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三十八章 河边的陌生人
    自从闹了贼兵之后,村民就不敢让家里的孩子跑太远了。

    朱达和周青云则是家里管不了和没人管的,加上河边来的熟了,也没太多可担心的。

    之所以听到人声这么吃惊,是因为河边向来人少,村里的妇人们洗衣服都是在水渠那边,毕竟这条河距离白堡村有些远,因为有孩童在河里溺死过,所以大人对孩子们靠近水边约束的很严,除了朱达和周青云来过外,也就是李家兄弟来过,那还是盯上了朱达抓鱼的事。

    两人转身,看到一名年轻汉子站在十步开外,因为这汉子外表邋遢,须发杂乱,年纪分辨不太清,只能看出个二三十岁的大概范围,身上胡乱穿着衣服,小腿上绑着两块皮子,背后大筐被蒙布盖着,倒是个行脚商贩的常见打扮。

    “别怕,我是收鸡毛杂货的,来河边歇歇脚,看到你们......”这年轻汉子挤出个和善笑容,说话有点急,可说了一半却发现那两位少年没有害怕的样子,这话就说不下去了。

    大多数不在官道边上的村子都闭塞保守,村里的孩童野天野地,淘气无比,可看到生人下意识的还有畏惧躲避的心思。

    一方面是本能行事,另一方面父母长辈总是说“拐子”“吃孩子的”之类吓唬孩子,让他们和外人不敢接近,当然,这也是一种保证安全的手段。

    这年轻汉子身为行脚商人,走多了村寨百户,这等孩童少年的畏惧畏缩想必见得多了,他一出声大多数孩童都会跑掉,可眼前的两位年纪不大,却是另一种反应,很多准备好的套话就说不下去。

    朱达和周青云对视了眼,没有动也没有出声,继续看向这年轻汉子,这汉子眼珠转了转,向前走了两步,和气的说道:“两位小哥,知道下马村怎么走吗?”

    “下马村啊,你一直向北走,能看到我们村子吗?顺着我们村外的那条路一直向北走。”周青云抢着说道。

    那年轻汉子脸上露出迷惘深色,偏头侧耳,摆摆手说道:“二位小哥,我这耳朵不太灵光,我走近点听你们说,我这还有麦芽糖来谢谢你们。”

    说话间又是向前两步,朱达把鱼竿丢在了地上,手背在后面,略压低声音说道:“怀仁千户的骑兵就在你身后。”

    这话说出,周青云诧异的看过来,而那耳朵不灵的年轻汉子脸上变色,急忙回头,但他身后的田地上空无一人。

    “小杂种!”这年轻汉子的和善表情立刻烟消云散,咬牙切齿骂了句,又是转身,此时脸上已经全是狰狞。

    可转过身之后,他又是一愣,本以为诓骗他露了行迹的两个少年会跑,没曾想还在那里站着,这汉子脸上浮现狞笑,到底是小地方蠢笨孩子,小聪明恶作剧诓骗了次,却想得不长远,看那个喊话的少年木呆呆的模样,那个高一点的则是满脸诧异,等着吧!

    年轻汉子动作很快,转过身就扑了上来,彼此间距离五步不到,这汉子加速大跨步已经到了跟前。

    唬他的那个少年手背在后面没有动,看着已经吓傻了,高些的那个反应不慢,侧身闪了下,手中那根木棍就要抽打过来,年轻汉子混不在意,少年用的木棍能有什么伤害,挡都不必挡,抓到傻的这个,另一个也手到擒来。

    可那高些的少年撤步挥棍,却不是下意识的抽打,居然摆了个架势,双臂发力,直接用那木棍刺了过来。

    要是挥打抽击硬抗挥动手臂就能挡在外面,可如果刺击就不那么容易了,但身体已经冲起来,挨着也只能强忍。

    这一棍刺的很猛,正中肋部,那边是人身上的脆弱处,被击中剧痛无比,整个人动作都慢了下。

    只看到傻愣着没动的那个少年后撤一步,然后猛地向前,背在身后的那只手拿了出来,猛地挥下,不是空手,能看到寒光闪烁,这是挥斩而下。

    几根手指掉落,年轻汉子疼得大叫,断指的右臂下意识的回缩,只看到那拿着短刀匕首的少年向自己怀里冲来,他仓促间举起左臂向前挥动,想要把对方逼开,那少年用匕首直接砍向他的左臂,这个伤害年轻汉子已经准备受了,拼着中刀也要一脚踹中对方,凭着他的力气,很有把握一脚踹死。

    他一脚踹出,没曾想那少年居然躲了过去,一头狠狠撞在他的小腹上,手中匕首没有砍向手臂,反倒狠狠的刺进了大腿。

    听到那少年吼道:“你傻着干什么!”

    木棍破空的声音呼啸,一棍重重砸在他脸上,这次没有遮挡,正砸在嘴上,鲜血喷出,牙齿掉落几颗,受不住力,整个人向后翻倒,好在背上有个大筐支在地面上,上半身抬起一定幅度。

    倒在地上之后,还没等这年轻汉子反应过来,第二棍子又砸了下来,这次正中鼻梁,他含糊着发出一声痛叫,鼻梁已经被砸断,满脸全是鲜血。

    “再动,刀就插进去了!”眼被血泪糊住,腿上手上剧痛,还没等下一步的反应,听到少年的声音,喉咙上也感觉到一丝寒意,年轻汉子立刻不敢动了,可才僵住就又听到木棍挥舞的风声,立刻要挣扎。

    “青云,别打了!”朱达怒喝一声,还要挥棍砸下的周青云立刻停住,喘着粗气瞪着双眼,看了看朱达,再看看受伤的那汉子,猛地转身,“哇”一口吐了出来。

    朱达的状态比起周青云来强不到那里去,他也觉得胸腹翻腾,想要吐出来,浑身上下觉得酸疼,刚才躲避劈砍刺击,浑身紧绷,紧张至极,现在略微放松,各种反应立刻泛起。

    那年轻汉子僵住不动,伤口流血,周青云拿着棍子愣愣的站在一边,朱达一边拿刀逼着对方,一边吼道:“别傻了,解开这混账的腰带,把他两条腿捆在一起,打死扣!”

    周青云愣愣的点头,动作僵硬的开始忙碌,正在这时候,却看到那人身后大筐的蒙布开了,露出个脑袋来。

    这突然的事件吓得朱达手一哆嗦,在那年轻汉子咽喉上划出一道血口,好在很浅,这汉子浑身抽搐了下,不敢妄动。

    周青云也停了,被朱达又吼了声才去解下腰带,那这汉子的两只脚踝死死绑在一起。

    “去看看那筐!”朱达闷声说道。

    到这个时候,周青云已经从紧张中缓解不少,过去一看,瞪眼嘶声说道:“朱达,是个女孩子,里面还有口刀!”

    “人拽出来,刀拿出来!”朱达全是命令,说话已经不怎么客气了,刚才那筐的冒出脑袋,他下意识的以为是人头,被惊吓到了,现在才缓和许多。

    是个穿着花袄裙的小女孩,长得不瘦,肤色红润,看着不像穷人家的孩子,但衣服上有几个补丁,嘴被堵着,双臂捆在背后,双脚也被简单绑在一起,脸已经擦破了,涕泪交流,双眼满是惊恐。

    朱达瞥了眼就看着那口刀,和向伯所用的刀很像,刀鞘破烂,用布条缠着刀柄,看不出血色,只看到脏污的油光。

    “把那刀抽出来,放在另一边脖颈上,这杂碎乱动就戳进去!”

    看着周青云抽刀,然后刀尖顶在这人的耳根下方脖颈处,这人身子一颤,更不敢乱动了。

    朱达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松了口气,他不敢去回想,刚才仓促间的战斗,自己稍不留神,现在不是死了,或者就会比死更惨。

    “你这么能打,你本来会武吗?”周青云看着也缓过气的样子,居然有精神好奇了。

    “会个屁,这都是打架的本事,和武艺有什么关系!”朱达没好气的回答。

    他那二十余年打架太多了,朱达身为孤儿没有什么依仗,不被欺负完全是你狠我更狠的性子撑过来的,动刀动棍的次数也很多,至于躲开这年轻汉子的踢踹,是因为他判断了对方的支撑脚,人仓促间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抬支撑腿,那就奔着这里去,怎么也能闪开。

    至于动刀这个,当年拿来威吓人的时候多,可也知道利刃拿出来就最好用上,不用的话麻烦更大,在当年法制社会还有个分寸,如今这人吃人的世道可顾不上那么多,亏得每天总是居安思危想想,不然这匕首也未必敢全力用出。

    朱达又是庆幸又是后怕,庆幸对方轻敌,庆幸自己警醒的早,没有被沉溺在家庭温情中,如果不是这些日子把身体活动开,恐怕真要吃大亏,后怕就是后怕这个,只是学来的武艺没有什么用。

    反倒是周青云第一下闪避刺击是“罗汉六刀”的动作,当然,是朱达叮嘱他闪开打的结果,刺的动作也是训练几年养出的下意识反应,而刺中之后整个人反倒是僵住不动,完全不知所措,这个反应反倒正常。

    接下来被朱达喊了一声之后,才继续挥动出手,别看他平日里总想偷懒,可毕竟练了几年,动作标准,力气也不算小,伤敌的效果不差,这也让朱达看到了练武的效果,练下去肯定有用。

    “放了我,放了我!不然杀你全家,血洗你们全村!”被绑着那年轻汉子也缓了口气,粗声说道。