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四十章 死而复死 天真女童
    孩子一哭,朱达和周青云都是手忙脚乱,即便算上那些年,朱达也没有哄孩子的经验。

    “看来这孩子被绑了没太久。”

    “你怎么看出来的?”

    “不然不会哭的这么大声。”

    废话两句之后还要安慰孩子,或许女童意识到自己安全了,所以嚎哭的肆无忌惮,这更让人心烦意乱。

    “你家是哪里的?”“你爹娘呢?”“你怎么被抓的?”朱达连续提了几个问题,可女童自顾自的大哭,根本顾不上回答,到最后他也急了,压低声音吼道:“再哭,坏人就来抓你了。”

    最后还是这句话管用,女童硬生生憋下了哭声,只在那里抽噎抽泣,这边停了哭声,朱达和周青云都松了口气,这安抚孩童不哭的过程居然比刚才的生死搏杀还要吃力。

    “带着孩子回去?”周青云问了句,朱达刚要点头,却看到了那具尸体,他略一犹豫后说道:“把刀给我,你让孩子背过身去,不要看这边。

    “你要回头,坏人就来了!”顺口还要威吓句,女童实在是吓坏了,听到这个,当即乖乖的背转身去不看,周青云却不住的好奇回头。

    朱达拿过那柄刀之后,深吸了口气,用这刀在那汉子的脖颈大动脉上狠狠切了下去,当刀刃接触到这人脖颈的时候,本已经“死去”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朱达没有停手,鲜血在切口处喷洒而出......

    他这个动作把周青云吓了一跳,他那个角度可看不到“尸体”睁眼,心想朱达对死人下手算怎么回事,周青云动作太大,连带着女童也要好奇的回头,周青云连忙制止住。

    “人都死了,还要再杀一遍吗?”

    “万一没死呢,求个保险。”朱达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不想现在解释细节,也没那个时间,朱达此时背后全是冷汗,心想自家果然没有任何经验,不然还真被对方装死蒙混过去。

    但这个贼兵没太有暴起伤人的可能,最多就是泄露消息,这贼兵睁眼时候已经被先前虚弱很多,就连动脉喷血的劲头也没那么猛,因为他伤口失血太多,即便朱达和周青云没有发现,这贼兵的下场也很可能是失血而死,但牵涉生死仇杀的事,容不得任何侥幸。

    想归想,动作没有停,朱达开始搜检这个贼兵的尸首,他也不懂什么法子,索性把尸体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忍着恶心仔细搜检,周青云看得咋舌,索性转头不看。

    贼兵身上套着三层外衣,都是打着补丁的袍服,应该是抢掠所得,除此之外看不出比白堡村的穷苦百姓强到那里去,身体略强壮些,可也没有超出太多,最后袍子内衬口袋里摸出了点东西。

    一个应该是银的手镯,上面沾着血迹,还有三块指头肚大小的碎银子,几十个成色不错的铜钱,价值最高的就是那镯子,几两重总是有的。

    朱达琢磨了下,将碎银子和铜钱揣到自己怀里,把那个银镯子用力的丢了出去。

    “你扔了什么?”周青云总是忍不住好奇回头,这一幕被他看到,愣愣的开口问道。

    朱达示意对方走过来,等到跟前之后,朱达盯着周青云压低声音但郑重无比的说道:“这事现在就是不能让向伯之外的别人知道,不然要给咱们招来大祸,现在不能贪任何便宜,不能露出任何这事是咱们干的痕迹!”

    这次杀人朱达连父母都不敢说,他们没领过什么,万一被惊吓到手足失措,反而会闹出乱子来。

    周青云虽然好奇多动,但轻重分得清,听朱达这么说,立刻连连点头,正在这时,一直没敢回头的女童却在那里带着哭腔说道:“我眼睛不好用,看不清你们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这话,朱达和周青云都是愣住,咧着嘴看了看一旁瑟瑟发抖的女童,朱达摇摇头,又对周青云说道:“你回村去借个镐头,咱们先把这个人挖坑埋了,有人问你,你就说为了抓鱼......先别急着走,去洗洗脸。”

    刚才的战斗中,周青云身上沾染的血迹并不多,脸上的洗掉,身上的直接用土抹几把,看起来脏污些,却分不清是不是血迹了,到这个时候,周青云也没了平时的嬉笑和轻松,快步向村子跑去。

    “这小孩饿了,记得拿点干粮和开水。”朱达叮嘱了句,听到这话,周青云摆摆手脚步不停,倒是那女童身子不抖了,又开始哭起来,但这次不是嚎啕,就是抹着眼泪正常哭泣。

    周青云走后,朱达先把剥下来的衣服给那尸体盖上,然后把自己的匕首在河水中洗干净,那银镯子他扔了,可那柄刀却舍不得,朱达琢磨了下还是决定冒险留下,向伯家里的兵器不够三个人用,这把刀是很好的补充,缠在刀柄上的布条可以更换,脏污处能清洗,再略微打磨,任谁也看不出是从前的刀,倒是那银镯子上有花纹之类,被人认出来的可能不小。

    他在做这些的时候,女童已经转过身来,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忙碌,朱达不担心女童逃跑,对方根本逃不了,而且这女童远比先前表现出来的聪明,应该明白留下来最安全。

    “你叫什么名字?”

    “秦......秦琴,姓是秦朝那个秦,弹琴的那个琴......”女童脆生生的说道,她这个解释倒说明她还是小孩子。

    朱达盘腿坐在河滩地上,他现在很疲惫,听到女童的话下意识用手指在河滩上把两个字写了出来,笑着说道:“很雅致的名字,你认识字?”

    能说出自己名字的大概来历,肯定是认得字的,能起出这样谐音雅致的名字来,且五岁女童就能认得字,寻常百姓家肯定是不行的,但看对方这半新不旧的花袄裙,恐怕也不会是富贵人家,朱达点点头又是说道:“你爹是读书人?”

    没曾想女童没有回答,只是瞪大眼睛盯着朱达写出的那两个字,满是惊讶的问道:“你认得字?还能写出来?”

    朱达愣了下,然后立刻把沙地上的字划掉,这年头读书认字的人很稀罕,当年觉得这个时代处处都是读书人,觉得童生秀才这都是不值钱的,可亲身经历了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白堡村就李总旗勉强认得些数目字,这还是因为做庄头管事的原因,真正意义上的读书认字,据说邻村的邻村才有个老童生能做到,要说和读书人的交集,就是那年路过白堡村的读书人来家里借口水喝,顺嘴解释了几句自家的姓氏,那是唯一的遭遇了。

    自己父母不认字,向伯也不认字,怎么解释自己会写字,尽管这字和这个时代的字体未必一致,朱达先是紧张片刻,随即自嘲的笑了笑,有什么可紧张的,就说是那“野道人”教给自己的就好。

    “我爹教我之后,就我学会了,他的几个学生现在还写错呢!”女童惊讶道,她刚才大概看到朱达的字,虽然看的不太仔细,但觉得大体没错。

    在这个叫秦琴的女童看来,朱达是个很常见的乡野小子,这样的人可能会农活,懂手艺,甚至会武,但和识字没有一点关系,可这位刚才不光写出来了,而且还点评很雅致,这似乎只有和父亲来往的那些叔伯才能做到。

    女童瞪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朱达,到这时候她才表现出些许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烂漫,朱达觉得有趣,忍不住笑了笑,却把那秦琴吓了一跳,突然间很紧张的摆着小手说道:“你不认字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说着说着,声音里带了哭腔,满是紧张忐忑的神情,朱达苦笑摇摇头,开口说道:“不用怕了,我要动手早就动了,你爹到底做什么的,你怎么学会这么多有的没的?”

    这年头的女人,从孩童到成年,都在封闭的环境下成长,越是好些的家庭越是如此,往往会让女性没有见识颇为愚昧,可这秦琴明显是读书人家的孩子,但非但没有什么礼数讲究,反倒教了很多心计手段,刚才嚎哭掩饰自己,然后又怕被杀人灭口,虽然拙劣了些,可能做到认识到的,很多十几岁二十几岁的男人都未必能行。

    提到自己父亲,女童秦琴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甚至还扬起了头:“我爹是郑家集的秦秀才,大家都对我爹很恭敬很客气的。”

    说完这话,秦琴可能觉得漏了底,忐忑的看了眼朱达,现在她已经不怎么害怕了,也知道对方不是坏人,只是声音放低了点说道:“这位公......公子,送我回去的话,我爹肯定会重谢的......”

    “小孩子别学大人说话。”朱达哭笑不得的回了句,这秦秀才的教育还真驳杂,让这丫头学了些什么出来。

    既然是在郑家集,顺着这条河走十里地下去,那边有桥能过河,过河再走几里就是郑家集,也就是说这贼兵抓了人之后过河,沿着河向上游走,估计准备走到山边再进山,这样没什么人会发现,凑巧发现了自己和周青云,想要顺手发财,或许只是想问问村里的内情。

    “这贼人怎么抓住的你?”朱达肃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