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四十八章 繁华有感 仁义桥前
    大概午饭时分的时候,老少四人已经可以看到官道了,随着靠近,沿路的田地变得齐整,脚下的小路也容易走些。

    冷清清的走了那么久,看到官道上不多的行商客旅,还是让人精神一振,本来探头好奇张望的秦琴被勒令缩回去,筐口还盖上了蒙布,女童本来看得高兴,此时满不情愿,可也由不得她。

    沿着小路上了官道,也看到前面的河桥,在桥和官道的交界口比别处又热闹不少,还能见到支起的茶棚和摆摊的小贩,有人进出留步。

    这景象让朱达有些兴奋,在这个时代他几乎没见过商业,白堡村里的商业活动一是向伯的私盐买卖,二是偶尔来到的货郎,而乡里的市集,父亲去的极少,也不愿意带别人去,其他一概没有,这让朱达觉得太过无趣,现在总算看到了。

    茶棚外拴着几匹马,里面有些行商甚至骑兵打扮的在休息喝茶,摊上则都是些土特产和简陋吃食,还有闲汉或蹲坐或游荡。

    朱达他们走了这么久,也就是半路用葫芦喝了几口水,看到茶棚都想进去坐下休息片刻,当然,更主要的是好奇。

    不过向伯没有丝毫停步的意思,直接就走了过去,他当然也注意到朱达和周青云眼巴巴的表情,向伯没有转头,只是闷声说道:“茶棚里面是非多,再忍忍,等到了郑家集歇脚。”

    路过茶棚的时候向里面看了看,内里也有人看过来,神色都很是不善,朱达还注意到在茶棚里的几乎没有老弱,不是成群结伙,就是青壮带着兵器。

    才走过茶棚,朱达随意转头,却看到有两个闲汉正跟了上来,本来以为是碰巧相同方向,没曾想他这么一回头,对方下意识的低头,顿时让人注意到。

    “师父,有人跟着我们。”朱达压低声音说道。

    不得不说,杀过人后朱达的胆子大了不少,此时非但没有紧张,反倒兴奋起来,脑子里闪过许多茶棚酒铺里面打斗的片段,只可惜没看到什么带大斗笠故作神秘的人物,戏剧性少了几分,他还在想向伯会不会回答“不用回头,继续向前走”之类的。

    没想到向伯直接停下,转过头盯着那两个闲汉看,手直接按在刀柄上,丝毫不见畏惧退缩。

    就这么直接对视,那两个闲汉犹豫了下,干笑着躬身,直接走向两边空地。

    向伯冷笑着摇摇头,示意朱达他们继续跟上,倒是在筐里的秦琴很着急,在里面低声嚷嚷道:“筐里缝太小,我看不清楚,我要出来。”

    “闭嘴,再闹就揍你!”向伯毫不客气的说了句,女童倒是知道向伯凶悍不好惹,立刻委委屈屈的不吭声了。

    “茶棚里的人有行商,有各处的家丁和武官,也有跑单帮的独行盗,这些人都是带着刀的厮杀汉,不在乎王法,有人的时候规矩些,遇到没人的地方,杀人越货都做得出来,咱们沿着官道走不用担心太多,可也别落在他们眼里,引动他们的贪心和杀心。”向伯边走边解释说道。

    朱达和周青云都听得很仔细,出行也不耽误传授,朱达倒觉得这样的传授会让人学得更快,印象更深刻。

    眼前已经见到桥了,这桥让朱达吃了一惊,居然是浮桥,七八条船用绳索相连,上面铺着捆扎成的木排,人马走在上面起伏不小,对面还停着一辆大车,已经卸下不少货物,看那个样子,要往返跑几次才能过去。

    不管是作为“桥墩”的船,还是作为“桥梁”“桥面”的木排,都显得很破陋陈旧,不知道用了多久,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修缮。

    “这桥原本叫仁义桥,二十年前发过一场水把桥冲垮了,十一年前临近几个乡绅凑钱修的浮桥,还叫仁义桥。”向伯解释说道,他们已经走到了桥面上。

    在筐里的女童秦琴探头出来看,被朱达呵斥了句才缩回去,在筐里还兴致勃勃的说道:“我过来的时候是不是也走过,记不清了。”

    朱达用力在筐上敲打了两下,女童这才安静下来,向伯脸上带着笑意,继续说道:“这桥开始几年还好,始终有人修着,后来那几家乡绅破家的破家,内迁的内迁,也就没什么人管了,郑家集和这边的村子商量几次,都没谈拢这个。”

    “官府不管吗?”朱达开口问了句。

    “官家当然不管,架桥修路的事都是地方上士绅们做的。”向伯回了句。

    朱达愕然,这等基础设施难道不该是朝廷和官府来管,怎么会让士绅,也就是地主们来做,还没等他琢磨,向伯却说起了刚才的闲汉:“那些都是无业的混混,来这官道上捡便宜的,看着外乡人老弱可欺的才会用手段,只要拿着兵器露出胆气来,他们就不敢乱动。”

    走在浮桥上要小心翼翼,木排铺成的“桥面”总是起伏,两侧又没有扶手栏杆,虽说河水并不深,可现在天气冷了,掉下去浑身湿透冰凉也不是好受的,还要避让迎面走来的人马,走得很麻烦。

    眼看就要到对岸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向伯笑着说道:“你们也别觉得官道上凶险,在这里小心些没什么大事,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官马大道,也要被王法管着的,那帮骑马的和街面闲汉不过是钻个空子,要到了那穷苦冷清的地方,想找个闲汉你还找不到,在那等地方,死了个人真就没有人管,找也找不到。”

    这话说得像是调笑,可细想起来却觉得寒意深重,朱达想到了白堡村外,他杀了那个贼兵之后,如果深埋隐藏的好,杀了也就杀了,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朱达甚至想到了那二十余年里看过的一本小说,说很多人觉得田园乡村安宁祥和,却没想到这种安宁祥和也是犯罪的遮蔽,因为彼此间隔,所以犯罪很难被人注意到......

    从浮桥上了官道,大家都轻松些许,岸的这边已经不让人上桥了,先让卸货的大车过去,河边不少人都在等待,有人埋怨,但也就是埋怨,大部分人都很安静,看来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

    朱达他们几个就在人群中歇息片刻,喝水吃干粮,边上商旅路人看到他们虽然老弱,可都带着兵器,都下意识的避开几步。

    接下来就是走在官道上了,准确的说是走在官道边上,时常有马匹奔驰而过,丝毫不避让路上的行人,那些牛马拉着的大车走得不快,但经常挡路,还不如在路边走起来方便。

    “这路真宽,修起来肯定花了大工夫!”周青云感叹说道。

    感慨之后看着朱达沉默不语,周青云笑着说道:“估摸第一次看到这么宽的路,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

    这个打趣让向伯笑了出来,筐里的秦琴也跟着笑,如今官道上喧闹嘈杂,倒也不怕被人注意到的。

    过河之后的官道明显比河那边热闹许多,因为过河一里不到,又有几条道路交汇到这条路上,这种喧哗和热闹虽然和朱达记忆中的完全不同,却有种微妙的熟悉感,这种感觉让他继续沉默。

    先前的朱达当然不会被这官道的“宽”吓住,他之所以沉默,是因为这条官道太窄了,这样的路连当年的乡间公路都比不了,只有那些很不发达地方的土路才是眼前这样,而且那些土路往往还有基本的养护,脚下这条“官道”则是没有的。

    装着水的葫芦和干粮被递进了筐子里,秦琴闷不做声的吃着,向伯则是给朱达他们两个说些闲话。

    “从南边应州向大同右卫和威远卫那边走,走官道要过怀仁县,可最近的一条道却过郑家集,威远卫、玉林卫那边靠着鞑子,威远卫那边接着陕西,经常有些不见光的货物来回,商人们不敢走怀仁县,一般都是过郑家集,在这里打尖住店,休息贸易,日子久了,郑家集就跟着热闹繁华......现在郑家集的人常说,亏得怀仁县是在百多年前建的,要是现在,县治肯定就选在郑家集了。”

    向伯滔滔不绝,周青云听得一脸神往,朱达则是边听边想,这郑家集有点水陆码头的意思,是非法和灰色地带的生意给他带来了繁荣。

    要放在别处未必会有这样的兴盛,可大同本就是军区边镇,很多生意或者牵扯到大军,或者牵扯到草原的蒙古部落,和大军粮饷花用以及边贸走私相关,自然能生发起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朱达还想到了别的,现在虽然是下午时分,可距离天黑还早,从白堡村出发到这郑家集,走路充其量也就是大半天的时间,但白堡村的生活死气沉沉,没有从附近的繁华中得到任何益处,也没有人想着做什么。这时代封闭成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朱达甚至想要感谢那个绑架秦琴的贼兵,因为他自己才能出来,才能知道白堡村外有这样的地方,朱达总是习惯用那个时代的规律判断和认知,眼下能看出有很多不适合的。

    “郑家集就在前面!”身边有人吆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