达身上,朱达沉吟不语,秀才秦川摇了摇头,他问的问题就算成年人也未必能想得通透,一个没读过书,生长在闭塞环境的少年如何能回答,刚才那回答或许有人教授,这朱达或许只是有几分蛮勇而已。

    不管怎么说,宝贝女儿失而复得,这就已经是大喜的日子,何苦因为考较惹得大家不高兴了,秦秀才已经准备说句闲话圆回来。

    “剿灭贼兵是升平盐栈最机密的事,秦先生能知道这个,想来在盐栈里能参与机要,最起码也是个师爷幕僚的身份......”朱达开口了。

    秀才秦川听了后一愣,摇头微笑说道:“还说自己没读过书,没读过书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在这位秀才的心里,能想到这个算是中规中矩,拍脑袋乱猜也能猜到的,不过对于一个穷乡僻壤长大的少年也不容易了,这朱达说话里典故名词都不含糊,肯定是读过书的,秦川刚要结束这次谈话,朱达却没有停。

    “那于三哥管着盐栈马队,怎么也是盐栈里的要紧人物,可他却对秦先生这么客气顺从,掌握刀兵的人物怎么可能对师爷幕僚如此敬意,想必秦先生是能管着他的,起码位置在他之上,我想在这盐栈里能在于三哥之上的不会超过三人,秦先生想必就是其中一人,搞不好还是出主意的那人,这样的人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大总管?”

    话未说完,秦秀才满脸震惊的后退了步,碰到椅子才停住,看着朱达的表情满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