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四十六章 捷报传来 四处私盐
    听到这马蹄声之后,向伯精神一振,朱达和周青云也都停下了动作。

    马蹄声果然停在了向家门前,向伯丢下手中的木棍,快走几步过去开了门,门外那骑士正翻身下马,却是昨日三人中的一个。

    骑士打扮不如昨日干净利索,身上沾染着可见的几处污渍,乌黑发紫,脸上也有压不住的疲惫,不过这人却没有昨日那么严峻冷漠,除了疲惫之外还有兴奋和轻松。

    看到向伯出门迎接,这骑士脸上露出亲切的微笑,开口说道:“恭喜向老哥,这次你可得了彩头啊!“

    朱达记得很清楚,昨日三名骑士都是喊“老向”的,今日里客气亲近了不少,听到对方的话,向伯愣怔一下,随即激动的问道:“那些贼兵被灭了吗?“

    “灭了,兄弟们先摸了他们的哨卫,等围起来的时候,其他人还都在睡大觉,冲进去之后,就两个人拿到了兵器,咱们的人就伤了一个!”谈起昨日的战斗来,这位骑士也是神采飞扬,看来打的很痛快。

    说完这个,那骑士对向伯抱了抱拳,又是说道:“得亏向老哥的消息及时,这帮贼兵的包袱都已经打好了,要是晚去了几天没准就要扑个空,咱们大柜是赏罚分明的,向老哥这个功劳肯定好处不少!”

    向伯脸上禁不住浮现笑容,摇头说道:“你们打生打死,老汉我却得了彩头,这怎么说得过去!”

    “大家都有功,好处都是不少,客气什么呢!”骑士笑着说道,两人都是大笑。

    接下来向伯连忙把那骑士请进来,这个时辰到了白堡村,晚上赶路已经很不方便,怎么也要留饭留宿,那骑士过来报信也是有安向伯心,彼此亲近的意思,对向伯的热情,这骑士也没有推拒客气。

    晚饭自然是朱达来操办,向伯特意叮嘱了句不要做鱼,只是把家里存的酒肉什么的都拿出来,又把腌菜切了几盘,弄出了桌不错的饭食,这次就没有让朱达和周青云上桌,分了些菜让他们在一边吃。

    民间规矩,长辈之间的席面晚辈不能上桌,还要避到隔壁去,这也是为了不打扰到成人间的聊天,不过向伯却把朱达和周青云他们留在屋内,那骑士虽然诧异,却也没有多事说什么。

    朱达做出来的饭菜材料寻常,可味道却很不错,那骑士吃的很高兴,一碗酒下去一半,立刻就是无话不谈了,大家知道这骑士姓邓,是代州出身的,曾在杀胡口那边从军,也是亲卫家丁的身份,自家将主战死,又不愿意给别人卖命,索性被盐栈招揽。

    不过朱达他们要听的不是这个,而是战斗的经过,好在很快探到,一开始说这个,朱达和周青云把饭碗都放下了,这种专心致志的倾听让这位邓姓骑士更是谈兴大发。

    和朱达预测的差不多,向伯报信之后,盐栈那边立刻下了决断,把自己手里最强的护卫们派出去,分成三四人的小队,分布在山神庙位置周围的几个村子里,不让村民外出,封锁消息让突袭的效果更好。

    自从有贼兵的消息后,有六个村的盐贩子遭殃,遭难的其余人家也都是村内的殷实富户,而且贼兵们夜间行动,来得快去的也快,行动上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从这些事上,盐栈那边有个判断,村子里肯定有给他们通风报信的人,有熟悉周围的地理鬼,不然没有这么准的。

    三名骑士在白堡村没遇到什么事,但其他村是真杀人了,有的是骑士进去之后就有人想要偷着向外跑,有的是被抓回来拷问,有的则是追不上直接射杀,不过被抓到的人倒没有贼兵的同伙,反倒是牵扯出别的江湖勾当来。

    不知道这样的提前戒备有没有效果,但骑士们在凌晨出动的时候,一直到目标所在开始围剿,都没有出什么纰漏。

    按照骑士的描述,贼兵们很是稀松平常,本以为是军中出来的有几分章法,结果山神庙周围就一个哨卫,还在那里打盹瞌睡,山神庙里只有两个人手边有兵器,其他人围着四个劫来的婆娘,衣服都没穿整齐,被砍翻了三个之后,其他人跪在那里只是求饶。

    “......都给抓了,只是不见他们头领,还有个说是首领最亲信的被派出去办事,一直没回来......“

    “贼兵的头领跑了?”向伯担心的问道,朱达他们也是紧张起来。

    “不是跑了,是没在那边,那伙人说他们首领隔三差五才会来一次,告诉他们找谁下手。”骑士回答说道。

    说完这句,骑士连忙叮嘱:”向老哥,这些口供可千万别和外面讲,上面交待了不能外泄。“

    “老汉我就在这村子里不出去,想说又说给谁去。”向伯笑着回答,但他表情不再轻松,颇为忧心的问道:“那逃脱的贼头可有什么踪迹,这个人在外面可是祸害。”

    “招供的贼兵们说那个头目带着他们从军营里逃出来之后,就一直神出鬼没的,向老哥也不用担心太多,一个人能做什么,你们村子几十个汉子拿着木枪架起来,什么人也都顶不过的!”邓姓骑士说得满不在乎。

    向伯点点头回道:”你说得倒也不差,真要一个人来,不管三头六臂,也得不着好去,可还是要问句,这贼头什么模样,别被他钻了空子。“

    这个消息想必也是机密,那骑士犹豫了下才说道:“长得壮实,右手小指缺了一节,脸上有两道疤横在左边,个子不矮,比向伯你还要高半头。”

    听到这个描述,朱达已经在脑海里刻画出大概的形象,比起来算得上高大的向伯,这贼首很是魁梧凶猛,那边向伯也愣了下,诧异的问道:“这样的人就在下面当个什长?”

    “军中的破烂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邓姓骑士回了句,两个人都是叹气一声,又是举起酒碗了喝了口。

    两位成人在聊天,朱达则是陷入了沉思中,这位骑士饭桌上所说包含的信息太大了,升平盐栈出动了十五名护卫围剿贼兵,这个数目还算是合理,私盐组织毕竟是身在民间,不可能有太离谱的武力,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这伙贼兵背后很复杂,原本以为是军中逃出来准备占山为王,后来说是要逃到塞外落草,再看则是针对私盐的行动,现在看背后或许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内情。

    至于逃出来的这个贼首朱达并不怎么害怕,说破天也只是一个人,小心些就不会有太大干碍,不过现在真相应该就落在这贼首上了,不抓到很多疑问解答不出来。

    朱达还在意一件事,升平盐栈不管是判断分析还是组织行动,都显得很老辣,这样的组织为何会轻信向伯的消息,按照事先约定,向伯把很多事都揽在自己身上,比如说看到贼兵想要绑自家孩子,他赶上去打倒逼问,问出了这些事,然后害怕引来报复,把尸体丢进河中,其他东西烧掉,这一切都很自洽合理,但却是个空口白话,死无对证。

    没有办法确认向伯上报消息的真假,就意味着或者白跑一趟,甚至可能是个陷阱,但行事那么老辣的私盐组织就立刻派出了骑兵,其中肯定有不合理之处,自己能想到的,其他人不会想不到,何况他们做这等事的经验远比朱达要丰富。

    “向老哥,大柜上放赏从来不小气,这次要不是你,没这么快灭了这伙贼兵,我估摸着,少不得要放几个村子给你,搞不好还会直接从大柜上给你盐货,这可是能传家的生意。”那边酒喝得有点多,说话舌头都有些大了。

    能拿几个村子做卖盐的市场,还免去了各处坐商的盘剥,这等于是获利翻了十倍以上,可能还要多,如果加上岩洞的岩盐,那利润更大,如果真能如邓姓骑士所说的奖励,向伯恐怕就从温饱直接向“殷实”甚至到”富裕“这个层次,当真是翻身发家。

    向伯听得高兴,只在那里说道:”大柜的安排咱们怎么能知道。“

    “到时候小弟还要请向老哥你多照顾照顾。”

    “好说,不过你们是大柜的心头肉,怎么都会有个好安排。”

    看着平日里很严肃的向伯客气客套,朱达觉得有趣,他倒是明白那骑士为何过来报信示好,向伯接下来肯定不会是一个村子的小盐贩,手里能给予能交换的资源都会变多,这骑士不需要,可身边人或许有这个需求,提前过来结个善缘总归没差,要不然今晚那么多“机密”也不会说得这么痛快。

    邓姓骑士喝了不少,他这一天都在路上,值守、杀贼、回返,到这时候已经累了,向伯喝得不多,因为晚上还要值夜,在消息没有最终确认之前,也不能和村民说贼兵被剿灭,大家不用巡夜了,万一有什么闪失担当不起。

    向伯出门带队值夜,邓姓骑士已经睡下,朱达和周青云也都是疲惫,听着身边两人的呼噜声,朱达却睡不着,听了今晚的这些事,他觉得白堡村太过封闭了,在这里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不完整的片段,朱达想要出去看看,最起码要了解这天地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