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五十二章 了如指掌 原来如此
    几位在秦家门前客气,来来往往的行人多有停步观看的,都被闲汉们赶走。

    向伯的回答不贪功不施恩,显得很是大方坦荡,那边秦秀才的表情中带了些赞许,他扫视了朱达和周青云一眼,笑着说道:“本以为这不省心的丫头遭难了,今日真是惊喜莫名,秦某有些失态,倒是慢待了各位,请去寒舍一坐。”

    “寒舍是什么?怎么这秀才说话我好多听不懂的。”周青云在朱达耳边嘀咕,读书人说话用词讲究,时不时蹦出个典故成语,朱达还好,周青云就麻烦些。

    朱达还没回答,就看到秦秀才吩咐说道:“石六,你去福安老店那边叫一桌上好的酒席送过来,小王,你去里面把门开了,喊着程姐过来泡茶待客,等下你们收拾好客房。”

    被他点到名字的人都是围着的那几位闲汉,听到后都是点头答应,快步跑去忙碌,那为首的精悍汉子脸上有些为难,凑上前说道:“秦先生,老爷那边有吩咐的,现在事情都没了结,这几个又是生人,还是小心些的好,不如先安排去客栈那边好好招待着,等......”

    秦秀才脸色顿时沉下,肃声说道:“这位仁兄年过五十,这两位少年十二三岁年纪,他们辛苦把秦琴送回来,是我秦家的恩人,若是连我秦家家门都进不得,那岂不是笑话,出什么事我来担待着,你不要管了。”

    被他这么一训斥,那看着不简单的精悍汉子不敢言语了,只是躬身示意,这时候院门被那小王从里面打开,秦琴欢呼着跑了进去,秦秀才看着女儿背影,溺爱的摇摇头,又笑着对向伯三人说道:“真是怠慢诸位,请!”

    穷人家的秀才是穷措大,没什么底气又得了身份总要端起来,富贵人家的秀才只能看到身上的富贵气,那不是他读书得的,而是家里有的,这两种总归是能判断出来的,可秦秀才举手投足间却带着威势,没有穷酸气和富贵气,细究的话,这威势里面带着些肃杀。

    这种感觉,朱达能勉强描述,向伯能感觉到却说不明白,大家都是感觉不太对劲,事先以为是家境平常的秀才,后来看到秦琴古怪精灵的表现后又觉得这秀才或许洒脱不羁,带着几分名士性格,可今日见到又是不然,这种威势倒是和官威类似,可这等威严那些年接触极少,这些年更是没接触过,朱达也说不太准,可言谈举止中那不容置疑的自信,周围人等发自心底的恭敬服从,都证明这种不太对劲并不是错觉。

    当然,围着的那几位江湖汉子和闲人怎么也和斯文扯不上,那秦秀才从盐栈出来,对这些人理所当然的颐指气使,这怎么也不是书生所为,这些不对劲就不必说了。

    折腾一通进了秦家后,已经是晚霞映天,进了秦家宅院,朱达观察的很仔细,这是个两进的宅院,规制齐整,借着不亮的天光能看出来,没什么破损之处,门窗墙壁台阶步道都被维护的不错,花池子里有几株腊梅,其余花草也有,可看不到什么枯枝败然说道:“五日前你在夏米河边杀了一名贼兵,从他嘴里问出贼窝所在,是不是?”

    这可是只有私盐组织内部才能知道的机密事,却没想到被一个萍水相逢的秀才说破了。

    “这等事你如何知道?”向伯惊问,他现在完全被震住了,坐在一边的周青云手忙脚乱的吞下点心,却想要去摸兵器,可此时弓箭放在外面,刚要起身就被朱达按住,摇头示意不用慌,眼前这场面找不出什么要谎的理由。

    秦秀才笑出声来,摆手说道:“是那个贼兵绑的我家女儿吧,你们杀了贼兵,救下的她,是不是?”

    这个问题比刚才给私盐组织报信都要隐秘,甚至只有朱达师徒三人和那女孩秦琴才知道,但自从进来后,他们父女的交流都在三人眼前,根本没有说这个,秦秀才怎么知道的?不光向伯惊骇,周青云都目瞪口呆。

    朱达苦笑,用手拍拍额头,他总算明白秦秀才为何从隔壁升平盐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