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四十四章 外人入村 惶恐不宁
    喊自己去向家睡,就是为了路上交代这几句话,贼兵活动范围比预判的要大,贼兵要做的勾当也出乎意料,河边杀贼只是运气,降妖自保还是得躲在村里,白堡村这几十口青壮,还是拿着木枪的青壮对贼兵来说,当真是个大麻烦。

    在临睡前,朱达和周青云都准备的很细心,只是脱了外袍,弓箭和兵器放在随时能摸到的位置,向伯比他们还要谨慎,在门口墙头几处都做了布置,真要有什么人来很容易弄出响动。

    外面巡夜已经开始,听着梆子声,这一天的疲惫泛起,朱达意识开始模糊,他身边的周青云早就已经睡熟了,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做噩梦,朱达想着想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朱达是被向伯起床的动静惊醒的,醒来后他自己有些纳闷,这一夜睡得很沉,根本没做什么梦,看看边上的周青云,也是神精气足的模样,好睡之后全都恢复了。

    兵器和干粮昨夜都已经整理好,向伯拿起就走,朱达和周青云送到院门口,这就是日常的礼数,刚要转身,那边向伯停下脚步,回头说道:“收你做徒弟,老汉运气不错!”

    “师父一路顺风!”朱达没有接这句话。

    此刻只有东方天边隐约有亮光,其他各处还是漆黑一片,村中的火堆也到了要熄灭的时候,巡夜的村民们各个无精打采,越来越冷,巡夜也越来越辛苦,这一夜很难熬。

    看到这些的朱达突然很紧张,如果贼兵在这个最松懈的时候突然杀入,即便村民人数还有优势,手里的木枪有杀伤,恐怕结果还是会很惨烈,他越想越紧张,琢磨着是不是过去提醒几句,但朱达最后没这么做,仔细考虑之后,他觉得贼兵如果有这样的判断和组织,恐怕就不会守在这边,洗掠贫苦村寨,去拐带秀才家的女儿,这么折腾,危险极大,卫所的骑兵可不是好相与的,获利极小,盐贩子和百户家能有什么余财?

    格局这么狭窄的贼兵也不会有什么谋略和决断,他们就算有冒险的心思,如今的白堡村也不是好目标,虽说巡夜的人们疲惫了,可其他地方巡夜懈怠,甚至还没有巡夜的队伍,那就更好下手了。

    向伯骑马出村被不少人看在了眼中,“李大爷和老向这是穿一条裤子了!”“都是那朱达的功劳,现在李大爷的两个孩子和朱达玩在一起。”议论声不少,他们倒没多猜测向伯借马的用意,只是觉得向伯和李总旗的关系亲近。

    等向伯骑马离开,周青云立刻就准备回去再睡,朱达当然不会让他如愿,直接拽住一起做饭,然后就是练武,这一件件事经历下来,周青云对朱达越来越言听计从,可嘴碎唠叨是免不了的。

    “向伯不在,你比向伯管得还严。”

    念叨归念叨,真到练武的时候,周青云没有丝毫的放松,朱达注意到他比昨日比从前认真许多,原本周青云对练刀很厌烦,可今日里完全不同,朱达略一琢磨就得出了缘由,昨日河边战斗,周青云短棍做刀用,罗汉六刀的一式有了作用。

    学以致用,学习到的技能实际应用,并且有了不错的效果,这是最好的鼓励,再怎么枯燥的学习和练习都会让人觉得有劲头。

    到中午时候,母亲朱王氏登门来找,却是让朱达回去做饭的,本来朱达的父母以为女童秦琴也是吃两顿饭,没曾想临近中午秦琴就在喊饿,如果放在从前也就不理会了,可朱达叮嘱过,这女童要当个客人来对待,善事已经做下,那就犯不上因为小事弄得不愉快。

    午饭索性在家吃了,朱达的父母也只能跟着一起吃,这让朱达倒是很高兴,秦琴很喜欢吃鱼,但对朱家的杂粮干粮却很不满,扁着嘴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这个表现让朱达对秦琴的家境有了新的判断,五岁女童再怎么机灵聪慧,终归没有什么自制力,现在又是放松下来,饮食习惯就该是平日里的表露,在这重男轻女的时代,家道中落的秀才,居然能让五岁的闺女穿绸缎吃三顿饭,还习惯细粮,这可不对劲,怪不得那贼兵费了周折也要去绑票,立刻肯定有内情。

    不过朱达也不准备对这个事深究,等把秦琴送回家里,这个事就算了局,毕竟担着风险救下这女童不是为了好处,而是为了自己的良心。

    午饭后一个时辰左右,正在练武的朱达突然听到了马蹄声,而且不是一匹马,白天村里也有放哨的人,如果没有梆子声说明不是危险,但村子里的狗这时候乱叫一片,这说明来了生人。

    马蹄声近来远去,好像这几匹马在村子里兜了一圈,然后停在了村中某处,片刻之后,却有人敲着梆子开始喊人:“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去晒场那边,有要紧的事要说,别耽误了,免得出了事埋怨。“

    听到是李和在吆喝,朱达开了院门把他喊住:”出了什么事?“

    朱达的询问让李和瞪大了眼,反问说道:”向大叔召集大伙,你怎么不知道?“

    居然是向伯召集,难道刚才骑马转悠的也是他,居然没有先进家门,朱达心里纳闷,也不敢耽搁,叫上同样纳闷的周青云快步出了院子。

    晒场那边已经有不少人到了,昨夜没有巡夜的人还好,那些巡夜的人脸色都不好看,嘴里嘟囔着,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朱达看到了上首的几个人,李总旗沉着脸和向伯站在一起,但站在主位的是三个精壮汉子,他们都是骑着马来的,这三位的坐骑可比李总旗的强太多,精壮就不必说了,马具鞍辔齐全。

    这三人都是劲装打扮,乍一看还以为是卫所里的亲卫家丁,但仔细看却不是,和那些轻佻狂傲的家丁比起来,这三位多了阴沉和剽悍,扫视场中的村民,被他们看到的大多是低头不敢对视,当真是煞气逼人,有一人的坐骑马鞍边上挂着弓袋和箭囊,三人都是佩刀,弓箭和佩刀都是军中的样式,可保养收拾的却比亲兵家丁要细致许多。

    而且他们的年纪偏大,看着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上衣都围着皮革,脚上都是皮靴,上半身围着的皮革可以保证骑马时候把寒风挡在外面,而卫所的亲卫骑兵为了好看,则是穿着细纹棉布的外套,看着体面,在这天气里未必能挡风。

    又过了一会,村里的男丁都到齐了,李总旗过去告知了句,站在当中的汉子上前一步,朗声说道:”乡亲们,今日里我们有要紧事办,从现在起到我们三个人走,一个人都不许出村。“

    话音刚落,下面的村民就骚动起来,看着李总旗都站在边上,大家也不敢太造次,”今晚要值夜,天越来越冷,还要出去打草“,只有这样的念叨传出来。

    “我们不会耽搁太久,谁要敢出去,我手里的刀可要喝血!”那汉子的声音抬高了些,他语气并没有如何严厉,可村民们立刻安静下去。

    李总旗脸色不太好看,向伯侧头嘀咕了两句,上前说道:“大伙也没什么不乐意的,耽误不了几天的事,加把劲就赶回来了,都回去歇着吧!”

    有向伯出头,村民的情绪多少缓和了些,当然,那汉子威胁的话把众人都吓住了,上来直接说拿刀见血,没怎么见过世面的白堡村百姓哪里经历过这个。

    村民散去之后,向伯直接把朱达和周青云喊到跟前,倒没有什么介绍引荐的意思,直接拽着两个帮忙干活,这三个汉子这么大的威风却没有去李总旗家歇息,一个人上了村中某家的房顶,他的坐骑就在这家的院外,其他两人则是去了向伯家,朱达看得明白,上房顶那位就是监视全村百姓是否外出的。

    马要吃草,人要吃饭,人还好说,马匹需要的草料和粮食可不是个小数目,向伯给朱达他们两个的差事就是在白堡村收集马料。

    如果是卫所的亲卫骑兵,现在就是全村摊派征集,每户人家都是男人骂女人哭,还不敢太大声音,这三位骑士尽管已经镇住了全村,却是拿出东西去换,而且是实实在在的硬通货——向伯家的盐。

    一斤盐换多少草料和粮食,向伯给了大概的比例,即便是朱达不怎么了解行市,也知道这比例很优惠,各家都愿意来换,他们两个人挨家挨户说了条件,本来心存反感的村民们立刻热情起来,按照朱达两人通知的规矩,将要换的东西拿到了向家门前。

    粮食大家手里有,反倒是草料不多,还是李总旗家出了大份,这盐基本上不会腐坏,春节前后价钱也要涨,趁这个机会多换些回去。

    因为这个优惠,大家送来粮食和草料后,还愿意按照要求处理,比如说草料不能有杂物,要铡碎,粮食甚至要煮熟,倒是给朱达和周青云省了不少力气。

    朱达知道向伯也没有亏,因为那汉子直接给的银钱,他还注意到性子刚烈的向伯对这几人很客气,甚至带着些许敬畏。

    这三位骑士肯定和私盐贩运有关,只是这私盐买卖,居然有这么精锐的人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