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三十九章 心狠手辣 不是少年
    “放了我!”

    喊归喊,这人却动弹不得,他受伤的手臂被踩在周青云脚下,另一条手臂则是被朱达用膝盖压住,脖子上顶着两把刀,这年轻汉子连挣扎都不敢挣扎。

    “你们这帮天杀的杂碎,放了爷爷,你们还有一条活路走,不然的话,让你们家破人亡!”

    “快放了爷爷我,不然活着把你们一刀刀切了,当着你们的面把你们的肉烫熟了吃掉!”

    “快放了我!不然等爷爷的兄弟们来了,杀到你们家里去,把你爹切碎了喂狗,把你家的女人都扒光了......”

    受伤的年轻汉子不断的威胁,周青云听得脸色都有些发白,朱达脸色阴沉。

    这汉子话说得越来越难听,突然感觉咽喉处的刀尖撤掉,还以为威胁起了效果,这两个年纪不大的少年虽然古怪,可终究是少年,容易被唬住。

    没曾想下一刻就觉得大腿上剧痛,他整个人仰躺在地上,剧痛刺激,下意识的就要做起,可两条手臂被死死压住,身体颤了下,耳根脖颈处的刀锋后撤,等他不乱动之后立刻又是贴上。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切你一刀,然后把伤口给你抹上盐,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有狼的,他们都是饿极了的狼,等狼来了,一口口咬你的肉,你还不能动弹。”

    要说渲染气氛吓人,朱达可是听过见过无数的例子,那年轻汉子听了几句身子就颤抖起来。

    “......给爷.....给我个痛快,吓......吓唬人算什么好汉......”

    听着对方色厉内荏的言语,朱达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继续用匕首逼住这汉子,对周青云说道:“你去筐里翻一翻,应该有绳索什么的,给这孙子两只手也捆上。”

    “朱达,你可真吓人。”

    “不要喊我的名字,废话那么多作甚,快点找绳子!”

    周青云现在已经恢复正常,刚才朱达所描述的场景不光吓坏了这汉子,他也听着恐惧,当然,更多的还是好奇。

    不过他的废话让朱达大怒,这汉子来路不明,什么都不能暴露,免得留后患,现在这个名字都说出来了,万一被人找到怎么办。

    可想到这里,朱达自己也泄了气,眼下稳定才想得周全,刚才紧张的时候,“朱达”“青云”的名字两个人互相都喊出来,早就让这汉子听去了。

    到了现在,朱达也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也知道自己身上沾染了血迹,刀尖逼住这人伤口处处,流血还没有停止,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到紧张甚至恶心。

    朱达早就意识到这是个人吃人的时代,可从没想到有些事会来的这么快,会这么血腥恶心,那些年从媒体上看到太多,可看到了解到和亲身接触到是两码事,当年和如今,他都设想过自己面对这等场面会如何镇定自若,但真正遭遇后,这所见所闻所触,都和设想大相径庭。

    第一刀刺下之后,接下来就没那么重的心理负担,捆绑这个人双臂的时候,因为挣扎反抗,朱达又是一刀下去。

    倒是周青云的捆绑很讲究,打了死结后根本挣不开,这应该是上山捆扎猎物的手段。

    “你是什么人?不说的话就还有一刀!”朱达喝问道。

    这汉子只是咬牙恶狠狠的看着朱达,他四肢被绑,也做不了什么动作,只能用表情威胁了。

    朱达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把看到和想到的一切套路都考虑了,比如说这人会不会弓身来个头槌之类,朱达不敢有丝毫的心软,尽管他已经想吐了,而且手脚酸软,当年打架再怎么狠,即便动用刀棍,那也不是眼前这个场面,这实在太血腥残酷,但还不得不做。

    看对方硬气,朱达没有丝毫犹豫的又是一刀下去,这次还特意转了下匕首的柄,鲜血喷出,疼痛更甚,那汉子“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再不说,我就用匕首搅碎你的舌头,你想试试,你觉得我敢不敢?”

    这话说出来,那年轻汉子身体颤了下,就连周青云都禁不住后退一步,看着朱达的眼神都有点古怪,好像从不认识似的。

    “我......我是玉林守备下面的军兵,跟着我们什长一起来到这边的。”

    “为什么来这边?”

    “我们什长说鞑子就要打过来了,犯不着陪着大伙送死,不如先逃。”

    “一共来了多少人?”

    “十六个,除了我们这队的,还有其他营哨的跟出来。”

    “下马村的案子是你们做的?”

    “对......”

    “你们的人藏在什么地方?”

    “铁屏关那边有个废掉的山神庙。”

    铁屏关是山里一处谷底的名字,据说古时候是一处关隘,那边有座山神庙朱达也是知道,因为他说“野道人”后,几个人都猜测那“野道人”是不是从这山神庙出来的。

    还是朱达的威胁更有效果,这汉子知无不言,问到这个时候,大家都可以确认这是“贼兵”的一员了。

    “你来这边干什么?”

    “现在各个村子都防范严了,又有骑兵巡逻游荡,上次晚上动手还折了一个弟兄,有人说现在各处不好去,不如单对单的过去,弄到孩子什么的要钱要粮都方便,我瞅空子抓了丫头,又在外面转悠,看能不能碰个运气......”

    朱达和周青云对视了眼,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后怕来,朱达又瞥了眼那个从筐里甩出来的女孩,女孩依旧不住的流眼泪,脸上的惊恐依旧,方才朱达动手威逼的过程她全都看到,这么凶残血腥的场面,五六岁的孩子肯定被吓坏了。

    “我回去叫人过来。”周青云到这个时候总算镇定正常了。

    “别去,村里那些人什么都不敢,保不齐还给咱们招来麻烦!”朱达立刻制止。

    到时候这贼兵耍无赖,刚才的话一概不认,朱达和周青云还真没什么办法,以村民的见识,只会说自家两个伤人杀人,那五岁的女孩已经吓坏了,恐怕指望不上作证,再说一个小孩子,作证的可信度也很差。

    朱达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从头理一遍,自己有什么漏掉询问的。

    “这半个月的工夫,你们又是打劫又是绑票,这太急了,按说你们你们弄到的东西够过冬了。”

    自从朱达听到有贼兵之后,白堡村他们应该来了不下三次,更不要说周边出现的案子,以白堡村这样的闭塞都有各种消息传来,可见他们活动的频繁,加上这很冒险的拐卖抢掠孩童,这伙贼兵对钱财的渴望未免太强烈了,根本不像要占山为王盘踞的意思,应该有别的打算。

    “......我们大哥说,他在河套那边有个老朋友,正在竖旗招兵,那边平地发财,快活得很,他要带我们过去.....可要去那边得过边关,大哥说他那边有办法,只要凑足了银子,就有人送我们出去.....”

    年轻汉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一个字也不说了,朱达皱起眉头,刚要威胁,却发现对方闭上了眼睛,脸色即便有血迹泥水,可还是透出苍白来。

    朱达看了看对方几处伤口的流血量,又用手试了试对方口鼻处,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汉子因为失血过多毙命。

    这个结果让朱达松了口气,他本来就没准备留对方性命,该问的都问出来的,而对方也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这贼兵还有十几个同伴,要是招过来可是大麻烦,好在这河边没什么人,周青云又信得过,也不怕小女孩乱说乱讲,灭口的条件很完备。

    战斗见血,逼问用刑,虽然恶心难受可还能忍了,但杀人这个事,朱达知道该这么做,可心理上实在难接受。

    朱达深吸口气站起,闷声说道:“这贼兵死了!”

    周青云脸色一白,捂着嘴又是转头,这次没有呕吐出来,平静下来之后恶狠狠的说道:“死的好,来多少咱们杀多少!”

    他说完这个,脸上倒是涌现好奇,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贼兵的?”

    “我不知道他是贼兵,但觉得不对劲,如果耳朵不灵光,那他说话声音很大,但他声音不大,所以诈一诈他。”朱达解释了句,周青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贼兵算什么,咱们兄弟一起动手,他根本不是对手。”周青云这时候又得意了起来。

    朱达摇摇头说道:“这次是咱们运气好,这贼兵大意了,背着筐没拿刀就来抓人,他也不知道咱们能打也有刀,只要这贼兵抽出刀来,咱们就要有麻烦!”

    方才那场面,当真是越想越是后怕,稍有不慎,自己和周青云的下场不是死就是被抓走,再想想这贼兵“切片吃肉”威胁,朱达突然想到,这贼兵能说出这个,恐怕不是编造吓人,他不敢再想,只觉得浑身发冷。

    闲谈胡扯,总算镇定下来,朱达低头看了看半天没人理的花袄裙女孩,笑着说道:“这丫头运气还真不错,要不是遇到咱们,还不知道多惨。”

    在地上的小女孩脸颊通红,双眼瞪大,满是惊恐的看着朱达用匕首割开了绑着她的绳索,然后取下塞嘴的布团。

    “哇”的一声,女孩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