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四十一章 挖坑灭迹 贼兵私盐
    亏得秦琴头脑清楚,口齿伶俐,能把来龙去脉表达的很清楚,不然一个五岁女童,又在这样被惊吓的状态下,还真未必能把事说明白。

    这个年纪的女童自然没有什么男女大防,每日里家里也管得不严,放出去和一群孩子们疯玩,也就在这天,一个相熟的小伙伴叫她去看新鲜玩意,一起那么久,秦琴不会怀疑,兴冲冲的跟着过去,没曾想拐了两条街,到了僻静地方就被人先塞住了嘴,被塞进筐之前,她看到喊她的那个小伙伴被踩在地上,僵住不动了,然后就被绑起来塞进筐里,在筐里不见天日,昏昏沉沉,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刚才。

    说起来这个事的时候,女童还是忍不住哭了,毕竟是五岁孩子,这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看到了那么多血腥,不可能不害怕。

    “你还真有胆量。”朱达夸奖了句,然后就陷入沉思中,拐个孩子是为了要赎金甚至是糟践,但贼兵为这个女童太下功夫了,从刚才这几件事来看,肯定是提前观察熟了才动手,然后还要运到他们老巢去。

    站在贼兵的角度想想,郑家集那边人多热闹,被发现的可能很大,抓的还是个有身份的秀才千金,事后又有纠缠,还要费劲的带回老巢去,看这秦琴穿着补丁衣服,家里未必有多少钱,费这么大力气,能勒索到多少银钱,到底为什么?

    正在这时候,周青云拿着镐头和铁锹过来了,身上还背着个小包袱,这两样工具不轻,他来到河边后带着点气喘:“和李家借的,多亏李家俩小子忙着做活,不然还要跟过来。”

    说完这个,解下包袱,里面有两块饼子,又把装水的葫芦递给那小女孩,估计被抓到现在已经饿坏了。

    女童秦琴直盯着周青云和朱达手里的工具,红着眼圈又要哭了的模样,不敢接食物和饮水,在那里拼命说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别把我埋了,别把我埋了!”

    “你爹平时都教给你什么?”朱达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这秀才家平时给自家闺女耳濡目染些什么,这五岁孩子怎么什么都懂的架势。

    不过说完这话之后,朱达又看了眼女童,尽管他面色平静,可秦琴却被这么看的一缩,露出楚楚可怜的神色,朱达刚才的确想到,目前最万全的法子还真是把这个女童也灭口掉,这样才不会被贼兵盯上自己,但这念头就是一闪而过,他自己都痛骂自己禽兽,居然对这么大的小孩子起了杀心。

    “我先刨,然后你来替我,不用挖太深的坑,是烧是埋还要等向伯拿主意。”朱达抡起镐头开始刨地,边劳作边想,这的确是个人吃人的时代,但自己也不能太丧失人性,自己没有超脱于什么,自己也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地方实实在在的生活。

    天气虽然变冷,但还没到封冻的时候,河边土软,刨起来也省力些,朱达和周青云两人轮流动手,很快浅坑就是弄出来,当然,两个人免不了满头大汗。

    把尸体弄进去之后埋上,又把大概的痕迹掩饰了下,这就算简单处置完了,女童秦琴饿得狠了,杂粮饼子很快吃完,吃饱之后,女童也沉默下来,神情忐忑的看着朱达和周青云,不知道怎么处置自己。

    朱达沉吟片刻,却又是抓起鱼竿,周青云瞪了眼睛,粗声说道:“你还有心思抓鱼?快回去吧!”

    “不吃鱼,咱们身体力气就跟不上,现在混账事这么多,天知道还能不能天天来钓鱼!”朱达不客气的反问回去,他心里的紧迫感越来越大,这话周青云也没有反驳,只是抄起了那根棍子,拿起来之后又是厌恶的甩了甩,把上面沾染的血迹洗干净了才算拿好。

    在秦琴满是好奇的注视下,朱达又是钓上了三条大鱼,这次没有在河边收拾,就拿苇草串在一起,弄完这些朱达左右看看,却忍不住骂了句“什么都丢不了!”

    没奈何,又是把这贼兵的那大筐在河水里洗干净血迹,示意女童爬进去,然后又把那口刀丢进去,又把鱼弄进去之后,重新盖上蒙布,吃力的背了起来。

    这个筐虽然扎眼,可村里也有这种筐,如果被人看到带着丫头回去的话,被有心人知道后就会弄出很多是非来,朱达觉得自己有点头疼,就算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也极少这么全面考虑,结果现在这么折腾了。

    工具和大筐的份量都不轻,朱达和周青云两个人轮流换班就这么回到村子,进了向家院子的时候都累得呼呼喘气,倒是这女童很懂事,一路上很安静,村民有看到这筐的,和朱达所想的类似,没人理会,也没有人记得他们俩出村的时候没有这么个筐。

    “味道好难闻。”女童从筐里爬出来的时候,满脸恶心欲呕的表情,这边的人都受不了太厚重的腥气。

    到了现在,女童秦琴已经不怎么害怕了,还主动问道:“两位哥哥,什么时候送我回家,我爹肯定着急了。”

    “你娘就不急吗?”朱达随口打趣了句。

    “我娘早几年改嫁了......”秦琴脸色不好看的说到。

    朱达摇摇头说道:“你先歇着,我们俩年纪也不大,恐怕要等大人回来让大人送你才行,你别出这个院子,没准坏人还在找你。”

    听到这话,女童吓得一缩,立刻不敢说话了,朱达笑了笑,开始忙碌起来,他鱼先放在一边,用缴获的这口刀把大筐劈碎,然后让周青云丢到灶膛里烧掉,又把这口刀的缠布之类的拆下来烧掉,又仔细擦拭过了,放在武器架子那边,这才开始处理鱼获。

    习惯性的想用匕首,可想到匕首沾染人血,又用开水洗刷了下,这才继续忙碌,朱达这边忙个不停,周青云跟着帮忙,而且还把弓箭拿出来放在手边,经过河边那件事之后,两个人都不敢大意。

    女童秦琴没有睡,在院子里好奇的看着他们忙碌,一直对鱼发出的气味很不适应,还问了句:“这鱼能吃吗?我听我爹讲,这鱼是难得的美味,只不过咱们这边没有人会做。”

    “晚饭你就知道好吃不好吃了!”随口回了句,下午朱达他们没心思,也更没力气练武,等收拾的差不多了,却看到小女孩靠着墙根已经睡了过去,受了这么大惊吓,折腾半天,到现在也该疲惫了。

    朱达揉揉脸颊,走上前将女童抱起来,秦琴份量很轻,倒不怎么费力,只是朱达身上血迹和腥味交杂,味道很不好闻,秦琴在朱达怀里挣扎了下,闷声说道:“真难闻。”然后又是睡了过去。

    才把这秦琴放在炕上,却听到外面院门响动,朱达下意识的紧张起来,随手把匕首掏出,院子里周青云已经张弓搭箭了,经历过中午的遭遇,两个人下意识的戒备森严。

    “开门,是我!”听到是向伯的声音,两个人才都松了口气。

    向伯走的时候背二十斤盐,回来却不止这个数目,包袱里装着杂七杂八的东西,有粮食,有鸡蛋,还有几尺布,这年头手里银钱都少,大部分都是以物易物,看来这次收获不少。

    “这次运气好也不好,村里人都要买盐,这次能多要点价钱,但谁能想到大柜上派人来了,得亏这次没多带盐去,不然就被上面看出蹊跷了。”向伯把包袱里的东西分开,念叨着说道,能出他很高兴。

    “大柜上是什么?”尽管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这个,可朱达的好奇心占了主导。

    “这怀仁县和大同左卫的盐货都是在一处批下来的,那边官面上就是盐栈,名字叫升平栈的,官盐私盐都发卖,那边就是大柜,各千户和市镇又有坐商拿盐,咱们就是在二柜上拿盐的......”

    说到这里,向伯总算注意到些不对了,朱达和周青云不像往常,注意到之后更能看出别的细节来。

    “你们两个身上这么脏污,那口刀怎么回事,咱们家可没这口刀,遇到什么事了,怎么看着这么怕?”

    “师父......”对这一个个问题,朱达突然觉得放松不少,自己还是有依靠的,有师父在。

    向伯没有去看睡在里屋的女童,仔细听着朱达和周青云的描述,这些日子向伯已经习惯听朱达一个人讲述说话,但这次他时不时的询问周青云,务求了解的全面,听完问完之后沉默许久,过了一会才闷声说道:“再等一个时辰,我们去河边把尸首处置了,这伙贼兵到底要做什么,你们知道吗?大柜之所以下来人查,是因为这伙贼兵已经洗了四个百户的盐贩,原本以为这伙贼兵就是为了劫财,现在看,搞不好就是盐贩动手,那百户什么的都是顺手。”

    “师父,那秦秀才和盐货有什么关系没有?”

    “升平盐栈有一家分号开在郑家集,要说有什么关联就是这个,我没听过秦秀才这个人,再说了,读书人这种金贵角色,怎么会和私盐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